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蔣海波

同一生態中的項目之間可能產生奇妙的組合,促進生態的整體發展。 近期老牌合成資產項目 Synthetix 生態中有一系列項目即將上線主網,並部署到以太坊二層擴容方案 Optimism 上,這可能帶動 Synthetix 中合成資產的需求,增加合成資產的交易量,使 SNX 的質押者盈利增加,新的代幣也將部分分發給 SNX 的質押者。

當前已知的 Synthetix 團隊創建的生態項目包括期權協議 Lyra、二元期權 Thales、交易平台 Kwenta、資金籌集平台 Aelin、資產管理平台 dHedge。 本文 PANews 將介紹這些項目及進展,探討合成資產生態的發展前景。

Lyra Finance

因為期權交易的高風險,即使是在中心化交易所中,期權合約的買賣價格之間也有較大價差,去中心化交易所(DEX)中的期權交易則更難控制流動性提供者的風險。 Lyra 的優勢在於通過主動風險管理來降低流動性提供者的風險,提高自動化做市商(AMM)的流動性。

 我們知道,在現貨交易中,如果以 4000 美元的價格買入 1 枚 ETH。 當 ETH 的價格跌至 3000 美元時,投資者將損失 1000 美元。 同樣以 4000 美元為保證金,在 4000 美元的價格以 2 倍槓桿做多 2ETH 的合約。 當 ETH 的價格跌至 3000 美元時,投資者將損失 2000 美元。 若忽略期貨中的溢價與資金費用,期貨交易可以看作只是帶槓桿的現貨。 總體上,期貨與現貨的收益/損失與價格之間呈線性關係,如下圖所示。

交易

期權交易中的虧損和收益則更加「暴力」。 對於大多數 OTM(Out of the money,行權價在資產價格之外)期權,交割日期前,資產價格可能達不到行權價,購買期權的損失保持 100%。 實際上,期權費與保險費共用一個英語單詞「Premium」,期權費也被稱為保險費,即通常情況下購買後都沒有收益,但是當達到一定條件時,收益將急劇增加。

以下圖所示,以購買看漲期權 Call 為例,在達到行權價 Strike 之前,損失為固定的 100%,即購買期權的全部本金。 當達到 Break Even 時,收入剛好覆蓋購買期權的成本,總收益為零。 倘若價格繼續上漲,收益將急劇增加。 如果將現貨或低倍槓桿的期貨與期權放在同一座標系中,期權對應的圖形斜率更大,可以理解為期權的槓桿倍數更高。

交易

因為風險的不同,鏈上現貨、期貨、期權協議的流動性差別很大。 在鏈上為現貨資產提供流動性相對比較簡單,可以直接使用 Uniswap 等 AMM,即使基礎資產的價格相對定價資產上漲一倍或者下跌 50%,無償損失相對於持有兩種資產也只有 5.7%。 而為期貨交易平台提供流動性更難,風險將成倍增加,以永續合約 Perpetual 為例,根據 CoinGecko 數據顯示,截至 8 月 24 日,PERP 流通市值約為 7.6 億美元,但協議的總鎖倉量只有 1240 萬美元,官網顯示 BTC/USDC 與 ETH/USDC 這兩個主要的交易對過去 24 小時交易量之和約為 1380 萬美元。

考慮到為期權交易中的高風險,在鏈上以 AMM 的形式為期權交易提供流動性更加困難。 在期權中,Delta、Vega、Gamma、Theta 和 Rho 都可以反應當前價格的敏感性,具體的含義、特點以及計算方法如下表。 Lyra 根據 Delta 和 Vega 來動態調控 AMM 的風險。

交易

Delta 對沖

Delta 是最重要的期權敏感性指標,Delta=期權價格變化/現貨價格變化,意味著現貨波動一個單位時,期權價格的變動幅度。

在傳統金融中,投資者也經常通過 Delta 中性策略來構造包含期權的組合頭寸。 Lyra 以在 Synthetix 上交易的方式來對沖流動性提供者的 Delta,控制流動性提供者的風險,使整體 Delta 回歸中性。 Lyra 中的 Delta 對沖步驟如下:

  1. 計算每一個期權產品的 Delta,詳細數位會顯示在交易頁面。
  2. 獲取每一個 AMM 的凈頭寸。
  3. 將每一個 AMM 的凈頭寸與對應的 Delta 相乘。
  4. 計算每一類產品的上述乘積之和,得到凈 Delta。
  5. 買入(Delta 為負時)或賣出(Delta 為正時)與凈 Delta 同等數量的代幣,以使底層資產回到 Delta 中性。

例如,若 ETH 只有 Delta 為 0.5 和 0.3 的兩個產品,AMM 分別做空了 10 ETH 和做多 3ETH,那麼凈 Delta = 0.5 x(-10)+ 0.3 x 6 = -3,這意味著 AMM 做空了 3ETH,需要從外部交易所買入 3ETH 以回到 Delta 中性。

Vega 風險動態調整

期權交易的價格將圍繞在 Black Scholes 的理論值附近,但為了降低流動性提供者的風險,Lyra 會依據該交易是降低總的風險敞口還是增加敞口來產生不對稱的價差。 增加流動池風險敞口的將會受到抑制,而降低風險的交易將會受到促進。

比如,一個根據 Black Scholes 定價為 100 美元的看漲期權,AMM 的凈空頭頭寸為 500Vega 的情況下,AMM 可能願意以 95 美元的價格買入該看漲期權,而將繼續賣出該看漲期權的價格定為 110 美元。 額外的 Vega 使買方價格增加了 5 美元。

當前進展

目前 Lyra 已部署到 Optimistic Kovan 測試網上,用戶可以在上面買賣期權。 在已有頭寸的情況下,進行相反方向的交易會自動平倉。 若要凈賣出期權,則需要付出 100% 的保證金,同時獲得期權費。 如在 8 月 19 日 ETH 價格 3000 美元的情況下,賣出 1ETH 8 月 23 日交割且交割價為 2700 美元的看漲期權,可以獲得 500 美元的期權費,但需要 1sETH 作為抵押品。 到期後協議將自動進行清算。

但是考慮到提供流動性的高風險,項目方並沒有提供允許使用者添加流動性的 UI 介面。 從團隊處瞭解到,即使主網上線,初始的流動性也將從投資人和合作夥伴處募集,在成熟後,最終才會允許使用者提供流動性。

Thales 

Thales 是出身於西元前 640 年的古希臘思想家,他通過觀察星空預測天氣,判斷出下一次橄欖成熟時將豐收,於是事先租下了愛奧尼亞所有的橄欖壓榨機。 在橄欖成熟時,因為橄欖壓榨機的需求增加,他再以更高的價格出租出去而大賺一筆。

這就是記載中期權合約的第一次行使。 此處,二元期權協議 Thales 借用了古希臘思想家的名字,它使用戶能夠靈活創建包括傳統金融、加密資產和體育博彩等方面的衍生品。

在到期時,二元期權的投注並不像股票、期貨或常規的期權一樣連續分佈,簡單的說只有贏或輸,而沒有中間狀態。 在上一次美國總統選舉期間,FTX 等交易所就推出了特朗普還是拜登獲勝的二元期權。

Thales 中的每一個期權市場,在 0x 上都有一個訂單簿可供交易。 帶有方向的期權代幣可以通過鑄幣的同時賣出另一種代幣得到,也可以直接通過 0x 交易。 鑄幣時,每 1sUSD 都會鑄造出 1sLONG 和 1sSHORT 代幣,協議會收取 1% 的鑄幣費,同時可以選擇賣出自己不看好的代幣,剩下的一種代幣到期後根據是否達到條件可以贖回 1sUSD 或者歸零,採用 Chinlink 進行喂價。

例如,Joe 在 0.5sUSD 的價格處購買了 BTC 的看漲二元期權,到期日為 12 月 31 日,執行價格為 10 萬美元。 若到期時 BTC 價格大於等於 10 萬美元,Joe 持有的每個 sLONG 代幣將可以贖回 1sUSD,每個賺取 0.5sUSD; 若到期時 BTC 價格小於 10 萬美元,Joe 持有的 sLONG 不可以贖回任何資產,每個虧損 0.5sUSD。

交易

Thales 中的期權代幣均需要 sUSD 進行鑄造,可鑄造 Synthetix 中的加密貨幣、指數、外匯等對應的期權。 Thales 可以帶動 sUSD 的需求,並為 Synthetix 中的合成資產提供更複雜的交易策略。 在 Thales 已公佈的代幣分配中,明確表示 35% 將分配給 SNX 的質押者,其中的 15% 將在代幣發行時進行回溯獎勵,但會在 12 個月內線性釋放,其餘的 20% 也將在一年時間里發放給 SNX 質押者。

Kwenta(Synthetix.exchange)

Kwenta 是基於 Synthetix 的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與其它 DEX 相比,Kwenta 的特點在於具有無限流動性,交易零滑點,這一特點可使 Kwenta 在大額交易中更有優勢。

交易

此前,Curve 就與 Synthetix 共同實現了跨資產交易。 比如將 WBTC 交易成 ETH 的過程,WBTC 會先換成 sBTC,再在 Synthetix 中兌換成 sETH,最後換成 ETH。 提升了 Curve 和 Synthetix 在大額交易中的地位。

Kwenta 已部署在以太坊主網上,並遷移到擴容方案 Optimism 上,以降低用戶的費用。 Kwenta 中的交易收取千分之三的手續費,而這些費用將分發給 SNX 的質押者。

根據 Synthetix 創始人在項目發展規劃中的描述,Kwenta 團隊將分拆成一個獨立的團隊,在 Synthetix 的治理框架之外進行自治和管理。 它可能會推出一種治理代幣,分配給 SNX 的質押者。

Aelin Protocol

Aelin 可以幫助項目方籌集資金,也可説明普通用戶進入一級市場。 項目方可以處於早期的風險投資輪,按照一定的歸屬時程表分配代幣,也可以是任意數量的一次性交易。 通常情況下,這種機會由大型基金把握,Aelin 則使融資過程更加開放和透明。

協議治理代幣 AELIN 的 50% 將分配給 SNX 的質押者。

dHEDGE

dHEDGE 是建立在 Synthetix 之上的資產管理協議,同 Enzyme 一樣,允許任何人創建投資基金,或者加入他人管理的基金。 dHEDGE 已在去年上線以太坊主網,並發行治理代幣,今年部署在 Polygon 上,以支援 Polygon 上的代幣與流動性挖礦策略。

當前 dHEDGE 管理的資產並不多,截至 8 月 23 日,dHEDGE 在以太坊和 Polygon 上管理著 1 萬美元以上的基金一共有 242 個。 管理資產最多的是由 Ben formerly「Jesse Livermore」創建的「Jesse Livermore Hearts Crypto」資金池,該池管理著 413 萬美元的資產,從創立到現在為投資者帶來了 437.2% 的回報率。

交易

但是由 dHEDGE 自身所管理的兩個較大的資產池表現並不突出,其中「dHEDGE Top Index」池管理資產 395 萬美元,按資產排名位於第二位,從創建以來虧損 3%;「SNX Debt Pool Mirror」管理資產 269 萬美元,按資產排名位於第四位,從創建以來盈利 60%。

因為投資者加入時使用的穩定幣也都會先被換成 sUSD,以太坊上的 dHEDGE 只能交易 Synthetix 上的合成資產(Synths),dHEDGE 帶動 Synthetix 中合成資產的應用。

結語

Synthetix 生態項目將整體提升合成資產的應用,改善穩定幣等合成資產的需求,提升 SNX 質押者的盈利水準。 穩定幣 sUSD 的用例大大提升,如使用者鑄造期權合約,投入鏈上基金都必須使用 sUSD。

  • 豐富其它合成資產的應用,通過期權交易等對衝風險,從而利用合成資產構建更複雜的投資組合。
  • 與 Synthetix 一同部署到以太坊 Optimism 上,協議之間的可組合性高,有利於搶佔早期市場。
  • 為 SNX 的質押者帶來收益,大多數項目都已表示會將代幣分發給 SNX 的質押者,很可能進行回溯獎勵。

但是,因為項目的分拆,以後 SNX 的權益將減少。 例如,此前 Synthetix.exchange 中的交易手續費將分發給 SNX 的質押者,但 Kwenta 分拆之後,將由獨立的治理代幣進行管理。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