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來源:《CNA Insider》

原文編譯:《律動 BlockBeats》0x22D

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執行長趙長鵬(CZ)近日做客新加坡亞洲新聞台(CNA)旗下訪談節目《In Conversation》,接受了 CNA 執行製片人 Lin Xueling 的採訪。

在訪談中,CZ 談到了幣安最近與監管機構的交涉情況及其所遭受到的阻力,還談到了相較於傳統金融體系而言,加密貨幣的一些優勢與一些針對加密貨幣的偏見。CZ 認為,加密貨幣交易平台應盡最大努力為用戶提供加密貨幣相關教育,並且只需要為那些願意接受加密貨幣的人服務。

最後,CZ 表示,加密貨幣的增長趨勢是顯而易見且不會停止的,在未來,加密貨幣和幣安都將無處不在。《律動 BlockBeats》將訪談全文整理翻譯如下:

主持人:你認為接受監管這件事跟加密貨幣所提倡的去中心化、匿名有矛盾嗎?

CZ:我不認為有任何矛盾,許多人的觀點有點極端,常常會認為監管是非黑即白的。當你運行一個中心化的交易平台的時候,受到監管是有意義的,因為我們是在處理金錢。一是受到監管確實可以保護消費者,如果採用正確的法規,你依然可以鼓勵創新,這使我們能夠很好地與傳統金融系統融合。

主持人:看起來世界上所有主要金融中心的監管機構都對幣安最近發生的事情很警惕。他們一直對你們說不,或者你們自己撤回了申請。為什麼你沒有能說服大型金融中心的監管機構,讓他們知道「接受幣安」是一個好主意呢?

CZ:首先,我不同意你陳述的東西。我們已經看到了許多有影響力的國家想要與幣安合作。我認為一些國家意識到了,加密貨幣是金融的未來。並且他們還認為,稅收部門是其他所有部門的基礎。如果你沒有堅實的金融部門作為基礎,那麼,你的其他部門都會沒有競爭力,因為你沒有正確的交易方式。

所以我們看到了相當多的國家,甚至有一些國家在爭相與我們合作,爭相吸引我們在他們的國家建立總部。我不能說出具體的名字,但他們都是 G7 或者 G20 國家。

我們最近獲得了巴林的批准,我們也與杜拜達成了合作,當然還有其他人,不過我不想提前公佈。幾週後,你會看到更多的國家意識到他們要吸引這個行業。

主持人:巴林、杜拜當然都很不錯,但是像紐約、倫敦、法蘭克福、新加坡這樣的傳統金融樞紐呢?是什麼阻止了你們在這些地方獲得批准?

CZ:舉個例子,雖然「幣安美國」(Binance US)在美國的 43 個州獲得了許可,但是紐約有一項特殊的規定,那就是要求你經過三年財務審計,而 Binance US 剛成立了兩年。

在你提到的其他地方,像是英國,我們先前是撤回了申請,但我們改變了這一決定,我們正在與英國的監管機構合作。新加坡是個小市場,但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我們會繼續與新加坡合作。

並不是每個國家都已經完全建立了用於加密貨幣的法規。即便是現在已有的加密貨幣相關法規,關注的領域也只是一小部分,那就是中心化交易平台。他們並不關注 DeFi、NFT、粉絲代幣和許多其他東西。

在中心化交易平台中,法規所主要覆蓋的,是實名認證(KYC)和洗錢防制(AML)的部分。這些當然很重要,但要是交易平台蓬勃發展並正常運行,還有其他諸如安全、錢包管理之類的事情,還有如何處理客戶糾紛,有什麼樣的上新框架等等,很少有法規談論這些東西。現有的許多法規其實是從銀行法規中借鑒來的,因為監管機構並沒有深入接觸過加密貨幣。所以我們正在與全世界各地的國家合作,我們可以與他們分享我們實踐得到的東西,讓他們了解整個行業。

實際上,越大的國家行動也就越慢,較小的國家實際上通常行動得更快。但現在一些上世界上最大的國家正在關注這個領域,在這些國家中,你通常會看到兩種類型。一種非常支持加密貨幣,他們明白沒有加密貨幣技術或加密貨幣行業將嚴重影響自己的發展。另外一種則對加密貨幣持有保留意見。他們讀了一些負面報導,比如像比特幣仍在被毒梟使用之類的東西,有不同的看法是很正常的。

我不是說當今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擁有了最好的加密貨幣法規,這個行業剛剛起步,所以我們通常會花更多的時間在更具有前瞻性或更看好加密貨幣的地方。

主持人:讓我們來談談你剛才提到的事情,因為對於那些不是很了解加密貨幣的人來說,這就是他們經常看到的。你剛才提到加密貨幣被非法分子和詐騙者濫用於洗錢,你認為監管機構可以採取什麼措施,或者你們可以做出什麼改變,讓非法分子、詐騙者等不再使用加密貨幣。

CZ:我最近讀了一份某個地方的大使轉發給我的一份報告,這份報告非常詳細,其中提到只有 3% 的比特幣交易與非法活動或有問題的活動有關。這個比例非常小,實際上比法幣的比例更低。

我認為許多人並不能理解這個數字,但他們能懂的是,新聞媒體不再報導比特幣只被非法分子等群體使用了,因為有行業報告清楚研究過,情況並非如此。

加密貨幣有許多用例,如果你錯過了,整個經濟都可能受到影響。通過加密貨幣,你可以在全球範圍內為你的項目籌款。如果你們是一個好的項目,你們有不錯的信譽,你們對項目很認真,並且人們了解你,你就可以很輕鬆地為你們的項目籌集資金,這被稱為 ICO、IDO、IEO 等等。這樣要比傳統的 VC 方式容易得多,但是由於太過容易,所以也會遇到很多詐騙者,但對於真正的企業家來說,這是一個他們可使用的工具。

還有 NFT,NFT 是藝術家在全球範圍內通過作品獲利的另一種方式。除了區塊鏈,在任何傳統領域裡都沒有這樣的機制。如果靠美術館或者博物館,你不會得到這樣的高的流動性和回報。

主持人:你不認為通過傳統的平台進行眾籌是一樣的嗎?

CZ:這不一樣,你可以試試。傳統的眾籌平台通常僅限於一個國家,由於當前法幣系統帶來的限制,其他國家的用戶很難購買或參與。就算人們想支持你的項目,他們也不能很容易地給你 200 美元。

主持人:是什麼在阻止幣安全球化?

CZ:我認為真正糟糕的事情是對加密貨幣實施全面禁令,這是不好的。在我看來,這會對那些地區的經濟增長產生長期的負面影響。這是一項新技術,雖然有人將其用於非法活動,但這個比例相當小,要比法幣用於非法活動的比例小很多。擁抱這項科技有很多好處,沒人能阻止技術革新,世界上有數十億人,他們將繼續創新。擁抱創新對經濟發展非常重要,所以任何全面禁止通常都是不好的。

主持人:所以你說風險其實非常小,並且相對於好處來說,被高估了。

CZ:是的,任何行業都存在著風險。今天人們仍然在使用美元購買毒品,但這不意味著美元是不好的;非法分子在某處仍然有銀行帳戶,但這不意味著銀行是不好的。我敢肯定,非法分子都在使用網路,但我們不會為此切斷整個網路。我們必須就事論事,我們確實需要解決那些惡意使用者,減少現有的一些問題,但正向的收益是要大得多的。

主持人:之前我們採訪了一位經濟學家,他認為,當移民工人想將錢轉移回家時,使用加密貨幣會降低許多成本,因為這樣可以盡量少地進行交互,並且可以進行非常小額的轉帳。

CZ:是的,全球匯款是一個巨大的行業。今天,使用這些服務的成本在 10-20% 之間。如果一名工人用電匯將 300 美元寄回自己的家鄉來養家糊口,他們會被收取 20 到 30 美元的手續費。這些人都不是很富有,但他們都在努力工作,如果想支撐家庭,那麼他們必須支付 10-20% 的手續費,只為了轉移資金。而如果使用加密貨幣,那麼最少只需要幾美分甚至更少。

主持人:如果我在一家小公司,想要降低支付成本,我應該考慮使用加密貨幣嗎?

CZ:當然。我認為今天的世界要小得多,我們與世界上的所有人一起工作,而不是只和自己國家的人一起工作。當你談到跨境支付時,傳統的法幣系統非常昂貴且緩慢。而加密貨幣則是即時的,並且成本非常低,能使你在國際上更具競爭力。基本上,任何不使用加密貨幣的企業都會使自己處於不利地位。

主持人:我與一位通過幣安投資加密貨幣的人談過,他認為這是一種賭博。

CZ:我認為我們應該採用這樣一種觀點,即加密貨幣有不同的用戶,不同的用戶就有不同的目的。就像使用美元的人,他們可能是股票交易者,也有可能是用美元兌換歐元、人民幣等貨幣的貨幣交易者,更有可能只是用美元進行支付。

在任何行業中,總會有一小群投機交易者,他們若非短期交易者,就是長期交易者。有些人稱他們的行為是不好的,有些人則稱之為投資。這取決你想做什麼,有些人只是用比特幣進行支付。就我來說,我從不進行交易,我只是持有著比特幣,那是我從 2014 年持有到現在的。是否將其稱為一種賭注取決於你的定義,但是在每個行業中,不同的人使用這種新的技術,新的資產類型用在不同的事情上。

主持人:在證券交易平台投資的人們,往往掌握著更多的知識,銀行也在提供建議,有時甚至會檢查投資者是否意識到了風險。你認為加密貨幣交易平台也應該這麼做嗎?

CZ:我完全同意。我認為加密貨幣行業需要更多的教育,我們設立了 Binance Academy,那裡有近千個完全免費的影片和文章,提供給人們觀看和閱讀。我們實際上將那些文章的連結置於網站的各個頁面,比如在存款的時候,你能看到嵌入在網站內的文章,內容主要是提示用戶要小心哪些安全風險。最近,葡萄牙官方將 Binance Academy 上面的內容轉載到了他們自己的網站上,從而進行數位教育,當然這得到了我們的許可。

同時,我們可能是唯一有負責任交易計劃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如果我們看到用戶快速地賠錢,我們會阻止他們的交易長達 48 小時,讓他們冷靜下來。如果他們仍然繼續並虧損,那麼我們會禁止他們進行交易。在進入幣安的某些功能區域之前,人們必須進行測試。我們會問一些非常明確的投資問題,選出正確答案才能進入。

主持人:如果你們要在人們損失太大的時候阻止他們進行交易,他們必須選擇正確的答案,才能轉移到一些可能不是那麼負責任的交易平台,對嗎?

CZ:是的,這就是我們的方式,我們盡最大努力教育我們的用戶。

主持人:為什麼你們不和現有的證券交易平台合作?你有 Computer Science 背景,也為東京證券交易平台工作過 ,你了解傳統的證券交易平台。所以你為什麼不與他們聯繫,從而進入主流市場呢,那不是也能解決很多監管問題嗎?

CZ:我認為跟他們合作絕對是一個好主意,但我不會說,只要跟他們合作就能解決監管問題。今天在全球各地,關於加密貨幣的法規都不是完全明確的。我不認為與那斯達克合作就能消除監管顧慮,但我們非常願意與傳統的交易平台合作。

主持人:你不怕他們蠶食你的市場嗎?

CZ:不,我認為加密貨幣領域的參與者越多,對已經進入的人來說都越好。對我們來說,發展這個行業非常重要,這個市場還很年輕,所以我們可以將其擴大到 1000 甚至 10000 倍。越多的人參與,這個行業內就會出現越多的機會。如果你是唯一一個參與者,那麼你就處於一個錯誤的行業中。

我相信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有一天會取代中心化交易平台,當這一天到來的時候,我們也可以與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合作。我們能夠擁抱這項技術,我們擁抱湧現出來的每個人,我們擁抱技術創新,我們擁抱競爭、夥伴關係,我們擁抱所有。

主持人:我們可以在 3 到 6 個月內看到幣安在倫敦、法蘭克福或新加坡獲得批准嗎?

CZ:老實說,3 到 6 個月是非常短的一段時間,就像法規的變化不那麼快一樣,他們的想法也不會變化得那麼快。從長遠來看,我們渴望在任何地方都以完全合規的方式存在。雖然短期上我們並不在你的國家,事實上,我們現在不在大多數國家,但這不意味著我們將來不會在那裡。

我預測在未來,5 年、10 年、20 年之後,加密貨幣將無處不在,幣安也將無處不在。

主持人:印度總理莫迪曾說,加密貨幣寵壞了年輕人,你如何改變這種心態?

CZ:我認為我們不需要改變每個人的心態,世界上有 80 億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他們有這樣做的自由。我認為,我們只需要為那些接受加密貨幣的人服務。

我個人認為,加密貨幣是對我們的金融和行業經濟增長最具影響力的技術,這也是為什麼我將所有時間都花在這個行業中。我完全相信新成長起來的年輕一代將會是土生土長的「幣圈人」,但如果有人無法認同這種觀點,那他大可不必在這個行業中花費時間。

身處做出決策位置的人,他們的觀點將影響行業的增長和經濟的增長以及其他人的生活。我真心希望這些人能將經濟發展視為主要驅動力,並改善人們的生活,從而進一步發展當地的經濟。

我們看到越來越多人以驚人的速度進入加密貨幣領域,僅僅在過去幾個月,有些地方的加密貨幣用戶增長了 300-500%。這個行業在增長,但我們不需要讓每個人都進來。

主持人: 加密貨幣與主流相比,規模仍然是很小的,雖然你說增長很迅速,但是原本的規模就不是很大。

CZ:這個行業仍然處於起步階段。我認為目前在全球,加密貨幣的採用率在 5% 左右,這是按持有加密貨幣的人來算的。如果你用總淨值來看,那加密貨幣的採用率只有 0.1%。只有很少數的人會將他們所有的淨資產投入到加密貨幣中。我們也不需要直接達到 100%,我們可以從 5% 到 10%,再到 20% 到 80%。而最後的 20% 可能需要幾十年,比如我媽媽,她就不是一個重度加密貨幣用戶,因為她的年齡,而且她甚至不知道怎麼用 iPhone。

加密貨幣還處於很早期的階段,所以規模當然更小,這是很正常的。但是,我認為趨勢是顯而易見的,加密貨幣的用戶數正在增長,並且是不會停止的,這對我們很重要。

主持人:好的 CZ,非常感謝你能接受我們的採訪!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律動 BlockBeats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