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FTX US 前總裁 Brett Harrison

原文來源:Twitter

編譯:Moni,星球日報


去年 9 月,FTX US 總裁 Brett Harrison 在其個人社交平台宣布辭職,隨著 FTX 破產案件的啟動,他近日在 Twitter 發文公開了自己如何度過那段暗黑時光,以及與 SBF 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讓我們來看看他究竟說了些什麼:

許多人問我在 FTX US 的情況以及我離開的原因,其實我在本周初已經談到這些問題,在此也很高興公開分享自己的經驗和觀點。

我在 FTX US 工作了 17 個月,當我的辭職消息被公開時,那些不了解這件事的人都很驚訝,有人質疑我是否被解雇了,他們不理解為什麼我會在一份理想工作中只有如此短的任期。事實上,對我來說,在 FTX US 工作並不像行業和媒體中所說的那麼「理想」,而且我的離開其實也並不突然。

在 FTX 管理實踐問題上,我與 SBF 及其副手的關係並不好,在發生了數月爭執後,最終觸及全面惡化的地步。

而且,正如我的一群朋友、導師和投資者當時所知道的那樣,我已經決定要創立自己的公司,不值得為一份所謂的「夢想工作」而困住。所以,我拋開了聲望、待遇、以及對我聲譽構成風險等不利因素,毅然決定離開 FTX US。

為何會選擇加入 FTX US?

時間回到 2021 年 3 月下旬,當時 SBF 通過簡訊邀請我加入 FTX US(這種方式看起來有些隨意)。SBF 是我在 Jane Street 公司的前同事,我對與他當年共事有著美好的回憶。不過,這些年來我們幾乎沒有聯繫,但我偶爾也會了解一些有關 FTX 的新聞。所以,當看到他發來的簡訊,我很高興,並且有興趣進一步探索更多關於 FTX 的情況。我知道,SBF 在 Jane Street 工作時是一名盡職盡責的初級交易員,我在 Jane Street 負責教授交易員編程課程,SBF 是我的學生而且表現非常出色。我記得,當時在評估 SBF 表現的經理會議上,許多高級交易員都表示他很有前途和希望。除此之外,SBF 似乎也是一個敏感且有求知欲的人,關心動物,這讓我很喜歡他。

加入 FTX US 的談判進展十分迅速,而我在傳統金融領域招募的每一步行動都需要 4~6 個月的時間。2017 年,我曾為 Jane Street 的加密貨幣服務平台開發了軟體,但此後就沒有從事過加密貨幣相關的工作,因此我很高興能重新投入其中。在 FTX US 的頭幾個月,我感覺非常棒,因為當時我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獨立於 SBF,我希望打造一支專門為美國市場服務的團隊並營造一個為受監管企業準備的專業環境。

當時,我與 LedgerX 團隊制定了計畫,建立了法律、合規和 營運部門,並聘用了一流的僱員,我開始建立和建設一家受美國監管的零售股票經紀公司。FTX US 現貨交易所的市場份額也在不斷增長,整個團隊敬業且富有成效,客戶反饋更是十分積極,我對 FTX US 的未來感到無比興奮。

與 SBF 和巴哈馬高層的矛盾加劇

然而,從一開始,我就注意到 SBF 很少參與美國業務,但卻會影響 FTX US 的決策。在 FTX US 公司工作六個月後,我與 SBF 的關係開始出現明顯裂痕。大概就在那個時候,我開始強烈主張將 FTX US 的執行、法律和開發團隊與 FTX 分離並保持獨立性,但 SBF 不同意。

在那場早期衝突中,我看到當 SBF 的決定受到質疑時,他完全沒有安全感,但很難和他妥協,有時 SBF 充滿惡意,性情也反覆無常。我意識到,SBF 已經不是我記憶中的那個人,我不確定是什麼導致了他身上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像我們中的許多人一樣,我的家人和朋友也可能存在毒癮和心理健康問題,而且我已經看到這些問題在 SBF 身上毫無徵兆地顯現出來的。我認為這可能是一個促成因素,並且最初感到同情。但我個人對 SBF 的了解不夠,也沒有任何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我和他有業務關係,他做出了很多我不同意的關於經營企業的決定。

坦率地說,不同意 SBF 的觀點需要面臨巨大壓力,但我還是這樣做了。那時,以及我在 FTX US 的所有時間裡都發現 SBF 對媒體、FTX 的合作夥伴、風險投資行業和傳統金融行業的影響無處不在,而且態度強硬。在任何情況下,人們都很難忍受一個沒有安全感、驕傲自大的管理者。因為每一天,傳統企業文化和商業環境裡的每一個主要聲音都會用一種敘述來震耳欲聾,暗示如果你不同意你的領導,那麼你一定是錯的。

我不是 FTX US 唯一不同意 SBF 和他的核心圈子成員的人。FTX US 擁有來自美國金融公司、律師事務所和受監管交易所的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可是,FTX 的集體經驗和專業敏銳度經常被視為無關緊要且毫無價值,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非常令人沮喪。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進一步主張制定合理的招募政策,為 FTX US 配備經驗豐富的高級管理人員,並希望與 SBF 和 FTX US 領導層之間進行透明溝通,包括正式確定 Gary Wang 和 Nishad Singh 的軟體開發職責、將管理責任和控制權下放給 SBF 和巴哈馬高管,以及其他重要事項。

然而,SBF 對管理衝突感到不安,他開始給予一些充滿敵意的回應,最終選擇將我與關鍵決策層隔離開來,不讓我參與溝通,這種感覺真的很糟糕。於是,我希望了解他們在我背後做出決定的訊息,當時我內心絕望但表面上努力不顯現出來。2022 年 4 月上旬,也就是我在 FTX US 工作的第十一個月,我做了最後一次嘗試,對我認為是阻礙 FTX 未來成功的最大組織問題提出了正式書面投訴。我寫道,如果問題得不到解決,我將辭職。

我當時威脅 SBF 說會聲稱自己被解僱,而且 SBF 會毀掉我的職業聲譽,但最終我奉命正式收回我寫的東西,並向 SBF 道歉,這件事堅定了我離開 FTX 的決定。我知道突然離職會對公司有害,於是想在離開後為公司未來的成功做最好的準備。於是,我逐漸收斂心神,完成了美股券商的建設和發布。

之後,我開始將注意力轉移到未來和我自己的公司上。

與 FTX US 分道揚鑣

現在,根據公開記錄中的資訊(來自起訴、投訴、認罪或其他)顯示,FTX 存在許多問題。

當時,我在公司就提出了這些擔憂,我看到了 FTX 存在管理和組織問題,這些也是新創公司成長過程中存在的典型問題,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金融服務主管,我的角色是糾正這些問題並開啟公司下一階段的發展生長。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也曾在其他更成熟的公司看到過這些問題,實際上,這些問題對商業成功來說並不是致命的,但我真的沒想到,FTX 這些問題的背後是數十億美元的欺詐行為。

從公開的內容可以清楚地看出,實施欺詐計畫是由 SBF 和他在 FTX.com 和 Alameda 的核心圈子密切掌握的,我不是其中的一員,FTX US 的其他高管也不是。

現在,我明白他們為什麼小心翼翼地向我們隱瞞犯罪活動了,因為 FTX US 擁有廣泛的專業網絡、與美國監管機構的溝通渠道,也有與美國媒體對話的權力。如果我們當中有人懷疑存在欺詐行為,我們會立即報告。

在 FTX US 工作的 17 個月裡,我和我的同事們竭盡全力滿足客戶需求並腳踏實地的發展業務,為消費者提供了一種更公平地獲得對他們生活至關重要的金融服務,更明白了一個事實:貪婪和欺詐破壞了信任,更加速了腐敗。

在我離開 FTX US 之後,直到 2022 年 11 月,我和我的新公司在與風險投資家進行的每一次談話,最後都會繞到相同的幾個問題上:「FTX 在投資嗎?SBF 同意你這樣做嗎?你介意我們跟他確認一下嗎?」但在 FTX 破產之後,風險投資家們的問題變成了逃避:「我們知道你沒有參與 SBF 和其他人所做的事情,但我們不能承擔將自己與 FTX 聯繫起來的公關風險,不管你有多能幹,或者你的想法有多引人注目。」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對加密貨幣行業進行了一次有價值的性格研究,結果非常明顯:有的人一夜之間變了個人,有的人很容易表示同情和支持。

毫無疑問,在 FTX US 工作是一次難以忘記的經歷,但我發現社群媒體平台上也存在對我的仇視和毫無根據的指控。

在過去兩個月的動盪中,我發自內心地感謝那些給予堅定信任和支持的人,他們幫助我排除了噪音並繼續專注於未來。現在,前面的道路已逐漸清晰,我很高興能和他們一起前進。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星球日報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