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Nancy

朋友圈用 NFT 當頭像的越來越少了。

不可否認,前一段時間頗具身份感的頭像 NFT 正遭到冷落。儘管在此之前,一幅畫、一個時代性事件、一首歌、一部影片,甚至一段文字在以一串代碼的形式進入鏈上世界後,曾被一次次拍出高價,但急速成長的 NFT 已然開始出現降溫的苗頭,不少資產價值正大打折扣。

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 NFT,關於 NFT 的價值,外界一直眾說紛紜。特別是在 NFT 這股新型投資熱潮中,喜悲並不相通,有「科學家」33 天僅用 11 枚 ETH 實現了逾 77 倍的超高收益,也有人興沖衝高價入場後砸在手裡,被動成為「價值投資者」。

那麼,價值不菲的 NFT 現下發展究竟怎樣?哪些 NFT 才值得購買和收藏?透過本文,局中人的想法將給予我們更多思考。

代幣 NFT 降溫訊號出現,日交易量較月初下降逾 66%

從加密藝術、遊戲,到頭像、文字,NFT 總能突破外界的認知和想像力,除了頻頻被以超預期的高價售出,跑贏大部分加密代幣的超高收益率更是令人心動。而過去幾個月,阿里巴巴、騰訊、Visa 等名企及庫裡、徐靜蕾、余文樂等大 IP 的先後入局,更是將 NFT 推向主流大眾的視野。

Dune Analytics 數據顯示,過去 3 個月,NFT 的日交易額從 1085 萬美元漲至 7113 萬美元,翻了逾 5.5 倍。

NFT 部分熱門市場的日交易量表現 來源:Dune Analytics

其中,全球最大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總交易額更是高達 66.9 億美元,用戶數超 64.6 萬,平台在售 NFT 數量逾 2000 萬個。從 OpenSea 上線 2 餘年期間的規模增速也足以看出 NFT 的強勁增長力及活躍度。

儘管強勢霸屏的 NFT 一度成為市場追捧的「新寵」,但市場狂熱情緒正在消退。 Nonfungible.com 數據顯示,截至 9 月 22 日,NFT 的日交易量已從月初的 1560 萬下降逾 66%;同時,Google Trends 數據顯示,NFT 搜索量也減少了 37.5%;此外,Dune Analytics 統計數據顯示,NFT 地板價也從 9 月峰值 1.1ETH 一度跌至 0.73ETH,跌幅達 33.6%。

代幣 NFT 日交易量變化 來源:Nonfungible.com

顯而易見的是,現階段 NFT 與前段時間熱火朝天的景像不可同日而語。而伴隨著市場進入修正期,NFT 資產價值也正被重新審視,就連不少頂級項目的售價也出現大跳水。例如,OpenSea 數據顯示過去 30 天,Cryptopunks 的平均售價從 274.8 ETH 峰值下降逾 67%,成交額也從 2748 ETH 的歷史高點下降至 1069 ETH;Bored Ape Yacht Club 的平均售價則從 68.9 ETH 高點降至 46.25ETH,成交額從 1309 ETH 高點下跌逾 92.8%;近期大火的 Loot 也未能倖免,從 12021 ETH 的成交額峰值暴跌逾 99%,平均價格也從 21 ETH 跌至 5.26ETH 等。

不過,市場狂熱情緒消退的同時,部分 NFT 的高價銷售仍在發生,例如蘇富比於 9 月 9 日以 2439 萬美元的成交價成功拍賣 101 Bored Ape Kennel Club;9 月 16 日有 7 個 Cryptopunks NFT 在近 40 分鐘內完成轉售,成交價在 90 ETH 至 100 ETH 間等。這也意味著外界對優質 NFT 項目的需求依舊很高。

代幣低流動性和同質化成發展「攔路虎」

雖然市場降溫下不少 NFT 打了一定「折扣」,但與一擲千金的巨鯨買家相比,巨額的 Gas 費以及其他售價高達數萬甚至上千萬的熱門 NFT 項目對大部分投資者而言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據 ultrasound.money 數據顯示,截至 9 月 22 日,以太坊總銷毀數量超過 34 萬,其中 OpenSea 和 Axie Infinity 所銷毀的以太坊數就佔據整體的 17.1%,價值超過 1.6 億美元。由此可見,各 NFT 應用對 Gas 費的消耗量非常大。尤其是面對熱門 NFT 的搶購時,不少參與者為爭奪先機甚至不惜拉滿 Gas 費,例如前不久 NFT 項目 Fatales 因搶購導致 Gas 費一度超過 2000 Gwei、Vogu 拍賣引發以太坊 Gas 費飆升,15 分鐘內消耗費用達 200 萬美元等。

除了高昂的 Gas 費,各類售價不菲的 NFT 也讓讓投資者望而卻步。而類似傳統金融市場「拆股」概念的碎片化解決方案被用以降低門檻,促進流動性。

例如,Doge 原始照片 NFT 在被藝術收藏平台 PleasrDAO 拍得後進行碎片化,其中 20% 被 1796 名買家拍賣到,剩餘的 80% 則代幣形式進行售賣,市值超 2 億。然而,NFT 碎片化後卻在所有權、決策權,以及有效性等方面面臨著不小的分歧和爭議,如 NFT 基金 Metapurse 將當紅藝術家 Beeple 的天價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碎片化發行的 B20 代幣大部分份額歸自己所有,被質疑高度中心化。

「這種碎片化方式和 2017 年 ICO 泡沫時的代投群一樣,大概都會因為資產本身的泡沫破滅而一地雞毛。」Primitive Ventures 創始合夥人萬卉在採訪中指出,她認為如果是鏈上 DAO+多籤的方式來「拼單」的話可能好點,至少可以保證不會跑路。

前麥子錢包產品負責人陸遙遠也表示,碎片化是對 NFT 的降級,本質還是對 FT(同質化代幣)的炒作,主要由發起組織的影響力來決定該碎片的故事。 NFT 碎片早有 B20(Beeple 概念代幣)的悲劇,碎片化是動作而不拘泥於協議,NFT 碎片持續性較差,該類話題性很高但技術難度一般,市場尚未形成共識,但給 NFT 收藏者提供了一個新的退出方式,也給 NFT 生態帶來了更多可組合性。

對於整個 NFT 領域而言,雖然碎片化從技術上來看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參與門檻,且改善 NFT 流動性問題,吸引更多增量資金和用戶加入,但顯然這種理想化的「拼單」行為並未從根本上打破高門檻、流動性不足等發展桎梏。

此外,NFT 項目同質化現象愈發嚴重,投資者開始出現了審美疲勞。眾所周知,每一次現象級熱潮總會出現無數個仿品,特別是在代碼開源加密世界裡。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包括 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 等各類仿盤項目都大張旗鼓地出現了,並遭到熱搶。以 CryptoPunks 仿盤為例,該項目在鑄造不到 1 小時內就被一搶而空,甚至有投資者在搶購過程中因轉帳失敗而損失了逾 174 枚 ETH,火爆程度可見一斑。

「走紅的複製版項目主要享有了 ‘項目分叉’ 的流量紅利,很多用戶會因為錯過原版項目而退而其次選擇複製項目,而海外大 V 的抱團推廣則進一步激發了社區共識,短期內讓用戶入場。」主打原創理念的免費 NFT 集卡平台 MythArt 創始人鄭毅指出,雖然這些仿品的橫行為 NFT 再添一把火,但這種「分叉潮」將很難持續。

對此,陸遙遠也認為,生搬硬套到 NFT 上面是行不通的,市場也已多次給出了不好的反饋。未來 IP 和 NFT 的結合也許會有新的方式,但目前沒有看到特別好的路徑。

代幣什麼才是入手有增長潛力 NFT 的正確姿勢?

隨著一件件高價作品屢屢曝出,越來越多的玩家企圖搭乘 NFT 這趟高速行駛的致富列車。然而,玩家要想在魚龍混雜的市場中挑選「投入少、回報大」,且具有長期價值的 NFT 協議並不是一件易事。

如同 DeFi 領域通常將 TVL(總鎖倉價值)作為項目採用情況的度量標準,地板價正成為很多投資者衡量 NFT 項目真實價值的參考點。然而,地板價表現真的可以代表 NFT 項目即將上漲的訊號?

「確實有很多人參考某類 NFT 的地板價來判斷這些項目的發展,但成交價往往會脫離這個靜態的地板價。如果成交量和地板價同時大幅下降,炒作者難以退出也就沒有炒作的動機。也許考慮更好的地板價計算方式比依賴地板價更重要。而去掉 C2C(個人對個人)的低價成交和拍賣的高價成交記錄,計算某類 NFT 正常交易行為的均價可能比依賴市場地板價更合理。」陸遙遠指出。

而在萬卉看來,和傳統藝術市場一樣,左手套右手的情況在區塊鏈半匿名帳本加持下會更加簡單,並且鏈上交易摩擦和成本極低。關於地板價最大的欺騙性除了有價無市之外,因為是要價而不是成交價,所以每個 NFT 資產雖然可以有自己的定價,但是都會因為「鄰居要價變化」而影響自己手上的要價,導致所有資產看似趨於一致的地板價,但是就算是「地板價」的要價,也不一定會成交。

那麼,在當前市場難以維持高熱度的情況,隨著 NFT 有價無市的情況將愈發多見,究竟怎樣的 NFT 才值得購買和收藏?萬卉指出,「現在大多數 NFT 藝術品是生成藝術,這些作品的訊息密度被高度同質化了,作品和作品之間不需要過多額外創作時間的投入。所以我個人選擇不收藏 NFT 藝術品,而是選擇支持鏈下藝術家。優秀藝術品需要有足夠的價值共識,價值共識來自於『難以復制』和『沉澱了高密度的人類創造力』,譬如達芬奇就算在世也很難創作出以一模一樣的蒙娜麗莎,最頂尖的創作瞬間都是隨機的,最燦爛的靈感爆發都是轉瞬即逝,這也是優秀藝術作品的魅力所在。所以在我看來生成藝術如何通過結構化代碼代替隨機的靈感迸發暫時是個問號。」

「和其他加密領域的產品不一樣的是,NFT 作品,特別是藝術類 NFT 作品,更多具備的並非如 DeFi 一般的強金融屬性,更多的是『人文屬性』,購買和收藏 NFT 往往取決於購買者的出發點,若僅僅是因為看好藝術家的作品,那就是為愛發電,買入任何作品都是可以的,如果是奔著投資理財,那就需要購買社區共識、流動性好的 NFT 作品。」在鄭毅看來,不具備核心競爭力的 NFT 最終仍舊是一地雞毛。

總之,雖然外界對於 NFT 認知更多停留於藝術品、音樂、圖像、影片等所有權證明等,但在萬卉看來,NFT 的用處不僅限於裝這些離散的像素,最大的用處則是未來封裝商業邏輯,為非結構的金融化做基礎。 NFT 和 ERC20 一樣,是一系列代幣設計的標準框架。用 NFT 來封裝離散的像素是對創作者收入渠道和商業邏輯的一個新的嘗試,也對普通大眾和圈外人入場有更直觀的體驗效果,但是只是使用場景的一小部分。

「NFT 作為一個『封裝商業邏輯』的通證載體意義巨大。當然,NFT 在鏈上經濟的價值,遠不是一個頭像或一件數位藝術品這麼簡單。」萬卉表示。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