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2016 年,Gavin Wood 出走以太坊後,寫下了波卡(Polkadot)白皮書。跨鏈項目波卡在經歷了漫長的研發和探索之後,終於迎來了其歷史性的一刻,2020 年 11 月,波卡的平行鏈正式開啟 Auction,首輪的 5 條平行鏈成功上線後,意味著波卡完成了啟動階段。歷時五年的波卡,終於印證了 2016 年白皮書中所概述的願景。與規模龐大的以太坊不同,波卡的發展歷程相對來說,有些緩慢,也確實有著很多對波卡抱有期待的用戶和團隊有著同樣的感受。

但是 Gavin Wood 作為推動以太坊技術實現步入正軌的人,他的能力毋庸置疑,而他離開以太坊是想實現新的願景,即構建一個真正自由開放的平台。因此,漫長而穩定的節奏,也導致波卡並沒有持續保持較高的熱度,所有的研發和籌備都需要時間。再加上大部分國家目前都已步入冬季,疫情仍在繼續影響著全球的經濟。在市場低迷的背景下,不可避免的引發了一些對波卡的誤解。所以我們根據社群中最關心以及被質疑最多的問題進行了整理,希望通過我們的解答,能讓讀者對波卡有更加清晰的認識。

關於波卡的十大誤解

1. 波卡每年通膨 10%

波卡代幣 DOT 初始發行量 1000 萬枚,在 2020 年 8 月,對 DOT 的面額進行了拆分。所以現在新版 DOT 代幣的初始總發行量是 10 億枚,之後每年增發,總量無上限。

因為較早的描述,很多人將波卡的通貨膨脹理解為是每年通膨 10%,但事實真的如此嗎?為了了解這個問題,首先我們必須理解波卡是如何通貨膨脹的。 總體來說,波卡通過通貨膨脹產生一部分 DOT,並定向將這些 DOT 分配給特定人群,以支持維持波卡網絡的參與者以及生態建設。由於波卡採用的是 NPoS 提名權益證明來達成共識,有提名者和驗證者兩種角色,通過質押(Staking)代幣成為提名者進而提名自己信任的驗證者,驗證者通過運行節點和確認區塊來獲得獎勵,這個獎勵就來源於代幣的增發,因此形成了通貨膨脹。另外,波卡國庫是波卡專為激勵生態發展而設立的機構,其包括通貨膨脹產生的 DOT,因為不當行為而被系統 Slashing(削減)的 DOT,一部分交易費用以及平行線程中區塊競拍的部分費用共同組成的一個生態建設的資金池,而 Staking 獎勵與波卡國庫是波卡通貨膨脹後的資金主要去向。完整的波卡的通貨膨脹,主要由以下幾部分構成:(i1)通過代幣的增發來獎勵驗證者和提名者的通貨膨脹、(i2)為國庫增發代幣造成的通貨膨脹、(i3)因不當行為引起的通貨緊縮,也就是 Slashing(削減)、(i4)交易費造成的通貨緊縮。

整理成公式就是:通貨膨脹率=i1+i2-i3-i4,而 i1 也就是需要增發代幣獎勵驗證者和提名者引起的通貨膨脹佔比最大,是整體通膨的主要因素。要更明白地理解這個共識,需要更清楚的明白國庫的機制,通貨膨脹的資金主要去了 i1 和 i2 部分,但是國庫這個 i2 部分,除了通膨資金還有包括了 i3、i4,以及國庫會對一部分未使用的資金進行銷毀(這也是整個波卡的唯一燃燒機制),但是 i3 和 i4 原本就不屬於通膨部分,因此 i1+i2 相當於把 i3 和 i4 重複計算了,所以此處要再減去 i3 和 i4。綜上我們發現,波卡的通貨膨脹率是小於 10 的,因為一部分 DOT 通過國庫的機制燃燒了。而根據官方的數據顯示,目前波卡的通膨率為 7.8%。

波卡

2. 波卡通膨太高也沒有通縮機制

首先,波卡是有銷毀機制的,在波卡國庫的設計中,國庫會在每個支出週期(波卡為 24 天,Kusama 為 6 天)結束時銷毀一定比例(波卡現在是 1%,Kusama 是 0.2%)的結餘資金。其次,通貨膨脹並不是洪水猛獸,在發展過程中是十分有必要的一個機制,適當的通膨有利於經濟發展。

通貨緊縮看似是在比特幣上驗證過可以提高其價值,但另一方面通貨緊縮意味著錢會逐漸增值,這會讓人們更惜售,不願意使用錢,錢的流通率就下降了,如果是從貨幣的角度來看,這會使得流入經濟體的錢變得少了,經濟活動變少,整個經濟體的活力就降低,不利於經濟體的發展。當然,對於比特幣來說就是通縮使其增值,更貼近是一個儲值的收藏品而不是像貨幣,價值的波動會抑制流通。

但是波卡的邏輯與比特幣不同,比特幣本身定位就是單純的一個數位資產,而波卡的 DOT 則是波卡生態中重要的資源,是十分需要流通和被使用的,所以對於波卡來說通貨緊縮是不利於其生態發展的。但是另一方面,通貨膨脹會讓人們感知到手上的錢會漸漸地貶值,當然通貨膨脹的情況要分情況討論。過度的通貨膨脹也會讓經濟崩潰,現實中津巴布韋、委內瑞拉等,已經很好地詮釋了這個問題,在加密貨幣領域,過度通貨膨脹會讓持有的代幣大幅貶值,並且沒有其他的經濟活動能高過這個通膨率,那麼自然沒有人想要長期持有。而適當的通貨膨脹,則會激勵錢轉向更能賺錢的經濟活動中,會加速代幣在經濟體中的流通,意味著經濟體的總體量就會增加,有利於經濟發展。

而在波卡生態中,在機制設計上就已經給出了更賺錢的方案,比如波卡的 Staking 獎勵就是超過其通膨的,其次還有類似於通過插槽拍賣獲得生態項目的代幣,這些代幣的回報如果能跑贏通膨也是可能的。

所以,目前波卡的通膨如果有人覺得高了,是可以通過參與波卡的機制跑贏通膨的,因此,這種機制也是變相的激勵持有 DOT 的人,去參與到波卡的機制中,要不是支持波卡的網絡,就是支持波卡的生態建設,是一種比較好的設計思路。不過相信看到這裡,依然會有朋友覺得波卡通膨 7-8% 依然很高。

當然,也有朋友會提出一個問題,DOT 是會波動的,如果下跌,即使通過 Staking 這樣的理財方式,可以抵抗通膨,但是總價值依然會虧,那怎麼辦?這就要考驗具體操作的問題了,實際上通過倉位管理和一些套期保值等操作是完全可以對沖掉 DOT 下跌帶來的問題,這還沒有算生態發展的紅利。最後,波卡的通膨率是可以調節的。波卡是一個去中心化且帶有治理功能的一條公鏈,在波卡的設計中,許多參數都是可以通過治理公投的方式進行調節。比如,波卡國庫裡會銷毀一定比例的結餘資金,這個比例就可以調整。正如我們現實中各國會一方面增發貨幣,一方面又通過一些貨幣政策比如加息降息,加準降準等來調節貨幣的情況,使本國的經濟在一個相對良性的狀態下發展。

同樣,在波卡的設計中,既有增發來激勵波卡生態機制的發展,又有銷毀機制,以及可以通過治理的方式來調控這些機制,讓波卡能良好的發展,所以這是考慮的比較周到的一種設計。

波卡

3. 波卡全是亞洲人在玩,部分地區政策一收緊就沒什麼進展了

在社群的反饋中,有不少粉絲也對波卡的用戶提出了質疑,他們認為波卡都只有亞洲人在玩。其實在這一點上,從很多相關數據就能得到驗證。此前,Gavin Wood 對波卡做了 2021 的年度總結,其中官方的數據中顯示,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大約 350 個團隊獲得了投融資,相比於去年來看增長了 3.5 倍;並且僅在 2021 年,就有大約 50 人在早期融資(種子輪和 A 輪)中總共籌集了超過 6.7 億美元的資金。其次,官方的 Element(聊天平台)在 Substrate 和 Parachain 頻道中的用戶從 2500 人已經上漲到了 10000 人,增長了三倍多;並且在 Electric Capital 報告中所顯示,波卡開發者生態領先,有著大量的活躍人員,這也意味著波卡生態中有更多的潛在用戶。此外,Twitter 是全球大型社交媒體平台(主要海外用戶),Twitter 的數據也是重要指標之一。

2020 年底,波卡官方在其平台上的粉絲數量還不到 10 萬,但短短一年時間後,Twitter 帳號的粉絲數量已經增長到了 100 萬以上,就連 Kusama 的帳號粉絲量也從 3 萬增長到了 20 萬。不僅僅是 Twitter,還有 Reddit、Discord、Youtube 等,這些海外社群媒體平台都有波卡的身影,並且他的粉絲量都保持著穩定的增長狀態。

綜上所述,這些大量的數據都足以讓「波卡全是亞洲人在玩」的謠言不攻自破。

4. 波卡跟 EOS 一樣

大概是 2020 年下半年,因為波卡主網上線後,市場反應平平,加之本身的表現不盡人意,因此當年有許多人質疑,波卡是否會成為下一個 EOS,儘管距離這樣密集的疑問已經過去了一年多,但最近這種聲音因為市場的表現而再次出現,或許有必要再次重申下,波卡至少目前看不會是 EOS。首先我們需要明確 EOS 的目標是成為一條標準的 Layer1 公鏈,通過建設公鏈下的生態來豐富其發展,反觀波卡本身是 Layer0 的概念,旨在打造多鏈生態,而不是建設某一條鏈,這樣的出發點也促使其發展軌跡完全不同。其次,關於 EOS「眾所周知」的問題似乎已經成了當年信仰者的笑料,儘管融資金額巨大,但到手的資金也並未用於生態建設,甚至鬧出了 EOS 社群通過 DAO 的方式凍結其官方帳戶的趣聞。

而波卡自主網上線以來,通過國庫和 Web3 基金會的方式為生態發展貢獻不少力量,諸如技術培訓、Grant、Treasury、黑客松、Substrate Builders Program 等等,也因此收穫了豐富的生態,並成為 2021 開發者增速最多的區塊鏈。因此,我們從這些基本面來判斷,至少當前的波卡和 EOS 的發展完全是兩條線,而不是片面的因為市場因素錯誤的認為其就是同樣的產品。

波卡

5. 波卡的經濟模型有問題,DOT 在跨鏈場景中沒什麼用

這個問題的由來,主要還是因為在跨鏈過程中,比如 Bifrost 跨到 Acala 上時會消耗發起方 Bifrost 的代幣 BNC,而這個過程中不會消耗 DOT,這裡就有許多朋友提出疑問,波卡的代幣 DOT 在這些跨鏈場景中並沒有被使用,這些場景不會對 DOT 產生需求,難以捕獲價值,這是不是波卡的經濟模型有問題?首先我們需要明確,並不是。我們應該站在事物發展的角度看待波卡的經濟模型。首先,波卡是 Layer0,而以太坊等其他公鏈是 Layer1,所以價值捕獲方式不同很正常。其次,雖然以太坊現在是最大的區塊鏈平台,但是其經濟模型對用戶並不友好,每一筆操作都需要繳納昂貴的 gas 費給到以太坊網絡。這是一種對所有使用者收稅的模型,好比我們在淘寶上每次買入一個產品時,還要額外交一筆費用給淘寶平台一樣。而波卡的創始人 Gavin Wood 本身就是以太坊的前 CTO,也是最初將以太坊從設想在工程層面上實現的人,他當年是在比特幣技術的基礎上改進了一些,才有了現在的以太坊的經濟模型,但是這樣的經濟模型在他之後來看是不合理的。

所以當他在設計波卡時就摒棄了這種會受限於比特幣框架的設計思維,而是從更底層的邏輯去思考區塊鏈需要怎樣的功能來實現正常運轉,並且還能夠規避以太坊經濟模型上的問題。 結合著波卡的目標是要做成一個 Layer0 的元協議,是一個更大的平台和網絡,因此我們對波卡的價值判斷更應該按照平台的思維來評判。平台的價值除了本身的經濟體量,還要看其網絡效應所具備的價值,這也是為何明明京東多年虧損依然受到資本熱捧的原因。

縱觀網路領域的大平台,沒有一個是處處收費還能做成巨頭的,都是對 C 端免費,然後靠網絡效應對 B 端收費。而波卡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經濟體,除了自身的代幣,還包括其平行鏈的代幣,其平行鏈中生態應用的代幣,以及通過轉接橋跨鏈過來的其他公鏈的資產。同時,波卡這種只對平行鏈這樣的 B 端收費對 C 端免費的設計,是最符合事物發展規律的。最後,不要忽視波卡比較完備狀態時對 DOT 的需求,尤其是波卡生態中會有一類公共利益平行鏈,他們是一種對所有 DOT 持有者都有益,本身的運行是沒有其他代幣,而是使用 DOT 運行的提供公共利益相關功能的平行鏈,他們也將會是 DOT 的巨大使用場景。我們現在看到的波卡還只是很早期的一個情況,距離波卡比較完備的狀態還相距甚遠。

當波卡已經接入了幾十條平行鏈,並且也接入了多條平行線程,以及有眾多公共利益平行鏈正常運作時,屆時波卡生態對 DOT 的需求才真正體現出來,我們以波卡的初期情況就下結論就太草率了。不過,波卡的發展確實還在早期,需要一些時間。

波卡

6. 在波卡上實現一個以太坊沒有意義

不可否認的是如今的 EVM 確實撐起了一片天,許多新興公鏈都通過兼容 EVM 的方式迅速發展生態,由此形成了龐大的 EVM 生態,區塊鏈領域中的大部分落地應用都在 EVM 的生態中運行著。

在波卡生態中,Moonbeam 作為對以太坊的 EVM 和各類工具兼容性做的最好的波卡生態項目之一,也被認為是在波卡上實現了以太坊。儘管已經有諸多公鏈兼容 EVM 了,但是在波卡上再實現一個以太坊依然很有意義。波卡的底層架構是不同於其他公鏈的,雖然看起來只是新瓶裝舊酒的兼容以太坊,但是波卡的底層架構卻更有優勢,由此帶來的性能也遠比 PoW 的以太坊要高許多,轉帳費更低。

除此之外,波卡上實現的以太坊還能獲得波卡的其他特性,比如互操作性,可擴展性,無需硬分叉即可升級等等。如今 Moonbeam 已經順利上線波卡網絡,其表現也讓支持其插槽拍賣的用戶獲益頗豐,看到 Moonbeam 開局如此順利,也有朋友這麼說,Moonbeam 的成功不就證明波卡的失敗了?因為波卡生態玩來玩去還是回到了以太坊的邏輯去了。其實並不能說回到以太坊的邏輯就不好,我們看待技術發展也要遵循一些客觀規律。

以太坊以及更大的 EVM 生態,確實是當下發展的最好的,其中有豐富的開發者和用戶以及海量的資金。波卡有著更新的底層技術和更多的功能,在波卡生態上用 EVM 相當於使用新的底層技術去兼容老技術,既可以避免一些老技術的問題,又能將 EVM 上的開發者、用戶和資金引入到波卡生態,並且提供波卡生態更多的功能。

通過兼容已有市場,再逐漸做迭代,發展新技術,不正是新技術落地的普遍方式之一嗎?

7. 波卡上線這麼久了,都沒什麼生態,做不起來

波卡是 Layer0 的元協議,與其他 Layer1 的公鏈發展路徑不一樣。一般 Layer1 公鏈只需要一些生態開發者開發出一些成熟的 DApp 或者 DeFi,就可以吸引用戶和資金進入,從而刺激整個生態,這樣的啟動速度確實很快。而波卡是 Layer0,不能直接承載智能合約,這就需要先構建支持智能合約的 Layer1 的平行鏈,之後才能在這些平行鏈上開發應用,再激活整個生態,波卡就比其他 Layer1 公鏈多了一個建設環節。

因此,同樣的時間,其他 Layer1 公鏈已經開始跑應用了,波卡才剛剛建立起 Layer1,確實會讓人覺得波卡沒什麼生態。但是換個角度講,這相當於是把波卡的早期階段與其他項目的中期階段進行對比,這其實是沒有可比性的。不過,如今波卡的一些 Layer1 已經逐漸成熟,我們認為波卡之後的生態發展會非常迅速。波卡生態可以兼容 EVM 並將許多 EVM 生態中的開發者和項目吸引過來,Moonbeam 及其先行網 Moonriver 已經在幾個月時間內就拓展了幾十個生態項目,已經驗證這是一條可行的路徑。並且其 TVL 已經赶超許多知名公鏈,所以再說波卡沒有什麼生態,這話就太謬誤了。另外,波卡生態中有許多兼容 EVM 的平行鏈,當一個項目已經成功在波卡上的某條平行鏈部署之後,由於各個平行鏈之間許多架構是類似的,所以該項目往往可以很容易的在另一條平行鏈上快速部署,好比迅速在多個城市開連鎖店一樣。而平行鏈之間之後又能互聯互通,對於這些項目來說也是一種增強流動性的手段。所以,波卡生態項目要做起來也容易,既然如此,相信很快會有多條平行鏈像 Moonbeam 和 Moonriver 那樣有幾十個生態項目,波卡生態的崛起似乎就在眼前。

波卡

8. 同樣作為 Layer 0,Cosmos 比波卡更好

我們應該以包容的心態來看待各個項目,Cosmos 也有自身的優勢和特點,擅長解決一些特定場景的問題,Gavin 在設計波卡之初也確實是受到了 Cosmos 的啟發。

但沒有說誰能顛覆誰,正如比特幣在整體加密貨幣市場的市佔率越來越小,以太坊生態在 DeFi 鎖倉體量的佔比也越來越小,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多條公鏈百家爭鳴的多鏈時代,多鏈共存,互聯互通會是今後的一個發展趨勢。 事實上波卡生態中許多平行鏈項目也在走多鏈的發展方向,他們選擇波卡作為基地,再橫向擴展佈局到不同的公鏈上。

比如波卡生態的 Astar 和 Composable Finance 都在研究跨鏈虛擬機,以與許多現有公鏈進行跨鏈,Astar 還發起過構建 Astar/Shiden&Cosmos 跨鏈橋的提案,Interlay 的比特幣錨定幣 InterBTC 也已部署到 Cosmos 上。只不過,雖然 Cosmos 啟發了 Gavin,但 Cosmos 並不符合 Gavin 的設想,在他看來 Cosmos 不夠去信任。

Cosmos Zone 除了使用同一套共識機制 Tendenmint 之外沒有其他選擇,開發者沒法在共識機制上有所創新,也不得不使用 Cosmos SDK;Cosmos 也不夠可擴展,一個系統要想做到可擴展性,就要做到無需增加新的節點、無需增加額外的安全性,就可展開支持多條區塊鏈。而這才有了現在的波卡。當然,今後也會有許多團隊根據自己的需求選擇 Cosmos 或者波卡作為項目承載的公鏈,但這並不妨礙 Cosmos 與波卡之間採取某些方式互聯互通。所以,不用以非此即彼的觀念來看待這兩個項目。現在 Cosmos 有一些先發優勢,其中跑出了 Terra 這樣的明星項目,但 Cosmos 整體的開發者少於波卡。而波卡起步晚一些,目標更遠大,所以發展的速度更慢一些,好在現在已經開啟了波卡的平行鏈插槽拍賣,波卡的生態項目終於可以甩開膀子謀發展了。

如今正是關注波卡生態能跑出一些明星項目的最好時間,大家不妨多花一些時間關注波卡生態的發展,或許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波卡

9. 波卡生態全是其他鏈上做過的生態,沒什麼創新

首先,同樣是在鐵軌上跑,高鐵跟綠皮火車的效率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作為技術架構更新穎,功能更豐富的波卡來說,把現有的老的解決方案用波卡這樣的新技術再重新實踐一遍是十分有必要的。其次,這些波卡生態的平行鏈裡也會有許多在其他公鏈上已經成熟的落地應用,比如 AMM、穩定幣、Lending 等等,不能因為這些項目沒創新就覺得整個生態沒創新。

對於各個公鏈來說有些功能是必要的,就好比是一座城市,總是會需要醫院、學校等公共基礎設施,所以對於波卡生態上的項目來說,也是需要的,並且有些需求的邏輯很簡單,並且在其他公鏈上已經驗證了可行性的,更應該在波卡上先實現一次。有了這些基礎,一些創新才會悄然發生。

比如波卡生態上 Moonbeam 就是被稱為波卡上的以太坊,因其對以太坊兼容性做的非常好。在 Moonbeam 上是支持 ERC721 和 ERC1155 這些 EVM 上經典的 NFT 標準的,但同時,Moonbeam 又是波卡的技術框架,因此一些創新的 NFT 標準比如 RMRK 也可以在 Moonbeam 上實現,這樣就能既兼容老技術,又能承載創新技術了。而與 RMRK 類似的這些項目屬於一種創新的賽道——分佈式區塊鏈網絡應用,除了 RMRK 以外,還有波卡上第一個原生跨鏈 DEX 項目 Zenlink。所以,新技術的波卡可以解決老問題,還能解決新的問題,而解決新的問題就會有創新的項目出現,而這樣的創新已經在波卡生態中發生了,給波卡生態一點耐心和時間,不要急於下結論。

10. 跨鏈是偽需求

我們經常會看到 USDT 和 USDC 會先在某條鏈上銷毀多少數量,再在另一條鏈上生成多少數量,由於沒有很好的跨鏈方式,USDT 和 USDC 等穩定幣就靠這種方式在不同公鏈上調控供給量的,這也很好地體現了跨鏈的需求。 再看看以太坊上 WBTC 的增量,在一年半以前其市值才剛到 1 億美元,如今已經有 120 多億美元的市值了,如果除開這期間比特幣的漲幅,那麼進入到以太坊的比特幣資產就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里數量就增加了 25 倍左右。

這也實證了某條公鏈的資產會希望到另一條鏈的生態中去參與能增值的經濟活動,這就是實打實的跨鏈需求。

波卡

還是那句話,不要以波卡現在處於早期的狀態,就覺得波卡的跨鏈場景沒什麼人用,而認為跨鏈場景是偽需求,不妨再多點耐心。

寫在最後

在上述的 10 大誤解中,我們會發現有的問題是老生常談,有的問題是隨著市場的波動而發生變化,從這個角度來看,懷疑與信仰似乎也總是時而遠離,時而交叉,很好的反映出了大家的情緒波動,不過當我們充滿懷疑時,反而需要冷靜的思考,並回到原點來看事物本身的發展。自從波卡主網上線以來,很多人喜歡拿波卡和以太坊對比,當然目前已經少了許多,我們不妨再回看二者的類比情況,單從時間線上來說,以太坊比波卡早誕生了 2-3 年,因此生態發展落後一些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在非同一起跑線上來競賽的話,後者只有仍受前期的不看好並奮起直追才是真理,所以,我們需要再耐心點。

最後,時間都到了 2022 年,有的誤解也該銷聲匿跡了,我們也需要重新思考一些邏輯,當然,每個人的經歷和思維邏輯不同,我們盡量求同存異。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Polkadot 生態研究院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