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同人不同命,同「Decentralized」亦會不同命。「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吸盡所有人的眼球,但「DePub」(Decentralized Publishing)卻相當小眾,關注度有限。

除非是「二世祖」(這個傳統粵語快完全被「富二代」取代了,我趁機推廣一下),資產是個人努力成果的積累,在意「資產增值」、「財務自由」乃人之常情,DeFi 獲得廣泛關注並無不妥,相反,是好事。我也每日使用 DeFi,不是在吐糟,只是想指出 「金錢」和 「內容」在技術上而言都是「數據」,DeFi 和 DePub 不過是把區塊鏈應用在不同場景而已,而報導、歷史、故事,對人類對世界跟資產同等重要,不應該被忽視

終極難題:慣性和惰性

早前 〈陳冠希教你內容備份五大難題〉 一文中,誘因、搜索、完整性、正確性幾個難題,前面幾篇文章或多或少都已回應,至於道德考量,在本地公民社會的層面,諷刺地被惡劣的社會環境解決了一大半,因為在當前的惡法下依然沒有撤回言論的作者,幾乎可以肯定是有意識選擇留下來的公共議題,備份者不太需要像往常般顧慮作品的「被遺忘權」,不用生怕自己的備份有天會成為作者被告的證據。

反而,五大難題以外的終極難題,是公眾對「無大台(去中心化)」出版以至任何「無大台」運作機制,缺乏重視和深刻理解,總是發生社會事件後才關心一下,然後迅速回到「大台(中央)」懷抱

編者註:「無大台」意指,任何人不能要求他人服从自己,真正實現人人平等。

最明顯的例子,要算是年初 Facebook 修改 Whatsapp 的隱私政策,觸發港人群起移民至 Signal,讓我高興了一小陣子,以為「守得雲開見月明」;然後,Facebook 的所謂妥協不是「撤回」而是「暫緩」,已足以令順民港人埋單,等到 5 月重推政策,已經沒人關注。很多我發給朋友的 Signal 訊息,不再有反應,顯然多數人已乖乖從 Signal 回到臉書大家庭;至於 MeWe,就更不用說。

類似的例子多不勝數,比如大台銀行無理由凍結港人資產後,民間罵聲不絕,但 99.9% 個人和公司還是會繼續使用,即使有密碼貨幣(加密貨幣)這些另類選擇,「電腦白痴」、「沒空去學」、「太少人用」,三大理由足以成為繼續「擁抱大台」的完美理由。

至於出版,當然也面對同一情況。《香港電台》、香港《蘋果日報》出事,大家都會非常關注,齊來備份,但只要稍微過一陣子,大部分還是會返回昔日的閱讀、觀看模式,只是看的再不是港台和蘋果。假如我們沒花足夠努力從根本去改變,去防衛;只是心存僥倖,但求政權「網開一面」,類似事件必然重演。政權的網的確會開一面,卻肯定不是公民社會想要的那一面。

昨日網路、今日區塊鏈

友人常說我「虎爸」,說起無大台、資訊安全等議題時咄咄逼人,毫不體諒。對我來說,那會是一份表揚,我但願那是事實,可惜事實卻是我太佛系,雖然文章和分享做得不少,卻沒花上足夠力氣推廣出去,改變別人,結果是接二連三——二、三早就不夠形容——資產被無理由凍結等事件,全都幫不上忙。除了性格佛系,大概也因為本身做產品的我,會很同意「體驗做得夠簡單、夠易懂」是開發者的責任,也唯有這樣,用戶才會埋單。

話雖如此,對於 DePub、DeFi 等新事物,普羅大眾若只以完全成熟的大台生態作為基準,需要安裝新工具就放棄,需要多點兩下就開始嫌太麻煩,到頭來吃虧的只會是自己。任何破壞性創新,初期總會比上一代產物難用和不便,就算 YouTube 如此成熟,相對打開電視,依然多出一些點擊一些學習,也就成了大台死忠不使用的理由。

網際網路剛起步時,上網除了又貴又慢,佔著電話線連上網站後,別說是 YouTube,當年網路服務遠不及今時今日的百萬分之一。很多人不知道,在我首次上網的 1993 年之前,在網路上從事商業活動甚至是違法的。今天回看,荒謬絕倫。

當下的區塊鏈和各種去中心化應用,正正處於九十年代網路的階段,局內的深刻體會到博大精深,局外的只感神神秘秘,即使業者多使盡全力,相對打磨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舊秩序,難免顯得不成熟,甚至惹來當前體制打壓。

只要理解到網路如何走到今日,就知道歷史的洪流終究阻擋不了。區塊鏈必然會在全球廣泛應用,早日克服慣性與惰性,一邊「Unlearn」舊概念,一邊學習新知識,除了提早把握先機,更重要的是,別讓自己成為「死抱舊體制不放」的一分子


# doc root:ckxpress.com/on-inertia/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高重建

高重建  

地球人,信仰自由多元,左而不膠,人文爲體,科技為用。長年創業者,讚賞公民基金會創辦人。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工程學士、副修社會學、政治及行政。文章見於明報、公民媒體及個人博客 ckxpres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