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比特幣一直是各界熱烈討論的對象,但這種對話卻非常重要。

從經濟角度來看,比特幣是一項極具顛覆性的資產,而其基礎技術的無限可能性,亦使它成為一個強而有力的工具,能去創造一個具高度競爭性的平行經濟,抗衡傳統的集中式貨幣治理形式。

因此,這種資產不僅正在成為各種金融、社會運動學家手中的武器,甚至有點像是煉金術師手中的萬能材料—— 「賢者之石」。神話傳說中,「賢者之石」可能是石頭(固體)、粉末或液體,常被認為可以將銅、鐵、鉛等卑金屬變成黃金,或製造能讓人長生不老或醫治百病的萬靈仙丹。

如今,各界常對比特幣及其潛力議論紛紛,但這些話題有時會非常極具爭議性,並經常達到歇斯底里,甚至是偏執的程度,就像是在美國參議院多場加密貨幣聽證會中所上演的戲碼,而這種「中心化信徒」和「集權反對者」互相交戰的情形,反映著現實中兩股主流聲音對比特幣的看法,但隨著社會對現有的金融及經濟架構感到心灰意冷,已有愈來愈多人開始轉向比特幣。  

人們常把「希望」和「責任」強加在比特幣和加密貨幣肩上,但很多觀念其實都是錯誤的,這些資產即非「無所不能」,亦稱不上是「終極資產」。比特幣不是「賢者之石」,它無法成為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案。它雖然是一種去中心化貨幣,能夠產生金融和潛在的社會效益,但仍不足以成為一種可以推翻現有政權、開啟無政府主義和平時代的「萬能武器」。    

這也許跟「去中心化主義狂熱分子」想像中的不一樣,但比特幣的初衷和目標並不是「無政府狀態」下的金融體系和「無限制的自由」,也不是想要「憑空」製造出黃金或金錢。

比特幣是一種金融工具,它跟一般在市場上交易的任何其他商品一樣,皆遵循「供需法則」。比特幣亦與任何其他形式的健全貨幣一樣,受限於生產過程中所產生的費用,這代表,那些認為「比特幣旨在推翻中央銀行、資金流監控」的人其實是錯誤的。隨著比特幣的應用逐漸普及,我們應該可以預見各方當局試圖監管,但最終當中央銀行介入時,也不排除會迎來一場「大整合」。     

如果要舉一個有關於人們對比特幣認知錯誤的比喻,我們可以參考法國思想家 Michael Foucault 的哲學,以及曾經跟他辯論的美國語言學家和政治評論家 Noam Chomsky 的「務實疊加」(Superposition)原理。

雖然經濟學家 John Quiggin 早在 2013 年就稱比特幣是「有史以來最明顯的無價值金融資產」,但如果 Michael Foucault 有機會研究去中心化經濟的特點及其主要資產的話,他一定會反對這種說法。一個堅決反對「中心化」的人肯定會明目張膽舉起比特幣的大旗,認為它是一個能幫他達成目的、值得稱讚的技術,但他未必是正確的。就正如 Noam Chomsky 認為 Michael Foucault 「完全不道德」。 

誠然,這位法國人對治理和人性的誇張觀點在現實世界中可能是離群索居,但同時無可否認的是,比特幣對人類的存在和變化已帶來了有一定的影響。      

中心化的治理體系在某程度上會限制人們的自由,而比特幣則在金融領域和某些特定的政治領域下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自主性,讓大部份人能產生互動。但在這裡,我們必須要強調比特幣並不是一個解放者,也不是一個救世主。比特幣有可能會撼動一些基礎結構,但它並不是要摧毀我們所知的人類文明。相反,它可能會發展成為不斷進步的文明的基礎支柱之一。    

比特幣並非要拆毀現有的中心化系統,而是試圖透過它自己的去中心化模式去倡導去中心化。大家應該從一個更長遠的角度來解讀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而非只著重於短淺、錯誤的視野,一昧貪婪地追逐價格、追求快速獲取暴利。   

唯有當比特幣能跟傳統金融系統競爭,能作為一種工具挑戰自己時,它才有可能在整體上減少去中心化。當區塊鏈不再被視為一個用來圖利的網絡時,我們才能獲得更廣泛的自由和改善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AAX 是全球首家由倫敦證券交易所技術支持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供場外交易、幣幣交易及期貨合約交易,讓你可以在一個安全、高流動性及低延遲的平台交易,搭上加密貨幣列車,接軌環球金融。

立即在 AAX 開戶,或下載 AAX Mobile App,體驗下一代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AX

AAX  

AAX 是全球首家由倫敦證券交易所技術支持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供場外交易、幣幣交易及期貨合約交易,讓用戶可以在一個安全、高流動性及低延遲的平台交易,把加密貨幣與環球金融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