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圈總有一類資產充滿爭議,在外界看來,它就是包裝華麗的氣球,開發緩慢,徒有虛名,但它總能以誇張的 K 線漲服你。

我們稱之為——「妖幣」。比如,Cardano(ADA)。

8 月 3 日,ADA 市值達 416 億美元,在整體加密貨幣市場排名第五,從去年 3 月低點至今暴漲 66 倍。

愛它的人視其為信仰,恨它的人直言這就是一個騙局:2015 年開發的項目,現在還沒有智能合約,憑什麼有幾百億美元市值?

迷霧之後,真相幾何,我們試圖回顧 Cardano 的誕生以及成長過程,探究妖幣 ADA 究竟是怎樣煉成的?

誕生 

說到 Cardano,離不開他的創始人 Charles Hoskinson。

2011 年,Charles Hoskinson 成為最早的一批比特幣礦工,當時比特幣價格僅為 1 美元,到了 2013 年,比特幣價格飛漲超過 250 美元,他立即辭去工作,投身區塊鏈行業。

為了讓更多人瞭解比特幣,Charles Hoskinson 成立了比特幣科普專案,一邊宣傳普及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知識,一邊尋找他的事業方向。

彼時,在 Charles Hoskinson 面前有兩條出路。

一位中國企業家表示,願意提供 50 萬美元讓他打造一個穩定幣,當時,Tether(USDT)還未誕生。

另一條路,與當時的比特股創始人 Dan Larimer(BM)合作,共同創建第一個去中心化加密貨幣交易所,Charles Hoskinson 選擇了後者。

不過,Charles Hoskinson 很快就後悔了,由於跟 BM 在發展路線上一直存在分歧,四個月後,Charles Hoskinson 選擇離開。

似乎是此時結怨,後來 BM 與 Charles Hoskinson 長期互相攻擊。

離開了 BM,Charles Hoskinson 遇見了新的夥伴——Vitalik Buterin。 

2014 年 1 月,北美比特幣會議召開,Charles Hoskinson 和以太坊的其他創始人成員,包括 Buterin、Di Iorio、Joseph Lubin 和 Gavin Wood 見了面並正式開發和啟動了以太坊。

日後,「以太坊是否應以非營利組織的形式運營」這個問題加劇了 Charles Hoskinson 與其他聯合創始人之間的分歧。 Charles Hoskinson 希望以營利組織進行,而其他人則拒絕,最終他還是離開了以太坊。

儘管並未在比特股和以太坊長留,但是能和 BM、Vitalik 共事,Charles Hoskinson 積累了足夠的影響力資本。

創業 

2015 年,Charles Hoskinson 與前以太坊核心成員 Jeremy Wood 創辦了 IOHK,Cardano 自此誕生。

根據 Charles Hoskinson 的說法,Cardano 是對第一代平台(如比特幣)和第二代區塊鏈(如以太坊)的改進。

他稱之為「第三代智能合約平台和加密貨幣」,也就是所謂的區塊鏈 3.0,後來也有個專案自稱為區塊鏈 3.0,BM 第三次創業的 EOS。

2017 年,Cardano 在日本完成了大部分的公募,日本投資者佔了將近 90%,因此也常被稱為「日本以太坊」。

為什麼是在日本?

這和 Cardano 的組織架構相關,在官網,清晰可見,Cardano 由三個團隊共同運作:IOHK、Cardano Foundation 和 Emurgo。

IOHK 主導技術研發,位於香港;Cardano 基金會負責宣傳推廣,位於瑞士;Emurgo 則是出資方,負責區域商務開發。

Emurgo 位於日本,聲稱專注於通過區塊鏈技術為發展中國家提供金融服務,幫助專案將業務整合到 Cardano 的分散式區塊鏈生態系統中,也主導了 ADA 的募資。

2017 年末,ADA 採用獨特分層機制(結算層+計算層),成為了世界首個同行評審專案,各路評測機構超高打分,幾乎成為了行業眾星捧月般的存在。 除了被稱為「日本以太坊」以外,ADA 也有著 「區塊鏈世界中的哲學家」這一稱號。

專案名稱 Cardano,是義大利學者吉羅拉莫· 卡爾達諾的名字,他的貢獻在於第一個發表了三次代數方程一般解法的卡爾達諾公式。

代幣名字 ADA 則是詩人拜倫的唯一婚姻生子女埃達· 洛夫萊斯,世界上第一個工程師。

專案的五個發展階段,也分別用歷史名人來命名。

乙太坊

Byron(英國詩人拜倫):Cardano 平台的第一層,也是 Cardano 系統的核心,它允許用戶發送和接收 ADA Token。

Shelley(英國浪漫主義詩人雪萊):專注於將 Cardano 變成一個完全分散的自治系統,從股份池和授權開始。

Goguen(美國計算機科學家高根):帶來不同的計算層,使金融交易的智能合約成為可能。

Basho(日本俳句大師松尾芭蕉):側重於性能和可擴充性。

Voltaire(法國作家伏爾泰):側重於可持續性和自我主權身份。

質疑 

出身於英國貴族家庭的拜倫,一生「嫖」過的妓女和交往過的情人總數據稱超過 200 名,他一半的錢都花在了妓女和情人身上。

在 Byron(拜倫)這個階段,Cardano 團隊似乎繼承了拜倫的偉大遺志,從而在 2018 年引爆了嫖娼緋聞。

2018 年 7 月, Emurg 中國區商務人員李德在 ADA 的萬達群(該群人均持有 ADA 一萬枚以上)怒斥 Emurgo 團隊拿 ICO 的錢去嫖娼,完全不務正業。

根據李德的說法,Emurgo 團隊成員公費嫖娼,一晚上幾百萬日元,然而對公司正常業務支出卡得特別緊,本應花大力去推的線下見面會卻只能得到 2500 人民幣(約合 40800 日元)的預算。 而且當錢揮霍完之後,他們就會把手中的 ADA 在市場上賣掉,再繼續揮霍。

此外,李德還陳述了 Emurgo 若干罪狀:

    • 無戰略規劃。 Emurgo 團隊對未來的戰略發展沒有規劃,創業加速器、ICO 諮詢、VC 投資等相關業務做遍了,但到最後一個也沒做起來;
    • 戰略重心轉移。 Emurgo 之前特別看好中國市場,但現在認為中國市場已飽和,不看好中國市場,於是又轉移東南亞市場;
    • 內部權力爭鬥。 Cardano 專案三個團隊之間相互爭奪資源,對於未來的專案落地也存在分歧。

Cardano 基金會一開始只是想做賭博,後來日本 Emurgo CEO Ken 和 Charles Hoskinson 想做公鏈才拉了前理事會主席 Michael 來充門面,後來 Michael 想掌權,三人各種內鬥。

與此同時,作為一個將技術作為行銷亮點的專案,開發進度卻十分緩慢,當以太坊上的應用已經遍地開花,DeFi、NFT 已成生態的時候,Cardano 的智能合約卻遲遲不見動靜,死鏈一條。

醜聞加上持續的公關熊市,ADA 的資產價格從 18 年高點 1.08 美元持續下跌,2019 年長期盤踞在 0.05 美元左右,跌幅達 95%。

翻盤 

2020 年 3 月 13 日,ADA 最低跌至 0.019 美元,當大多數人都認為這不過是另一個阿鬥,ADA 卻上演了奇跡翻盤。

2021 年 5 月 16 日,ADA 最高上漲至 2.45 美元。

一年多時間,最高漲幅超過 127 倍,即使在兩次大跌之後,ADA 如今依然在 1.3 美元左右,市值超過 400 億美元。

所有人都在好奇,ADA 是如何做到的? 這個問題也被拋給了創始人 Charles Hoskinson,他表示,他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說:

如果我知道為什麼價格會以這樣的方式運行,那麼我將成為交易員,而不是項目方,我專注於 Cardano 生態系統的發展以及在發展中國家的使用。

2020 年,有線下地推團隊深入中國農村進行 ADA 代幣的傳銷活動,聽眾大多為中老年群體。

在酒桌上,一眾投資者更是齊聲喊出了「擁有艾達,一生發達」的口號,將 Cardano 推向了輿論中心的風口浪尖。

乙太坊

 Charles Hoskinson 對此表示,它的召集人與 IOHK 沒有關係,他們也沒有得到許可使用 Cardano 的圖片。 

他認為,這是行業共通的一個問題,也有人利用以太坊和瑞波幣就行詐騙。

那麼,ADA 究竟做對了什麼?

非洲 

從 2018 年開始, Charles Hoskinson 便將目光瞄準了非洲。

相比中國、美國、歐洲,日韓等經濟發達卻「內卷」的市場,非洲市場是一片尚未大規模開墾的加密貨幣處女地,即使是當下,也僅有 Cardano、幣安等少數加密貨幣組織在非洲大陸耕耘。

IOHK 進入非洲首先落地在衣索比亞,並在當地成立了 Cardano Africa,積極與當地政府合作,稱要用 Cardano 的智能合約來改造當地的基礎設施,比如教育系統。 

4 月,衣索比亞教育部確認政府正在與 Cardano 合作,由旗下的 Atala Prism 為教育部門開發數位身份服務。

未來,衣索比亞各地的學生將獲得一個數位身份(DID),此元數據包含有關他們在整個學校學習期間的學習成績的所有資訊。

Charles Hoskinson 同時描繪了未來的遠大場景:

當數百萬學生畢業後,隨著他們進入經濟領域,最終這些基礎設施可用於購買房產、付款、投票和他們經濟生活的所有其他事務。

這句話翻譯一下就是:當數百萬學生畢業后,他們未來離不開 Cardano(ADA)。

除了用於數位身份的 Atala Prism,Cardano 還聲稱開發了:

    • Atala Scan ——防偽產品,可建立產品來源和可審核性,以確保所售出的每件產品都是經過認證的原始產品。
    • Atala Trace ——供應鏈產品, 它可以被農民、運輸商和零售商用於從農場到餐桌的產品認證和可追溯性。

從大策略來看,Cardano 就是希望讓自己成為落後國家的金融基礎設施,與非洲國家深度綁定。

不過,也有當地人士對此表示質疑。

衣索比亞商人 Kal Kassa 在參加過幾次 Cardano 的活動后,稱 ADA 就是一個騙局:

1.Cardano 給了很多空洞的承諾,一個都沒有實現;

2. 有無數社交媒體機器人、業餘行銷代理商和過度狂熱的品牌大使像機器人一樣在那不斷給你洗腦;

3. 在衣索比亞,他們尚未註冊獨資企業、私人有限公司、股份公司、專案辦公室或協會。

Kassa 呼籲政府對應該對 IOHK 進行調查。

7 月,Coindesk 曾發文,將 Cardano 在非洲的舉措描述為「加密殖民主義」,引得 Charles Hoskinson 直接爆粗口,

Coindesk 在這一點上已經不要臉了,從勉強承認我們項目的存在,到稱我們為加密殖民主義。

乙太坊

無論怎樣,非洲已經逐漸成為 Cardano 最核心的行銷故事點,推特上眾多 ADA「宣傳」帳號均以 ADA 的非洲故事作為「賣點」。

乙太坊

 POS 

沒有智能合約,ADA 可以用來做什麼?

當你進入無論是 Reddit 還是任何 ADA 社區,他們都會告訴你趕緊做一件事——Staking ADA。 

根據 stakingrewards 的數據,Cardano 是世界上最大的 POS 區塊鏈網路,質押金額達 290 億美元,質押率為 70.58%。

乙太坊

 Charles Hoskinson 一直是 POS 的佈道者,一定程度上促進了 POS 概念的普及。

當比特幣面臨環保質疑的時候, Charles Hoskinson 立馬站出來,在《富比士》採訪中稱 ADA 綠色環保,ESG 友好,區塊鏈的能源效率比比特幣高 160 萬倍。

Cardano 官方以及社區所做一切的目標,壯大 POS 網路。

ADA 的市值攀升之路就是活躍位址增加,並持續 Staking 的路程。

(1)POS 位址增加。 

根據 coinmetrics 數據顯示,2020 年 3 月,ADA 活躍位址僅為 8000 左右,2021 年 5 月,其活躍位址暴增至 17.7 萬,增長超過 21 倍。

乙太坊

其中,參與 Staking 的位址亦持續增加,6 月初,其質押位址剛邁過 60 萬大關,一個月過去,截止 8 月 3 日,其質押地址已達 724809 個,即使在熊市,一個月增長了 20%,並擁有 2769 個活躍礦池。

(2)大戶位址增加。 

根據 coinmetrics 數據顯示,從 2018 年開始,持有 1 萬枚 ADA 的地址持續增加,特別是從 2020 年 3 月以來,萬幣持倉位址增加 69.5%,今年以來,萬幣位址增加 18%。 大多數處於囤幣狀態。

乙太坊

有投資者向《深潮 TechFlow》表示,在海外,有社群會主動通過電話或者網路等手段精準營銷潛在大戶投資者參與購買以及質押。

行銷 

一個強大的加密貨幣項目離不開一個強大的社群。

2021 年初,Reddit 平台上的 r/Cardano 版訂閱人數只有 95,000 名,到了 6 月,訂閱人數暴漲至 50 萬人。

從 ICO 時代開始,社群行銷便是 Cardano 的專長。

Cardano(ADA)的募資 90% 大部分是在日本完成,有日本金融界人士認為,這是為了不在西方招惹政策上的麻煩。

在 ICO 宣傳時,Cardano 在日本進行了線上到線下的全方位行銷,一些行銷話術包括:

Cardano 讓全世界的人微笑。 

乙太坊

 創始人 Charles Hoskinson 是「天才數學家」。 

乙太坊

 Charles Hoskinson 曾是以太坊聯合創始人,曾經參與項目的代幣漲幅驚人:Bitshares 代幣價格上漲 5.4 倍,以太坊價格上漲 60 倍。

乙太坊

除了線上宣傳,Cardano 也會召開線下大會,與投資者展開互動。

乙太坊

乙太坊

在策略上,Cardano 會採取全天候行銷策略,你永遠可以在 medium 的加密貨幣版面找到 ADA 的「科普」文章,Cardano 常年招聘全能內容作家、技術撰稿人……

乙太坊

其次,55 萬推特粉絲的 Charles Hoskinson 在社群平台上擁有廣泛的影響力,擅長抓住熱點,行銷 ADA。

當馬斯克宣布特斯拉因能耗過多暫停接受比特幣作為付款方式后, Charles Hoskinson 立馬下場向馬斯克科普 ADA 如何綠色環保,Cardano 基金會邀請特斯拉接受其原生加密貨幣 ADA,稱 ADA 非常適合特斯拉。

2021 年一月, Charles Hoskinson 曾在一份關於 Cardano 和加密貨幣市場狀況的最新報告中表示,狗狗幣是不可持續的,可能會導致系統性、災難性的失敗,並且認為狗狗幣會「破壞」加密貨幣行業的聲譽。

到了 5 月,或許是為了討好馬斯克, Charles Hoskinson 表示,願意幫助馬斯克修復狗狗幣,稱如果 Cardano 和狗狗幣一起工作會很有趣。

儘管這樣的行為過於「舔狗」,但在不少社群成員看來, Charles Hoskinson 善於「搞事」,不拘小節,依然是整個 ADA 社群的精神支柱以及靈魂人物。

「這樣的大佬親自奮戰在行銷一線,曾一周內連續好幾場 AM,一直在為 Cardano 做事,比那些發了幣就去搞投資的項目方創始人好太多了」,一名投資者如此表示。

蒂莫,是倫敦商學院的一名學生,他表示,他看了 Charles Hoskinson 的 Ted 演講,以及其他關於他的採訪后,買了 ADA。

「這個項目比其他項目更加實在,這一點從團隊還有 WEB 端的展示以及 Charles Hoskinson 的許多訪談中可以看出。

在 ADA 的中文社群中,聚集了一批科技大廠的工程師,在一些人看來,Cardano 是真正的技術項目,最有可能挑戰以太坊的地位。

Cardano 智能合約漸行漸近, Charles Hoskinson 最近在直播表示,預計在  8 月到 9 月間完成,一旦啟動 Alonzo 硬分叉,使用者就可以「運行智能合約」。

在爭議中,Cardano 將開啟新的篇章。

最後,分享一個小故事。

從前有一個 ADA 大戶群,人均數百萬持倉,曾經群內氣氛一片和睦,直到 2018 年熊市期間,一新人在群內傳播關於 ADA 的「真相」:怒斥官方隨意花錢,不作為,技術進展緩慢,徒有虛名…… 眾人仔細一分析,都覺得有道理。

熊市陰跌下,越來越多人選擇拋售,甚至連千萬持倉大戶也拋售離場…… 今年以來,集體傻眼,聰明的大家成功躲過了暴富。

他們錯了嗎? 好像也沒有,看到了真實存在的問題,並做出了相應的決策,那麼問題出在哪呢?後來,一個長期持有 ADA 的投資者意味深長地表示:

Do you want to be right or do you want to make money?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出處:深潮 TechFLow)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