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楊鄭君

5 月 21 日,自稱「保守型」投資人的北京金沙江創投管理合夥人朱嘯虎買入一雙 StepN 跑鞋,並發朋友圈表示,第一天跑步賺了 30 美元,預計 3 個月回本,「StepN 的經濟模型設計的還是不錯的,有機會跑通,未必是龐氏,值得體驗學習一下。」

StepN 是今年異常火爆的一款 Move to Earn 遊戲,在上半年加密貨幣產業頹勢的情況下逆勢上漲,一度被稱為「幣圈之光」。該遊戲基於 Solana 區塊鏈和 BSC 鏈,而朱嘯虎買入的是基於 BSC 鏈的 StepN 跑鞋,根據當時的價格,預計為 3 萬人民幣。

短短一週之後,黑天鵝便出現在投資者的面前。

5 月 27 日,StepN 官方宣布將於 7 月 15 日 24 點停止向中國大陸地區用戶提供 GPS 及 IP 位置服務。兩天內,BSC 鏈跑鞋的價格跌幅達 90%,地板價從 3 萬元人民幣跌至 3000 多元,BSC 鏈的 StepN 遊戲代幣 GST 價格從近 200 元跌至 20 元。按此計算,朱嘯虎的跑鞋回本將遙遙無期。

在 StepN 火爆和大跌背後,是無數普通用戶的狂歡和悲傷。有用戶 100 萬元入場,兩天後只剩下零頭;也有用戶大賺 300 萬元,兩天虧掉一大半;也有用戶早已回本,笑看市場動盪。

在鞋價的炒作中,人性展現得淋漓盡致,「一夜暴富」的想法伴隨著絕大多數玩家左右,賺錢回本還是不斷重複投下去,成為許多人的糾結。

然而,一夜暴跌讓用戶終於理解社群流傳的表情包內涵:「StepN 賺錢 StepN 花,一分錢也別想帶回家。」

三個月大賺 300 萬,兩天虧掉 95%

無論多忙,工作中的吳毅(化名)都忍不住每隔十多分鐘查看下 StepN 市場的鞋價,然而,並沒有期待的上漲出現。

在 5 月 27 日至 29 日的暴跌中,吳毅 300 多萬人民幣的 StepN 資產跌得只剩下零頭。

吳毅是一名白領上班族,一年前開始關注虛擬貨幣,GameFi(鏈遊)也成為他關注的焦點。然而,由於空閒時間少,雖然關注了多個鏈遊項目,他始終沒有下定決心入局。

2022 年 2 月,一篇關於 StepN 的文章吸引了他:「走路就能賺錢,既能鍛煉身體,又不用花費太多時間,簡直是量身定做。」

投資了 1 萬元體驗後,吳毅又陸陸續續投資了 4 萬元,他的裝備從一雙灰色球鞋,升級為 1 雙綠色球鞋和 8 雙灰色球鞋。

根據稀有度,StepN 鞋子分普通(灰色)、罕見(綠色)、稀有(藍色)、史詩(紫色)和傳奇(橘色)5 個級別,越稀有的鞋子具有更高的屬性,能賺取更多的收益。

另外,用戶還可以通過增加鞋子數量來增加能量數,進而增加走路的時間,賺取更多收益。

擁有 9 雙鞋子後,吳毅每天的走路時間增加至近 1 個小時。每天上下班路上,吳毅盡量繞遠路步行,甚至少坐一站地鐵步行回家,「以前每天步行不到 1 萬步,玩 StepN 後,每天超過 1.5 萬步。」

StepN 採取雙代幣模式,其中 GST 為遊戲內代幣,總量無限供應,GMT 為遊戲治理代幣,限量供應 60 億。玩家通過步行可獲取 GST,然後把 GST 換成 SOL 或 BNB 並兌現獲利;另外,玩家還可以賺取寶石,或者消耗 GST 生成(mint)新鞋,在市場上售賣獲利。

因為入局早,吳毅通過走路、生新鞋倒賣等,兩個月內賺到 200 多萬。然而,他並沒有提現,而是選擇不斷複投,綠鞋升級為藍鞋,一個帳號升級為多個帳號,自己走路變為找人代走、找鏈遊公會代走。

吳毅表示:「通過玩 StepN,我看到了財富自由的希望。」

5 月中旬,吳毅看到 StepN 上線 BSC 鏈後,利潤遠超 Solana 鏈,經過多次糾結後,他終於決定把大多數資產轉移到 BSC 鏈,之後的幾天,吳毅陸陸續續轉移了 150 多萬元資產到 BSC 鏈上。

吳毅表示,自己一直在提醒自己,如此高的利潤必然有泡沫,有很高的風險,然而,他通過計算得出結論,在 BSC 鏈投入 5 天左右就可以回本,而社群裡很多人曬出賺錢的截圖,「我就心癢癢的,想賭一把,只要 5 天內不崩盤就賺了。」

然而,「5 天內回本」最終也變成了「持續複投」,「看著日益增長的資產,總希望賺更多。」

5 月 27 日,StepN 發布《關於清查中國大陸賬戶的公告》稱,為響應相關監管政策,StepN 將清查中國大陸帳戶,若發現中國大陸地區用戶,將於 7 月 15 日停止提供 GPS 及 IP 位置服務。

公告發布後,StepN 鞋價和幣價均開始持續下跌,吳毅眼睜睜看著自己價格 6 萬元的鞋子降到 4 萬元,然後再降到 2 萬元,「如此低的價格,不可能賣,等著反彈吧。」

5 月 28 日晚,經過一番糾結後,吳毅果斷關掉手機睡覺,第二天早上醒來,鞋價已經跌至 5000 元左右。

從 6 萬元到 5000 元,吳毅感覺就像做夢一樣,他表示,這幾天睡覺都不踏實,中間無數次醒來都要第一時間看看鞋價,但並沒有奇蹟發生,鞋價地板價就穩穩的站在 5000 元左右。

目前,吳毅一度持有最高達到 300 多萬元的虛擬鞋資產,只能賣 20 多萬元。

抖音鞋商轉行 StepN,投資 100 萬元終成韭菜

吳毅算是幸運的,由於入局早,他至少還能保本,在這波暴跌中「血虧」的更是大有人在。

陳寧(化名)是一名生意人,運營著一家抖音鞋店,由於疫情的影響,StepN 甚至成為了他的「救命稻草」。

4 月初,在朋友的介紹下,陳寧花了 100 萬元入局 StepN。他購買了 10 支二手手機,每支手機配置 1 雙綠鞋和 8 雙灰鞋。除了自己,陳寧還讓家人參與走路,甚至成為鞋店主播們的常規工作,每人每天至少步行 1 小時以上。

據朋友介紹,單純走路賺錢,StepN 回本只需要 1 個月左右,如加上 mint 和寶石,回本週期只有半個月,同時,朋友也提示,玩鏈遊風險很大,鏈遊的生命週期都不會太長。

然而,陳寧和朋友都沒想到,風險比想像中來得更快。

入局 StepN 時,陳寧以 800 多元人民幣的價格購入 SOL,然後再購買 StepN 球鞋。可陳寧沒有想到,買完 StepN 虛擬鞋後就迎來了 SOL 價格的持續下跌,從 4 月初至 5 月中旬,SOL 的價格從 800 多元人民幣至跌 200 多元。

陳寧表示:「本以為一個月回本,沒想到由於 SOL 大跌,資產反而縮水了一倍以上,加上走路賺回的虛擬幣,也就剩 70 多萬元。」

5 月下旬,陳寧決定在新上線的 BSC 鏈 StepN 再賭一把,除了把部分 Solana 鏈資產轉移至 BSC 鏈外,陳寧還另外再投資了 20 萬元,「我不信我的運氣還像上次那麼差,一投資就出事,我只需要一個星期的回本時間就好。」

不過,陳寧沒有等到一個星期的回本時間,反而等來了 StepN 清查大陸用戶的公告,兩天內,他的 100 多萬資產縮水至 10 多萬。

5 月中旬,陳寧參加了一次由鏈遊公會組織的 StepN 線下聚會活動,有二十多人參加,該公會還為每人製作了一件文化衫。

也正是這次活動,加大了陳寧繼續投資的決心。一個加密貨幣資深玩家聲稱有幾千萬元的虛擬資產,在 StepN 中投資了上千萬元,擁有二三十個帳號,這讓陳寧有一種隱隱的安全感。

陳寧表示:「那麼多人穿著同樣的文化衫跑步,雖然大多數人都互不認識,卻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大家一起交流打金經驗,一起分享賺錢故事,似乎自己很快就可以大賺一筆了。」

甚至,「血虧」了兩次的陳寧依然沒有吸取教訓。

在暴跌中,當 BSC 鏈的鞋子地板價維持在 1 萬元人民幣左右時,陳寧認為到了抄底的時機,他把走路賺到的虛擬幣全部投資抄底,隨後,地板價降至 4000 元,陳寧的資產再次縮水一倍多。

在暴跌的過程中,無論投資多少,沒有人能倖免。在上述鏈遊公會的社群內,玩家除了謾罵、自嘲,還有不斷蔓延的負面情緒。

投資上千萬的玩家也同樣在社群內表示:「回本週期 = 遙遙無期。找下一個項目回本吧。」

有人進退兩難,有人進場抄底

經過暴跌後,StepN 近兩天穩定維持在低價水平,StepN 的地板鞋價為 3000 元左右,約為 5 月 27 日暴跌前的十分之一,而 StepN 的代幣 GST 價格則從 180 元跌至 20 元。

對此,StepN 項目方並未有任何有效的救市措施,對於中國大陸用戶 7 月之後是否有可能找到辦法繼續玩 StepN,官方則在社群內回應稱:「不能,別想了。」

據 StepN 官方社群軟體語言選擇數據,StepN 的中文用戶數僅次於日語,按比例計算,中國用戶人數超過 10 萬人。

陳寧認為,在這一波炒作和暴跌中,項目方已經賺夠了,也不在意中國大陸用戶的選擇了。

此前,據項目方透露,StepN 在全球擁有 200 萬至 300 萬月活躍用戶,每日交易費用淨利潤達 300 萬至 500 萬美元,月收入可高達 1 億美元。

對於吳毅和陳寧等人而言,當下的任何抉擇都是痛苦的。清倉意味著失去翻盤的機會,然而,他們都認為,價格漲回去的可能性也幾乎不存在了。那麼,繼續走路賺錢呢?

據陳寧計算,此前投資 10 萬元的一組帳號,目前走路每天只能賺 1000 元,如果幣價能維持到 7 月 15 日,可以回本 4 萬多元。可是,這需要承擔鞋價繼續暴跌甚至清零的風險。

在兩難的抉擇中,吳毅和陳寧都選擇了「躺平」靜觀其變,只賣掉了少量的鞋子。

吳毅表示:「等價格回升點再賣吧,萬一又漲起來了呢。」

然而,吳毅也很無奈的調侃道:「這或許就是流傳在我們社群裡面一個表情包所展示的吧, StepN 賺錢 StepN 花,一分錢也別想帶回家。說不定哪天歸零了,什麼都沒有了。」

然而,StepN 社群中也不乏樂觀者。

有人表示:「本輪暴跌是項目方主動策劃,因為 BSC 鏈泡沫太多,用戶不走路只生鞋子僅需幾天回本,BSC 鏈出現大量的鞋商,而不是運動愛好者,這違背了項目方的初衷。既然泡沫早晚會破滅,不如主動破滅。」於是,他決定投資 10 萬元抄底。

也有用戶表示:「這是項目方的短期修整,長遠看及時剎車會走得更遠,只管『梭哈』就行。」

「梭哈」是加密貨幣產業常用的用語,意思是將自己所有資本作為賭注,全部押上去。

對於上述的樂觀情緒,吳毅只發了一個表情包做回應:「大哥只能帶你入行,錢多久虧完要看你自己。」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鏈新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ockcast.it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