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整理自:Blockbeats、區塊精靈球等、力說等。


10 月 8 日,加密貨幣交易平台 Huobi Global(火幣全球站)宣布,Huobi Global 控股股東公司已向百域資本旗下基金轉讓所持有的全部 Huobi Global 股份,百域資本旗下併購基金成為 Huobi Global 的第一大股東和實控人。目前已完成股權和業務的正式交割。官方表示本次交易僅涉及控股股東變化,並不會對現有核心管理和運營團隊帶來影響。

就在 Huobi Global 完成股權與業務出售給香港百域資本旗下基金後,Huobi 創辦人李林發文表示,自己不再是 Huobi Global 實控人與股東,也不再擁有任何權限。「Huobi 從我創辦至今歷時九年,是一段難忘的經歷。」李林說。

李林的徹底離開,也標誌著 Huobi「李林時代」的結束。在加密貨幣的歷史上,這家成立 9 年的交易平台見證了比特幣在中國的一切。老玩家應該還記得前幾年交易平台的瘋狂 list、三大的鬥爭,各家創辦人的隔空交戰。

但隨著中國政策出台,各大官方宣布不再為大陸地區提供服務,Web3 行業出海,礦業關機尋找新的歸屬地,美國完全佔領 Web3 高地。據 CoinGecko,目前 Binance、Coinbase、FTX、OKEx 等平台的交易量都已經超過 Huobi。現在,就連為比特幣奮鬥九年的李林,也離開了。

九年簡史

比特幣真正在中國相對有了群體,是 2013 年。當年短短幾個月時間,比特幣價格漲幅超過 10 倍,國內外媒體都競相報導。當時,中國主流平台是比特幣中國,國外主流平台是 Mt.Gox。

但當時比特幣中國的服務並不好用,有用戶嘗試在比特幣中國交易了一段時間後,發現一旦大行情來臨時,比特幣中國總是當機。這給了當時剛剛成立不久的 Huobi 一個機會。

李林

2013 年幾大交易平台突發行情界面(圖源:微博用戶小朋友帝)

2011 年,在一次同學聚會中,李林第一次知道了比特幣這種東西。清華畢業、技術出身並在甲骨文工作過的李林當晚回到家,就查詢相關資料,加入了比特幣相關的討論組。顯然,他對這種不同於主流貨幣的產物很感興趣。

2012 年底,先後經歷了兩次不那麼成功創業經歷的李林也開始尋找新的機會。在了解到比特幣交易平台痛點後,李林意識到了這個機會。2013 年 9 月 1 日,Huobi 正式上線。

當時 Huobi 一上線便宣布免除交易手續費,以此吸引流量,佔據一席之地。這可能也是新入場玩家的迫不得已,放棄手續費收入,在增值服務上收費也讓 Huobi 迅速有了聲量。隨後,Huobi 發展中規中矩,上線新項目和新產品,穩步積累用戶。

2017 年,中國幣圈爆發「九四事件」。9 月 4 日,中國 7 個金融、行政機關發布了《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叫停 ICO,將其定性為非法金融活動。所有境內虛擬貨幣交易平台被勒令限期關閉,並停止新用戶註冊,Huobi 不得不宣布暫停所有用戶交易,以應對政策影響。重拳嚴打之下,各大交易平台紛紛停止國內業務,轉而出海發展。在這一階段,Huobi 開始了自己的全球布局,在韓國、日本、美國、俄羅斯等地設立站點。

但在巨量利潤的吸引下,嚴打風頭過去不久,「出逃」的交易平台就又回來了。2018 年 7 月,《新京報》調查發現,全球前十大交易平台中,有五家都對中國用戶開放了註冊。2017 年 11 月,Huobi 發布月度報告,稱新用戶增幅 2055%。

隨後幾年,Huobi 也追隨 Binance 等交易平台,推出自己的平台幣 Huobi Token(HT)和 IEO 服務,交易平台進入白刃戰時代。Binance 還沒完全站穩中文市場,Huobi 與 OKEx 想方設法維護自有用戶,不誇張的說,那是交易平台影響的市場時代。市場由牛轉熊,項目沒有創新,在那個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時候,交易平台的一系列運營方針都是設法將用戶留住。

平台幣、IEO,這些產品讓各大平台在運營上絞盡腦汁,每隔幾天就有一個新項目,每隔一段時間平台幣就有新的場景,不得不說,那幾年可能是交易平台戰鬥最精彩的時候。

李林

火幣網微博(圖源自網絡)

也是在同一時期,吃到過監管苦頭的 Huobi 開始了自己的上市與合規之路。2018 年 8 月,李林聯手前國開行幹部滕榮松,以每股 2.72 港元的價格收購了桐城控股 71.67% 的股權。在隨後的兩年間,Huobi Global 控股股東 Huobi Universal 又連續 8 次增持股票,掌握了公司的絕對控制權。

2019 年底,Huobi CFO 李書沸在採訪中透露,希望通過併購的形式完成公司的上市目標。而在逐漸向上市公司整合業務後,Huobi 慢慢來到了「陽光底下」,與權威越走越近,在 Huobi 高管們口中,常聽到「助力數位金融產業」、「瞄準國家級應用」、「通過區塊鏈技術服務全球市場」等術語。

2021 年是 Huobi 和其他中國交易平台命運的轉折點,走上合規大道不久的 Huobi 更是被當頭來了一棒。

此前一年的 10 月 26 日,有傳言稱李林被警方帶走,隨後第二天官方便出面澄清。到了 11 月又爆 Huobi「二號人物」朱嘉偉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平台幣 HT 應聲大跌。

次年 9 月 15 日,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銀保監會、外匯局等多個部門共同印發《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嚴厲打擊虛擬貨幣交易和炒作行為,其中就包含向大陸用戶提供虛擬貨幣交易服務的交易平台。

隨後,Huobi 宣布徹底清退大陸用戶,李林甚至親自向高淨值客戶道歉,「即使沒有火幣,大家也可以選擇 Binance 和 OK」。根據 Huobi 共同創辦人杜均的說法,清退大陸用戶讓 Huobi 失去了 30% 的利潤。自此以後,Huobi 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今年 8 月 12 日,《彭博社》報導 Huobi 創辦人李林正在與一群投資者談判,打算以高達 30 億美元的估值出售其在 Huobi 的股份。官方則表示「目前沒有就大股東股份轉讓形成任何方案,公司運營一切正常。」不到兩個月時間,與百域資本的股權交割就正式完成。

今天,加密貨幣交易平台 Huobi 的「李林時代」結束了。

下一個十年

加密貨幣產業,每年都有新的財富神話、新的 KOL 、新的熱點,唯一能與比特幣常青的,除了項目,可能也只有交易平台。Huobi 的成長已經足夠快,但 Binance 更瘋狂,3 年時間就站在全球頂峰;但 Binance 也不敢懈怠,後面還有僅用了兩年就傲視群雄的 FTX。

儘管 Huobi 依然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不可否認這是一位見證了加密貨幣產業從零到 1 再到 10 的親歷者。「在 Huobi 交易了很多年,眼看著這個圈子從沒什麼人交流到現在形成一個行業」,這是一位加密圈老韭菜的感嘆。從網頁到 APP,Huobi 的帳戶記錄了這個產業 9 年的故事,同時也見證了 Huobi 的發展,從幾個加密貨幣的簡單兌換,到現在衍生品、節點、礦池等產品的全生態龐大體系。

誰也無法判斷交易平台的未來形態。公鏈能為交易平台賦能多少?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能代替中心化嗎?雲端服務是不是剛需?他們誰也不知道。唯一能肯定的是,Huobi 走了一個李林,還會有張林、王林,在下一輪熱潮中,主流交易平台一定不會缺席,就如許多網友所說的那樣:「還會有新的財富故事誕生的」。

10 月 8 日,火幣創辦人李林在朋友圈表示,已經將旗下股權轉讓給香港百域資本(About Capital ),至此香港百域資本成為第一大股東和實控人。

從此 Huobi 變 AboutBi,一代弄潮兒木木哥黯然退出歷史舞台。加密猶太人繼續接力,能否重振旗鼓?

李林

陳亦驊

香港百域資本(About Capital Management)為一家香港資產管理公司,由陳亦驊於 2013 年創立,在 2004-2013 年,他也曾是中國知名私募景林資產合夥人,擁有澳洲管理研究生院 MBA 學位,曾獲得三年期海外金牛私募投資經理(股票多空策略)獎。

李林

從香港證監會了解到的百域資本管理人及營業代表目錄如下:

李林

在兩個法團負責人中,陳亦驊 (Ted Chen) 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數學系,1990 年便開始在澳洲工作,是中國最早一批海外基金管理人,擁有澳洲管理學院的 MBA 學位以及特許財務分析師(CFA)和金融風險管理(FRM)的資格;單黎鳴畢業於上海大學及上海交通大學,曾供職於香港西京投資及申萬菱信基金。

二人均為上海係金融圈人士,且有多年海外工作經驗。

從 Linkedin 看到陳曾經與復星集團獨董張化橋(1990 年公派澳洲留學,當時陳在澳洲已經工作)有過互動,結合復星創始人梁信軍也在重押加密貨幣產業,可以推測:陳亦驊背後的上海金融圈資源應該相當深厚,此次股權轉讓不排除是上海的圈內大佬牽線搭橋。

單黎鳴曾供職的申萬比較知名,暫時不提,其供職的西京投資,是最早一批拿到 QFII 資質的海外基金,實控人為劉央,女性,原中信國際最年輕的海外基金經理,號稱「中國女巴菲特」,在香港金融圈非常知名。

百域資本

About Capital Management,香港百域,註冊於 2013 年 9 月 24 日,主營業務是提供資產管理,是一家專注於投資亞太市場的香港資產管理公司。原名 Beyond Capital(2010 年更名)。

百域旗下主要經營業務為:百域亞洲特殊機遇基金。

根據基金月報可以得知,百域資本在加密貨幣產業並非新兵,在 2021 年 1 月的月報中,首次提到基金進行了比特幣的加密資產配置。

李林

在 2022 年 4 月的月報中,基金提到對於當下加密貨幣市場的看法:

李林

截止 2022 年 8 月,百域亞洲基金配置情況如下:

李林

可以看到,基金仍然有 3.6% 的加密資產配置。

基金概要如下:

李林

基金峰值資產為 1 億美元,最高時加密資產佔比接近 10%,目前整體回撤較為嚴重。 

李林,許多火幣舊人叫他木木哥。在許多火幣員工的相簿裡,或多或少都有著關於這個公司或者老闆的圖文記憶,在這些照片裡,李林都是非常鮮活的一個「人」,他可以光膀子喝酒擼串,也可以跟大家一起唱 K 打牌,情到濃時在年會上和大家抱頭痛哭。在諸多交易所創辦人當中,算是感情非常外露了。

李林

九年時間,從和 OKX 同一棟樓的頤泉匯,到百米之外的嘉華大廈。在這裡從五十個人到兩百個人,也經歷了人聲鼎沸到熊市的切膚之痛。許多的礦機商、媒體、客戶,甚至是友商在火幣前台留下過合影。

李林

李林

時間原來就是這樣悄無聲息,又盡是利刃。

我們唏噓嗎?是的。再也見不到如此活躍的市場,交易所們拼刺刀肉搏競爭,產業發展風生水起。當時代結束時,大多數人是沒有明顯感知的,時間不會告訴你「hey, 要拐點了哈」,都是某一個瞬間才讓人有意識。

火幣是很多中國人交易比特幣的第一站,李林創業時有多拼,陪客戶「搬磚」,幾十個小時不眠不休,陪客戶吃飯喝酒吹水。中國銀行禁止充值,那就換自己的帳號上,封一個換一個。客戶抱怨系統不好用,那就換技術團隊,我知道的就換了三批。客戶想要出金,那就上 OTC。丟幣了,拔網線虧損了,那就賠。火幣對客戶需求,幾乎是有求必應。許多人都直接和李林本人打過交道,上地周邊的餐館應該都吃了個遍。優秀的服務是火幣的基因和傳統,一路打拼下來目視所及是沒有對手的。用戶陪著火幣一路從單一的比特幣交易,到萊特幣,再到各種競爭幣。從現貨,到合約。從五大交易所到僅剩兩家,再到徹底清退中國用戶。九年,彼此陪伴的時間不算短了。

李林

李林為這個公司燃燒過青春,什麼時候進入到疲憊期呢?應該是錢越來越多,隊伍越來越大,行業飛速發展,外部環境越來越複雜的時候。監管雖然沒有那麼強硬,但是三五不時的要求配合調查。創始團隊也陸續產生分歧離開。在平靜之後李林總結這期間火幣走的彎路:「行業發展太快,但是管理沒有跟上」。連我也抱怨過他們的「官僚」,內部人士互罵「傻 X」。沉寂一段時間後,李林還是選擇自己挑起擔子。這個時期,明顯的感受到他心境的變化。以前他還會在朋友圈怒罵媒體「專業黑火幣二十年」,到「你寫什麼都無所謂」。那一年的火幣大客戶活動專門選擇了遵義,大家歡欣雀躍:李林回來了。

李林

大家過了幾年刀口舔血懸而未決的日子,監管態度曖昧,似乎可以找到一個可以和平相處的臨界點。但實際情況如何大家也看到了。加之火幣在國際化途中各種水土不服,他的海外員工抱怨他是「農民企業家」。四下征戰,收效甚微。異軍突起,全球監管。李林人在中國被置於風口浪尖,這其中發生過什麼我們就不重複了。就像肖斯塔科維奇,一生都在等待被槍決。反正你面對一個逃不掉的錘子,砸到你身上你也痛。

李林

木木哥是對得起「哥」這個稱呼的,跟著他一起打拼的人,這幾年不管是主動被動,他都伸手拉一把。身邊火幣老同事對我說:「我自己有什麼大事解決不了的,實在撐不住了會跟他求助,至少我相信李老闆能幫忙安排後事」。說的我眼淚都要出來了。火幣從十幾個人到現在員工編號排到九千多,李林還能在老員工心裡留下這樣靠譜的印象,不是人品好這麼簡單了。也許正是因為這樣的人,才會想要退出。不久之前大家還能看到他在用戶群裡跟大客戶掏心掏肺,但是聊天記錄傳出來卻被罵得狗血淋頭。這不能不讓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心裡一涼。

賣掉公司全身而退,是最好的選擇。

火幣離職群裡最後一個位置留給了李林,李老闆對大家說:微信要是有 5000 人的群,咱都能給拉滿,最新的工號已經快到 9000 了。

李林

這張李林的辦公桌,讓人無比傷感。一個時代結束了,於他個人而言,我們應該為李林感到開心。祝福木木哥。

李林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