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梁雨山

NFT 市場在 2021 上半年取得長足發展。數據顯示,NFT 市場規模於今年上半年達到 25 億美元,同比上漲 182 倍。

在此期間,NFT 音樂這一細分領域同樣迎來爆發式增長,二月銷售額達到 2200 萬美元,較 1 月增長 24 倍,並於三月繼續上漲至 2600 萬美元。同時,資本也在加碼押注 NFT 音樂賽道。今年 5 月,Nima Capital 、Sangha Capital 及 Tezos Foundation 宣布投資 NFT 音樂平台 OneOf,注資金額達 6300 萬美元,僅次於明星團隊 Dapper Labs 於今年 3 月所獲融資額,且接近上半年所有遊戲類 NFT 項目融資之和。

藝術

然而,與一二級市場的火熱相比,多數人對 NFT 音樂較為陌生。為什麼需要 NFT?NFT 與音樂的結合將帶來什麼?音樂行業的未來是 NFT 嗎?基於此,本文從音樂行業的市場現狀、NFT 變革潛力及其可能帶來的新挑戰出發,為你全面解讀 NFT 音樂市場。

一、音樂業近 20 年的發展

歷史上,幾乎每一次重要的技術迭代都會觸動既有的利益分配格局,而音樂行業自 20 世紀末以來的演變歷程更是直接反映這一點。

1998 年,剛剛步入大學一年級的的 Shawn Fanning 根據點對點傳輸技術,設想出 P2P 交換音樂服務概念,推出可將音樂作品免費由 CD 轉為 MP3 的軟體「Napster」。在那個線上聽歌極其困難的年代,Napster 的出現不僅改變大眾欣賞音樂的方式,還直接將獲取音樂的成本降低為零。由此,Napster 迅速走紅,高峰時期的用戶註冊量一度達 8000 萬。

然而,在任何市場競爭,一旦涉及「免費」,勢必觸動多數玩家的利益,引發「商戰」,音樂行業也不例外。2000 年,以侵害版權為由,索尼、華納等五大唱片公司聯合美國唱片協會 (RIAA) 將如日中天的 Napster 告上法庭。最終,Napster 敗北,被迫宣布關閉。

從 Napster 與唱片公司博弈的結果看,雖然前者失敗,但其對唱片公司,乃至整個音樂行業近二十年的發展都帶來不可磨滅的影響。

一方面,Napster 的誕生促使數位音樂的概念得到普及,實體音樂銷售額走下坡路,推動唱片公司考慮轉向數字音樂市場。數據顯示,2001 年至 2010 年,實體音樂銷售額下降超 60%,年收入減少 140 億美元,而同期數字音樂銷售額從零增至 40 億美元。

藝術

另一方面,隨著數位音樂取代實體唱片,Apple Music、Spotify 等服務商登上歷史舞台,音樂行業逐漸進入「串流媒體時代」。根據 IFPI 報告,2020 年數位音樂佔全球音樂收入的份額最大,僅串流媒體服務就佔整個行業總收入的 62%,約 134 億美元。

回顧音樂行業近 20 年的發展, Napster 為市場向數位化轉型打開想像的大門,而網路在 20 世紀初的迅猛發展,加速推進「串流媒體時代」到來,在此過程中,儘管唱片公司收入受到影響,但與音樂家相比簡直微不足道。

二、串流媒體時代的音樂家

2020 年 10 月,隨著英國文化媒體暨體育部(DCMS)宣布對 Apple Music、Spotify 等展開調查,音樂家在串流媒體時代所面臨的公平報酬問題終於得到正視。當時,DCMS 委員會主席 Julian Knight MP 直言,串流媒體市場的增長「不能以犧牲才華橫溢和鮮為人知的藝術家為代價」。

藝術

(數據來自 prosoundnetwork)

在串流媒體時代,唱片公司與音樂家的收入處於嚴重不對等狀態,多數音樂家表示其收到的報酬微乎其微。根據 2019 年數據,主要唱片公司僅通過串流媒體每小時就可以賺取近 100 萬美元,而 80% 藝術家每年從流媒體中獲得的收入低於 300 美元。2020 年 5 月,英國小提琴家 TaMSIn Little 透露,其音樂作品在 6 個月的時間內播放數百萬次,但這為她帶來的收入卻不足 20 英鎊。

談及音樂家的報酬問題,我們不得不提版稅。在音樂行業,版稅基本上是歌曲(或任何創作)被出售、分發、用於其他媒體(如商業或電影)或以任何方式獲得收益時,支付給任何權利持有人的費用。在美國市場,每首歌曲通常被分成兩個獨立的版權「作曲版權」和「錄音版權」。

  • 作曲版權:由詞曲作者和出版公司所有
  • 錄音版權:由唱片公司和錄音藝術家所有

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為獲取歌曲,串流媒體服務商(靠訂閱費和廣告賺錢)會與唱片公司達成協議,並為每首歌曲的播放量支付費用,而這部分費用將分發給上述各方。據悉,串流媒體平台為每次播放量支付的費用通常不足 0.01 美元,(Spotify 為 0.003 美元至 0.005 美元,Apple Music 為 0.008201 美元),而每首歌所產生的總收入會分給平台自身(30 %)、詞曲作者(15%)及唱片公司(55%)。

那音樂家收入佔比是多少?theconversation 指出,唱片公司會將其收入一部分支付給藝術家,但這是在他們償還唱片公司對其投資之後發生的。粗略估計,音樂家只能從其音樂銷售或串流媒體中獲得所有利潤的 12%,其餘資金全部流向唱片公司這類中間商手中。《經濟學人》指出,平均而言,10 億播放量能為大唱片公司帶來約 700 萬美元收入,其中可能只有 100 萬流向音樂家。

對那些知名、登上音樂榜榜首的藝術家來說,其或許可從串流媒體中賺得不俗收入,但事實上,並非每位藝術家都能被大眾所熟知,多數藝術家在串流媒體時代面臨窘境。非營利性音樂產業研究協會(連同普林斯頓大學和 MusiCares)對 1277 名美國音樂家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2017 年音樂家的收入中位數約為 35000 美元(與音樂相關的來源僅為 21300 美元),61% 音樂家表示他們與音樂相關的收入不足以支付生活費用。

因此,在串流媒體時代,音樂家更多地以舉辦演唱會、銷售周邊賺取收入,不過隨著新冠疫情於 2020 年全面爆發,通過演唱會來賺取收入已不再是可行的選項。畢竟,對部分音樂家來說,依靠巡演所賺收入佔其總收入的 75%。

那麼,音樂家出路在哪?部分市場敏銳度較高的音樂家已經發現通往新世界的大門——NFT(非同質化代幣,可將音樂、畫作、遊戲裝備等虛擬或實物代幣化)。這些音樂家不僅看到 NFT 市場價值所在,還通過 NFT 銷售賺取可觀收入。今年早些時候,格萊美獎獲得者 Anjos 通過銷售新專輯 NFT《YOU》獲得高達 70.7 萬美元的收入,這超過他過去 10 年專輯銷量總和。

三、音樂家湧入 NFT 市場

今年一季度,NBA Top Shot 銷售額破億,藝術家 Beeple 作品拍賣價超千萬….. 這些代表 NFT 市場起勢的關鍵事件,吸引那些在流媒體與新冠疫情壓力下尋求出路的音樂家。digitalmusicnews 數據顯示,1 月,NFT 音樂市場銷售額達 90 萬美元,2 月、3 月分別突破 2000 萬美元、2500 萬美元,漲幅達 4 位數。

據不完全統計,在發行的所有音樂 NFT 中,約 76% 屬於電音類別,搖滾和流行音樂佔音樂 NFT 銷售總額的 24%。以下為年初以來,部分通過 NFT 完成音樂作品銷售的藝術家:

  • 電子音樂製作人 Deadmau5 宣布進入 NFT 市場,通過 WAX 拍賣包括音樂作品、藝術品在內的一系列收藏品;
  • 搖滾樂隊 Linkin Park 主唱 Mike Shinoda 通過 NFT 拍賣籌集 30,000 美元;
  • 音樂家 PelleK 發布第一張 NFT 音樂專輯,該專輯在不足兩個小時的時間內迅速售罄,銷售額達 160,000 美元;
  • 電子音樂人 Grimes 通過 Nifty Gateway 平台銷售價值近 600 萬美元 NFT 音樂作品;
  • 音樂家兼製作人 Justin Blau(又名 3LAU)通過拍賣 NFT 作品賺取 1160 萬美元;
  • DJ 巨星 Steve Aoki 以 420 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一系列 NFT 作品,其中包括以 888,888 美元的價格出售給美國 T-Mobile 的前老闆 John Legere;
  • 拉丁歌手 Ozuna 在 15 分鐘內從 NFT 拍賣中賺取超 456,000 美元;
  • 搖滾樂隊 Kings Of Leon(萊昂國王)通過出售新專輯 NFT《When You See Yourself》獲得超 200 萬美元收入;
  • 獨立饒舌歌手兼製作人 Tory Lanez 將三首新歌曲以 NFT 方式出售,該作品在初始銷售中產生超 400,000 美元銷售額,並被 300 逾名粉絲轉售;
  • 華人歌手陳奐仁在 Treasureland 發布 77 個音樂 NFT,作品在發售 1 分鐘內售罄,斬獲約 20 萬美元收入;
  • 華人歌手阿朵發行首支 NFT 音樂《WATER KNOW》,作品拍賣成交價達 304271 元人民幣。

如果串流媒體時代的到來對音樂家而言是場災難,那麼蓬勃發展的 NFT 市場將有望成為音樂家的「避難所」。在分潤問題短期難解,新冠疫情持續蔓延(無法通過舉辦演唱會賺取收入)的雙重夾擊下,通過 NFT 銷售音樂作品的方式或可徹底改變音樂家以及音樂行業的發展。

四、NFT 如何影響音樂家

NFT 對音樂家帶來的影響不止收入這一方面,還包括知識產權保護、連接粉絲以及打擊黃牛等。

1. 遏制盜版音樂

基於區塊鏈技術特性,NFT 音樂將更難使不法分子通過傳統方式「竊取」音樂,而音樂家也可避免為解決盜版問題支付高昂的法律費用。

2. 掌握音樂作品控制權

NFT 將改變音樂業由三大唱片公司主導的局面。目前,索尼、環球及華納主導價值 110 億美元的音樂業,三者掌控藝術家的收入。音樂作品產生的收入在製作人、分銷商及唱片公司等各方之間分配,而音樂家通常需要很長時間(流程繁瑣)才能收到在總收入中佔比極低的版稅。

今年 2 月,Linkin Park 聯合創始人 Mike Shinoda 通過 NFT 銷售賺取 10,000 美元(7,000 英鎊),其隨後發布推特稱,

即使我將包含歌曲的完整版本上傳到全球的 DSP(數位串流媒體平台),扣除 DSP、唱片公司和營銷費用後,我的收入也永遠不會接近 10,000 美元。

藝術

3. 通過轉售增加版稅

音樂家不僅可以通過 NFT 平台銷售作品,獲得收入,還可設置易手比例,在二次銷售中抽成。

例如,音樂家在 Zora 平台發售 NFT 作品,標價 0.5 枚 ETH,轉售比例 10%,那麼如果有人以 10 枚 ETH 價格二次出售,則藝術家可獲 1 枚 ETH。

不過在此之前,藝術家在鑄造 NFT 時需要思考清楚出售的究竟是什麼。一般來說,除非有特殊說明,否則 NFT 轉讓不會包含知識產權。「就像購買 CD 一樣。你不會因為購買 CD 就擁有知識產權,你擁有的其實是唱片副本。」Fowlkes Firm 創始人 Karl Fowlks 說道。「這與 NFT 市場的情況一樣。你買入 NFT 並不擁有知識產權,除非這有在智能合約裡註明。」

因此,這就需要音樂家選擇支持出售版權的平台來發行 NFT 作品。今年 4 月,芝加哥說唱歌手 Taylor Bennett 通過 Bluebox,將新單曲的 75% 的版權直接出售給粉絲,為自己保留 25% 版權(如發行權、根據作品衍生新作品的權利)。

4. 連接粉絲

NFT 既能使粉絲擁有他們喜愛的音樂,同時也為音樂家提供了保護其知識產權的途徑。

「NFT 為創作者提供一種重要的新方式,可以與粉絲建立聯繫並從中賺錢。」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狄金森法學院的知識產權學者 Tonya Evans 表示。目前,許多黑人藝術家走在 NFT 熱潮最前沿,他們通過 Clubhouse 等論壇來營銷其作品。

5. 打擊黃牛

音樂家可以發行 NFT 門票,打擊黃牛販賣假票行為,確保粉絲買入真實門票。

五、音樂家眼中的 NFT 市場

「無論音樂家想從音樂行業獲得什麼,區塊鏈、NFT 應用以及由此衍生的技術分支都是答案所在。」Imogen Heap 說道。

作為區塊鏈技術擁護者,這位格萊美獲獎者早在 2015 年便將其作品(歌曲《Tiny Human》)數據發在以太坊鏈上,並稱:

對藝術家而言,我們正處於歷史中的偉大時刻,革命正在發生,這將讓藝術家可以在更大的範圍內掌控自己的音樂和他們想表達的內容。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區塊鏈。

如今,Imogen Heap 進入 NFT 市場,並在完成 NFT 銷售後將銷售額的 5% 支付給初創公司 Nori(減少碳排放),以幫助從大氣中去除約 20 噸二氧化碳。Imogen Heap 此舉旨在減少鑄造 NFT 對環境所帶來的影響。數據顯示,在以太坊上鑄造三個 NFT 就會產生 915 磅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談及對 NFT 看法,Imogen Heap 表示,NFT 可以促進音樂業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產業,每個人都能從中得到應得的報酬,每個行有價值之事的人都能留在「遊戲」中。

藝術

與 Imogen Heap 不同,另一位格萊美獎獲得者、知名混音師 André Allen Anjos 對 NFT 的期望不僅僅是報酬。Anjos 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希望利用區塊鏈技術改變音樂行業的運作方式,特別是代理人、工作室高管及律師從音樂家收入中分羹。

如果我們能重建音樂行業的運行規則,那麼所有這些中間商都必須與代碼競爭。

對 NFT 的看法,多數音樂家持肯定態度,當然也有例外。美國歌手 Zola Jesus 便是其一。最初,Zola Jesus 對 NFT 抱有希望,她本人也發布 NFT 作品「KTHON」,但隨著對 NFT 了解更加深入,其對整個市場的看法變得消極,從樂觀者變為懷疑者。

Zola Jesus 表示,最成功或最昂貴的 NFT 作品與其說是藝術,不如說是文化藝術品。像其他市場體系一樣,最終被評估的是市場參與者的反映。被鼓勵作為 NFT 出售的藝術是一種加密社區驅動和策劃的藝術。因此,市場的運作方式和以往一樣:趨勢和投機。

她坦言,個人確實喜歡 NFT 的某些方面,比如它突出對藝術家的支持,並且也喜歡看到全新的藝術形式在新媒體中蓬勃發展。

但是,我認為 NFT 市場需要一些嚴格的監管,然後它才能對藝術家來說是一個真正公平的市場,人們購買藝術品是因為它所表達的價值,而不是它在未來可能產生的利潤。我不希望人們像賭賽馬一樣賭我。

六、新的挑戰與問題

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我們既要看到 NFT 為藝術家帶來曙光,也不能忽視其帶來的新挑戰與新問題。

1. 新型盜版和侵權問題

今年 3 月,藝術家 @Weird Undead 發推稱,有人竊取其作品,並將此鑄造為 NFT 出售。同時,她還發現盜竊者一直在銷售基於其推文的 NFT。

藝術

無獨有偶,Meltem Demirors(CoinShares 首席戰略官)、Neeraj Agrawal(Coin Center 總監)也發現有人隨意將其推文包裝成 NFT 出售。

藝術

2.NFT 鑄造過程中的版權問題

目前,市場中有不少視聽形式的 NFT(包含圖像和音樂),但這非常容易造成版權混亂,因為這些類型的 NFT 可能包含多個藝術家的作品,如視覺藝術家、詞曲作者、製作人等。

LaPolt Law 創始人 Dina LaPolt 提醒稱,藝術家要謹慎使用未參與 NFT 鑄造的其他人的知識產權。「我見過一些 NFT 裡有迪士尼或漫威角色,這非常糟糕,因為你無權使用這些作品。」

因此,藝術家在鑄造 NFT 之前要事先徵得所涉及的每個版權所有者的同意,並提前明確 NFT 的版稅分配。

3. 跨市場轉售中的版稅問題

目前,雖然 Zora 這類 NFT 交易平台允許藝術家在二次銷售中獲得收入,但只有當二次銷售在該平台完成時,其才會為藝術家支付報酬。這意味著,如果購買者在除 Zora 之外的交易市場出售 NFT 作品,藝術家將無法從中獲益。

針對該情況,Zach Burks 和 James Morgan 撰寫以太坊改進提案 EIP-2981(處於審核階段),以創建 ERC-721 版稅標準。據悉,該提案支持 NFT 轉售中產生的收益支付給藝術家,無論其是不是在另外一個市場出售。

3. 環境問題

有觀點認為,鑄造 NFT 極其耗能,其過程破壞環境。數據顯示,僅 2018 年以太坊挖礦消耗的能源與整個冰島相當。雖然以太坊最終將從 PoW 轉向 PoS,但這一過程較為​​漫長,隨著 NFT 市場不斷擴大,以太坊是否會面臨與比特幣一樣的局面——被指破壞環境,尚難下定論。

4. 價格波動問題

與加密貨幣市場一樣,在 NFT 市場交易同樣面臨價格波動問題。

舉例來說,如果你在今年 3 月參與 Grimes 的首次 NFT 作品(Earth & Mars)銷售,並想在 30 天后轉售,那麼將面臨近 5000 美元的淨虧損。nfts.wtf 指出,Grimes 發布的這兩件作品在出售時均為 7500 美元,但此後價格不斷下跌,於四月跌至 2700 美元。

Halsey 和 Diplo 的 NFT 作品銷售情況同樣如此,二者 NFT 作品在轉售時的價格較首次出售下降 50%。

七、結語

縱覽 NFT 音樂市場近半年的發展,我們需要認識到,雖然以 NFT 形式出售的音樂在市場上大獲成功,但這並不意味著 NFT 音樂已經深入普通消費者心中。相反,NFT 音樂購買者多是富有的加密貨幣市場重度參與者。

「約 90%(購買者)是非常富有的加密貨幣持有者,這就把買不起高價品的粉絲排除在外。」曾為電子音樂製作人 Deadmau5 提供數位收藏品、Blockchain Music 的聯合創始人 Jimi Frew 說道。

如何吸引更多用戶進入 NFT 音樂市場?格萊美獎獲得者 Anjos、搖滾樂隊 Kings Of Leon 的做法為我們提供思路。前者放大稀缺性,後者利用實體唱片具備的優勢。據悉,Anjos 出售的 NFT 音樂作品 Circular 沒有最終狀態,「如果你今天訪問 Asynch Music 網站,你會得到一首與昨天不同版本的音樂。」Kings Of Leon 則在出售 NFT 的同時,發售特別的黑膠版本以及「黃金門票」(可在每次巡演中獲得四張前排門票以及享受 VIP 待遇)。

未來,隨著更多普通消費者參與 NFT 音樂市場,NFT 對音樂業的影響將更加深刻,倒逼唱片公司轉型,打擊串流媒體在音樂業的地位。「唱片公司將變成 NFT 公司。串流媒體服務將僅作為營銷工具,用於推廣音樂 NFT 作品,例如新發行的專輯和重新發行的經典專輯。此外,由於智能合約被用於版稅分配,ASCAP 這類版權管理組織的作用也將減少。」

參考資料:

《Streaming Royalties and the Starving Artist: How Musicians Make Money》

《MUSIC-RELATED NFT SALES HAVE TOPPED $25M IN THE PAST MONTH》

《Can NFTs Crack Royalties And Give More Value To Artists?》

《The NFT Craze Offers Easy Money—And Hard Copyright Questions》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