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9 日凌晨一點,藝術家 Tyler Hobbs 在生成藝術 NFT 交易平台 Archipelago 對其最新項目 QQL 進行荷蘭式拍賣,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內,完成了 12600 枚 ETH 的募集,折合約 1700 萬美元,消息一出,各個社群討論不斷,驚呼 NFT 牛市來了?

QQL 是一個協作式生成藝術 NFT 創作平台,此次鑄造的是 QQL 平台的 Pass 權益卡,持有 QQL 即可使用該平台的生成藝術算法、並可生成 NFT 。QQL 總量 999 張,其中 900 張進行公開拍賣,剩餘 99 張由團隊保留、用於慈善事業和藝術展覽。公開拍賣的 900 張採用降價拍賣,起步價 50 枚 ETH,底價 2 枚 ETH ,按照官方設定的規則線性減價,直至銷售完畢。最終,QQL 以 14 枚 ETH 的價格完成拍賣。

一小時募集1700萬美元的QQL 走紅,生成藝術NFT能成熊市之光?

QQL 之所以能以這麼高的價格完成拍賣,和其創作者 Tyler Hobbs 的影響力有很大關係。Tyler Hobbs 是一名合成藝術 NFT 創作者。2021 年 10 月,Tyler Hobbs 在合成藝術平台 Art Blocks 利用自己編寫的算法發布他的作品《Fidenza》。總量 900 個、售價 0.17 枚 ETH 的 Fidenza 在 25 分鐘的時間完成了 40 萬美元的銷售額。在其登陸 Opensea 後,交易額一路飆升到 8500 萬美元。截至今日,其二級市場版稅收入達 4035 枚 ETH。此次 QQL 的發售足以印證 Tyler Hobbs 在生成藝術 NFT 領域的地位。

生成藝術的流變

生成藝術 NFT 就是利用電腦算法隨機生成,並託管在鏈上的藝術品。其起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紀 50 年代。生成藝術的先驅 Herbert Franke 當時用移動的相機拍攝照片、再用電腦在示波器上合成圖像完成了他的作品《9 analogue graphics(1956/1957)》。1971 年,藝術家哈羅德·科恩(Harold Cohen)開發了一個名為 AARON 的系統,該系統標誌著科恩開始擁有藝術家、工程師、研究人員三重身份,完成了從職業畫家到電腦編程畫家的轉變,正式奠定了生成藝術的起源。

一小時募集1700萬美元的QQL 走紅,生成藝術NFT能成熊市之光?

而第一款生成藝術 NFT 就是目前最知名的 NFT 系列 CryptoPunks 。2017  年,Larva Lab 利用外星人、殭屍、猿、飾品等元素,按照算法隨機組合排列,生成了 10000 張 Punk 大頭貼,從此開創了 PFP 大頭貼時代,只不過 CryptoPunks 是在鏈下生成後傳至鏈上,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生成藝術 NFT 。之後第一款在以太坊鏈上生成的藝術品 Autoglyphs 便出現了,這個在當時任何人都可以用 0.2 ETH GAS 費鑄造的生成藝術 NFT,如今地板價 250 枚 ETH。Autoglyphs 的出現宣告生成藝術 NFT 正式起航。

一小時募集1700萬美元的QQL 走紅,生成藝術NFT能成熊市之光?

與傳統藝術不同的是,生成藝術 NFT 不依靠畫筆、不依靠創作者的主觀想像,而是一種科技與藝術的並存。正如 Tyler Hobbs 所說:

我的作品完全是通過編程創作的。我不會在我的任何作品中手工繪製,也不會使用任何類型的 Photoshop 或後期編輯,我就是通過選擇色彩、美感和圖案偏好,與技術攜手並進、表達自己。

隨機性、一致性、可變性

生成藝術家在創作的時候並不依賴自己主觀的想像,而是為電腦搭建一個框架,藝術家在定義好線條、顏色、運動軌跡甚至心情等元素後,將元素融入算法之中,交由算法完成「主觀」創作,整個過程充滿隨機性。Tyler Hobbs 曾表示:「我的算法通常像是鬆散的指導方針,而不是針對繪畫內容的準確描述。它會仔細思考隨機性。」在這方面來看,生成藝術家的創作總是充滿驚喜或失落,他們更像是等待盲盒開啟的孩子。

儘管通過不同的元素、和充滿隨機性的組合生成的藝術樣式千差萬別,每一款都是 1/1(稀有等級)。但他們在視覺美感上卻保持了一致性,同一種線條的不同變換扭曲、同一種運動路徑不同空間位移,同一種色塊不同飽和度的偏移。不管程式如何跑動,它都是在藝術家設定的範圍內發揮創意,美感的高度一致性既融合了藝術家的審美底色又包含了算法的意外之喜。

一小時募集1700萬美元的QQL 走紅,生成藝術NFT能成熊市之光?

不同於用鉛筆、水墨作畫的傳統藝術,生成藝術 NFT 的容錯率很高,可變性強。它可以接受很高的失敗率,如果藝術家看到代碼的作品很糟糕,他只需改動幾行代碼便可以重塑整個畫面。「借助算法藝術品,只需幾行代碼即可調整圖像的數千個精細細節或整體構圖。」算法藝術家 Casey Reas 如是說道。從這一點來看,生成藝術 NFT 家的創新能力是規模化的,強大的可變性是生成藝術 NFT 不斷顛覆自我的永動機。

生成藝術 NFT 代表

生成藝術 NFT 在整個 NFT 市場目前處於小眾但高價值的地位,以下是幾款有特點的生成藝術 NFT。

1、Chromie Squiggle

這組作品創作於 2021 年 10 月份,作者是生成藝術 NFT 平台 Art Blocks 的創始人 Erick Calderon(別名 Snowfro),這也是 Art blocks 的第一部作品,持有此 NFT 可參與 Art Blocks 的平台治理。Chromie Squiggle 總量 10000 張,鑄造價格 0.035 枚 ETH 、目前地板價 11.8 枚 ETH。2021 年 9  月,Chromie Squiggle #4697 以 945 枚 ETH 的價格成交,創造了此作品中的最高價。

一小時募集1700萬美元的QQL 走紅,生成藝術NFT能成熊市之光?

2、Ringers

Ringers 的創作元素是由圖釘數量、尺寸大小、線條纏繞方向、色彩等構成,每個 NFT 的產生都來自於不同的交易哈希,並在瀏覽器中以 Javascript 方式生成。作者是加拿大裔藝術家 Dmitri Cherniak,他創作的 Self Portrait #1.2020 曾在蘇富比拍賣行以 268.2 萬美元售出。Ringers 總量 1000 ,目前地板價 60 枚 ETH,最高成交價 2100 枚 ETH。

一小時募集1700萬美元的QQL 走紅,生成藝術NFT能成熊市之光?

3、Meridian

Meridian 給人的感覺頗有中國山水畫的意境,作者利用不同顏色的線條、經過算法的扭曲營造出豐富的層次感。創作者 Matt DesLauriers 來自於加拿大多倫多,是一名合成藝術家、創意編碼師。其作品 Meridian 總量 1000 ,二級市場銷售額 19000 枚 ETH,目前地板價 8 枚 ETH 。

一小時募集1700萬美元的QQL 走紅,生成藝術NFT能成熊市之光?

4、Fidenza

本文開頭提到的 Fidenza ,除了它驚人的銷售額之外,更主要的是創作者 Tyler Hobbs 開發的通用性算法,靈活的代碼結構、自定義的素材模塊,使紋理、線條、色彩等元素具有廣泛性和普適性。進而讓 Tyler Hobbs 持續輸出高質量的作品,也為他打造 QQL 平台奠定了堅實基礎。

一小時募集1700萬美元的QQL 走紅,生成藝術NFT能成熊市之光?

小結

生成藝術的起源雖然很早出現, 但生成藝術 NFT 的發展不過幾年。儘管生成藝術 NFT 的價格不斷刷新著大眾的認知,但其發展路上依然飽受爭議。Blue- Ribbon 的獲獎者 Allen 表示:「藝術死了、全都結束了,人工智能贏了。」CambrianAI 分析師 Alberto Romero 則稱生成藝術將重新定義藝術家與藝術的關係,這不是競爭的問題,而是擁抱的問題。

和所有破壞性創新一樣,新事物的出現總是伴隨著爭議和打壓,比特幣如此、ICO 如此、生成藝術亦如此。

不管是攝影、生成藝術都是創作手段的變化,最終讓人觸動的都是作品本身。生成藝術 NFT 在大部分 PFP 歸零的熊市下保持著一定的市場地位,即使不是熊市之光,也是暗夜裡的一簇火苗。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PA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