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8 日,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宣布制裁虛擬貨幣混幣器 Tornado Cash,OFAC 稱採用 Tornado Cash 進行洗錢的資金量超過 70 億美元。之後,Circle CEO Jeremy Allaire 表示,根據《銀行保密法》的要求,遵守財政部對 Tornado Cash 的制裁,凍結了受制裁地址中的 USDC。

雖然「區塊鏈不是法外之地」,Circle 積極配合財政部凍結用戶資產的做法還是在加密貨幣社群中引起了「暴風式大討論」。

「發家」史:DeFi 應用推高 USDC 市值

回顧 USDC 的發展史,很大程度上得益於 DeFi 的高速發展。

在主要的借貸協議 Compound 和 Aave 中,USDT 因為透明度和合規問題,並不能作為抵押品。而 USDC 因為合規性相對較好,能夠獲得支持,再加上借貸協議會根據抵押品的波動性設置對應的抵押因子,波動性極低的 USDC 成為借貸協議中的大贏家。

根據 glassnode 的數據,在 2020 年 6 月 15 日 Compound 帶起流動性挖礦的 DeFi Summer 時,USDC 的流通量僅有 7.3 億,而 USDT 的流通量為 91.9 億,是前者的 12.5 倍。一個月後的 7 月 15 日,USDC 的流通量上升 50% 至 11 億,而 USDT 的流通量並沒有任何變化。時至今日,USDC 的流通量為 555 億,USDT 為 660 億,已經較為接近。

DeFi

在今年 5 月份 UST 脫錨之後,USDT 的風險再次受到關注,主打安全穩定幣的 USDC 再次迎來發展的小高潮。大量用戶將 USDT 兌換為風險更低的 USDC。因為 1 USDT 也可以通過 Tether 官網贖回為 1 美元,套利者可以用低於 1 USDC 的價格買入 USDT,贖回為美元,鑄造 USDC,如此循環。

但隨著 USDC 與 USDT 的兌換比例再次跌至略低於 1 的位置,近期加密市場的回暖導致中心化交易所用戶使用 USDT 交易的需求升高,USDC 追趕 USDT 的腳步可能暫時放緩。

可以說,USDC 因 DeFi 而崛起,也靠著加密用戶的資金賺取高額的利息。隨著聯準會的升息縮表,美國 2 年期國債收益率漲破 3.2%,Circle 發布的截至 6 月 30 日的儲備資產明細報告顯示,流通的 USDC 總量為 555.7 億,儲備金包括 135.8 億美元現金和 421.2 億美元三個月期限的國債。Circle 使用用戶鑄造 USDC 的儲備金購買國債謀利,相比之下主要的去中心化借貸協議 Aave 中的 USDC 存款年化收益率僅為 0.48%,可以說是用戶變相的「犧牲」了自己的利息收益而讓 Circle 賺取大量收益。

但現在 Circle 卻主動凍結 Tornado Cash 用戶地址中的 USDC,這種做法無疑給了加密原生用戶一記「背刺」,讓一些加密原教旨主義者感到了不安。

USDC 成 DeFi 協議的「隱雷」?

USDC 已經成為區塊鏈上最常用的穩定幣。根據今年 5 月 Bankless 所做的鏈上分析,在前 5 大 DEX(Curve、Uniswap、SushiSwap、Balancer、Bancor)中,USDC 佔穩定幣總流動性的 23.3%,USDT 佔 15.9%;在 Aave、Compound、Fuse、Euler 這四個借貸協議中,USDC 佔穩定幣存款的 55%,USDT 佔 21.6%。在 DAO 國庫和其它穩定幣的儲備金中,USDC 也是使用最多的穩定幣。

既然 Circle 能夠凍結 Tornado Cash 用戶錢包中的 USDC,那麼存在於 DeFi 協議中的 USDC 理論上也有被凍結的可能。試想一下,如果駭客將非法獲得的 USDC 存入 Aave,從其中借出 WBTC,再通過 RenBridge 兌換出 BTC,轉至交易所出售。那麼黑錢就直接進入了 Aave,Aave 是否也有幫助駭客洗錢的嫌疑呢?如果此時美國財政部要求 Circle 凍結對應的 USDC,Circle 很有可能積極配合。此時的情況等於是駭客用「空氣」(作廢的 USDC)為抵押品,借走了 Aave 中的資金,導致 Aave 中的存款不能完全贖回。站在用戶的角度,能不能贖回自己的存款取決於是否足夠快的進行了贖回操作,極有可能因為恐慌而摧毀一個頂尖的 DeFi 協議。

以 USDC 為抵押品的去中心化穩定幣還能穩定嗎?

無論是有儲備金的 MakerDAO,還是部分算法穩定幣 Frax,它們發行穩定幣的儲備金中都含有相當高比例的 USDC。在 USDT 鏈上應用受限、UST 暴雷的背景之下,此前,儲備金中 USDC 的比例似乎越高越好。

根據 Dai Stats 的數據,有 49.6% 的 DAI 是用 USDC 為抵押品生成的,如果再加上 Uniswap DAI/USDC LP 代幣抵押品中的 USDC,那麼這一比例可能達到 60%。

DeFi

以抵押品超額抵押鑄造的 DAI 這部分暫且不論,MakerDAO 中更大的系統性風險在於通過錨定穩定模塊(Peg Stability Modules,PSM)以 USDC 1:1 鑄造的 DAI。這種做法將 DAI 和 USDC 進行綁定,用戶鎖定 1 USDC 鑄造 1 DAI,同樣也可以用 1 DAI 贖回為 1 USDC。當該模塊中有足夠的 USDC 時,套利者的自由活動即可將 DAI 的價格穩定在 1 USDC,也就是 1 美元。該做法此前已經被人詬病,DAI 就像封裝的 WBTC 一樣,成為一種 Wrapped USDC,這也脫離了 DAI 原本去中心化的初衷。

從 Dai Stats 中可知,有 34.37 億的 DAI 通過 PSM 發行,模塊中也鎖定有同樣數量的 USDC。PSM 發行的 DAI 沒有穩定費,也不會被清算。一旦駭客使用黑錢用該模塊鑄造 DAI,就為 DAI 埋下了風險。鎖定的 USDC 可能因為 Circle 的一個操作而淪為「空氣」,導致 DAI 因此歸零。

面對可能存在的風險,MakerDAO 創始人 Rune Christensen 在 Discord 中表示,將對是否繼續維持 DAI 和 USDC 的錨定進行討論。

Rune Christensen 還提出了一種非常激進的想法,即用一部分 USDC 購買 ETH。若 ETH 下跌,DAI 的價格可能會低於 1 美元。鑑於 MakerDAO 會在資不抵債時增發 MKR,並通過拍賣進行還貸,此舉還會為 MKR 引入極大風險。

Christensen 在措辭中用到了「uprooting」(連根拔起)的說法。Christensen 認為 Tornado Cash 被制裁的後果比他一開始想像的要嚴重得多,如果放棄 USDC,DAI 可能會與美元脫鉤,但風險是「可以接受的」。

DeFi

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則稱,Christensen 的想法是「冒險且可怕的」,一旦 ETH 大幅下跌,抵押品的價值將下降,而不會被清算,系統將面臨只有部分儲備金的風險。

DeFi

Christensen 還稱,「最好的選擇是指望現在不會受到制裁,並為能夠真正抵抗物理攻擊而努力。我們應該接受這樣的事實,如果他們想要關閉我們,結果是緊急關閉。」

正如 Tornado Cash 聯合創始人 Ameen Soleimani 所說的那樣,Circle 遵守美國制裁的做法是「DeFi 史上的一個分水嶺」。雖然暫不清楚美國財務部的制裁措施是否會升級,但當下 DeFi 協議過於依賴中心化穩定幣 USDC,但若不做出改進,DeFi 協議則將自己的命運交給中心化機構,歷史也將繼續輪迴。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PA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