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ndrew Hayward,Decrypt

編譯| Jordan,PANews


內容速遞

  • 「Rick & Morty」共同創辦人 Justin Roiland 於本週稍早推出了一個全新的以太坊 NFT 項目「Art Gobblers」,該項目二級交易價格在短時間內飆升。
  • NFT 業內人士抨擊了這種有失公平的分配制度,認為不應只授予 KOL 和名人免費鑄造 NFT 的權力。

近日,NFT 領域因新項目 Art Gobblers 上線而熱鬧一場。該項目基於以太坊區塊鏈,由「Rick & Morty」共同創辦人 Justin Roiland 和加密貨幣投資公司 Paradigm 聯合打造。11 月 1 日的免費鑄幣活動剛結束,Art Gobblers 的二級交易總金額就已超過 2,600 萬美元,很顯然,這當中存在著巨大的炒作成分。(相關閱讀👉 NFT 遊戲 Art Gobblers:應用 Paradigm Goo 模型的首個實驗

消息一經披露,人們對於 Art Gobblers 關注的焦點立刻從交易水平、藝術品展示、項目新玩法(允許用戶將自己的藝術品鑄造為 Page NFT 並交易「Goo」代幣以生成更多 NFT)轉移到了能夠免費鑄造的人群身上。這族群包括了社群平台上的知名 NFT KOL 以及一些名人,他們得到了免費鑄造 NFT 的機會並從中獲得高額利潤。批判者認為,普通人壓根就沒有免費鑄造 NFT 的機會,相關的消息也少之甚少,十分不公平。

11 月 1 日,Art Gobblers 宣布推出 1,700 枚 Gobbler NFT,任何在平台許可名單中的人都可以免費鑄造這些 NFT。此外,還有 300 個 NFT 預留給了項目創建者和貢獻者;8,000 個 NFT 將會在未來 10 年內逐步發布。

鑄造完成後不久,該系列 NFT 就開始通過二級市場大量出售,目前最便宜的價格為 14.5 ETH(約合 22,850 美元)。而在本週一晚上,其中一個 NFT 竟然以接近 138,000 美元的價格售出。

隨著二級銷售的激增,Crypto Twitter 上開始有推文分享起鑄造這些 NFT 的人物名單,其中包括許多知名 NFT KOL、內容創建者、以及廣受關注的 Twitter 人物,如 Rug Radio 共同創辦人 Farokh Sarmad、匿名收藏家和創作者 Fxnction、Twitter Spaces 常駐主持人和 Devotion 共同創辦人 Andrew Wang、以及匿名 KOL 和內容創作者 Zeneca。

然而,相關推廣內容卻給用戶帶來了十分負面的影響,因為他們知道這些擁有大量受眾群體的 KOL 通過免費鑄造 NFT 獲得了巨大利潤,從而深感不公。

匿名 KOL ShiLLin_ViLLian 在推特上這樣寫道:「這就是為什麼 NFT 永遠不會被認真對待的原因。」

相比之下,其他一些 Twitter 用戶可就沒這麼客氣了,他們非常犀利地指出,一些有名的知名人物肯定簽訂過付費合作協議,並且通過炒作該項目換取了白名單,而這些資訊根本沒有對外進行披露。

WAGMI? (我們都會成功嗎?)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有影響力的收藏家和創作者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指控藉由炒作和推廣來換取具有潛在價值的 NFT 了。通常,當一個 NFT 項目啟動並且價格開始飆升時,Twitter 用戶就會盯上那些在許可鑄造名單中的 KOL。尤其是看到他們把剛鑄造完成的 NFT 立即出售時,Twitter 用戶知道,這一定就是拉高出貨莫屬了。

儘管 Twitter 用戶犀利的抨擊部分是出自於猜想,並非有證據支持,不過這表明了他們的態度:那些擁有大量社會資源的 NFT 收藏家正在利用他們的影響力從項目中受益,而這恰恰與 Web3 領域倡導的「WAGMI」(我們都會成功),即人人平等的精神背道而馳。

退一步講,就算這些 KOL 和收藏家真的參與了用戶口中的私下交易(不僅僅指 Art Gobblers 這一個項目),他們也不可能會公開披露此類協議。況且 NFT 領域的許多知名收藏家都是匿名的,粉絲可能壓根不知道他們的真實姓名或是背景,因此真實情況要比想像中復雜得多。

然而,根據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的規定,社群平台 KOL 必須要披露自己在美國的付費代言(業配)項目。正因如此,如今,越來越多的名人和 KOL 都因為過去曾推廣加密貨幣和相關產品,正面臨美國證管會(SEC)的審查和懲罰。

今年 9 月,Art Gobblers 發布推文稱,他們將會「親自挑選」藝術家以及 Web3 建設者來鑄造 NFT,與此同時這些被挑選的人員也可提名其他人加入鑄造名單。還有一些鑄造者在推特上表示,他們僅僅通過加入該項目的 Discord 論壇群就獲得了鑄造權限。

Twitter Space 主持人 Andrew Wang 也發布了一則推文,首次透露他曾在節目中採訪過 Justin Roiland,並參與了 Art Gobblers 項目。不僅如此,他還借助虛構人物在推特上經營著一個「Art Gobblers 官方帳戶」。不過 Andrew Wang 表示,他並沒有簽訂任何通過推廣該項目來換取許可名單的協議。

「迅速套利」

在那些鑄造完 Art Gobblers NFT 便即刻拋售的人當中,Fxnction 是唯一一個較有名氣的 KOL,而其餘那些 KOL 藏家並沒有出售自己的 NFT,仍然保留在他們的錢包裡。就在昨晚,Fxnction 非常坦蕩地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則消息:「我得到了那個 NFT,且馬上就拋售了,拿到 18,000 美元。這是不是和你的期待有所不同?」

無獨有偶的是,Fxnction 還表示自己在該項目發布前,從未宣傳或發布過有關 Art Gobblers 的推文,並聲稱自己是通過提前加入 Discord 論壇群而進入白名單的。此外,他對外界的不滿之聲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確實有一部分人在通過自己的影響力推動項目,而另一些則在大肆炒作後便高價拋售了。

Fxnction 說:「我認為大家可以用自己的資產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即使他們是通過擁有粉絲獲得的資產。話雖如此,但如果有人在積極推動一個項目之後,自己卻退出了,那麼社群對此有爭議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 Fxnction 沒說謊,他確實和其他鑄幣者一樣通過參與討論群進入了 Art Gobblers 白名單,那麼任何人都能這麼做。而這恰恰順應了 Web3 的願景—— 項目早期支持者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受益。儘管仍有很多人懷疑 KOL 們是有特殊優待的,但不得不說,清者自清。

經歷了交易狂潮之後,一些批判聲音已經慢慢消退了,那些普通的收藏家和創作者為受攻擊的對象進行了辯護。一位化名為 Loopify 的 Web3 創建者點出了指控者傳遞的「錯誤訊息」,還分享了一些鑄造者的匿名訊息,這些鑄幣者表示,出售 NFT 給他們帶來了能夠改善生活的本錢。

Fxnction 最後建議:「其實項目開發者還可以深挖潛力,改進白名單的制定規則來避免爭議。不過,這就是 Web3,如果你眼光足夠敏銳,那麼,任何人都可以抓住機會進入白名單。」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PA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