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決定提名鮑爾(Jerome Powell)連任聯準會(Fed)主席,並且提名理事布蘭納德(Lael Brainard)擔任副主席,後者被市場普遍視為是接替鮑爾的人選。

拜登的這一決定將對比特幣、穩定幣和其他資產的未來有些影響,這些從鮑爾在過去四年主席任期期間就能略知一二。

鮑爾在長期擔任銀行和政府服務工作後,2012 年進入聯準會,當時比特幣價格不到 100 美元,鮑爾也無相關評論。然而,當他在 2018 年被提名接任葉倫的主席職位後,市場情勢已大不同,當時比特幣在 2017 年 12 月飆升至接近 2 萬美元,全世界都在關注比特幣和數位資產。

到了 2019 年,鮑爾繼續把比特幣稱為「投機性的價值儲存工具,就像黃金」隨後大致維持這樣的觀點。到了今年 3 月,也就是比特幣首度衝上 6 萬美元時,他在國際清算銀行的創新峰會上表示「加密資產高度動盪,看看比特幣,而且不是個非常有用的價值儲存工具,它們沒有靠任何東西擔保」,「它本質上是黃金的替代品,而不是美元替代品」。

市場有聲音認為,雖然鮑爾不把比特幣視為是美元的實質威脅,但不代表他會放任比特幣自行發展。

鮑爾在 2019 年 11 月首度向國會表示,聯準會正在研議央行數位貨幣,可應用於企業和家庭中。這種數位美元可能利用區塊鏈或其他技術來加速支付、簡化流程。

但這種數位美元也會削弱穩定幣的必要性,因為穩定幣與法定貨幣的價值掛勾。鮑爾今年 7 月在國會參與聽證會時表示:「如果有了數位美元,那就不需要穩定幣了,也不需要加密貨幣了。」不過,鮑爾不急於發行央行數位貨幣。

儘管如此,這些說法還是讓加密貨幣社群感到擔憂,他們對鮑爾領導的聯準會的貨幣政策感到不滿。聯準會鼓勵一種低度但有實質水準的通膨,淡化用數位貨幣對抗通膨的必要性。

當鮑爾 9 月在回答議員有關「美國是否像中國一樣禁止或限制加密貨幣使用」的問題時,他澄清說,他指的是穩定幣,而非加密貨幣。

鮑爾回應,他無意像中國一樣禁止加密貨幣,然後轉向談論他持續關切穩定幣的議題。他認為,穩定幣就像貨幣市場資金或銀行存款,對穩定幣監管是合理的,「同樣的活動、同樣的監管」。

穩定幣依然是鮑爾、證管會主席 Gary Gensler 以及美國財長葉倫持續擔憂的議題。他們成立一個任務小組,展開打造對與美元掛鉤資產的監管架構。這個任務小組呼籲對穩定幣採取更多監管,而作為穩定幣市值龍頭的穩定幣 Tether 很可能首當其衝。

考量到 Tether 是拿來借入比特幣的最受歡迎方式,鮑爾很可能希望對加密貨幣施加限制。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