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FTX 創辦人 Sam Bankman-Fried(SBF)

編譯:Odaily 星球日報 Moni


2022 年 11 月中旬,FTX International 面臨資不抵債。歸根到底,這件事由 Voyager 和 Celsius 引發。

是三件事結合在一起,共同導致了 FTX 內爆:

  • 在 2021 年期間,Alameda 的資產負債表增長到大約 1000 億美元的資產淨值、80 億美元的淨借款(槓桿)和 70 億美元的現金。
  • Alameda 未能充分對沖其市場風險。在 2022 年期間,股票和加密貨幣領域發生了一系列大範圍的市場崩盤,導致資產市值下跌約 80%。
  • 2022 年 11 月,幣安 CEO 促成了這場極端、迅速、有針對性的崩盤,導致 Alameda 資不抵債。

然後 Alameda 的問題蔓延到 FTX 和其他地方,與三箭資金影響到 Voyager、Genesis、Celsius、BlockFi、Gemini 等加密公司類似。

儘管如此,FTX 仍有可能恢復元氣,FTX US 仍然有完全償付能力,應該能夠退還所有客戶的資金。FTX International 擁有數十億美元的資產,而我幾乎將我所有的個人資產都奉獻給了客戶。

這篇文章是關於 FTX International 破產事件的,與 FTX US 無關,因為 FTX US 是完全有償付能力的,且一直都是。

當我將 FTX US 交給新任 CEO Ray 並申請破產時,公司手頭上的淨現金超過客戶餘額約 3.5 億美元,FTX US 的資金和客戶與 FTX International 是隔離的。荒謬的是,FTX US 用戶還沒有完全恢復並取回他們的資金,下表是我移交時 FTX US 資產負債表的記錄:

SBF最新發聲:我曾執掌千億帝國,因市場逆風土崩瓦解

FTX International 是一家非美國交易所,在美國境外運營,在美國境外監管,在美國境外註冊成立,並接受非美國客戶。(事實上,FTX International 總部設在巴哈馬,從巴哈馬運營並在巴哈馬註冊成立,名稱為 FTX Digital Markets LTD。)

美國客戶在(仍有償付能力的)FTX US 交易所交易。

參議員對律所 Sullivan & Crowell (S&C) 的潛在利益衝突表示擔憂。與 S&C 的聲明相反,他們與 FTX 的關係有限且主要是交易關係,S&C 是 FTX International 在破產前的兩家主要律師事務所之一,也是 FTX US 的主要律師事務所。FTX US 的 GC 來自 Sullivan & Crowell 公司,他們與 FTX US 合作處理其最重要的監管申請,他們與 FTX International 合作解決其一些最重要的監管問題,並與 FTX US 合作處理其最重要的交易。當我訪問紐約時,有時我會在 S&C 的辦公室外工作。

儘管 FTX 資不抵債,但在過去幾天的運營中仍處理了大約 50 億美元的提款,FTX International 仍保留了大量資產——截至 Ray 接任時大約有 80 億美元的流動性資產。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潛在的資助提議——包括在破產申請提交後簽署的 LOI,總額超過 40 億美元。我相信,如果在給 FTX International 幾週時間,可能會利用其非流動性資產和股權籌集足夠的資金,使客戶資產保持完整。

然而,由於 S&C 向 FTX 施壓進入破產備案,我擔心上述解決方案可能已無法被執行。即使是現在,我相信如果 FTX International 重新啟動,也確實有可能讓客戶資產基本上變得完整。

雖然 FTX 的流動性從 2019 年開始主要依賴與 Alameda,但到 2022 年已經大大多樣化,Alameda 的交易量也下降到 FTX 總交易量的 2% 左右(如下圖所示):

SBF最新發聲:我曾執掌千億帝國,因市場逆風土崩瓦解

我沒有偷錢,當然也沒有私藏數十億美元。過去和現在,我的幾乎所有資產都可用於支持 FTX 客戶。FTX International 和 Alameda 在 2021 年都是合法且獨立盈利的企業,這兩家公司都各自賺了數十億美元。

然後,由於一系列市場崩盤,Alameda 在 2022 年期間損失了約 80% 的資產價值——三箭資本 (3AC) 和其他加密貨幣公司去年也是如此。FTX 也受到 Alameda 衰落的影響,因為 Voyager 和其他公司早些時候受到三箭資本和其他公司的影響。

另外——過去幾年,我並沒有經營 Alameda。

其中很多都是事後拼湊而成的,來自模型和近似值,通常基於我辭去 CEO 職務之前的數據,以及基於該數據的建模和估計。

2021 年事件概覽

在 2021 年期間,Alameda 的資產淨值飆升,根據我的模型,到年底上市時達到大約 1000 億美元。即使你忽略像 SRM 這樣的完全稀釋比循環供應大得多的資產,我認為它仍然大約是 500 億美元。

在 2021 年期間,Alameda 的頭寸也有所增加。

特別是,我認為 Alameda 有大約 80 億美元的淨借款,這些借款用於:

  • 向貸方支付約 10 億美元的利息
  • 大約 30 億美元從 FTX 的市值表中買斷 Binance(所持股份)
  • 大約 40 億美元用於風險投資

因此,到 2022 年初,我認為 Alameda 的資產負債表大致如下所示:

SBF最新發聲:我曾執掌千億帝國,因市場逆風土崩瓦解

  •  大約 1000 億美元資產淨值
  •  來自第三方服務台(Genesis 等)的大約 120 億美元流動性
  •  可能從第三方那裡獲得的流動性增加了 100 億美元
  •  大約 1.06 倍槓桿

在這種情況下,約 80 億美元的非流動性頭寸(有數百億美元的可用信貸/來自第三方貸方的保證金)似乎是合理的,而且風險不大。我認為,僅 Alameda 的 SOL 就足以支付淨借款,這些資產來自第三方借貸服務台。

我認為,Alameda 當時在 FTX International 上的頭寸是合理的——根據我的模型,大約為 13 億美元,以數百億美元的資產作為抵押——並且 FTX 成功通過了 GAAP 審計。

那麼,到 2021 年底,將 Alameda 拖入水下需要市場下跌 94%!不僅僅是 SRM 和類似的資產——如果你忽略這些,Alameda 仍然被大量超額抵押,我認為僅其 SOL 頭寸就大於其槓桿作用。

但是,Alameda 未能充分對沖市場極端崩盤的風險:千億資產只有幾十億美元的對沖,淨槓桿率約為 1.06 倍([淨頭寸-對沖]/NAV)。

因此,Alameda 在理論上面臨著一場極端的市場崩盤。

2022 年市場崩盤

進入 2022 年,Alameda 的大致情況是:

  • 1000 億美元的資產淨值
  • 80 億美元的淨借款
  • 1.06 倍槓桿
  • 數百億美元的流動資金

然後,在這一年中,市場一次又一次崩盤。直到仲夏,Alameda 未能充分對沖其頭寸。

  •  BTC 暴跌 30%
  •  BTC 又暴跌 30%
  •  BTC 又暴跌 30%
  •  利率上升限制了全球金融流動性
  •  Luna 歸零
  •  3AC 破產
  •  Alameda 聯席 CEO 辭職
  •  Voyager 內爆
  •  BlockFi 差點破產
  •  Celsius 破產
  •  Genesis 開始關閉
  •  Alameda 的借/貸流動性從 2021 年底的約 200 億美元降低到 2022 年底的約 20 億美元

因此,Almaeda 的資產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打擊。但這部分並不特定於 Alameda 的資產。比特幣、以太坊、特斯拉和 Facebook 的年跌幅均超過 60%,Coinbase 和 Robinhood 的股價比去年的峰值下跌了約 85%。

SBF最新發聲:我曾執掌千億帝國,因市場逆風土崩瓦解

請記住,到 2021 年底,Almaeda 大約有 80 億美元的淨借款:

  •  向貸方支付約 10 億美元的利息
  •  大約 30 億美元從 Binance 手中買斷 FTX 持股
  •  大約 40 月美元用於風險投資

80 億美元的淨借款,減去它所擁有的幾十億美元的對沖,導致了大約 60 億美元的超額槓桿/淨頭寸,並得到了約 100 億美元資產的支持。

隨著市場崩潰,這些資產也隨之崩潰。Alameda 的資產——競爭幣、加密公司、上市股票和風險投資的組合——在這一年裡下跌了約 80%,其槓桿率一點點提高。

SBF最新發聲:我曾執掌千億帝國,因市場逆風土崩瓦解

在同一時期,流動性在借貸市場、公開市場、信貸、私募股權、風險投資以及幾乎所有其他領域都枯竭了。在這一年中,幾乎所有加密貨幣的流動性來源——包括幾乎所有的借貸平台——都耗盡了。

這意味著 Alameda 的流動性——2021 年底時大約為數百億美元——到 2022 年秋季已經降到只有數十億美元。加密領域的大多數其他平台已經倒閉或正在倒閉,而 FTX 成為剩下的最後一位。

2022 年夏天,Alameda 以 BTC、ETH 和 QQQ(納斯達克 ETF)的某種組合進行了大量對沖。但即使在 2022 年的所有市場崩盤之後,在 11 月之前不久,Alameda 仍有約 10 億美元的資產淨值; 即使你排除 SRM 和類似的代幣,Alameda 的資產也是正數,但最終被對沖了。

SBF最新發聲:我曾執掌千億帝國,因市場逆風土崩瓦解

保證金交易

在 2022 年期間,許多加密平台因保證金頭寸爆棚而資不抵債,可能包括 Voyager、Celsius、BlockFi、Genesis、Gemini 以及 FTX。

這種情況在保證金平台上相當普遍,但也會發生在其他地方,比如:

傳統金融:

  • 倫敦金屬交易所
  • 明富環球
  • LTCM
  • 雷曼

加密貨幣:

  • CoinFlex
  • EMX
  • Voyager、Celsius、BlockFi、Genesis、Gemini 等。

十一月的崩盤

在針對 FTX 和崩潰進行了長達數月且極其有效的公關活動之後,CZ 發布了決定性的推文。

在 11 月最後一次崩盤之前,QQQ 的波動幅度大約是 Alameda 投資組合的一半,而 BTC/ETH 的波動幅度大約是 Alameda 投資組合的 80%——這意味著 Alameda 的對沖(QQQ/BTC/ETH)策略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不幸的是,直到三箭資本崩盤之後,對沖才足夠大,直到 2022 年 10 月,終於大到令人難以相信。

當時加密市場崩盤對 Alameda 持有資產的影響非常大。在 11 月的幾天裡,Alameda 的資產下跌了大約 50%; BTC 下跌了約 15%(BTC 跌幅只有 Alameda 資產跌幅的 30%)。

在 11 月 7 日至 8 日的過程中,事情從壓力大但基本處於控制狀態轉變為明顯資不抵債。

到 2022 年 11 月 10 日,Alameda 的資產負債表只剩下約 80 億美元資產,而流動負債大致相同,也只有約 80 億美元,如下圖所示:

SBF最新發聲:我曾執掌千億帝國,因市場逆風土崩瓦解

由於面臨擠兌威脅,瑞士信貸今年秋天股價下跌近 50%,擠兌需要流動性——而 Alameda 當時已經沒有流動性了。

因此,隨著 Alameda 變得缺乏流動性,FTX International 也變得缺乏流動性,因為 Alameda 在 FTX 上有未平倉的保證金頭寸; 銀行擠兌使流動性不足變成資不抵債。這意味著 FTX 加入了 Voyager、Celsius、BlockFi、Genesis、Gemini 和其他因借款人流動性緊縮而遭受附帶損害的公司。

所有這些就是說:Alameda 沒有資金被盜,而是因市場崩盤而虧損,的確,Alameda 沒有對風險進行充分的對沖——正如三箭資本和其他公司今年所做的那樣。FTX 受到了影響,但 Voyager 和其他公司早些時候也都受到了影響。

結尾

我依然認為,如果齊心協力提高流動性,FTX 可能會讓所有客戶都受益。

新任 CEO 接手時,FTX 有數十億美元的資金要約,甚至一度超過 40 億美元。

如果給 FTX 幾週的時間來籌集必要的流動性,我相信能夠讓客戶資產保持基本完整。當時我沒有意識到 Sullivan & Cromwell——通過壓力要求 Ray 擔任 CEO 並提交破產,包括 FTX US。我仍然認為,如果 FTX International 今天重新啟動,確實有可能讓客戶資產保持基本完整。即使沒有這些,也有大量資產可供客戶使用。

遺憾的是,我對公眾的誤解和重大錯誤陳述反應遲緩。我花了一些時間來拼湊我能做的——我無法訪問很多相關數據,其中大部分是關於我當時沒有運營的公司 (Alameda)。

我一直計劃在 12 月 13 日向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作證時對所發生的事情進行首次實質性說明。不幸的是,在聽證會的前一天晚上我被逮捕了。

我還有很多話要說——為什麼 Alameda 未能進行對沖、FTX US 發生了什麼、導致啟動第 11 章破產流程的原因、S&C 等等。至少,這是一個開始。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PA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