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凱爾

「有人看過 Web 3 嗎?我沒有找到它。」12 月 21 日,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又一次提到這個當紅概念。

不久前,Web 3 被《路透社》評為年度科技熱詞,許多科技公司和前沿工作者都表示要擁抱 Web 3,但如今這個概念還顯得太過模糊和籠統,炒作先行搶占高地。馬斯克曾直言 Web 3 聽起來像「胡言亂語」。

在《路透社》的定義中,Web 3 被用來描述網路下一個階段:一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網路。在這種模式下,用戶將擁有平台和應用程式的所有權,這將不同於今天的網路。

當前,少數科技巨頭控制了用戶的身份、隱私數據,就算在全球用戶最大的社交平台推特上,也全無 Web 3 的特性痕跡。

在以太坊技術貢獻者 Josh Stark 看來,Web 3 是一組旨在重構網路控制權的技術。在 Web 3 世界中,用戶不再依賴中心化主體提供服務,對個人身份、數據有更多控制權,屆時個體用戶更容易瓜分之前科技巨頭擁有的商業價值。

而想要通往 Web 3 還面臨多重阻礙,包括去中心化項目如何高效完成前期啟動和後續迭代,去中心化網絡性能升級以及監管壓力等等。此外,用戶們也需要覺醒「拿回控制權」的意識。

馬斯克戲謔 Web 3「像胡言亂語」

儘管 Web 3 概念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公眾視野裡,但在它沒有真正到來之前,這個新興概念仍顯得模糊而籠統。

12 月 21 日,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在推特發文詢問「有人看過 Web 3 嗎?我沒有找到它」。

這不是馬斯克第一次給 Web 3 潑冷水。12 月 2 日,他就在推特直言 Web 3 聽起來「像胡言亂語」。12 月 20 日,他又表示,目前的 Web 3 更像是行銷術語而不是現實,「好奇 10 年、20 年甚至 30 年後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2051 年聽起來就是瘋狂的未來主義。」

一向擁抱未來科技的馬斯克這時候顯得倒是保守,將當前的 Web 3 發展階段定位為「行銷術語」,暗示濃厚的炒概念氣氛。此前,他分享了一個有關「小便器禮儀」的漫畫,更形像地形容了 Web 3 概念的營銷感。漫畫中,一名男子進入廁所後,走向了一名正在「方便」的陌生男子,向他宣傳加密貨幣、Web 3、DAO 等熱門概念。

用戶

馬斯克通過漫畫諷刺 Web 3 炒作

Web 3 是什麼還沒梳理清楚,但這個詞似乎無孔不入地進入人們的討論空間。

不久前,Web 3 被《路透社》評為 2021 年的科技熱詞之一。在《路透社》的定義中,Web 3 被用來描述網路下一個階段:一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網路。在這種模式下,用戶將擁有平台和應用程式的所有權,這將不同於今天的網路,即所謂的 Web 2。

如果以這種定義來尋找 Web 3,以太坊似乎是最接近的一個。在這個去中心化的網絡中,已經建立起數量繁多的去中心化應用,包括 Uniswap、Compound 等。用戶們使用這些應用程式無需註冊、認證,保護了隱私權,可以更好地控制個人身份和使用數據。

但以太坊網絡應用更多還停留在金融這個單一領域,它的覆蓋面不夠廣,甚至許多應用也沒那麼去中心化,頻繁發生的項目方監守自盜案便是一個例子。

在這種現狀下,推特創辦人、前執行長 Jack Dorsey 認為,用戶並不擁有 Web 3。Web 3 的實際擁有者是項目背後的風投機構(VC)及其有限合夥人(LP)。「Web 3 永遠不能逃離他們的激勵。最終成了一個帶有不同標籤的中心化實體。」

作為中心化社交媒體巨頭的創辦人,Jack Dorsey 對 Web 3 的質疑顯然有他的出發點。這番言論很快引發了 a16z 合夥人 Chris Dixon 的反駁,他表示在 Web 3 中,所有代碼、數據和所有權都是開源的,風投(包括 a16z)擁有的很少。

一些網路意見領袖在熱議 Web 3 時,一個重要的核心點在於「它是否足夠去中心化」。那麼,理想中的 Web 3 究竟該是怎樣的?要「找到它」還面臨哪些挑戰?

Web 3 核心在於「用戶控制」

Web 3 可以被視為網路的又一次進化。過去的幾十年裡,網路經歷過許多重大升級,包括性能、功能和規模的擴展,人們從文字網路進入串流媒體網路,從靜態網頁進入行動網路下的全功能應用,從列表服務進入全球社交網絡。

網路的性能大幅躍升,但中心化趨勢越來越顯著。數據顯示,Google 基於搜尋服務獲得了 74% 的搜尋流量控制權。 Facebook 構建了最大的社群網絡,獲得了對 22 億人身份、個資的控制權。

當前人們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所有網路服務都由中心化的主體來提供。這些中心化公司掌控了人們的身份數據、隱私數據,同時還會向用戶推送無休止的廣告。

以太坊技術貢獻者 Josh Stark 認為,相比當前的 Web 2 時代,Web 3 的核心不再圍繞速度、性能或便利性,而是關於「控制」。它事關誰來掌控技術和我們日常的應用。因此,Web 3 是一組旨在重構網路控制權的技術。其中包括金融項目(加密貨幣),基本通訊技術(端到端加密訊息傳遞),大眾消費場景(開放社群網絡、P2P 市場),關鍵網路設施(去中心化 DNS)。

在 Josh Stark 看來,在 Web 3 中,金錢(貨幣)將成為網路的原生功能,從而解鎖許多新的商業模式,包括無中介借貸、低成本跨境匯款等。這些商業模式的構建者將由中心化主體轉變為去中心化主體,例如一個去中心化的推特或 Medium,它允許用戶共享內容、評論、按讚等。平台通過內置機制激勵用戶做貢獻,而無須考慮用間接的方法來進行粉絲和流量的變現。

在去中心化的社群平台中,用戶無需像往常一樣等待 Twitter 添加新的反垃圾或反騷擾功能,因為服務的生態生長在開源協議上,用戶可以控制這一切。

這種社交場景只是理想 Web 3 世界的冰山一角。借助區塊鏈技術,在 Web 3 中,用戶對自己的身份和數據有更多控制權,由於使用去中心化服務,當人們使用社群媒體、租房或租車等服務時,將不會有中心化的公司收集、儲存和販賣個資。業內人士認為,屆時個體用戶更容易獲取之前平台企業擁有的數十億美元的商業價值。

Web 3 的願景無疑是好的,但實現起來還面臨很多障礙。

首先,在去中心化的服務中,商業價值都歸用戶所有,那麼,誰來為項目早期的啟動提供實質激勵?一個典型的例子是,Uber 曾在打車市場進行過一場燒錢大戰,最終改變了人們的叫車方式,當沒有中心化公司來驅動時,Web 3 應用的發展速度可能會變得緩慢,迭代效率也可能顯著低於中心化巨頭。

同時,實現 Web 3 也需要強大的區塊鏈網絡來提供支持,但現在仍沒有足夠成熟的公鏈來承載巨大的網路應用服務遷移,拿當前生態規模最大的公鏈網絡以太坊來說,一個爆款應用就能讓網絡擁堵不堪,手續費動輒爆表。

此外,監管的阻礙可能比想像更大,因為 Web 3 中包括避免審查和監管的技術,使得用戶可以避開金融監管和執法。當監管察覺到風險時,Web 3 將受到龐大的阻力。拿推特來說,儘管它出生在標榜言論自由的美國,但也並不是所有言論都能放在推特上公開討論,不符合西方政治正確的言論同樣是討論雷區,也會面臨平台的審查和隱匿。

當馬斯克在推特宣稱找不到 Web 3 時,人們也必須承認,中心化公司仍在網路中扮演關鍵的角色。從 Web 2 到 Web 3 的遷徙,不僅需要克服技術、監管難題,也需要用戶們覺醒,讓「拿回控制權」的意識抬頭。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蜂巢財經  |  原標題:通往 Web3 還需幾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