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 Tesla、SpaceX 以及 1.1 億 Twitter Followers —— 馬斯克(Elon Musk)正式釋放了他的小藍鳥,以 440 億美元的代價上演了「英雄救美」的瑪麗蘇故事。

馬斯克

在歷經為期半年的拉鋸戰後,馬斯克推特收購案終於塵埃落定,馬斯克最終選擇遵守承諾,以 Tesla 為抵押物,並且配合紅杉、幣安等多個投資人的出資,正式以 4 月份的約定價格 440 億美元收購了推特,隨後推特完成退市,成為馬斯克完全控制下的一家私人公司。

在這個過程中,馬斯克的立場經歷多次左右搖擺,但是始終沒有放棄融資,為收購準備的 X Holdings 公司也沒有停止運作,即使在 7 月份的終止收購宣言,事後看來更像是一種討價還價式的行為藝術。

馬斯克

在收購案中,馬斯克的懷疑論點表面在於推特的用戶數量造假,甚至宣稱多達 20% 的用戶數量存在造假行為,但實際上,作為右翼和西海岸工業資本家的馬斯克,更多的不滿在於推特的言論審查政策,證據是甫一上任便開除了封鎖川普帳號的法律、政策和信託主管 Vijaya Gadde。

而在商業與政治之外,馬斯克跟 Web 3.0 的關係也成為引人注目的焦點,在推特上,馬斯克多次為比特幣、狗狗幣等站台,也嘗試過結合比特幣和特斯拉的試水舉動,而從 9 月 28 日洩露的馬斯克聊天紀錄來看,他更希望推特能成為一個言論自由的公共平台,而這必然要依靠更多的區塊鏈技術和去中心化理念來實現。

除此之外,馬斯克也表示過對微信商業模式的喜愛,一個全能的超級 App,並且能在單一市場成長為超過 10 億用戶的社群平台,會不會成為馬斯克接下來模仿的重點也未可知,接下來,故事會有兩個結局:左轉會是 Web 2 的社群媒體模式,而右轉就只能走向 Web 3 的去中心化社群平台。

馬斯克給推特的自由會過火嗎?

一個有效監管的、自由言論的、抗審查的推特也許會在馬斯克的手上變為現實。

繼承而非革命:推特為「去中心化」做好準備了嗎?

與眾人想像中不一樣,馬斯克想要收購的推特最起碼在 Web 3.0 社群媒體領域深耕逾 3 年,是最早一批探索加密貨幣世界的矽谷巨頭之一,這主要得益於其創辦人 Jack Dorsey 對比特幣的擁護,在 2019 年便下令開始探索去中心化社群媒體協議,並推出獨立於推特的品牌 Blue Sky。

將外部產品內部功能化是推特已經探索成功,且行之有效的轉化路徑。換言之,馬斯克接手的推特,是一個已經嘗試轉型的 Web 3 的公司,並且不同於 Meta(前 Facebook)的激進政策,推特對於 Web 3 更多是功能嘗試和逐步探索,比如在 Clubhouse 爆紅之後推出 Twitter Space,比如逐步增加付費版 Twitter Blue 的 NFT 功能,並逐步釋放至普通用戶群體。

馬斯克

有別於交易等金融活動的敏感性,NFT 相關的社群形象展示能以較為順利的推進,預料馬斯克會進一步增強有關社群活躍度的嘗試,當前推特面臨的問題在於,用戶量相較於 Tik Tok、Instagram、Facebook 過少,後者至少在全球範圍內都是超過 10 億的用戶數量。

馬斯克的初步設想是去審查化和清除虛假用戶,馬斯克對推特的審查機制早有不滿。

而在清除虛假用戶上,一個鏈上運行的、需要 Gas Fee 來運行的社群媒體天然對虛假用戶具備抵抗性,即使是簡單提高門檻也能防止大規模造假的出現,唯一需要拷問的是,監管機關是否會允許馬斯克這麼做。

馬斯克

而從推特創辦人 Jack Dorsey 的角度來看,只有馬斯克能完成推特的再造,而再造一個言論自由的「數位城市廣場」也是馬斯克自身的追求,而一個 Web 3 協議級的公共平台是這個問題的唯一解決辦法。

目前的問題是監管部門不會讓馬斯克順利進行,主要原因在於經濟監管和政治監管。

經濟監管繞不開美國證管會(SEC)。早在 2018 年,馬斯克在推特上宣布作價 420 億美元私有化特斯拉後,便遭到 SEC 重拳出擊,最終在繳納 4 千萬美元的罰款後才算平安躲過此劫,如果推特要進行 Web 3 協議化,必然會遭遇更多來自 SEC 的審查措施,而這種審查,在 Tornado Cash 案後,審查力量還加上了美國財政部。

政治監管是推特繞不卡的話題。無法迴避的案例是川普被永久禁用推特,以及推特封鎖川普帳號一事,前者最終由最高法院裁定,後者直接由推特公司做出封鎖政策,其中曲折很難評說,但是馬斯克依然並未給出直接的解決辦法,川普可以回歸,但是更為激進的、攻擊性更強的案例又當如何處理呢?

如果要從傳統資本手中解救推特,私有化只是第一步,只有將 DID、代幣、靈魂綁定代幣(SBT)、去中心化儲存等配套措施均整合到推特當中,完成數據所有權的回歸,推特的「Web 3 化」才能真正邁入正軌。

付費而非廣告:推特潛在的代幣經濟學

馬斯克建設去中心化媒體真正的問題不在於推特本身,而在於出資方對商業化的需求,以及擔憂馬斯克會為了自身的利益而封殺競爭對手。

在本次收購案中,紅杉提供了 8 億美元,而幣安也提供了 5 億美元的資金支持,如果馬斯克要在公共平台和自身利益之間取得平衡,那麼走向 Web 3 級的社群協議就成為幾乎唯一的選擇。

馬斯克

在馬斯克致廣告商的公開信中,主要還是在安撫他們,以穩住推特目前僅有的現金流來源,即使推特在 NFT 和加密貨幣上動作頻頻,但目前的推特收入構成中,90% 以上的利潤來源仍舊是廣告服務,Web 3 是未來,但是 Web 2 仍舊是現實。

在公開信中,馬斯克「苦口婆心」地表明,自己的理想不在謀利,而是希望能創造包容性更高的言論空間,讓左右群體走出自己的回音室,彌合一切的不同意見,讓推特真正成為言論自由的承載地和烏托邦。

更嚴重的是,推特目前仍處於虧損狀態,並且有繼續擴大的趨勢,和特斯拉、Meta 相比,推特的盈利能力並不強,2021 年的虧損便已經超過 2 億美元。

馬斯克接管後,便火速開除了包括執行長 Vijaya Gadde 在內的 4 位高階主管,據測算遣散費需要 2 億美元,相當於讓虧損擴大一倍。

在馬斯克的商業歷程中,另一個爆款特斯拉也長年無法實現盈利,直到他找到上海的超級工廠後,穩定的產能最終讓特斯拉依靠低價策略擴大了用戶群體,實現了由虧轉盈的歷史轉折。

這一次,馬斯克會走向 Web3 的懷抱嗎?

跟 Jack Dorsey 偏愛比特幣不同,馬斯克更為喜歡狗狗幣,足夠的草根和去中心化,絕對不存在他所厭惡的華爾街操盤的可能性,但是狗狗幣本身無法運行智能合約等複雜的底層邏輯。

如果要走向抗審查的言論自由市場,馬斯克的一些設想依然值得我們注意,首先就是依靠更多的代幣機制來支持推特的運行,比如內容上鏈、付費閱讀等,在致廣告商的信函貼文下,有人提出為頂級內容創作者提供分潤激勵,馬斯克對此表示贊成。

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推特整體的架構需要重塑。比如繼續推進裁撤 75% 員工的計畫,將被開除高管空出的位置留給加密貨幣友好人士。

或許也沒那麼複雜,光是在 8 月份,推特的離職率就已經高達 18.3%,也就是上千人的規模,剩下的員工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被篩選過一輪,留下的人選擇跟隨馬斯克走向不確定的未來,而非流向其他 Web 2 企業。

可以暢想下推特的未來,逐步切換至去中心化網絡,減少審查人員,以更長的時間去尋找提升利潤的增長點。

而在一個以代幣為支撐,節點運行在公鏈之上,數據存放於去中心化儲存設施中的推特,是擺脫廣告模式的唯一選擇,即使是馬斯克偏愛的狗狗幣,也依然可以繼續被當做打賞費運行在其上。

復刻微信會不會真的發生,推特會不會走向更加開放自由的 Web 3 社群媒體協議都未可知。正如馬斯克搬著水槽走入推特大樓的梗:Let that sink in,讓子彈飛一會兒。

馬斯克擅長創造奇蹟,這一次能否在商業利潤和去中心化間取得共識,也是一次難得的社會實驗,區塊鏈技術究竟能否支持上億級產品的運行,讓我們拭目以待!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PA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