昨(12)晚開始,一系列以犬為主題的 「動物幣」狂潮戛然而止,包含柴犬幣 Shiba Inu(SHIB)、Dogelon Mars(ELON)、秋田幣 Akita Inu(AKITA)在內多個迷因幣開始出現跌勢,而以太坊共同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則成了這波拋售潮背後的「罪魁禍首」。

行情追蹤網站 CoinGecko 數據顯示, 截至發稿時,柴犬幣(SHIB)幣價已從兩天前的最高點下跌 45.4%;而 Dogelon Mars(ELON)自昨天創下新高後至今已崩跌 74%;秋田幣(AKITA)也已從歷史高價回落 72.4%。

值得一提的是,柴犬幣(SHIB)創始人 Ryoshi 對以太坊生態非常崇拜,於是上線之初便將柴犬幣總供應量的 50% 分批轉入 Vitalik Buterin 地址。他認為,這麼做相當於把代幣銷毀,可以減少供應和增加需求,他在白皮書上寫道:

沒有脆弱就沒有偉大,只要 Vitalik Buterin 不扯後腿,SHIB 將繼續存在和發展。

然而,許多加密貨幣專家注意到,Vitalik Buterin 錢包昨天開始出現大量交易,當中最受矚目的便是從柴犬幣(SHIB)的 Uniswap 池中撤出多達 95% 的流動資金(超過 2 兆枚 SHIB)。

Vitalik Buterin 隨即開始分批出售代幣,包括 6,600 億枚柴犬幣(SHIB)、1400 億枚秋田幣(AKITA)和 430 億枚 Dogelon Mars(ELON),共獲得 15,719 枚以太幣,價值約 6,300 萬美元。

短時間內,「Vitalik Buterin 倒貨」的消息在加密貨幣社群傳開,除了導致多個「動物幣」的價格應聲下跌之外,也因交易員爭相鎖定利潤而導致以太坊網絡的費用飆升。但可以肯定的是,Vitalik Buterin 拋售代幣並非唯利是圖。

根據鏈上數據顯示,Vitalik Buterin 隨後將所獲資金捐助給多個慈善機構,包含 16,000 多枚以太幣和大量「動物幣」,當中最大筆的捐款(13,292 枚以太幣)被發送至非營利慈善組織 Givewell,另向印度新冠加密救濟基金會捐贈 50 兆 SHIB(價值 12 億美元);向 Methuselah 基金會捐贈 1,000 枚以太幣和 4,300 億枚 ELON ;向機器智能研究所 Machine Intelligence Research Institute 捐贈 1,050 枚以太幣;向贈款計劃 Gitcoin 的社區 multisig 捐贈 49 兆枚 AKITA。

雖然這些代幣的擁護者可能會對 Vitalik Buterin 的選擇而感到沮喪,認為他破壞了人們對去中心化網絡的信任。不過,也有部分加密貨幣社群對此為之讚賞。區塊鏈投資機構 Primitive Ventures 創始人 Dovey Wan(萬卉)在推特發起了投票,詢問加密貨幣社群對此事的看法:

目前,有多達 56.8% 的投票者覺得這是積極的發展,在他們看來,Vitalik Buterin 身為加密貨幣產業的思想領袖,不應該助長「無用的空氣幣」,短期來看,他的行為可能會不利於市場,但從長期來看,卻有利將重點重新轉移到一些致力於實際應用的項目之上。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妹 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