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標題:《The New Get-Rich-Faster Job in Silicon Valley: Crypto Start-Ups》

作者: Daisuke Wakabayashi、 Mike Isaac

編譯:Richard Lee、鏈捕手

當 Sandy Carter 本月辭去亞馬遜雲端運算部門副總裁的職務時,她在 LinkedIn 的一篇貼文中宣布,她將加入一家加密技術公司。她還附上了這家加密新創公司的招聘連結。

她說,兩天之內有超過 350 人點擊這個連結申請 Unstoppable Domains 公司的工作,其中有許多來自最頂尖的科技公司。這家新創公司銷售區塊鏈網絡上的域名地址。

「這是一場完美的風暴,」Carter 說。「我們在這個領域看到的勢頭簡直不可思議。」

Carter 是谷歌、亞馬遜、蘋果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的高管和工程師離職潮中的一員。有些高管和工程師年薪百萬,現在他們辭職去追逐他們眼中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說,下一個大爆點是加密貨幣。 

矽谷現在充斥著這樣的故事:人們通過看似荒謬的加密貨幣投資(比如基於 Doge meme 的狗狗幣)走上改變人生的致富之路。比特幣今年飆升了大約 60%,以太坊的價值增長了五倍多。

但除了這種投機狂熱之外,越來越多科技行業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看到了每隔幾十年出現一次的變革時刻。通過加密技術,他們看到了歷史的相似之處:個人電腦和網路曾經如何被嘲笑,繼而顛覆現狀,並造就了新一代的億萬富豪根據追踪私人投資的 PitchBook 的數據,今年投資者向全球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新創企業投入了超過 280 億美元,是 2020 年全年總額的四倍,僅 NFT 公司 就獲得了超過 30 億美元。

搜尋引擎新創公司 Neeva 的執行長、谷歌前高管 Sridhar Ramaswamy 表示:「加密貨幣領域發出巨大的吞噬聲,」Sridhar Ramaswamy 與加密初創公司爭奪人才。「感覺有點像 1990 年代的氛圍,就像是網路誕生的老調又重彈。那麼早,那麼混亂,那麼充滿機會。」

科技

「加密貨幣領域發出巨大的吞噬聲,」Neeva 執行長 Sridhar Ramaswamy 在該公司位於加州山景城的辦公室外說。Jessica Chou / 紐約時報

「加密貨幣」也被重新命名為「Web 3」,懷疑者稱,它可能與過去的投機泡沫(比如次貸危機或者 17 世紀的鬱金香熱)沒有什麼不同。他們說,這種狂熱很大程度上是被通過交易資產快速致富的慾望驅動著,這種資產的基礎似乎常常來源於網路笑話

但越來越多真正相信的人表示,加密貨幣可以通過創建一個不受少數公司控制的更加去中心化的網路來改變世界。雖然這種可能性自 2009 年比特幣出現以來就已經存在,但 NFT 等加密資產到今年才突破主流。這加速了大型科技公司進入加密貨幣世界的步伐。

本月,Lyft 的財務長 Brian Roberts 離開了這家打車公司,加入了很受歡迎的加密貨幣新創公司 OpenSea。「我已經看過了足夠多的周期和範式轉變,當如此重大的事情剛出現時,我會有意識。」Lyft 共同創辦人 John Zimmer 說,「現在是 NFT 及其影響爆發的 Day One(初始階段)」。他希望 Roberts 在他的新事業中一切順利。

上個月,Jack Dorsey 辭去了 Twitter 執行長的職務,揮別自己一手創辦的「社群王國」,將更多時間花在他的另一家公司 Square 工作上。為了向區塊鏈致敬,Jack Dorsey 還將「Square」更名為「Block」。他還將 Block 高管的照片改成像素頭像來強調這一變化,並構建了一個軟體工具,以便其他人創建類似的像素頭像。

另外,Facebook 母公司 Meta 的加密貨幣項目負責人 David Marcus 也宣布將在年底前離職,以追隨他自己的「創業 DNA」。兩名了解其計劃的人士表示,48 歲的 Marcus 計劃開展自己的加密貨幣項目。

科技

David Marcus 和 Meta 發言人都拒絕置評。

加密貨幣領域的吸引力讓一些大型科技公司都在爭先恐後地留住員工。在谷歌,對留住員工的擔憂(包括不讓他們流向加密貨幣公司)變得如此緊迫,這一話題已成為公司執行長 Sundar Pichai 和他的高級副手每週一討論的議程的一部分,兩位知情人士稱。

這些知情人士還透露,谷歌還開始向公司內部一些似乎可能被「挖角」的員工,提供額外的股票份額。谷歌對此拒絕置評。

與擁抱加密貨幣的 Meta 不同,谷歌一直不願加入這一潮流。但是,當這家公司的副總裁 Surojit Chatterjee 去年離職,成為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 Coinbase 的首席產品官時,谷歌員工親眼看到了加密貨幣的機會。

當 Coinbase 在今年 4 月上市時,Chatterjee 在該公司的股份價值飆升至 6 億多美元。當時,他僅在那里工作了 14 個月。

如此大量的加密貨幣財富讓許多技術人員產生了一種恐懼感,他們擔心自己會錯過(FOMO),尤其是看到那些在幾年前購買過比特幣,現在非常富有的人。

「回到 2017 年左右,當時人們主要是為了投資機會,」專注於構建區塊鏈基礎設施項目的新創公司 Mysten Labs 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Evan Cheng 說,「現在是人們真正想要建造東西。」

Evan Cheng 今年 50 歲,他在 Facebook 工作了 6 年後於今年 9 月離職,之前在 Facebook 加密貨幣項目部門 Novi 工作。Mysten Labs 大約有 20 名員工,大部分都在舊金山、倫敦、紐約等地區辦公,其中大約 80% 的人都是從 Facebook、谷歌和 Netflix 等科技公司跳槽來的。

科技

左起:Mysten Labs 的 Sam Blackshear、Evan Cheng 和 Adeniyi Abiodun。Ian C. Bates / 紐約時報

專注於區塊鏈領域的公司數量激增,比如 Bitpanda、Gemini 和 CoinList 等加密貨幣交易所;NFT 和藝術品收藏公司,如 OpenSea 和 Dapper Labs;以及 Dfinity 和 Alchemy 等基礎設施公司。

對科技公司巨頭的控制和壟斷擔憂也刺激這一人才流失現象的產生。許多人加入了谷歌、Facebook 和其他公司來創造新的東西,結果卻遇到了官僚主義和在「大機器」里工作的不適。

那些拋棄大公司薪水的人,不必像去傳統科技新創公司那樣漫長地等待回報。

雖然員工通常在科技新創公司會接受較低的薪水,寄希望於公司的股票有一天能大漲,但加密貨幣新創公司的員工卻能更早地獲得「流動性」或兌現股票的能力。投資公司 Paradigm 的招聘人員 Dan McCarthy 表示,他們通常可以通過交易公司加密貨幣的形式進行交易,他撰寫了文章,談有關在加密貨幣新創企業工作,對科技工作者的潛在好處。

在某些情況下,加密貨幣新創公司能提供與科技巨頭公司水平相當的薪酬方案,因為員工可以輕鬆地將公司的「代幣」——或支持新創公司的基礎加密貨幣——轉換為現金。

「現在工資不一定要降到大公司工資水平的三分之一了,因為很多這樣的公司資本都很雄厚,」Evan Cheng 說。

前亞馬遜副總裁 Sandy Carter 表示,人們在加密貨幣公司工作,不僅僅是為了錢。有些人是被 Web 3 的精神所吸引,Web 3 致力於權力和決策的下放。相對於谷歌和 Facebook 通過獲取用戶個人數據、針對性地銷售廣告來主宰互聯網,這是另一種選擇。

Carter 說亞馬遜對 Web 3 很感興趣,但她沒有往那裡招聘,因為她答應不「挖」她以前的同事。

那麼,技術專業人才外流到加密貨幣領域的現象會繼續嗎?

「答案是肯定的,」她說。「是時候加入它了。」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鏈捕手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