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T 和 LUNA 的暴雷風波持續發酵,骨牌倒下後產生了哪些連鎖反應呢?

實際上,自從 DeFi 興起後,對其「可組合性」的討論就沒有停止過。過去,大家為協議組合可以帶來更多交易機會並放大投資收益而歡呼,而樂高積木堆得越高市場中各種產品的聯繫越來越多,這使得風險組合變得不可忽視。

近期 UST 脫鉤引發的一系列連鎖反應恰好成為觀察這種風險組合的一個絕佳窗口。當一個規模較大的產品出現問題後,這個內部問題如何影響其他市場和產品?為此,PANews 旗下數據專欄 PAData 觀察了此次 UST 脫鉤事件前後 DeFi 和現貨市場的多項數據,發現:

1)UST 大額持有者受損:Wormhole 上 UST 餘額前 30 的非交易所地址中,平均每個地址的餘額約 704 萬 UST ,按照現價 0.1767 美元來推算,那麼這 30 個地址的平均損失額在 579 萬美元左右。

2)鏈上共有 404 萬個地址「受害」,8 萬個地址新入場抄底或參與套利。5 月 7 日 Terra 鏈上共有 404 萬個地址,相當於有 404 萬個地址可能「受害」。而至 5 月 14 日,鏈上地址數增加至 412 萬個,也即相當於有 8 萬個地址新入場抄底或參與了此後因「救市」創造的套利交易。LUNA 走向「歸零」過程中 3 個特點,分別是價格持續下跌、超高日內振幅和交易量攀升。

3)基於公鏈代幣的算法穩定幣受到影響產生高波動,同時使穩定幣整體市場規模下降。USDN 和 USDX 本月以來日均偏離錨定價格的幅度分別達到了-4.24% 和-9.22% ,而 USN 則達到 6.97% 。統計範圍內的 7 種穩定幣本月以來的總市值減少了近 84 億美元,降幅約為 5.15% 。

4)四個影響是,進一步加劇了 DeFi 鎖倉規模的下降。5 月以來 DeFi 的總鎖倉額減少了 834.85 億美元。同期,Terra 的鎖倉額減少了 274.98 億美元,佔 DeFi 鎖倉額的下降總額的 32.94% 。另外,C urve 也跌去了約 12.46% 的 DeFi 鎖倉額。

5)LFG 拋售主流資產在市場上造成了較大的拋壓,此外還有其他資金共同參與拋售,從而加劇了整個市場的下跌趨勢,並改變了市場預估槓桿率與價格走勢之間的相關變化趨勢。

UST 脫鉤前已流動性佔比失衡,Wormhole 上單地址最高損失額超 4500 萬美元

在討論 UST 脫鉤帶來的連鎖反應之前,先簡短回顧一下這個過程,以及此前的隱患。猜測認為,脫鉤的起因是 Terraform Labs 在 5 月 7 日從 Curve 移除了 1.5 億 UST 的流動性,1 分鐘後一個新充值地址將 8400 萬 UST 跨鏈至以太坊並賣出,引發了拋售。此後,Terraform Labs 從 Curve 中移除了 1 億 UST 流動性,在 UST 脫鉤後一未知地址開始拋售 ETH 購買 UST。

在事發時,4pool 還在準備階段,主要的流動性是在 C urve 主網上 Wormwhole 的 3pool 。

截至 5 月 15 日,US T 在 3 pool 中還剩下約 1.2 2 億 UST ,佔池內總額的 9 8 . 9 4 % ,其他三種穩定幣合計還剩下 1 31 .47 萬枚,佔比僅為 1 .06 % 。懸殊的資產配比使得該池以基本不具備提供流動性的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在 5 月 7 日,池內 UST 的佔比已經保持在 55 % 以上,超過理論配比 50 % 的水平。在已經失衡的池內變動流動性,其結果顯然不是 UST「終結 Curve War」,而是步入深淵。

UST 脫鉤後給市場帶來的第一個影響,也是最直接的影響,那就是使 UST 持有者受損。由於此次時間前,Warmhole 上的 3pool 是 UST 的主要市場之一,一個合理的推測是,以 Wormhole 上 UST 的持有者可能面臨的損失來預估全局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根據統計,Wormhole 上 UST 餘額前 30 的非交易所地址中,平均每個地址的餘額約 704 萬 UST,最高的達到了 5582 萬 UST,超過 1000 萬 UST 的地址還有 5 個。按照現價 0.1767 美元來推算,那麼這 30 個地址的平均損失額在 579 萬美元左右,最高損失達到了 4596 美元,損失在 1000 萬美元以上的地址還有 2 個。

LUNA 最高日振幅超 70000%,受影響地址或超 404 萬個

由於 UST 的雙幣機制設計,在 UST 嚴重脫鉤後,首先波及的就是 LUNA ,使 LUNA 持有者嚴重受損,但同時也為一些投機者打開了 LUNA 的交易空間。

根據 Terra 鏈上地址數量來做一般推測,在此次流動性事件之前的 5 月 7 日,Terra 鏈上共有 404 萬個歷史累計地址,基本可以等同視為有 404 萬個地址持有 LUNA ,也即大約有 404 萬個地址可能「受害」。而至 5 月 14 日,Terra 的鏈上地址數增加至 412 萬個,也即相當於有 8 萬個地址新入場,或參與因「救市」創造的套利交易,這裡還不包括在交易所中交易的地址,如果算上後者,那麼這一數量顯然要大得多。

LUNA 走向「歸零」的過程中 3 個特點,分別是價格持續下跌、超高日內振幅和交易量攀升。從價格來看,在 5 月 6 日,LUNA 的價格還能達到 77.5 美元,到 8 日還能報收 64.1 美元,但此後,LUNA 的價格就穩不住了,多番「救市」未果導致市場信心崩塌。9 日,LUNA 僅報收 32.0 美元,日環比下跌 50%,10 日,LUNA 報收 17.5 美元,日環比再跌 45%。而到 11 日以後,LUNA 的價格保持每天往右移動一個小數點的速度下跌,至 14 日已僅有 0.0004588 美元。

於此同時,LUNA 的日內最大振幅和單日交易量皆屢創新高。從 5 月 9 日開始,LUNA 的日內最大振幅就超過了 100% ,11 日達到了 2186% ,而 12 和 13 日則高達 37713.88% 和 76377.61%,即使到了 14 日也還有 574.12%。要知道,在 4 月份,日均最大振幅只有 8% 。另一方面,自 5 月 8 日以後,LUNA 的日交易額就從 51.1 億美元不斷攀升,至 12 日創下單日最高交易額記錄,達到 193.8 億美元,日環比增幅超過 67% ,而 4 月份,日均交易量僅有 21.8 億美元。這表明,UST 脫鉤大大打開了 LUNA 交易空間和獲利空間,吸引了不少資金參與,當然,有的超額收益,也有的發生損失。

穩定幣市值「縮水」84 億美元,DeFi 鎖倉量下跌 43%

UST 難以挽回地脫鉤帶來的第三個影響是,提高了經濟模型相似的基於公鏈代幣的算法穩定幣的波動性,同時使穩定幣整體市場規模下降。根據統計,5 月以來,BUSD 、DAI 、FRAX 、USDC 、USDD 和 USDT 仍然表現得相對較穩定,但 USDN 、USDX 和 USN 的價格都較大程度地偏離了錨定價格,其中,Waves 發行的 USDN 和 K ava 發行的 USDX 本月以來日均偏離錨定價格的幅度分別達到了-4.24% 和-9.22% ,而 N ear 發行的 USN 本月以來日均偏離錨定價格的幅度則達到 6.97% 。較大的脫鉤幅度為這些穩定幣和發行方都帶來了考驗,同時也增加了市場波動。

除此之外,UST 脫鉤還使得市場對穩定幣穩定機制產生了普遍的懷疑,比如,再次質疑 USDT 和 USDC 等中心化穩定幣的儲備資產的充分性,以及質疑 USDX 等算法穩定幣的抵押物是否受影響等。再加上外部市場環境下行的影響,5 月以來,7 種主要穩定幣中除了 USDC 和 BUSD 的市值規模有所上升以外,其他 5 種穩定幣的市值規模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市值「縮水」幅度較大的是 FRAX 、USDX 和 DAI ,分別下降了 43.14% 、41.32% 和 27.26% 。總體來看,7 種穩定幣本月以來的總市值減少了近 84 億美元,降幅約為 5.15% 。

UST 脫鉤事件以及市場的下行進一步加劇了 DeFi 鎖倉規模的下降。根據統計,5 月以來,DeFi 的總鎖倉額從 1946.0 億美元下降至 1111.2 億美元,減少了 834.85 億美元,降幅約為 42.90%。其中,同期,因為代幣價值的縮水,Terra 的鎖倉額從 280 億美元下降至 5.2 億美元,減少了 274.98 億美元,降幅約為 98.14%。重要的是,Terra 鎖倉額的下降總額佔 DeFi 鎖倉額的下降總額的 32.94%,相當於 Terra 跌去了 DeFi 整個市場近 1/3 的鎖倉額。值得關注的還有與 UST 和穩定幣密切相關的 Curve 的鎖倉額變化情況。同期,Curve 的鎖倉額從 189.9 億美元下降到了 85.9 億美元,減少了 104.00 億美元,佔 DeFi 鎖倉額的下降總額的 12.46%。

而且,根據 Curve 中多種穩定幣的流動性份額變化來看,UST 的影響最大,其流動性份額從 5 月 8 日的 4.9% 一路跌至 15 日的-74.36%,而其他穩定幣受到的影響都不大,只有 USDN 的流動性份額在 12 日跌至-11.04%,但隨後便回到 0% 以上。其他穩定幣基本上在 12 日出現了流動性份額的小幅度普跌,但隨後也都基本恢復。

另外,DeFi 中的借貸市場規模也受到了影響。本月以來,Compound、Maker 和 AAVE 三大借貸市場的存款額從 298.34 億美元下降至 219.62 億美元,減少了 78.72 億美元,降幅約為 26.39%。而未償還的借款額也從 153.56 億美元下降至了 101.41 億美元,減少了 52.15 億美元,降幅約為 33.96%。

從借款資產來看,5 月 10 日至 13 日期間,USDT、USDC、UST 的借款額較自身稍早階段有明顯的增長,比如,USDT 在 11 日的借款額達到了 1.98 億美元,日環比增長了 80%;UST 在 10 日的借款額達到了 257 萬美元,日環比增長了 446.81%。從中不難看到 UST 持續脫鉤對借貸市場和套利交易帶來的影響。

市場拋壓驟然升高,槓桿率先背離後同步下跌

UST 脫鉤後,基金會開啟了一系列「救市」措施,這為市場帶來了第五個影響,即因拋售主流資產在市場上造成了較大的拋壓,從而加劇了整個市場的下跌趨勢。根據統計,自 5 月 8 日至 14 日,全市場共有約 80.50 萬 BTC 轉入交易所,其中 5 月 9 日共有約 21.23 萬 BTC 轉入交易所,為近期極高轉入水平,其次,10 日至 12 日期間每天都有超過 12 萬 BTC 轉入交易所。另外,同期還有 577.20 萬 ETH 轉入交易所,其中 11 日和 12 日每天都有超過 100 萬 ETH 轉入交易所。

根據對 Glassnode 對 Luna Foundation Guard 餘額的監測,其餘額已經從 5 月 8 日的峰值 80594.75 BTC 變為 5 月 10 日的 0 BTC。暫且不論這些資金是否被出售後用於「救市」,即使全部售出,也僅佔近期交易所 BTC 流入額的 1/10 左右。這或說明,在近期市場外部環境出現變化,貨幣政策趨緊導致全球流動性緊縮的背景下,UST 脫鉤後,還有其他資金共同參與拋售。

而且,UST 脫鉤後,驟然升高的市場拋壓使得 BTC 和 ETH 加速下跌,改變了市場預估槓桿率與價格走勢之間的相關變化趨勢。值得關注的是,在此次事件以前(黑色框中 4 月中下旬至 5 月初期間),市場預估槓桿率與價格走勢相背離,即幣價下行時,市場槓桿率反而上升,與此前兩者走勢基本一致的趨勢不同。這意味著,當時市場對價格下行或有所預期,或對價格走勢反轉有信心,市場中存在一個弱勢的平衡。但是,UST 脫鉤的意外爆發打破了這種平衡,價格走勢超出預期,大幅下跌使得市場槓桿率也同樣下降,投資者更有可能遭受超預期的損失。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