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鏈捕手》Jessy

原文來源:《鏈捕手》


「搞分叉嗎?」

「搞嘛?」

對話發生在寶二爺和 AWSB 社群的一名志願者何夏(化名)之間。7 月 22 日,只是三個朋友之間的小聚,在美國灣區,聚集著一群從事區塊鏈行業或靠著炒幣實現財務自由的華人,他們時常相互約著吃飯、品酒。這一天,有人找到了不錯的女士煙,便約上朋友一起嚐嚐鮮。

以太坊合併是寂靜的熊市裡最大的熱點,也是圈子裡的聚會繞不過去的話題。寶二爺和何夏二人一拍即合,他們打算分叉一條名為 ETH PoW 的以太坊分叉鏈。自帶流量的寶二爺站在台前引流,而 AWSB 社群的志願者們則在後方完成一系列的技術開發工作。面對媒體,說起做這件事情的初衷,寶二爺笑著說「我希望我的墓誌銘上寫著分叉過以太坊兩次的男人。」

那天的小聚上,另一人名叫楊凱(化名),在這之前,他已經做出了不同的選擇。和寶二爺等人選擇分叉以太坊不同,他轉頭去支持以太坊經典(ETC)的生態建設,一個名為「ETCDAO」的社群成立了。

ETH 合併升級背後的各方利益暗潮湧動,而這場小聚也揭示了和以往的幾次幣圈分叉大事件一樣,華人仍舊是故事的主角。

前車之鑑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曾經參與比特幣分叉的人再次扛起了以太坊分叉的大旗。

寶二爺,曾經在 2017 年分叉出了比特幣上帝,又為多個 ICO 項目站台,積累了不少「割韭菜」的罵名,是所有參與以太坊分叉團隊中聲量最高的。廖翔,曾在 2017 年分叉了比特幣黃金,這次他投資了三個團隊來參與以太坊分叉的競爭。相較於前面兩位,技術出身的 Ethereumfair 社群負責人則更低調,團隊有過成功開發公鏈的經驗。

更多的團隊還未浮出水面,據《鏈捕手》採訪的多位圈內人消息,就他們所知,大概有十多個團隊正在進行以太坊分叉,而等到以太坊真正合併升級那天,可能會冒出來更多的團隊。

分叉並不是什麼難事,這些分叉團隊,只需要複製以太坊的開源協議,進行一些修改,這也符合區塊鏈的精神。

但從細節上來說,有著需要小心謹慎處理的各個點。從代碼角度來說,分叉需要從以太坊測試網代碼中刪除所有 POS 轉換邏輯、刪除難度炸彈,同時更新鏈 ID 以提供保護;挖礦軟體也可能需要更新,這需要與錢包供應商合作,以同意支持 ETH POW;需要與交易所合作,同意支持 ETH POW。

除了解決了這些問題,此次以太坊的分叉和 2017 年比特幣的分叉又有著較大的差別,以太坊上有大量的代幣資產,分叉成功後,也就代表著這些代幣資產也會複製一份到分叉鏈上。分叉鏈上的代幣資產是否有價值,由市場決定,但肯定會出現混亂的場景。

面對著草草才開始準備分叉的團隊,市場上總有太多不信任的聲音。專注於支持 ETC 生態係發展的公共慈善基金 ETC Cooperative 就隔空喊話寶二爺的團隊:「這是一個巨大的、艱鉅的協調任務,而合併尚且只有幾週的時間,如今的繁榮在 PoW 新鏈上大概率不會重現。」在他們看來,這些團隊現在才開始做事情太晚了。

而分叉鏈做出來了後,挑戰才真正開始。分叉鏈是否有算力的支持?項目方願意在鏈上搭建生態?只有生態真正建立起來,這條鏈才算是真正有了使用價值。

2017 年,比特幣因為擴容問題在社群之間存在分歧,最終硬分叉出新鏈 BCH。隨著 2017 年牛市的爆發,更多的比特幣分叉幣出現,反對 segwit2x 的比特幣黃金 BTG、將出塊速度提高五倍的比特幣鑽石 BCD 等等,市面上的分叉幣一度多到 70 多種,但大部分都沒有價值,也沒有算力支持,很快就走向消亡。

ETC 更是一個典型的案例。2016 年,當時因為以太坊上的一個項目的自身漏洞,導致駭客盜取了當時價值 6000 萬美元的 ETH,以太坊開發團隊便通過修改以太坊軟體的代碼,把項目的所有資金全部轉移到一個特定的退款合約地址,從而奪回了駭客盜取的所有 ETH。

一些礦工不同意這樣的修改,於是以太坊硬分叉為兩條鏈,舊鏈更名為 ETC,而新鏈則是大家現在所看到的 ETH,兩條鏈分別代表著不同的社群和共識。

彼時,大多數的礦工和項目方,都選擇了追隨由 Vitalik Buterin 支持的新 ETH。ETC 社群一直採取「無為而治」的治理方式,發展停滯不前。實際上,雖然 ETC 作為主流幣,但是這六年來,新的公鏈不斷出現,又因為活在以太坊老大哥的陰影之下,ETC 並沒太多的競爭力,因為鏈上的生態一直沒能做起來,更多地成為投機炒作的對象。

無利不起早

以太坊轉 POS,原先支持以太坊的算力應該流向哪裡?一部分礦工會選擇去挖掘其它的 PoW 代幣。一部分算力會分流到 ETC 上。算力來了,如果再加上鏈上的生態建立起來,或許 ETC 的發展能迎來轉機。楊凱支持 ETC 的發展,賭的就是 ETC 會承接以太坊轉 POS 後的部分算力。

人們對於 ETC 的看好也顯現在 ETC 的幣價之上,2022 年 3 月,有關以太坊礦工考慮過渡到 ETC 的消息開始傳播,使得 ETC 的價格在 11 天內上漲了 103%。儘管在合併後圍繞新的 ETHW 分叉進行了猜測,但 ETC 再次上漲,自 7 月 12 日以來漲幅超過 198%。

楊凱建了 ETC 的支持群,每個新入群的人都需要表態自己能為 ETC 的生態建設做些什麼,再由 ETCDao 的志願者整理下來。

楊凱在群內喊單到「大家抓緊 build,不要介意流量,等分叉鏈的潮水褪去,所有的 PoW 流量就匯聚到 ETC 上了,那時候早期的 builder 就能輕鬆吃到全球 PoW 的流量紅利。」

有人回應「坐等暴漲就行了。」

除了支持 ETC,做分叉也是一門不會賠本的生意。「大家認為還是能像 2017 年一樣掙錢嘛,無利不起早,紛紛擾擾不都是為了掙錢嘛。」廖翔直言不諱地點出大家分叉的初心。

何夏告訴《鏈捕手》,對於分叉的前期投入,只是購買幾個伺服器的成本,核心開發人員大約是 8 人,這些開發者們分佈在全球各地,均是無償付出。等到分叉成功後,ETHW 團隊會把項目交給社群來共同治理。

據網上流傳的一份寶二爺團隊分叉鏈的規則顯示,其分叉鏈「除了廢除 EIP-1559 外,其他功能與以太坊保持一致。」

廖翔看到後面對《鏈捕手》直接開懟寶二爺團隊,

他們首先公佈就是找回 EIP-1559 銷毀的幣。那將找回來大約 250 萬枚代幣,這些幣怎麼分配?他都說了不預挖不增發,這不就是預挖和增發了嘛?

廖翔點評到和他共同競爭的分叉團隊「這些團隊有兩種獲利的方法,一種是長期的打法,一種是短期的打法,短期打法就是搞個幣,找些交易所合作,拉盤砸盤出貨,割完韭菜走人。」

而他自己表示,他想做的是對沖以太坊升級的不確定性與風險,所以選擇投資資助三個不同的團隊來做以太坊的分叉。「不知道哪個能跑出來。」

但是在另一分叉團隊的負責人看來,「廖翔的團隊有投資在裡面就代表著這個利益早已存在了,而且他下面有的團隊還更改了挖礦的規則,到時礦工挖的和你投資挖的到底怎麼分配呢?」

對於分叉團隊們來說,利益是肯定存在的,分叉團隊 Ethereumfair 社群也毫不避諱自己團隊的分叉鏈會給自己的團隊帶來利益,首先是分叉鏈成功了,將給團隊帶來名氣。其次團隊也在討論,現有以太坊上,持幣第一的帳戶裡有 1300 萬個 ETH,這個地址是以太坊轉 PoS 的信標鏈的質押合約地址,合約由以太坊基金會控制。團隊覺得這樣的設計不好,那在分叉時,就可以不同步這 1300 萬個 ETH 的帳本。按照目前的規劃,團隊準備把分叉後的這 1300 萬個糖果幣種的 70% 投給團隊開發的另一條公鏈 ClassZZ 的代幣擁有者,以及 BTC、DOGE、ETC 代幣的持有者,另外 30% 由支持該分叉鏈的礦工、技術社群、交易所等獲得。

不僅僅是參與分叉的團隊可以獲得利益,廖翔回憶稱,在以太坊合併升級的熱度還未炒熱之時,他去找礦場、交易所、項目方談合作總是遭受冷眼。而等到最近半個多月,總是有開不完的會,見不完的合作方。

作為幣圈最大「賭場」的交易所,也不會放過這一波流量,目前,已經有 Poloniex、 MEXC 和 Gate 三家交易所上線了分叉幣 ETHW 的期貨,該期貨產品價格最高時將近 80 USDT。一位分叉團隊參與者告訴《鏈捕手》,這個價格已經突破他的預期,他認為等到分叉代幣上線時,1 美元才應該是比較正常的價格。

投機的熱情在散戶們心中湧動,有熱度,就有炒作的空間。對於持有 ETH 的用戶,分叉成功則意味著將會分到相應的「糖果」收益。

廖翔所支持的一個分叉團隊,已經開始拉分叉套利群,進群的人需要支付 200 元,而群主告訴記者,這個群之後將會請來專家來告訴大家分叉成功後如何套利,對於散戶們來說,持有以太坊等待分叉後的糖果,是一個穩賺不賠的生意。

基金公司 FBBank 現在持有 300 個左右的 ETH,基金負責人告訴《鏈捕手》,現在他們就是把 ETH 放著,如果拿到了分叉幣,便會立刻拋掉。基金方並不看好這些分叉幣,在該基金負責人眼中,他並不信任分叉鏈,覺得他們很難做起來。

而對於以太坊轉 POS 之後,他又保有信徒一樣的虔誠,「轉 POS 之後的以太坊 gas 費更低、更高效(以太坊基金會已否認)。」他相信以太坊的生態會更加豐富,這次升級也是礦工們拋貨的一個時機,轉 POS 後的 ETH 會進入通縮。而轉了 POS 之後的以太坊,其它的 POS 公鏈一定不再是 ETH 的對手,對於 ETH 的價格他長期看漲,他覺得等到 ETH 漲到 1 萬美元,才是出貨的時候。

POS 和 POW 之爭,和信仰有關嗎?

無論是要做以太坊硬分叉的團隊還是 ETCDao 的成員們,均表示自己堅持 PoW,是為了堅持去中心化的理想,又或者是在以太坊保留著一個「Plan B」。

PoS 和 PoW 的主要區別在於如何確定區塊鏈共識中的投票權。在 PoW 中,投票權與節點的計算能力成正比;而在 PoS 中,系統的投票權與持有的股權比例成正比。通俗地說,轉 PoS 之後,持有的 ETH 越多,投票的權力越大,這也成為了 PoW 擁躉們攻擊 PoS 的原因之一。但深究其背後,算力的背後與資本的角逐密切相關。

「改 POS 之後,美國的 SEC 會不會去就監管這個 POS 了,你改了 POS 之後就相當於有了一個控制的實體了。而 POW 你想監管是監管不了的,各個匿名節點分佈在世界各地。」楊凱說到。

不可否認,監管是懸在 ETH 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對此,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在推特上參與討論若監管通過某些協議(如 Lido、Coinbase 等)的驗證者節點對以太坊進行協議級別的審查,以太坊社群將如何反應這一話題時表示,會將這種審查視為對以太坊的攻擊,並選擇通過更廣泛共識(social consensus)將這些節點銷毀。這樣的應對方式,又似乎威脅了以太坊持有者的資產安全。

新興公鏈普遍都採用了 POS 共識機制,這無疑是不可逆轉的潮流。不能順應發展趨勢的公鏈似乎只能被世人所遺棄。一位還持有 ETH 顯卡礦機的礦工就這樣評價 ETC:「ETC 的代碼版本太老了,是比波場還要老的版本。」雖然他存有的 ETH 礦機在升級之後只能轉去挖 ETC。但他並不看好 ETC 的發展,一直在猶豫和觀望。落伍的公鏈,總會慢慢隱退。

對於礦工們來說,以太坊轉 POS 後,他們也只能「隨波逐流」。是否支持 POW 共識,和信仰無關,幾乎全部出於利益的考量。

這一次,和 2017 年比特幣的分叉不同,當時,比特幣最大的算力持有者比特大陸主導了比特幣的分叉,似乎正是出於要維護礦工們的利益。

2013 年就入行了的老礦工 Howie 在 2017 年比特幣分叉之際,投入了大量的算力去支持比特大陸分叉 BCH,不僅如此,他們還去對接資源建設生態,在投入之中,他們掙到了錢。但是一年後,BCH 的社群出現了觀念的分裂,當時他判斷 BCH 是沒辦法持續走下去的,便不再投入算力。2018 年底 BCH 的市值縮水了 90%。

分叉容易,信仰也容易搭建。但信仰的坍塌也總在頃刻之間。有了支持 BCH 的經驗,現在對於是否支持以太坊的分叉鏈,他有著更審慎理性的態度,對於寶二爺團隊的 ETHW 鏈,他有自己的觀察和判斷,在其第一版公佈的代碼出來時,感覺質量一般和看不懂邏輯,也沒有引領技術性的精神領袖。甚至有些 BUG 會引發安全問題(目前已通知團隊)。

今天是不缺鏈的,大家爭奪的還是注意力,搶奪各方的支持,而把一條鏈做好,代碼的不斷迭代,做好共識和生態,這要比過去難很多。

現在他的手上大概只剩下幾百台以太坊礦機,等到以太坊升級後,這些機器中的晶片機只能挖 ETC 了和以太哈希的幣,顯卡機會機動處理。其公司在 2016 年—2017 年,管理的峰值算力經佔有以太坊 8%。在行業裡摸爬滾打多年,會審時度勢地去佈局礦機的數量,比如在去年牛市頂點時,他們公司就出掉了許多礦機。他一直密切關注著以太坊的各種動向,2021 年 12 月 15 日,測試網上線,他觀察區塊的結構發現未來很多 POW 的東西要麼被替換掉,要麼空了,這個時候他就意識到趨勢不可逆,該賣掉的機器就該賣掉了。

但更多的小礦工則沒有太多的前瞻性,謝澤海(化名)是 ETH 顯卡礦機的經銷商,也是一名礦工。他手上現在還存有一兩千台以太坊礦機,此前,他把自己手上一些低算力的礦機出售一些,留下的則是這些高算力的礦機。等到 ETH 完全轉 POS 了,他就會把這些礦機都轉去挖 ETC。去年牛市 ETH 行情好的時候,每台礦機大概一天可以掙 200 元左右,而到了現在,一天一台只有 50 元左右的收入,他計算,等到轉入 ETC 挖礦網絡,一台礦機差不多也是每天 50 元的收入,預期收入肯定沒有挖 ETH 時高了,但他也接納了這樣的結果,「好歹還有得挖」。

而對於各種分叉鏈,作為礦工的他並不看好,他分析,如果真的有分叉鏈的幣價炒高了,礦工們或許會在一兩個月內湧入去挖這種分叉幣。

但是長期看來礦工還是希望自己的幣能挖了之後囤著,等到合適的價格再出售,他把這稱為「手裡有糧,心理不慌」。雖然去挖 ETC 的利潤沒有 ETH 時高。但是他覺得,畢竟這個幣種已經六年了,背後有莊家在,等到莊家把盤拉起來時,就是礦工們出貨的時候。

礦工們大多已經做好了升級的準備,謝澤海記得,大概是從 2018 年開始,ETH 就已經開始籌劃著升級 POS 的事情,他就抱著能多挖一天多挖一天,能掙一天是一天的心態在挖礦。

謝澤海在這個行業時間久了,也掙到了錢,他分析如果是去年在礦機價格高時入手礦機的人,加上後來 ETH 價格走低,算下來只有三年的時間可以回本,對於這些小礦工來說來說,ETH 的升級對於他們的影響最大,回本週期可預見地再次被拉長。

隨著以太坊升級的臨近,他手上壓著不少二手礦機的待售,為了讓這些礦機早日出手,他向不懂行的人忽悠到以太坊的 POW 和 POS 機制會並行至少一年,還能繼續挖 ETH。這幾個月礦機的銷量已經遠不及去年,去年一個月一萬台的戰績到如今只剩下一個月幾百台。而每賣出一台機器,他也只能賺到一兩百元。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鏈捕手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