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6 月 9 日,薩爾瓦多以壓倒性的贊成票正式通過法案——比特幣在該國成為法定貨幣,薩爾瓦多也因此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賦予比特幣法定貨幣地位的國家。

而這一切離不開薩爾瓦多的總統布格磊(Nayib Bukele)的推動。

中東後裔、商人世家、社群達人……這位年輕的總統身上有不少標籤。

18 歲輟學經商,30 歲棄商從政;2012 年當選為新庫斯卡特蘭(Nuevo Cuscatlán)市長;2019 年當選薩爾瓦多總統。

布格磊以強硬和鐵腕著稱,新冠疫情期間,下令關閉邊境,出動軍隊逮捕違反隔離禁令者。這種做法確保了低感染率,但也引發了違憲爭議。布格磊的鐵腕不僅表現在抗疫上,他派軍隊佔領國會,主張對幫派使用致命武器,引發薩爾瓦多內外的擔憂。

不過,在他的統治下,薩爾瓦多的謀殺率大幅下降。2015 年薩爾瓦多的兇殺率是這塊大陸上最嚴重的,每 10 萬人中有 103 人遭謀殺——是當年美國的 21 倍。到 2018 年,這一比率下降到每 10 萬人中僅有 51 起謀殺案, 2020 年降低到每 10 萬人不到 20 人。

此外,作為一個年輕的總統,布格磊非常善用社群媒體,其推特粉絲達 262 萬,要知道薩爾瓦多的人口也才 700 萬左右。他常常語出驚人且不計後果,在社群平台上圈粉無數,對「推特治國」的推崇和迷戀眾人皆知。

因為推動比特幣成為薩爾瓦多的法定貨幣,或許在未來的日子裡,這位總統身上的「比特幣標籤」會更引人關注。在此之前,我們不妨看看布格磊的故事。

本文原載於《週末畫報》,2020 年 6 月 1 日,作者朱怡,編輯萬有道。


2020 年 3 月以來,中美洲國家薩爾瓦多總統的鐵腕抗疫成為媒體焦點。這位商人出身,熟練使用社群媒體的千禧一代總統布格磊(Nayib Bukele)於 2019 年贏得大選。經濟低迷、謀殺率居高不下、貪污腐敗等問題讓薩爾瓦多人對傳統的兩大政黨產生厭倦。布格磊成為自 1992 年薩爾瓦多內戰結束以來,第一位不屬於兩大黨的總統。布格磊採取強硬措施應對新冠疫情,關閉邊境,出動軍隊逮捕違反隔離禁令者。這種做法確保了低感染率,但也引發了違憲爭議。布格磊的鐵腕不僅表現在抗疫上,他派軍隊佔領國會,主張對幫派使用致命武器,引發薩爾瓦多內外的擔憂。政治「局外人」的人設讓選民對他充滿了期待,他們希望布格磊可以為腐敗的政治體制帶來改變,總統的選舉預示了變革,但他的強人策略卻與之相反。

策略

2019 年 9 月,布格磊在第一次聯合國大會演說前拍了張自拍,並把這張照片上傳到了推特。

策略

2019 年 2 月 3 日,支持者們慶祝他們的候選人布格磊在薩爾瓦多總統選舉中獲勝。

很少有國家領導人像布格磊那樣,在處理新冠疫情問題上受到如此兩極的評價。2020 年 3 月,在薩爾瓦多尚未出現新冠病例時,布格磊就採取了強硬措施,關閉了自己國家的邊境,強制隔離,出動軍隊逮捕違反禁令者。他表示,薩爾瓦多必須趕在疫情爆發之前採取行動。一些薩爾瓦多人讚揚他採取果斷行動,使得這個中美洲的小國家免遭冠狀病毒最嚴重的影響。但也有人說,他正在成為一個違反自己國家憲法的強人,企圖用武力解決一切問題。

從 2019 年 2 月當選總統開始,關於布格磊的爭議就沒有停止過。薩爾瓦多人在選舉布格磊為總統時是在賭博:當時他只有 37 歲,沒有豐富的政治經驗,他的競選活動主要通過社群媒體進行,但他幾乎沒有提供過關於他將如何執政的具體細節。儘管如此,薩爾瓦多的選民還是把他推上了總統寶座,希望能有一股新力量帶來改變,來改善這個長期被腐敗、貧困和世界上最高謀殺率所困擾的國家。

在薩爾瓦多政壇,布格磊的確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新角色。2019 年 9 月,他第一次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開始之前布格磊對聽眾們說:「請等一等,讓我先拍張自拍。」接著不緊不慢地掏出了手機,微笑著與背後的聯合國標誌來了一張合照,並把這張照片上傳到了推特。他身上時常透露出諸如此類的「千禧一代」特質。他喜歡穿皮衣、牛仔褲,頭戴一頂棒球帽,即便在很正式的場合,他也時常以這種裝束示人。他的妻子、心理學家兼芭蕾舞演員 Gabriela Rodriguez 在大多數政治活動中都會陪伴他。2019 年 1 月,布格磊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超聲波照片,宣布將很快成為一名父親。

布格磊來自一個商業家族,18 歲時創辦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在薩爾瓦多銷售和分銷 Yamaha 產品的公司。2012 年,布格磊開始了他的政治生涯,當選為新庫斯 Nuevo Cuscatlán 市長,在擔任市長期間,布格磊展現出了通過社群媒體吸引大眾的能力,通過社群媒體宣傳,讓這個咖啡小鎮受到關注。三年後,布格磊當選為薩爾瓦多首都聖薩爾瓦多的市長。中美洲大學(Central American University)傳播與文化教授 Amparo Marroquin 說:

自從開始政治生涯以來,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培養自己在社群媒體上的存在感。

布格磊很少在國內參加競選演說,不參加候選人辯論,也不接受可能挑戰他的媒體採訪,這讓批評者認為他缺乏寬容。在擔任聖薩爾瓦多市長期間,他幫助重建了這座歷史中心,贊助了一個兒童管弦樂團,還建了一座圖書館,所有這些項目都很受選民的歡迎。中美洲大學的政治學教授 Alvaro Artiga 如此評價布格磊在政治上的精明:

但他避免承擔可能會帶來政治成本的項目,比如控制城市擁堵的交通或引入回收項目等。

策略

2019 年 9 月 26 日,布格磊在紐約福斯新聞頻道工作室參觀《瑪莎·馬卡盧姆的故事》。

策略

布格磊與妻子、心理學家兼芭蕾舞演員 Gabriela Rodriguez,兩人經常一起出席活動。

漁翁得利

2012 年和 2015 年的兩次公職競選都是他在左翼政黨法拉本多·馬蒂民族解放陣線黨(Farabundo Marti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 party,簡稱「解放陣線」)的旗幟下參加的。但 2019 年的總統大選,他卻加入了一個小型右翼政黨——民族團結大聯盟(Grand Alliance for National Unity,簡稱 GANA)。這是因為在 2017 年,他因多次直言不諱地批評「解放陣線」而被開除黨籍。布格磊在 Facebook Live 上宣布,他將成立一個名為「新思想」的新政黨,但這個短暫的冒險沒能成功,後來他輾轉幾個政黨,最終在大選前六個月加入 GANA。從結果上看,離開「解放陣線」可能才是布格磊贏得大選的最關鍵因素。

1992 年,薩爾瓦多結束了軍政府與「解放陣線」之間長達 12 年的內戰。之後,薩爾瓦多陷入兩黨制。「解放陣線」和保守的民族主義共和黨聯盟(ARENA)這兩個政黨控制著薩爾瓦多政壇的大部分權力。然而經濟低迷、居高不下的謀殺率、政壇腐敗等問題讓薩爾瓦多人逐漸對兩黨產生了厭倦。在薩爾瓦多,兩個傳統政黨都容易成為攻擊目標。在這種形勢下,布格磊將腐敗作為他競選的核心,對歷屆總統進行了猛烈的批評。他的競選口號包括「沒人偷錢就有足夠的錢」和「歸還被偷的錢」。他針對的是前總統 Francisco Flores 和 Antonio Saca 執政期間出現的資金問題。最終,來自小型政黨的布格磊在大選中獲得了 54% 的選票,成功當選。

當時年僅 37 歲的布格磊以局外人的身份參加競選,他取得的戲劇性勝利突顯出薩爾瓦多傳統政黨已經陷入了深深的恥辱之中。選民們似乎願意賭上一把,賭一個相對較新的政黨來對抗這個國家的貧困和暴力。儘管布格磊在競選期間受到了來自左右兩派的攻擊,但這似乎對他的受歡迎程度沒有太大影響,布格磊用他擅長的社群媒體將自己描繪成一個願意挑戰僵化政治體制的改革者。中美洲大學的政治學家 Roberto Canas 認為這場胜利「不是因為他的計劃,也不是因為他的演講。這是因為選民厭倦了,憤怒了,厭倦了腐敗,厭倦了食言」。又一個政治強人?

「今天,我們已經翻開了戰後的一頁。」身穿藍色牛仔褲和標誌性皮衣的布格磊在當選後表示。他的人氣在就職後不久就達到驚人的 91%,推特上有 200 萬粉絲。政治「局外人」的人設讓薩爾瓦多的選民充滿了期待,他們希望布格磊可以為腐敗的政治體制帶來變革。然而,這種期待卻在步入 2020 年沒多久開始出現了動搖。布格磊最近幾個月的行動讓許多薩爾瓦多人——律師、商業領袖、人權倡導人士、記者和其他人士擔憂。他們懷疑布格磊正轉向一種專制的領導方式,而這種方式正是這個國家在內戰中努力推翻的。墨西哥經濟研究學院薩爾瓦多問題專家 Sonja Wolf 表示,

布格磊之所以贏得選舉是因為他將自己描繪成一個局外人,來收拾歷屆政府留下的爛攤子。但他的受歡迎程度讓他有點傲慢。

策略

2020 年 2 月,布格磊出動武裝力量進入國會,恐嚇議員們通過一項法案。

策略

布格磊採取強硬措施應對新冠疫情,關閉邊境,命令軍隊在街頭巡視,逮捕違反隔離禁令者。

去年 3 月,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與其他中美洲國家不同,布格磊實施了強有力的政府乾涉,在本國尚未出現確診病例時,就開始封鎖邊境。美國 CNN 評價,疫情蔓延為布格磊提供了另一個大膽行動的機會,或者像他的批評者所說的那樣,藉此為自己攫取更多權力。關閉邊境後,布格磊實施了嚴格的隔離措施,也為貧困的薩爾瓦多人提供了食物和資金。他命令軍隊逮捕違反新措施的人,將數千人送往政府的「隔離中心」。最高法院裁定逮捕是違憲的,並命令他停止,但布格磊置之不理,士兵們仍然在街頭巡視。「五個人不會決定數十萬薩爾瓦多人的死亡。」布格磊在推特上寫道。超過 90%的人在民意測驗中讚成他對危機的處理,嚴厲的措施似乎有效地降低了感染率。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新冠疫情追踪報告,截至 5 月 21 日,在 640 萬薩爾瓦多人口中有 1571 例新冠確診病例,其中 31 人死亡。

布格磊在打擊犯罪團伙時的一系列行為也引發了不少爭議。他先是主張在打擊犯罪團伙的行動中使用致命武力,後來又公佈了一系列旨在懲罰入獄黑幫成員的措施,並發布了照片,描繪了他們在獄中受到的嚴厲對待。這些圖片中,數百名被剃了光頭、赤裸上身的囚犯擠在地板上,警衛舉著槍站在他們身邊。佛羅里達國際大學薩爾瓦多有組織犯罪問題專家何塞·米格爾·克魯茲說:

讓所有人半裸,在公眾視野中互相碰觸是一種恥辱。

在布格磊的強人策略中,引起最大爭議的是去年 2 月的佔領國會事件。去年 2 月,布格磊帶領武裝力量進入國會,恐嚇議員們通過一項法案。此前,布格磊曾試圖召開一次特別會議,讓議員們批准 1.09 億美元的貸款,用於購買安全設備,包括警車、制服、監控設備和一架直升機。但代表們呼籲需要更多時間來研究這個問題。布格磊直接將軍隊帶入國會對議員施壓。薩爾瓦多最高法院後來命令布格磊停止使用軍隊,認為這種做法「違反憲法目的,並危及共和、民主和代議制政府形式」。薩爾瓦多許多人認為這種行為是公然的恐嚇,讓這個國家又回到了用政治暴力統治國家的時代。「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不再是國際社會的’ 酷’ 總統。」拉美媒體《法羅報》(El Faro)的編輯奧斯卡·馬丁內斯(Oscar Martinez)說。在這篇言辭激烈的社論中,馬丁內斯說:

隨著軍方接管議會,消除了對他(布格磊)性格的最後懷疑: 他自大、民粹主義、反民主和獨裁。他用最卑鄙的伎倆在我們年輕的民主歷史上翻開了黑暗的一頁。

皮衣、牛仔褲、棒球帽,喜歡自拍,擅用社群媒體——在去年之前,布格磊是個年輕的、充滿活力的變革推動者形象。2017 年,《時代》周刊熱烈讚揚布格磊作為聖薩爾瓦多市長「以創造力打擊犯罪」和「以社會工作制止暴力」。當他當選總統時,美國駐薩爾瓦多大使對布格磊的「務實看待問題的方式」表示樂觀。然而在一年後,他投射出的強人形象與當時形成了鮮明對比。政治「局外人」的人設讓選民對他充滿了期待,總統的選舉預示了變革,但遺憾的是,他的強人策略卻與之相反。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出處:鏈向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