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X 的常見誤解總結,GLP 在極端行情中會歸零?

PANews   /   2023-01-23

原文作者:蔣海波

原文來源: PANews


作為 Gambit 和 GMX 最早的用戶之一,PANews 作者經歷了 GMX 從默默無聞到被大家熟知的過程,但迄今為止,市場上仍然存在對 GMX 的大量誤解。本文將總結 GMX 中容易出現的誤解,爭取一次性解決大家的疑惑。

由於介紹 GMX 的文章已經很多,本文主要針對對 GMX 已經有一定了解的讀者。如需對 GMX 有基礎性的了解,可查看 PANews 之前的文章。

1、極端行情會導致 GLP 歸零嗎?

GMX 雖然被稱為永續合約交易所,但實際進行的是現貨和槓桿交易(GMX 中的資金費用實際上是藉幣費用),所有頭寸的規模都受到限制(由團隊設置),低於 GLP 中已有的流動性,也就是只有 GLP 中的一部分流動性能被 trader 用於加槓桿。這裡需要分為市場上漲和下跌兩種情況進行討論。

當市場上漲時,極端情況是完全沒有人做空,多頭頭寸達到設置的上限。如果出現這種情況,GLP 一攬子資產中原本會隨著市場上漲而增加的價值將部分被多頭捕獲。但因為每一種資產的多空頭寸均有上限,此時 GLP 的價格仍將必然上漲。

在市場下跌時,因為 GLP 中已有大約一半的 BTC 和 ETH 等風險資產,如果 trader 持有的空頭頭寸達到設置的上限,且無人做多,此時 trader 將加重 GLP 的下跌風險。

按照當前數據,GLP 中的 ETH 價值為 1.28 億美元,多頭頭寸的上限為 8000 萬美元,空頭頭寸的上限為 3500 萬美元。如果市場下跌、trader 做空達到上限,且無人做多,考慮到 GLP 中資產價值的下跌、現貨交易的無常損失、空頭頭寸的盈利這三個因素,也需要一次性下跌約 90% 才會導致 GLP 歸零。

2、牛市中,因為資金費用,GMX 上的 trader 只願意做多,不願意做空?

這可能是一個誤區。在中心化交易所的合約交易中,多單和空單總是一一對應的,並不存在牛市中多單持倉高於空單的情況,中心化交易所的合約才是加密市場成交量的主力。

如果考慮資金費用,GMX 中多頭的資金費用要遠高於空頭,如果考慮到資金費用而不在 GMX 做空,那此時應該更沒有人做多(截至 1 月 20 日,ETH 的借幣年化利率為 57%,USDC 的借幣年化利率為 20%,做多者藉入 ETH 等風險資產,做空者藉入穩定幣)。

當前 GMX 中多空比的懸殊可能來源於少數大戶的影響,將在下面介紹。

GMX的常見誤解總結,GLP在極端行情中會歸零?

3、觀察到 GMX 上的 trader 盈利後,GLP 持有人退出是否有意義?

近期某 trader 在 GMX 上的大額盈利持倉引發了部分 GLP 持有人的關注和擔憂,在 1 月 16 日 Arbitrum 上 GMX 總的未平倉量只有 1.45 億美元的情況下,該 trader 持有超過 7000 萬美元的多單,佔 GMX 中總的未平倉量的一半。如果在該 trader 平倉前從 GLP 中退出,是否可以避免該 trader 盈利對 GLP 持有人的不利影響呢?

GMX的常見誤解總結,GLP在極端行情中會歸零?

實際上,trader 的未實現盈利和虧損會實時計入 GLP 的價格,在發現別人盈利時退出為時已晚。試想一下,如果 GMX 僅在 trader 平倉時才將盈虧計入 GLP 價格,那麼很可能被利用。

4、為什麼在市場波動較小的情況下,官網可能顯示 trader 的盈利大增,是否有人從中作惡?

官網統計 trader 盈虧的圖僅考慮了已平倉頭寸,如果某些 trader 開倉並出現盈利,但只要不平倉,盈利就不會被統計在內。同樣,在盈利的情況下,即使市場沒有波動,平倉盈利頭寸的操作會使下圖統計的 trader 盈利突然上升。

GMX的常見誤解總結,GLP在極端行情中會歸零?

將這個問題和上一個問題結合,即 trader 的盈虧會實時計入 GLP 的價格,但不會計入官網統計的 trader 盈虧結果中。

5、項目方將費用全部分配給了 GMX 和 GLP 的持有者,是否能夠持續運營?

在收入進行 70%(GLP)與 30%(GMX)的分配之前,先會扣除必要的運營費用,即推薦獎勵和 keeper 費用,一般只佔收入的 1%,所以 GMX 並沒有持續運營的壓力。

6、項目方控制著 GMX 的餵價,是否有作惡的可能?

GMX 的餵價由 keeper 的管理,keeper 使用 Binance、Bitfinex、Coinbase 三者的價格中位數進行報價。在此基礎上,有兩重保障。

首先和 Chainlink 價格進行對比,如果誤差在 2.5% 以內,則按 keeper 的價格執行。如果價差在 2.5% 以上,那麼做多操作將在高價成交,做空操作將在低價成交。

除此之外,還會運行 watcher 節點,以確認 keeper 是否在正常工作,watcher 不斷計算三個交易所的價格中位數,並與 keeper 提交的價格相比較。

keeper 和 watcher 是由不同的 GMX 團隊成員運行,目前設置有多個 watcher 賬戶。

這種機制保證了 GMX 的高效運行,但也因為中心化而受到詬病,確實不能排除團隊聯合作惡的可能,比如通過將報價控制在高於或低於 Chainlink 價格 2.5% 位置處,通過一次開倉平倉就可以賺取 5% 的利潤。

團隊可能在未來考慮使用 Chinlink keeper 或 Intel SGX 執行環境以實現進一步去中心化。

7、GMX 是否有被其它人利用的風險?

Avalanche 上的 GMX 此前就發生過 trader 通過操縱中心化交易所的市場價格進行牟利的事件,只要 GMX 的流動性優於中心化交易所,攻擊就可能發生。

另外,如果某機構有足夠的資金要進行交易,且能夠改變中心化交易所的 BTC、ETH 價格,那麼先在 GMX 上開倉,再在中心化交易所上交易,就可以較低風險從 GMX 中獲利。中心化交易所的操作引起價格波動時會改變 GMX 上的交易價格,但 GMX 上的槓桿交易沒有滑點,也就不會造成 GMX 上的價格波動,更不會對中心化交易所的價格造成影響。

此外,幫助這些機構執行操作的 trader 也可以用 GMX 開老鼠倉。這些操作的本質就在於 GMX 提供了額外的流動性。

8、為什麼 GMX 中的頭寸會比預想的提前爆倉?

當用戶在中心化交易所中遭到爆倉時可能也會有這個疑問。

在 GMX 中,當用戶的抵押品價值-損失-借幣費用低於頭寸價值的 1% 時,就會被強行平倉。而 GMX 的借幣費用要遠高於中心化交易所,這一點可能會被不熟悉的用戶忽略。

9、GMX 和 dYdX 等交易所的區別在哪裡?

站在交易產品的角度,dYdX 和幣安等中心化交易所類似,但 GMX 創造了一種新的交易模式。

GMX 的精髓在於「無滑點交易」,比如上述持有價值 5000 萬美元 ETH 多單的 trader,在 dYdX 中根本沒有足夠的流動性讓他平倉。即使是在幣安上,賣出價值 5000 萬美元(約 3 萬 ETH)的 ETH/USD 永續合約也會產生 1% 的價差。

隨之對應的是槓桿倍數和強行平倉線的不同,若要在幣安中持有 5000 萬美元的 ETH/USDT 永續合約頭寸,那麼槓桿倍數不高於 3 倍;當賬戶中剩餘的保證金接近倉位的 6% 時,就會被強行平倉。

對於大戶,GMX 的交易體驗甚至會優於幣安,可以說 GMX 解決了交易中的一些痛點。

整體上,GMX 上的大戶可以獲得無滑點交易、更高的槓桿倍數、更好的強行平倉線這幾個核心優勢,付出的則是更高的長期持有成本(借幣費用)和略高於其它交易所的交易費。

10、GMX 是否是一種去中心化合約的終極解決方案?

期貨的設計最初是為了方便用戶進行對沖,但是 GMX 同類產品最高的持有成本決定了它並不是一個好的對沖工具,而是一個「賭博」工具。

不可否認 GMX 是一個非常好的交易產品,但可能並非終極解決方案。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PA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