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本報告受 Crypto.com 委託,並由《經濟學人》撰寫,主要圍繞受訪者在多大程度上信任數位支付,以及數位貨幣在基本貨幣功能和數位方面存在的障礙。該報告還將受訪者對數位貨幣的態度與 2020 年類似調查進行了比較,並增加了企業和機構投資者的觀點。

從受訪者角度看,使用和需求問題是本報告第一部分的重點,探討了數位支付得到了受訪者多少信任,以及貨幣基本功能成為主要的電子或數位功能可能存在哪些障礙。同時,受訪者的對加密貨幣態度與 2020 年調查進行比較。本報告第二部分將從機構和企業層探討以比特幣為代表的加密貨幣正逐漸走向大眾。


譯| Bite

全球範圍內,無現金社會仍在繼續向前走。從信用卡、支付應用、加密貨幣到央行數位貨幣(CBDC)等各種方法都在融合。中國政府推出了大規模的 CBDC 試點,推出了數位人民幣;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公佈了到 2024 年生效的加密貨幣監管計劃,這可能會加快機構對數位資產的應用。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基金創始人 Ray Dalio 在最近一份研究報告中說:

在我看來,比特幣已經成功超越作為高度投機的產物,短期內不存在投機行為,甚至未來具有實用價值。對我來說,最大的問題是比特幣實際效益什麼,以及需求量有多大。

一、從「恐懼」到「接納」的變化

受訪者越來越青睞數位交易。受訪者進一步認為,由於新冠肺炎的肆虐,尤其加密貨幣資產更有說服力,他們對 CBDC 和企業發行的數位貨幣的偏好緊隨加密貨幣之後。高盛(Goldman Sachs)董事總經理兼數位資產全球主管 Mathew McDermott 表示:

鑑於各國因新冠肺炎和各央行低息影響,散戶和機構對加密貨幣需求增長是必然結果。對於公司來說,在正確的時間為用戶提供數位貨幣購買、持有和使用擁有數位錢包是正確的選擇。

CBDC

圖 1:受訪者晴雨表

1. 數位支付的崛起 

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27% 的調查對象稱使用數位支付,而不是紙鈔、硬幣或信用卡;另有 41% 的受訪者聲稱,他們至少有一半的購物使用數位貨幣支付;在 2020 年的受訪者調查中,只有 22% 的人使用數位貨幣支付,42% 的人表示經常使用,這表明數位支付的整體水平在逐年上升。另外,12% 的受訪者在過去 12 個月中很少使用數位支付,這比前一年的 14% 有所下降。

18% 的受訪者表示,最常見和使用的數位貨幣仍然是開源去中心化貨幣(如比特幣),其次才是政府發行的 CBDC(12%)或金融公司發行的數位貨幣(10%),這種偏好順序歷年都是如此。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新 CBDC 的公告在最近幾個月激增,但實際使用仍然有限,主要處於測試階段。

在認知方面,加密貨幣仍然是所有數位貨幣最常見選項。在 2021 年的調查中,超過一半(55%)的受訪者表示,他們了解過加密貨幣,但從未擁有或使用過。 Mathew McDermott  表示: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採用並使用數位錢包,你可以看到使用並投資加密貨幣的人數在繼續擴大。

2. 持續性阻礙 

受訪者認為阻礙實現無現金的主要因素主要集中在三點:對現金的使用習慣、對技術的陌生以及對數據隱私的擔憂

CBDC

在現有的不同類型的數位貨幣中,儘管有細微的差別,但都存在相似之處。

據調查者稱,對於開源加密貨幣,主要障礙是缺乏認知(51% 的人提到),其次是安全問題(34%)和購買源(29%)、缺乏教育普及(28%)、技術知識(27%)和人們不相信該技術是安全的(25%)或對隱私的擔憂(24%)阻礙了 CBDC 的更多采用。

同樣,企業發行的數位貨幣也受到對安全技術缺乏信任(28%)、缺乏教育(25%)、對隱私的擔憂(25%)和技術知識(24%)的影響。

3. 數位貨幣潮流在改變 

在 2021 年的調查中,9%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居住的國家已經實現無現金支付,這一數字與前一年(10%)相似;然而,在 2021 年,有 17% 的人表示,相信他們的國家將在一到兩年內實現無現金化,比之前的 14% 有所上升;19% 的受訪者認為他們國家永遠不會變成無現金國家,而這比例在 2020 年達到了 28%。圍繞這個問題的不確定性今年似乎也有所上升(從 5% 上升到 7%)。

隨著數位貨幣在過去 12 個月的發展速度,結果也許應該被預期到。

CBDC

圖 3:無現金上升預期,受訪者對本國成為無現金國家的期望

數位貨幣潮流仍在繼續,但本質上似乎正在發生變化。一年前,在那些說他們的國家已經無現金的人中,超過一半(55%)的人認為企業在無現金的道路上擁有最大的影響力,消費者(24%)和政府(19%)緊隨其後。

由於 CBDC 在新聞周期中覆蓋面擴大,政府獲得了今年的影響力評級,達到 27%,消費者(30%),而企業的數字則下降到 38%。雖然企業仍然擁有最大的影響力,但似乎企業將鋪平道路,讓受訪者和政府採納的數量上升到一定程度,從而使無現金趨勢達到頂峰。

CBDC

圖 4:無現金影響

根據 2020 年調查顯示,與發展中國家相比,發達經濟體對無現金化的阻力更大。在 2021 年,情況也基本如此,發展中國家(巴西、土耳其、越南、南非和菲律賓)的受訪者普遍表示,在未來 12 個月內使用數位支付,而不是現金進行大部分或全部日常交易的期望值更高。

發展中國家對這一前景也更有信心,只有不到 1% 的人選擇「不知道」,而發達國家(美國、英國、法國、韓國、澳洲和新加坡)只有 4%。

CBDC

圖 5:發展中國家青睞

未來 12 個月,大部分或所有日常交易都有可能從實物現金轉向數位支付。

二、比特幣是「新黃金」?

1. 數位支付格局的變化正在迅速到來

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價格的上漲重新引起了銀行、金融服務公司和企業財政部的興趣。例如,2021 年 2 月,電動汽車公司特斯拉(Tesla)宣布,它已將超過 10 億美元的比特幣納入公司資產負債表,並將在未來接受比特幣作為一種支付形式。但馬斯克在 5 月改變了其支付立場,理由是擔心與比特幣的基礎設施有關的能源消耗。

比特幣環保問題備受爭議,而特斯拉股價逆轉後的貶值表明該領域存在波動風險,特斯拉可能還會再次改變立場。在特斯拉發布上述公告之前參與調查的受訪者支持使用結算方式。當被問及開源數位貨幣(如比特幣)是否應該被嚴格視為交易,而不是作為一種增值資產時,34% 的高管選擇了交易選項,另有 27% 的高管同時選擇了兩者。61% 選擇和解用例。PwC 的加密貨幣領導人 Henri Arslanian 說:

比特幣肯定更多地被用作價值儲存,與黃金更相似,而不是用於日常小額支付的東西。比特幣和黃金之間有很多相似之處,它們都具有稀缺性,可以被拆分,並且不會被腐蝕。重要的是,黃金和比特幣無法被偽造。

2. CBDC 引領數位應用

大概有 8 成的機構和企業調查對象表示 CBDC 是必要的,作為新興金融工具(如數位債券或其他形式的數位資產)建立一個有效的市場,以補充加密貨幣的作用。Henri Arslanian說:

我認為,CBDC 與數位貨幣具有互補性,如果人們習慣了央行的數位貨幣,他們可以使用數位形式的央行貨幣,這顯然會更放心地使用其他數位貨幣。

74% 的受訪者認為,他們的國家正在或將要實現無現金,在這些人中,約有 47% 人認為如果不是已經發生,也會在五年內發生。 Mathew McDermott 還預測說:

我認為 CBDC 將在三到五年內以某種形式得到發展和積極使用。巴哈馬和中國已經或即將發行數位貨幣,更多國家正在探索這一選項。

CBDC

圖 6:CBDC 數位新世界

大多數受訪者(59%)還認為,建立 CBDC 將增加對非政府支持的其他形式數位貨幣和資產的總體需求。Henri Arslanian 解釋道:

使用數位貨幣使你能夠實時監控經濟活動,對於反洗錢更是大有裨益。

3. 多元化利益 

對於開源數位貨幣(如比特幣、萊特幣等)是否應被嚴格視為結算交易的貨幣或儲存或升值的資產,機構和企業財務部門似乎存在分歧。大約三分之一的人認為它是一種貨幣(34%),一種資產(31%)或一種組合(27%)。

Mathew McDermott 斷言,「比特幣今天不是一種支付機制,它更像是一種可投資的資產。」

調查對象認為加密貨幣(80%)、CBDC(77%)或企業發行的數位貨幣(76%)可作為投資組合或財務帳戶中的多樣化工具使用。也許是由於這種前景,80% 人同意有必要建立一個國際、機構專用的數位貨幣交易所(例如與國際清算銀行)。

CBDC

圖 7:機構和企業晴雨表

根據受訪者的調查,在投資組合或資金帳戶中,數位、加密貨幣或資產的主要作用是資本增值(33%)和替代資產多樣化(31%),以及更多功能,如大額結算;通貨膨脹對沖(28%)排在前五名;投機(21%)接近底部,意味著市場成熟。Henri Arslanian 表示:

很多專家會告訴你,比特幣作為多元化投資組合的一部分可以發揮作用。儘管波動很大,但比特幣可以作為一種潛在的對沖工具,這是很多人都在關注的事情。

CBDC

圖 8:與其說貨幣,不如說是資產

4. 加密貨幣繼續前行

Henri Arslanian 指出,「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們將看到機構投資者不斷進入加密貨幣領域,就像任何其他新的資產類別一樣,它需要時間。機構投資者花了很多年時間才對新興市場和衍生品感到滿意。」

2021 年 5 月 4 日,指數提供商標普道瓊斯指數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推出了三個新指數,以衡量比特幣和以太幣在公認的加密貨幣交易所表現。該公司全球創新和戰略主管 Peter Roffman 在宣布這些指數的新聞稿中引用了一句廣為流傳的話,他打趣道:「傳統金融市場和數位資產不再是相互排斥的市場。」

傳統金融市場和數位資產的結合仍然是進行式,近四分之三的受訪者(72%)在機構和企業調查認為,加密貨幣缺乏三方或者主權組織控制供應(如與比特幣),提出了相對風險更大資產在投資組合或財政帳戶與其他貨幣相比。

正如 Henri Arslanian 所指出,監管的透明性可能會對緩解此類擔憂大有幫助。與此觀點類似,受訪者將監管(32%)列為對加密貨幣或其他數位貨幣獲得更大機構或企業支持的第四大最緊迫障礙。市場對數位貨幣和資產的整體信任或理解(47%),以及金融市場結構(43%),在擴大採納數位貨幣的主要障礙上名列前茅。

結論

56% 的受訪者認為,CBDC 有可能在他們的國家取代實物貨幣或法定國家貨幣;而 80% 的機構調查者同意,在過去三年裡,他們國家的受訪者對所有數位貨幣的需求都在增加。對於企業組織來說,數位貨幣正在受到關注,它既是交易單位,也是價值或升值的儲存手段;受訪者和企業的使用和接受程度之間可能存在著一種強化關聯性。Mathew McDermott  表示:

除了比特幣,希望能接觸越來越多不同的加密貨幣。當前加密貨幣仍是一個非常新興市場,但我們正在尋找不同方法滿足客戶的投資需求。從監管角度來看,這是非常符合要求。

CBDC 被更廣泛的採用和接受(31%),機構數位貨幣交易平台的可用性,以及(29%)似乎是機構和企業調查中增加加密貨幣投資組合和財政部活動的主要觸發因素。

受訪者認為,僅有機構的數位貨幣交易所將推動更多開源數位貨幣的投資組合和財務活動。

CBDC

Henri Arslanian 說:「從本質上講,比特幣是一種通貨緊縮的資產,因為我們清楚地知道市場上會有多少比特幣,不存在量化寬鬆;你不能輕易挖出更多的比特幣,就像你不能拿出更多的黃金一樣。我認為加密貨幣將是一個非常被接受的資產類別。」

注:

本報告第一部分數據來自今年 2 月和 3 月一項受訪者調研,其中大約一半受訪者來自發達經濟體(美國、英國、法國、韓國、澳洲和新加坡),一半來自發展中國家(巴西、土耳其、越南、南非和菲律賓);大約十分之七的受訪者年齡在 18 至 38 歲之間,其餘為 39 歲或以上;接近一半(46%)是男性,其餘為女性(54%)。在受訪人群中,各種教育背景都有,受訪者學位最多的是擁有大學學位,所有受訪者在過去 12 個月內都使用某種數位支付方式購買過產品或服務。

本報告的第二部分數據來自今年 2 月、3 月和 4 月對 200 名機構投資者和企業財資管理受訪者進行的調查,大約三分之一的受訪者在美國,其餘受訪者分佈在澳洲、中國、法國、德國、新加坡和英國等發達經濟體,所有接受調查的人都熟悉他們組織的投資決策過程。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