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姜樊

除了賣銀行股權,中國二手電商平台閒魚上還能賣什麼?近日,在閒魚二手轉讓平台上,出現了不少小型水電廠、礦機的轉讓資訊。我們發現,這些訊息大部分在 6 月份發布,待售水電廠的位置大多處於四川、貴州等地的山中,發電量大小不等,規模在幾百千瓦到幾千千瓦之間,價格也從百萬到幾千萬人民幣不等。

這些小型水電廠待價而沽的背後,映射的是中國虛擬貨幣挖礦產業正在上演一場「大逃亡」。業內人士透露,這些小型水電廠原本是用於「挖礦」的,而記者也從部分賣家發布的資訊中看到,與水電站同時轉讓的,還包括挖礦機架、礦機等挖礦必備用品。

有業內人士直言,當前中國虛擬貨幣挖礦產業幾乎已經處於停滯狀態,是閒魚上會出現大量小型水電廠轉讓訊息的原因。由於監管越來越嚴,即便是有了水電資源,但實質能開工挖礦的礦場已幾乎絕跡。因此,儘管閒魚上留言的買家不少,但是真正準備接手的買家卻寥寥無幾。

小型水電廠掛網轉賣但無人接盤

一位閒魚水電站的賣家在被問及為何要轉讓水電廠時坦言,是因本人另有發展計劃。

國內外是冰火兩重天,中國挖礦從業者若不退出另覓出路,只能轉戰海外。

一位幣圈人士表示,這一次監管打擊力度超出此前行業預料。此前圈內人士對四川等地用廢電挖礦還心存幻想,但現實卻是當頭棒喝,監管的堅決態度也讓不上「礦主」意識到,「逃亡」是唯一的選擇。

閒魚上出價為 95 萬人民幣的一座發電廠的賣家對表示,待轉讓的小型水電廠手續齊全,並不在清理範圍之內。他所轉讓的小型水電廠仍可以用於虛擬貨幣挖礦,接盤即可運轉,但具體成交價仍需面談,其他細節也需要面談。

值得注意的是,小型水電廠賣家標註的待售物品大多都與挖礦相關,而「手續齊全」、「併入國網」、「不在清退範圍內」、「得到後即可開機運行」等訊息,是這些發電廠賣家普遍的承諾。但是這些表述也遭到了「看客們」的質疑。在評論區裡,不少留言質疑水電站極有可能因參與虛擬貨幣挖礦,存在被關停的風險,有人甚至直言這是「頂風作案」。

「現在這種水電廠大概不會有人接盤。」一位挖礦從業者表示,從此次中國的政策層面來看,通過水電撐起的挖礦業者都已經被叫停了,即便是低價入局,中國也無法再建立礦場,無法開機挖礦,做這種投資等於「打水漂」。

重慶工商大學區塊鏈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劉昌用認為,出現大量的小型水電廠轉讓的情況,可能是因為這些賣家對政策趨嚴的擔憂。目前,監管對挖礦產業清理整頓的意圖已然明朗,即便是現在還未波及到這些水電廠,但業內對後期政策趨嚴的形勢已然預期明確,因此不如儘早轉讓,及時止損。

據了解,各地都在清理整頓違規為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挖礦供電的發電企業。雲南能源局此前下發文件,要求 6 月底完成比特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嚴肅查處比特幣挖礦企業依托發電企業、未經許可私搭私接用電、逃廢國家輸配電費、基金以及附加牟利的違法行為,一經發現,立即中止供電;嚴肅查處發電企業未經許可,利用所發電量私自向比特幣挖礦企業供電謀取不正當利益的違法行為;嚴肅查處比特幣挖礦企業。

轉戰海外!礦場在中國已無生存空間

中國對虛擬貨幣挖礦行業的重拳出擊,讓此前挖礦產業利用豐水期廢電挖礦的幻想破滅。

今年 5 月底,中國國務院金融委會議明確提出將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此後,內蒙古等多地就發布通知,清理整頓虛擬貨幣挖礦相關產業。當時,不少礦主還樂觀認為,用豐水期的廢電挖礦並不會造成電力緊張和能源消耗的上升,對雙碳目標並無影響。即便是內蒙古等個別地區不能挖礦,也可以轉移到廢電較多、暫無限制的四川等地。

然而,四川等地的清理整頓文件接踵而至,這才讓挖礦從業者意識到了國家對這一行業清理整頓的決心。一些連夜從內蒙等地搬家而來的礦場,還沒來得及開機運行,就再度被擱置。

一位幣圈人士表示,現在全球對虛擬貨幣挖礦的態度可謂是「冰火兩重天」,哈薩克等國家和地區電費便宜,且政府相對支持,因此現在很多礦場正在準備轉移。但由於大量機具「出海」需要報關的時間較長,因此目前有大量的「礦場」還在中國境內排隊出海。

從理論上講,由於中國監管趨嚴,當前大量虛擬貨幣礦場關門導致總體算力下降,這意味著如果能開機運行,挖礦難度比以前下降不少,而現在即便比特幣等幣值較低,但利潤率仍然較高。

從目前來看,挖礦的利潤率仍有 200% 左右,因此選擇出海繼續從事挖礦的人不在少數。

一位業內人士亦表示,挖礦本質上是一種數位資產的生產製造,儘管中國政策打壓,但是北美和其他國家有相應的政策支持,並且電費價格和各類基礎設置比較成熟,中國礦場數量和規模下降的同時,全球的礦場會出現增長。

跌落谷底礦機、算力價格兩月折價過半

監管重錘之下,中國挖礦的相關產業均出現了快速萎縮。據了解,在虛擬貨幣的產業鏈上,不僅有礦機的生產製造商、託管礦機的礦場,還有提供挖礦服務的平台。

「今年 4、5 月份,是整個行業的高光時刻,那時候我們的算力價格要比現在高出將近三倍,還供不應求。」

90 後小伙王東表示,他此前所在的企業為礦工提供算力,而現在伺服器銷售狀況十分慘淡,即便是價格已經跌落低谷,依然無人問津。

整個行業都處於停業休息的狀態,就個人而言,只能另尋出路,退出這一行業。

王東表示,在國內監管政策出台之前,比特幣價格高漲帶動了挖礦產業的快速發展,礦場只有持續增加算力,才能更快挖出更多比特幣,因此那時挖礦算力價格水漲船高。以每 16G TB 的算力為例,價格一度漲高到了 6000 人民幣,但監管政策出台之後,同樣算力的價格迅速跌至不足 2000 人民幣。

不僅如此,礦機價格亦在大幅縮水。一位業內人士透露,以當前性能較好的礦機 S19 為例,在監管政策出台前單價已經炒至 6、7 萬人民幣一台,但現在價格已不足 2 萬人民幣。而一些性能較差的設備,只能當「廢品」出售。

劉昌用表示,中國各地打擊挖礦的政策出爐之後,各類礦場、礦池等挖礦相關產業全部關停,儘管不少礦場選擇出海,但仍有大量設備運不出去,賣方大量增加。但政策總體趨嚴預期仍在,接盤的人較少,因此價格持續下跌。

監管趨嚴業內預計仍將有更嚴格政策

劉昌用表示,從目前來看,監管層之所以打擊虛擬貨幣相關產業,最直接的原因是環保。但是,防範虛擬貨幣炒作帶來的社會風險,消除去中心虛擬貨幣對外匯管制的衝擊,大力推進自主可控產業區塊鏈的政策選擇,也都是加強監管的重要原因。

在多重風險之下,此輪監管力度較此前任何一次都更為堅決和嚴格。多位業內人士表示,中國對與虛擬貨幣的相關產業監管趨嚴的形勢已定,預計未來對虛擬貨幣炒作的各個環節將有更加嚴格的政策。國內虛擬貨幣挖礦、交易等整個行業的生存空間已無。

今年以來,監管圍堵虛擬貨幣的力度正在不斷升級。除了內蒙古、新疆、雲南和四川等國內主要虛擬貨幣挖礦地區,對挖礦採取了嚴厲打擊措施以外,央行也約談多家銀行及支付機構,切斷交易資金支付鏈路。7 月份,北京地方金融監管局更是直接關停涉嫌為虛擬貨幣交易提供軟體的服務商,同時禁止相關機構為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提供經營場所、商業展示、營銷宣傳、付費導流等服務。

監管對虛擬貨幣的圍追堵截,也讓不少區塊鏈技術公司更專注於進行技術領域的突破。一位區塊鏈業內人士表示,此前區塊鏈技術公司往往通過發幣、或是參與炒幣獲得額外收益,而現在則需將更多的精力放在真正區塊鏈技術開發上。這反而迫使一些只做虛擬貨幣的區塊鏈公司退出市場。

區塊鏈技術發展或多或少會受到監管政策的波及,從技術研發難易程度和場景的可拓展性來講,公有鏈技術前景遠超聯盟鏈和私有鏈。

一位區塊鏈業內人士表示,作為虛擬貨幣的底層技術,區塊鏈依然很有前景。但它目前仍在發展初期,如果只用來炒幣,意味著鏈上承載的訊息只是用來炒作,區塊鏈技術被大材小用,不利於區塊鏈整體的發展。區塊鏈技術需找到真正有價值的場景,發揮出其潛在的優勢。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出處:財聯社)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