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茉莉

1 月 4 日,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宣布,以 133 億美元的投後估值實現了 C 輪 3 億美元融資,領投機構為 Paradigm 和 Coatue,A、B 輪融資中領投方 a16z 未出現在 C 輪融資的公告中。

2017 年成立的 OpenSea 專注於非同質化代幣(NFT)交易市場,它起始於區塊鏈應用的概念期,爆發於 2021 年的 NFT 發展熱潮中,歷經 4 年時間,成為了估值 133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獨角獸企業。

OpenSea 宣布新一輪融資後激起用戶強烈憤慨,人們預測,該平台離 IPO 計劃不遠了。儘管 IPO 是任何一個獨角獸企業的資本運作之選,但 OpenSea 的用戶們一直期待該平台能發行自己的代幣,進入加密資產市場序列,而非股市。

OpenSea 的主要盈利方式是向交易用戶收取手續費,僅 2021 年,該平台交易量就增長了 600 多倍。

按照用戶期待,從區塊鏈上生成的 NFT 交易中攫取利潤的 OpenSea,應該朝著 Web 3 時代的應用方向發展,能將數據和資產的管理權回歸用戶,並讓用戶共享平台收益,而不是走傳統科技公司的 Web 2 融資之道—— 背靠流量吸引資本,最終讓機構資本從股市中變現。

早在去年 12 月,OpenSea 高管的 IPO 想法就曾觸怒加密社群及其用戶,一度導致某 NFT 社群以此為名成立 OpenDAO 組織,替 OpenSea 發了個幣。

C 輪融資之後,市場對 OpenSea 的 IPO 預期增強。儘管該平台的 CFO 曾表態將考慮社群用戶的建議,但實際行動在降低那些坐等 OpenSea 發幣的用戶預期。

傳統機構主導 OpenSea C 輪融資

成立 4 年,OpenSea 完成了新一輪的 3 億美元融資。此輪融資距離上一次融資僅過去了半年,估值也從去年 B 輪融資時的 15 億美元上漲至 133 億美元。

OpenSea 最新的融資公告中僅披露了領投方 Paradigm 和 Coatue。前者 Paradigm 專注於加密貨幣產業和 Web 3,算是圈內人所謂的「New Money」,是 OpenSea 融資史上的新投資方。

值得注意的是後者 Coatue,它是 OpenSea 的 B 輪融資方,在當時的融資新聞中排在 a16z 之後。該機構原是成立於 1999 年的老牌對沖基金,後期逐漸在公共市場關注股權投資,方向包括技術、媒體和電信行業。

2021 年,Coatue 投資事件中包括中國的新能源汽車研發商「自遊家」、VR 室內設計平台「酷家樂」等。最近兩年,Coatue 的投資目光開始轉向區塊鏈業態,它也是智能合約及區塊鏈生態安全服務商「Certik」的投資方。

OpenSea 最為人矚目的投資方 a16z(Andreessen Horowitz)並未出現在 C 輪融資的公告中,該機構是 OpenSea 在 2021 年 A、B 兩輪融資中的領投方,在它的領投下,OpenSea 先後融得了 2300 美元和 1 億美元,讓這家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平台在 B 輪融資後估值達到 15 億美元。

用戶

OpenSea 的融資歷史

過去 4 年,OpenSea 進行了超過 5 輪融資,資方中既有像 Blockchain Capital、a16z 這樣的機構,也有深度涉足 NFT 領域的演員 Ashton Kutcher 、NBA 達拉斯獨行俠隊老闆 Mark Cuban 這樣的名人,他們多數都是相關加密業的「New Money」代表。但到了 C 輪融資,傳統機構成為投資主導之一。

a16z 是否在 OpenSea 的此輪融資中退出還未可知,但 C 輪融資中再次出現了 Coatue,這個身兼私募股權基金(PE)和對沖基金角色的資本一經介入,就很難不讓人聯想到 OpenSea 的 IPO 計劃。

對於 NFT 社群用戶來說,「OpenSea 要 IPO」是個禁忌。在他們眼中,這個依靠服務鏈上 NFT 交易而發展起來的平台,能走到全球之最,必定離不開用戶的大量貢獻。它的用戶們一直期待它能朝著 Web 3、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方向發展,以發行治理代幣的方式,讓貢獻手續費的用戶享有它的發展紅利。

然而,一輪一輪的股權融資逐漸破碎著用戶們的「OpenSea 發幣夢」。公佈 C 輪融資後,OpenSea 的官方推特湧入了憤怒的用戶,有質問它是否還會發幣的,也有否認它是 Web 3 產品的,還有人號召 NFT 同仁別在這家平台交易的。

OpenSea 是否會走向 IPO?

「IPO」這個關鍵詞從 OpenSea 內部傳出,借了它新任的 CFO 之口。

去年 12 月 6 日,OpenSea 迎來了它的首位財務長(CFO)Brian Roberts。2014 年,羅伯茨擔任美國第二大叫車 App  Lyft 的首位 CFO 後,帶領著這家公司完成了數十億美元的首次公開募股(IPO)。在加入 Lyft 之前,他曾在微軟和沃爾瑪擔任過重要的執行職務。

這原本是 OpenSea 在「擴大公司規模和服務社群」上的一次重要人事任命,但 Brian Roberts 一上任,NFT 社群就有人猜測,他將帶著 OpenSea 走向 IPO 之路。

猜測很快在媒體上得到了回應。 Brian Roberts 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當你的公司發展如此之快時,不考慮上市是愚蠢的。」他還補充了一句,由於 OpenSea 的快速增長和盈利能力,IPO 將受到公開市場的積極歡迎。

此話一出,惹怒了坐等 OpenSea 發幣的用戶,特別是在這個 NFT 交易平台中貢獻了諸多手續費、幫助它發展壯大的用戶群體,他們希望 OpenSea 發行自己的代幣籌資,這種籌集資金的方法曾在去年廣泛使用於 DeFi 的新創及老牌項目,一些用戶認為, OpenSea 如果放棄空投、進行 IPO,就是對幫助其發展的社群的背叛。

不過, Brian Roberts 表示,公司本身不需要更多現金,而是需要為合作夥伴、收購事宜和合資企業籌集資金。由於引起了社群不滿,他後來在推特上澄清稱,「關於 OpenSea 計劃的報導不准確。讓我澄清一下:思考 IPO 最終會是什麼樣子,跟積極規劃 IPO 之間存在很大差距。」他補充說,該公司不打算進行首次公開募股,但如果有的話,它會希望讓社群參與進來。

用戶社群如何能夠參與到一家企業的 IPO 中? Brian Roberts 沒有詳述。等不及 OpenSea 發幣的用戶率先行動。

2021 年 12 月 24 日,NFT 收藏人士「9x9x9」借勢以 DAO 為名,創立了 OpenDAO 項目,並為 OpenSea 的交易用戶進行了治理代幣 SOS 的空投,由此帶來了 2021 年最後一場大型代幣空投活動,Meme 幣般的炒作情緒將 SOS 送上了加密資產的二級市場。

用戶

SOS 近 2 週的走勢

SOS 已經在市場上存在了 2 週,從最初的 0.0000014 美元最高飆升至 0.000011 美元,最高漲幅 685%,如今距離最高點腰斬。非說它留下了什麼,大概就是用戶對 OpenSea IPO 計劃如一場反擊般的行為藝術,以此表明用戶對原生於加密貨幣產業平台的真正期待。

如今,OpenSea 完成 C 輪融資,這大概也不會是它最後一輪融資。 

參照加密貨幣第一股 Coinbase,這家加密資產交易平台去年 4 月在美股上市,從 2013 年到 2020 年,7 年經歷了 17 輪融資,共計 5.473 億美元,最終走向 IPO。對比來看,OpenSea 的融資金額和進程走得更快。

有趣的是,這兩家平台都有資本方 a16z 的入局,該機構領投了 2500 萬美元的 Coinbase  B 輪融資,而在 OpenSea 的 A、B 兩輪融資中,該機構領投下的融資總額已經達到了 1.23 億美元,這也揭示了資本更青睞實用性、改造性更強的 NFT 市場。

從 OpenSea CFO Brian Roberts  那個「OpenSea 不打算進行首次公開募股」的說法看,該平台當前可能不會 IPO,但並不排除未來的可能性。他也為社群埋了一個伏筆性的表達「如果有的話」。這麼看來,坐等 OpenSea 發幣的用戶大概難逃最終的失望。

OpenSea 的潛力與挑戰

自 2021 年 NFT 市場爆發以來,非同質化代幣的應用事實上仍處於市場的早期階段,鏈上基建不夠豐富,場景及使用類型也仍有待進一步創新和擴充。

第三方數據服務商 OKLink 的數據顯示,截至 1 月 4 日,全球 NFT 相關產品銷售額為 1.83 億美元,收藏品仍是 NFT 銷售的主要類別,虛擬世界、遊戲相關的 NFT 場景次之。截至 1 月 5 日,Coingecko 上統計的相關 NFT 的代幣項目總市值為 485 億美元,僅佔加密資產市場總市值的 2%。

隨著更多傳統商業體對加密藝術、加密藏品、元宇宙、遊戲等領域的參與,NFT 市場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這也是 OpenSea 繼續擴大市場規模的潛力所在。

當前,OpenSea 上供交易的 NFT 產品包括藝術、收藏品、域名、音樂、攝影、體育、交易卡、公用事業、虛擬世界 9 大類。就在該平台宣布 C 輪融資的 1 月 4 日,OpenSea 的 NFT 日交易量激增至 2.558 億美元,接近去年 8 月底創下的 3.22 億美元紀錄。

用戶

OpenSea 可供交易的 NFT 品類

去年 12 月,OpenSea 的月交易量高達 32.4 億美元,與該平台 8 月的峰值 34.2 億美元僅差 5.3%。而 2022 年開始僅 4 天,該平台的交易額已經超過 7 億美元。有媒體預測,新年的第一個月,OpenSea 的月交易額很可能再創新高。

數據面的表現表明,OpenSea 發不發幣都不會妨礙它向更大的規模走去,但它其實也面臨一個十字路口—— 到底要為 Web 3 時代做準備,還是在當前就吃盡網路從 Web2 向 Web3 轉型的紅利?

IPO 與否,並不是判斷 OpenSea 是 Web 2 產品還是 Web 3 應用的根本依據。從創建開始,這個平台就天然地搭建了錢包系統,為喜愛 NFT 的用戶提供服務,這是其 Web 3 特性的體現之一。

如果按照專業人士對 Web 3 的定義,未來的網路應該是用戶控制數據、用戶掌權數據價值的網路,區塊鏈是實現這一願景的路徑之一,它無需審查地允許用戶和商戶進入網絡,使用者能通過錢包掌管自身的數位資產及產品,相關的創建、交易等等數據都記錄在不可篡改的鏈上,因為區塊鏈的數據儲存無需依賴中心化服務器,數據被分散的網絡節點同步保存著。

這樣看來,OpenSea 還不夠 Web3,它不構建在鏈上,只是經它售賣的 NFT 產品來自於鏈上。將時間放長遠來看,這樣的 NFT 交易平台不是沒有被取代的可能,DeFi 就是一個例證。去中心化交易應用 Uniswap 的日交易量多次超越了中心化交易平台 Coinbase。

已經有去中心化的 NFT 交易平台出現,Mintable 是 OpenSea 的競爭對手之一,儘管它的交易量還不占主導地位,但它由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 DAO 管理,更符合 Web 3 時代的商業平台特性。特別是當 OpenSea 發幣無望之後,用戶或許會開始考慮那些更去中心化、更願意傾聽用戶需求的平台。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蜂巢財經 News  |  原標題:OpenSea 再融 3 億美元漸滅用戶「空投」夢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