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標題:《Big Hires, Big Money and a D.C. Blitz: A Bold Plan to Dominate Crypto》

作者:Eric Lipton、Daisuke Wakabayashi and Ephrat Livni

編譯:念青、Richard Lee

Tomicah Tillemann(左)在拜登總統擔任參議員時擔任他的助手,而前司法部官員 Jai Ramaswamy 是在華盛頓推動 A16Z 加密議程的團隊成員。來源:《紐約時報》

與紐約參議員 Kirsten Gillibrand 在國會附近的一家法國小酒館共進午餐;與幾位拜登總統身邊的高級經濟事務助理會面;這之後,私人晚宴又邀約了一家重要的金融監管機構。

這些社交的主題總是相同的:「如何在全球加密貨幣主導地位競賽中贏得未來」——至少從矽谷風險投資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的角度來看是這樣的,這家矽谷風險投資公司在最近為期五天的遊說閃電戰中,派遣了一個華盛頓內部人士小組來陳述自己的觀點。

科技公司在華盛頓臭名昭著之際,快速發展的加密行業也越來越被立法者和監管者放大檢視,Andreessen Horowitz 正在追求一個十分大膽的計劃:既要在新興的數位貨幣世界佔據大量份額,又要參與制定其運作規則。

為了推進議程,該公司聘請了一批經驗豐富的政府官員。其中包括拜登擔任參議員時的前助手 Tomicah Tillemann,曾任司法部加密貨幣檢察官的 Katie Haun 和 Brian D. Quintenz,他在離開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幾天後,加入了這項工作。

Andreessen Horowitz—— 也被稱為 A16Z—— 已經投資了至少 50 家加密貨幣新創公司,每週都會宣布幾筆新交易,這使其成為全球最大的加密投資者。

今年夏天,A16Z 設立了一個新的 22 億美元的投資基金,來實現從加密貨幣及其背後的技術和金融架構的快速增長中獲利。

A16Z 還是大型加密貨幣交易所 Coinbase 的主要投資者,除此之外也是許多新創公司的主要投資者。該公司招募了大量具備行業專業背景的人才,以至於它的招聘狂潮已經在推特上成了人們的談資。

A16Z 的創始人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所追求的願景,是成為蓬勃發展的數位技術新生態系統的中心,該生態系統將顛覆藝術、銀行、金融、遊戲、電商、音樂、社群媒體和電信等多個行業。

他們的監管提案強調了美國兩黨政策中所普遍支持的問題:戰勝中國在數位貨幣和支付方面的領先優勢、重新確立美國技術創新領先者的地位以及擴大經濟機會。

「在一定程度上,政策制定者可以因此獲得更有利的訊息,這將有助於問題的解決,並使下一代網路能夠以對我們有利的方式蓬勃發展。」Tillemann 評價說,「這對雙方都有利。」

但研究過 A16Z 提案的外部專家表示,這些提案更多的是為了自身利益,而不是社會或國家利益。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前監管人 Lee Reiners 表示:「這是一次非常赤裸、透明的嘗試,最終目的還是要從中獲利。」

A16Z 正在傳播的立法草案將通過豁免相關實體的部分稅務申報、消費者保護和反洗錢要求,為其投資的公司提供支持。

「這是一個『讓狐狸設計雞窩』的經典案例,」金融律師和法學院教授 Rohan Grey 說道,他曾就立法向美國國會民主黨提供建議,以規範眾議院懸而未決的數位支付問題。「他們說話的方式聽起來很合理,但本質上他們很難出於公共利益而放棄一些利益。」

A16Z 的發言人 Rachael Horwitz 表示,他們很歡迎此類辯論。她說:「我們對有潛力塑造未來的創始人和想法下了很大的賭注,希望他們能夠推翻過去的把關人和中間人。」

自 2009 年成立以來, Andreessen Horowitz 就鼓吹了一種不同的風險投資方法——即對創始人的崇拜,這種觀點認為,努力做事的創業者才是最有能力的企業家和領導者,而不是僅僅提供資金、招聘、銷售和行銷方面的幫助。

這種觀點是一種植根於個人經驗的人生信條。 1994 年,22 歲的 Andreessen 剛從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電腦科學專業畢業,他協助創建了第一個流行的網絡瀏覽器 Netscape; Horowitz 加入 Netscape 時公司正與微軟開戰,當時微軟主導了個人計算機市場,並且故意限制對瀏覽器的訪問。 Netscape 於 1998 年以 42 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 AOL,一年後,兩人創辦了一家早期的雲端運算公司,並於 2007 年以 16 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惠普。

Marc Andreessen

作為風險投資家,Andreessen 和 Horowitz 大舉籌集資金並出價超過競爭對手,早期持有 Facebook、Twitter、Pinterest、Airbnb 和 Slack 的股份。 Andreessen 將這種方法定義為「我們與世界的對抗」。

Andreessen Horowitz 把好萊塢人才管理公司的 Creative Artists Agency 作為榜樣,因其擁有一個為每個好萊塢明星代言的雄心壯志。

「這個目標總的來說就是壟斷性的」,CAA 的創始人之一 Michael Ovitz 在 4 月與 Andreessen 和 Horowitz 就 A16Z 支持的 Clubhouse 討論中提到,這兩個人讓他解釋了他的機構對 A16Z 的影響。

A16Z 的第一筆加密貨幣投資是在 2013 年底,最初在 Coinbase 上押注了 2000 萬美元。不久之後,Andreessen 在《紐約時報》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比特幣是世界上第一種加密貨幣,預示著一場巨大的技術變革,其變革性與 1970 年代的個人電腦和 1990 年代的網際網路不相上下。

Andreessen  寫道:「比特幣為網路時代的金融體系提供了新的視角,並且也為其如何運作提供了廣闊的前景。」

Coinbase 於今年 4 月上市,A16Z 持股價值近 110 億美元。

2018 年,A16Z 啟動了首支專門用於加密貨幣投資的基金,融資 3.5 億美元。該基金是一個獨立的法律實體,遵守證券規則,限制風險投資公司向加密貨幣業務等風險較高的投資進行分配。

但在看到加密貨幣的潛力越來越大後,2019 年,A16Z 從一家風險投資公司轉型為註冊投資顧問—— 這一代價高昂的舉措使其受到了更嚴格的監管,但卻被允許不受約束地進行加密交易。

A16Z 在 2020 年創建了第二個 5.15 億美元的加密基金,今年創建了第三個 22 億美元的基金。

A16Z 的高管們很快意識到,要想從這些投資中獲得可觀的回報,就必須在為這些公司制度規則上發揮重要作用。

轉向華盛頓

夕陽西下,軍用直升機的聲音偶爾會淹沒華盛頓海濱 A16Z 雞尾酒會上人們的談話聲。該公司新近聘用的政策團隊其中大部分成員都參加了這次聚會,他們在露台上閒逛,一邊吃著蟹肉蛋糕,一邊喝著飲料,結束了為期五天的遊說活動。

在試圖影響華盛頓的這場競賽遊戲中,沒有其他加密貨幣玩家的陣容,可以與 A16Z 的遊說團隊相媲美。

發起華盛頓遊說行動的 Katie Haun  ,是 A16Z 20 億美元加密貨幣基金的聯合董事。 Haun 在司法部任職期間,幫助起訴了兩名聯邦政府的臥底特工——他們從自己調查的非法暗網市場「絲綢之路」中竊取了價值數十萬美元的比特幣。

Katie Haun

Katie Haun 於 2018 年加入 A16Z,今年夏天她為該機構招募了 Tillemann,後者是現在該團隊在華盛頓的遊說主力。

其他新成員還包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金融部前主任 William H. Hinman、川普政府期間的前財政部副部長 Brent McIntosh,以及在歐巴馬執政期間領導司法部洗錢部門的 Jai Ramaswamy。以上這些人,與 Quintenz(他在美國商品期貨委員會 CFTC 任職時,已是加密技術的公開鼓吹者)一道,都參加了金融監管機構、國會議員或白宮官員的簡報會。

但他們都沒有登記為「說客」。 Tillemann 辯稱,說客的身份與他們在華盛頓所做的事情並不符合。「我們認為我們現在不需要一個遊說團隊,我們也不認為這些行為是一種遊說努力,」他說。他稱這是「與政策制定者進行建設性合作的一個機會,可以解決共同關心的問題。」

該公司官方認為,因為現行遊說規定中的一個漏洞,該公司的代表們並不需要登記為遊說人士。(根據美國《遊說披露法》,「說客」的遊說活動需佔據其為客戶服務時間的 20% 或以上。)

在華盛頓的演講中,A16Z 團隊成員經常談到他們對網路「民主化」的承諾。他們表示,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性質將使更多人更容易通過 A16Z 支持的 Compound 和 Uniswap 等加密平台獲得貸款和投資。

他們表示,加密貨幣將使藝術家、音樂家和有影響力的人免受中間平台商高昂手續費的壓榨,能夠通過像 OpenSea 這樣 A16Z 支持的平台使用 NFT 出售他們的作品。 NFT 可以證明特定數位藝術品或音樂的所有權。

Ben Horowitz

但仔細閱讀過 A16Z 監管提案的律師 Reiners 先生、Grey 先生以及康奈爾大學法學院教授、為全球金融機構提供諮詢的金融監管專家 Dan Awrey 表示,他們對該計劃的許多關鍵要點感到困擾。他們說,該份提案實質是在謀求自身利益,通過規避現有法規,使消費者處於弱勢地位。

他們指出,立法提案中包含的一項條款將使部分加密機構豁免於 1940 年《投資公司法》的監管(該法案規定了商業公司受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的監督)。由 A16Z 資助的某些加密初創企業正在以一種稱為「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或 DAO 的新型實體組織形式建立起來,根據 A16Z 的計劃,這類實體將不受該法案的約束。

A16Z 認為,這種豁免是正當的,因為 DAO 據稱是由加密用戶社群,而不是追逐利益的大資本家運營的。但實際上,這些平台背後的金融支持者們仍能獲得可觀的利潤,因為加密初創公司的創始人通常擁有大量特定加密代幣的份額,在某些情況下,這些代幣可以授予投票權,來幫助管理這些平台。

A16Z 的提案還將限制消費者金融保護局監管 DAO 的能力。相反,它建議聯邦政府考慮依靠行業「自律組織」來定義並實施消費者保護措施。此外,該提案將給予 DAO 優惠的稅收待遇,減少他們向國稅局的訊息披露義務,並針對 DAO 組織收取的會員費,予以納稅豁免。

專家表示,A16Z 的提案如得到實施,將為該機構、其他金融行業參與者甚至對沖基金開闢漏洞,它們可以利用這些漏洞來進行自我重組,而這種重組的方式可能破壞現有的金融監管體系。

「以金融民主化的名義,我看到的是一場紙牌博弈遊戲,希望人們不要明白這個遊戲是被操縱的,」Awrey 先生說。「他們在這裡呼籲的,是使(某些加密機構)全面豁免於美國一些最重要的投資者保護法律。」

在該公司向《紐約時報》提供的長達 10 頁的回復中,一位 A16Z 律師寫道:「我們歡迎外界有關如何收緊這些豁免的反饋意見,以免其豁免效應超出實際的預期。」

白宮和國會議員拒絕詳細討論他們與 A16Z 代表的會面。但業內公司表示,A16Z 在華盛頓的努力,是使它成為有吸引力的投資合作夥伴的部分原因。

「法律就是法律,問題只在於如何應用它,」Syndicate 的創始人之一 Ian Lee 說。 Syndicate 是一家加密初創公司,在 6 月份的一輪融資中選擇了 A16Z 作為領投方。「這是與 A16Z 及其法律和監管團隊合作意義重大的一個重要原因。」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出處:鏈捕手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