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T,失去了穩定的美元穩定幣,一個人曾推動了它的崛起:Do Kwon。

時隔 3 個月,當 UST 敘事逐漸破滅,Do Kwon 卻又出現在了公眾眼前。現在 Do Kwon 又開始重建 UST,但幾乎是從零開始。對大多數人來說,當人們對他的過去疑慮重重,自然對他的未來不屑關注。因此,Coinage 成員 Zack 飛到新加坡,在 Do Kwon 的辦公室和家裡對他進行了為期兩天的採訪,看看 Terra 的崩盤究竟只是一個失敗,又或是一場騙局。

Do Kwon 首次在鏡頭前對大眾袒露心聲,一度認為自己非常成功,UST 崩潰當晚曾嘗試籌集 20 億美元,不料消息遭洩,空頭迅速擠壓,「我想賭很大,但是我輸了…」

以下是根據訪談內容整理編譯:

Zack:如何反駁「UST 是騙局」這種觀點?

Do Kwon:我不認為 UST 事件涉及道德問題,特別是在一個需要大量技術背景才能理解的行業。但是要想在當大家都極其痛苦和憤怒時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是非常困難的。

Zack:UST 的崩潰只花了 72 小時,你對這樣的崩潰速度曾感到過吃驚嗎?

Do Kwon:我從沒想過這種情況會發生。在這之後,我一直在努力地重建生態和社群,就跟我在過去 5 年一直在做的事情一樣。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詞來形容這種感覺,社群裡的很多人都失去了他們的錢,生命,儲蓄…… 很多在 Terra 上建造的項目可能也有類似的經歷,而且很可能情況還會更糟。

Zack:作為這一切的創造者,這很殘忍。

Do Kwon:顯然,事後看來,我所堅持的許多信念和做的推測都是錯誤的。

Zack:我認為信任是核心。諷刺的是,在許多這些類似 UST 的無需信任(Trustless)的系統中都會產生一個問題,即你信任創造這些無信任系統的人嗎?你覺得你要說點什麼,才能讓大家相信你?

Do Kwon:如果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個人利益,那可能是最愚蠢的方式。為什麼要用 5 年的時間來賭你的整個名譽,給你的女兒取名為 Luna,然後短期內成為全網路最討厭的人?

我認為,我唯一能做且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對所發生的一切保持坦率,承認錯誤。

Zack:當 Anchor 協議出現時,它的 APR 不是 8%,而是 20%。據說在它創建之初,有一些員工覺得 20% APY 有些離譜,遠遠高於現有的水平。

Do Kwon:實際上,人們對利率的內部共識是百分之幾千的 APR。

Zack:在快速發展的過程中,Anchor 最終在這段旅程中捕獲了近 170 億美元是否達到了你的預期?

Do Kwon:我覺得每一天,UST 都比前一天更強大。

Zack: UST 的背後還有另一種運營策略,這似乎與 UST 和 LUNA 最初的承諾有所不同,這是一種算法穩定幣,它在不需要儲備的情況下完美運行。

如果從比特幣開始,通過添加多種類型的抵押品,UST 就真正有機會成為所有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但我很好奇這種計劃從何而來。以及你當時的動機是什麼?

Do Kwon:我們開始用比特幣來做這件事,因為我們相信它是這個星球上最有彈性,最沒有偏見的數位貨幣。如果我們做一些優化,比如與經濟穩定相關,我們將可能具有足夠的儲備。

我認為在另一個層面上。我在比特幣身上押注太多了。老實說,我沒想到它會跌這麼多。我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比特幣現在已經下降了 80%,但我當時在想,那個時候加密行業內創造的經濟產出量,以及已經進入這個行業開始建設的人員數量,都是無與倫比的。當時的我,想要試圖建立一種真正去中心化和極具韌性的產品,但我錯了。

Zack:讓我們來看看事情發生時的實際時間線。當 UST 略有脫鉤時,Do Kwon 的推特帳號看起來非常冷靜。而當事情急轉直下時,Do Kwon 又開始親自與 Terra 團隊交談,那天發生了什麼?

Do Kwon:那時我在新加坡,我早上醒來,然後認為 Curve 池不平衡,因為有人做了一個非常大的交易。所以我認為最初的交易額大概是 8400 萬美元,然後我總共積累了幾億美元來反制。

但就像推特上看到的,市場情緒開始變得更糟,然後開始有更多的人在 Curve 裡進行交易,我們看到的賣壓開始變得越來越嚴重,所以我們開始在半夜籌集 20 億美元來抵抗這種衝擊,但是消息走漏了,我們開始看到大量堆積的 LUNA 空單,所以我們原計劃準備出售的代幣價值,已經走向了下跌的宿命。

Zack:當交易沒有達成時,當時作戰室的情況如何?

Do Kwon:當我回顧當時的場景時,我並沒有覺得 UST 不能回鉤,因為你也需要知道,我以前經歷過多次這樣的危機,然後總是會回鉤。

Zack:從哪個瞬間開始,作戰室裡的討論開始轉變成「我們什麼都試過了,但沒能成功」?

Do Kwon:當我進入一種輕微的休克狀態時,我想,我當時甚至都沒有注意到,因為在過去的幾天裡,就像那些地方的大多數人一樣,我們根本沒有睡覺。

Zack:那一週裡,你睡了多少?

Do Kwon:連續好幾天都是通宵的,不太記得。我只是沒有注意到時間的流逝。所以即使是現在,如果你問我白天發生了什麼,晚上發生了什麼,我也說不出來,因為我幾乎沒有睡,你知道,一切都是黑暗的。

Zack:Terra 社群裡很多談論自殺和失去畢生積蓄的人,我共同創始人家裡的某位朋友也自殺了。有很多這樣的故事,你對受此影響的人想說些什麼?

Do Kwon:在連鎖反應停止後,我花了好幾天時間打電話給很多我在 Terra 社群親自交談過的人,一切都很艱難。

Zack:你有沒有想過要收回以前說的一些話?尤其有些話被當作 Flag 被廣泛傳播。

Do Kwon:我想我有時候會為了迎合社群,而去做一些事情。回想起來,如果你問我是否像其中一些語言所傳達的一樣,我確實是不想完全承認的。

Zack:和 Terra 社群一起的體驗是怎樣的?改變了 Do Kwon 這個人嗎?

Do Kwon:我認為最大的啟發是,我有很多清晰的東西和我喜歡做的事情。所以我喜歡那個時刻,我知道未來應該是什麼樣子。然後由於你所做的工作,它會對現在產生影響。

Zack:我是說,這一切對你個人有什麼損失?或者是因為我認為你在紙面上是個億萬富翁,至少在當時是這樣。但與這個項目關聯在一起的話,它又歸零了。

Do Kwon:所以就像人們互相講的,當你回頭時,情況變得更為糟糕和可怕,甚至是萬劫不復。

我只想把話說清楚,Terra/Luna 對我而言,就是我的全部。我把我的行動放在信念上,我下了很大的賭注,但一夜之間我輸掉了所有。

Zack:下一個是關於法律的問題。雖然你我都不是律師,但你接下來準備如何面對這一切?

Do Kwon:你是指,在如何處理正當程序方面對嗎?這不是你準備面對什麼的問題,而是你如何面對他們的問題。

Zack:是的,這很有趣,因為在崩盤後,你的法律團隊都離開了。我們現在做這個採訪是因為你想真實透明地談論所發生的事情。我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在與其他律師溝通,但你也許應該這樣做。

Do Kwon:雖然律師不會高興地與我共事,但事實就是如此。

Zack:但在那些現在與這個權利有關的人而言,比如我們正在談論的 Daniel Shin(Terra 另一位創辦人)。昨晚,有消息稱,檢察官對他的房子進行了搜查,並試圖找出一些線索。你覺得這對他有什麼影響?

Do Kwon:每當你問我感覺不好問題的時候,我就像一個剛要上場的舞者,總是感覺很糟糕,考慮到他離開公司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不認為這裡發生的事情與他有任何關係。

Zack:他還在韓國。Terra 的前任和現任員工都不能離開韓國。你們中有人考慮過回去嗎?

Do Kwon:現在很難做出決定,因為我們從未與調查人員聯繫過,他們從未以任何罪名起訴過我們。

Zack:但我和你一樣喜歡回顧一些事情。你對此有何看法?比如,你怎麼定義欺詐?

Do Kwon:如果你知道一些不真實的事情,然後你為了個人利益或任何可能的目的,而爭辯說這是真的,那麼這就是欺詐。

Zack:然而,之前當談到 UST 和基於 Chai 的穩定幣時,沒有很多人使用它。但當生態完全建設好後,你依然在談論 Chai,以此作為你看多 Terra 生態系統的理由。

Do Kwon:我不知道他們 3 月 18 日暫停了的事情,直到最近,就像《華爾街日報》問我們的那樣,他們試圖暫停 Terra 的活動和所有朋友的關係,而我也不再參與 Chai 的管理。

Zack:但這是你最好朋友的公司。

Do Kwon:我認為,如果我說了關於某事的好話,關於某事的好消息,那麼理論上來講,我也有責任說出壞消息,特別是如果我說的這些好話還引起了注意。

Zack:但這樣忽略風險的東西,在你看來這是欺詐嗎?

Do Kwon:當我們考慮嘗試建立 UST 時,就像所有選擇在這裡工作的人以及 Terra 生態系統中的所有關鍵建設者一樣,在我看來,他們的主要目標是嘗試建立最好的去中心化貨幣。我認為他們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實現這一目標。

Zack:大多數人都在過度推銷產品的功能。

Do Kwon:我不認為情況確實如此,我們傾向於強調建立在穩定幣之上的產品優點。我認為 Terra 系的穩定幣讓我們興奮的一切都是真的。

Zack: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如果它被稱為穩定幣,它的重點是穩定,有人可能會看著 UST 說這個產品沒有做任何事。這個論斷有失公允嗎?

Do Kwon:我認為正確的比喻是,驗血試紙一段時間內有效,然後過了一段時間,它又完全失效了。

但這次不一樣,對吧?就像他們認為驗血試紙從來不起作用一樣。事實上,UST 它在整個歷史上都運行得很好。在我停止工作之前,我們完美工作的事實是可見的,並且開源和透明。

Zack:我想,你是個聰明人,你對穩定幣的理解可能比世界上所有人都多。你也知道脫鉤風險。事實上,歷史上每一個算法穩定幣都失敗了。我覺得要麼 Do Kwon 是過於自信了。回想起來,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過於自信,因為這會讓你看起來很蠢。又或者,一個人對這件事撒了謊,你覺得是哪一種?

Do Kwon:回顧過去,這似乎非常不合理,但你必須設身處地為創始人著想。如果你已經取得了一系列的勝利,那麼,這個生態系統正在慢慢接近 1000 億美元。你達到了那個規模,然後你幾乎不認為你會失敗。

Zack:那時你基本上是加密之神。

Do Kwon:我不會說我是神,我會說我們得到了行業內外很多人的信任和信心。這讓我們感覺非常成功。事實是,我們試圖建立世界上最好的貨幣,但它最後就是不起作用了。

你不能對市場感情用事,對吧?你不能責怪人們做空,你也不能因為別人做多而叫人白痴。

Zack:你是不是試圖證明這裡有陰謀,有人在攻擊社群?

Do Kwon:如果你問我是否可能是因為有人試圖在利用這個特殊的機會,我會說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如果這些機會存在,那麼責任首先在製造這些弱點的人身上。那是誰啊?就是我,我獨自一人,對任何可能出現的弱點負責,讓賣空者開始獲利。

Zack:那你自己呢?

Do Kwon:你是在問我是否做空了嗎?我一生中從未做空過加密貨幣,更別說做空 LUNA 和 UST 了。

Zack:當你想到你的女兒時,你也談到了為什麼給你的女兒取名為 Luna,你最親愛的孩子以你最偉大的發明命名?這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作為父親,這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Do Kwon:這麼說吧,我有動力確保她的名字不是她應該感到羞恥的東西,而是她可以引以為豪的東西。名字不會輕易改變,我認為這是我們家族歷史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我計劃在這里花很長一段時間來建設項目。如果我的論點是正確的,那麼我認為我在未來 20 年所做的事情將比過去 6 週所發生的事情更有意義。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