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凱爾

解救維基解密(WikiLeaks)創辦人亞桑傑(Julian Assange)是一個足夠大的目標,這個充滿爭議的人物曾因洩密美國政府醜聞被通緝,在獲得厄瓜多爾政府庇佑近 7 年後,他被關進倫敦一所監獄。而美國政府一直試圖將其引渡回國,終於在去年 12 月 10 日,英國高等法院做出了允許引渡的判決,這使得亞桑傑可能在美獲得長達 175 年的監禁。

在這一判決落地的當天,以亞桑傑的名字命名的 AssangeDAO 成立。今年 2 月 4 日,該組織效倣此前的 ConstitutionDAO 和 FreeRossDAO,在代幣發行工具 JuiceBox 發起募捐,希望籌集資金來競拍亞桑傑與藝術家 Pak 聯名發行的 NFT,並將銷售 NFT 所得用於為亞桑傑提供法律辯護和宣傳抗議等活動。

截至 2 月 7 日,AssangeDAO 已籌集 12660 枚 ETH,超過了 ConstitutionDAO(PEOPLE)籌集的 11613 枚 ETH,約 3880 萬美元。由於此前 PEOPLE 治理代幣上漲數十倍,讓捐助者獲益頗豐,因此這次聲勢浩大的募捐,吸引了大量的投機者前來,AssangeDAO 的熱度在近幾日居高不下。

然而,此時的 AssangeDAO 因仍未釋放 JUSTICE 陷入了社群內亂。在這之前,該組織的發起者曾在社群承諾僅會有一輪募資,但當前其又開啟第二輪募資,導致捐助者尚無法領取 JUSTICE,關於「發起方會不會跑路」的猜疑聲甚囂塵上。

更戲劇性的一幕是,根據許多捐獻者的社群媒體平台上表示,他們並不關心解救亞桑傑的目標,甚至壓根不了解亞桑傑的經歷,只是希望在本輪募捐中投機賺錢。在推特 KOL「dahuzi.eth」眼中,AssangeDAO 因充斥大量的投機者,讓賺錢機會變得渺茫,「誰來拉盤」是一個問題。

AssangeDAO 募資額超過「PEOPLE」

AssangeDAO 在近幾日再度掀起一波募資熱潮,這個以維基解密創辦人亞桑傑(Julian Assange)命名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其實是一個為解放亞桑傑而戰的密碼龐克團體,旨在籌集 ETH 以購買由數位藝術家 Pak 與亞桑傑合作製作的 1/1 動態 NFT。

根據 AssangeDAO 官網介紹,該動態 NFT 是使用 manifest.xyz 智能合約鑄造的,並將由 Pak 在專門的網站上拍賣。從 NFT 出售中籌集的收益將有利於亞桑傑的法律辯護基金和宣傳活動,以提高人們對其案件言論自由影響的認識。

AssangeDAO 之所以受到廣泛關注,與亞桑傑的個人背景和爭議性密不可分。

亞桑傑本是一名澳洲記者,他於 2006 年創辦維基解密網站。2010 年,這家網站開始曝光關於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的海量秘密文件,包括美國部隊巴格達空襲附帶謀殺影片、在科特迪瓦的有毒廢物傾倒事件的文件等,這些對美國不利的曝光令美國政府陷入巨大爭議。

一系列洩密事件後,美國政府針對維基解密展開刑事調查。2010 年 11 月 30 日,在位於瑞典的國際公共檢察官辦公室要求之下,國際刑警組織以涉嫌性犯罪為由,對亞桑傑發出國際逮捕令。12 月 7 日,亞桑傑向倫敦警察廳投案,但他否認相關指控。2012 年,亞桑傑獲得厄瓜多爾政府政治庇護,之後在大使館安度了七年。

但在 2019 年,厄瓜多爾政府以醜聞為藉口將亞桑傑驅逐,並且與英國達成了逮捕他的協議。隨後,亞桑傑一直被關押在倫敦戒備最森嚴的貝爾馬什監獄。在此期間,美國政府一直希望將亞桑傑引渡至美國。

2021 年 1 月,英國地方法院以亞桑傑引渡後有較高自殺風險為由,拒絕美方引渡要求。但在 12 月 10 日,英國高等法院在美方再次提出引渡要求後推翻此前裁決,允許美國引渡,而一旦引渡至美國,亞桑傑將可能面臨長達 175 年的監禁。

12 月 10 日這一天,AssangeDAO 在一個 Telegram 群組中發酵並形成。這一群組成立後不久,亞桑傑的兄弟加布里埃爾·希普頓也加入其中,並持續為釋放亞桑傑開展抗議和遊說活動。

直至今年 2 月 4 日,效倣此前籌資競拍美國憲法副本的 ConstitutionDAO,AssangeDAO 於代幣發行協議 JuiceBox 發起募捐,號稱要籌集資金來競拍 1/1 「Julian x Pak 聯名 NFT」,並將出售 NFT 的收益用於為釋放亞桑傑而努力。

NFT

AssangeDAO 募資 12660 ETH

2 月 7 日,AssangeDAO 的融資結束,其籌集了超過 10500 枚 ETH。隨後,其又開啟了第二輪融資,截至當前,該組織已籌集 12660 ETH,超過了 ConstitutionDAO(PEOPLE)籌集的 11613 枚 ETH,約 3880 萬美元,與 PEOPLE 類似,人們每捐獻 1 枚 ETH 可獲得 100 萬枚治理代幣 JUSTICE,由於此前 PEOPLE 治理代幣上漲數十倍,讓捐助者獲益頗豐,因此這次聲勢浩大的募捐,吸引了大量的投機者前來,AssangeDAO 的熱度在近幾日居高不下。

AssangeDAO 未發代幣引爭議

根據 AssangeDAO 發布的籌劃資金路線計劃,AssangeDAO 將在競標相關 NFT 後,將 NFT 銷售所得用於幫助亞桑傑對抗引渡到美國。如果 DAO 沒有贏得拍賣,則所有資金將通過 JuiceBox 扣除 Gas 費後返還給用戶。

這個募資和退款的步驟,此前已經在 ConstitutionDAO 競拍美國憲法副本失敗後上演過一遍。而在發放 JUSTICE 代幣上,AssangeDAO 發起方沒有履行承諾,出爾反爾的行為引發了不小的爭議。

根據社群成員的說法,AssangeDAO 發起方在第一輪募資時曾在社群中表明只會有一輪捐助,但在 2 月 7 日首輪募資結束後,發起方緊接著開啟了第二輪捐助。而在第二輪捐助開始後,首輪捐助者仍無法申領對應的 JUSTICE 代幣,遭到社群成員強烈不滿。

NFT

AssangeDAO 開啟第二輪募資令社群不滿

加密貨幣社群的 KOL「傑尼君」暗諷 AssangeDAO 為 「薛丁格的 DAO」,以描述該組織的不穩定狀態。由於該組織已經募集了大量的 ETH,但還沒有發放代幣,讓許多捐款者擔心。傑尼君提起質疑,「跑還是沒跑,這是個問題。」

另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即便 AssangeDAO 籌集了大量的資金,解放亞桑傑仍是一個看起來無法完成的任務,「在過去的十餘年裡,美國從未放棄對亞桑傑進行制裁,在這樣的決心下,光依靠資金去解救亞桑傑是不切實際的。」

實際上,在參與此次募資的用戶中,一些人壓根就不知道亞桑傑是誰,也對解放亞桑傑絲毫沒有興趣,投機賺錢才是第一目標。

在 AssangeDAO 相關推特話題的討論中,很多用戶表達了對無法獲得收益的擔憂,甚至還有人想要組建維權群討回已投入的資金。

用戶們的擔心並非沒有道理,此前以釋放暗網市場「絲綢之路」創辦人 Ross Ulbricht 為目標的 FreeRossDAO 曾短時間內引起關注,但不久後治理代幣 FREE 便一路下跌,至今距募資成本價已跌去 64%,釋放 Ross Ulbricht 的目標彷彿已被世人遺忘。

在 AssangeDAO 募捐事件中,一方面,解放亞桑傑的難度非常大,另一方,因投機者聚集,想要從中獲利也並不容易。

加密社群的 KOL「dahuzi.eth」認為,PEOPLE 此前在收益回報上的成功不能簡單複制,因為 PEOPLE 最初匯聚的是一群真捐並且認可美國憲法的人,投機群體並不多。而 AssangeDAO 的捐助者更多以賺錢為目的,「那問題來了,一堆人一個價格全進了,需求在哪裡?誰來拉盤?最後就會變成誰先跑的遊戲。」

此外,該 KOL 表示,AssangeDAO 與 PEOPLE 的區別在於,拍賣美國憲法副本的周期很短,不成功就可以保本退款,而營救亞桑傑的時間週期可能會拉到很長,隨著時間流逝,用戶想要保本退出也可能出現變數。

儘管 AssangeDAO 募集的 ETH 數量已經超過「PEOPLE」,但無論從目標事業的難度和捐助者的行為邏輯來看,這個 DAO 的前景都撲朔迷離。而在當下,AssangeDAO 敗壞了信譽,捐助者們的恐慌和不滿情緒逐漸積聚,一旦 JUSTICE 釋放,拋售將必不可免,捐助者將進入「跑得快」遊戲。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蜂巢財經 News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