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 12 月下旬時表示「加密貨幣明顯存在高投機性,將在本年 G20 高峰會提出有關監管的議題」的法國財長 Bruno Le Maire,在週一(15 日)一場演講中表示,法國已成立一個專門用來制訂加密貨幣法規的工作小組。

該工作小組由法國央行前副行長 Jean-Pierre Landau 領軍,負責建立加密貨幣監管框架草案及加密貨幣監管指導方針,小組的目的是要防止加密貨幣技術被濫用。Maire 表示,為了法國經濟狀況能夠穩定,因此必須抵制高投機性風險,以及與比特幣相關而可能造成的財務轉移風險。他認為,制訂加密貨幣相關法規與指導方針有助於控制加密貨幣市場發展,並防止不法人士利用加密貨幣逃稅、洗錢以及恐怖主義融資等犯罪問題。

除法國外,上週四(11 日),烏克蘭政府公布,為解決缺乏加密貨幣市場監管機制而對烏克蘭經濟與安全所衍生的問題,該國召集相關單位官員組成了「加密貨幣監管工作小組」。

日前,烏克蘭國家安全政務會秘書 Oleksandr Turchynov 在國家網路安全協調中心會議上曾表示,鑑於全球加密貨幣的快速發展,不能放任其在沒有國家級監管的情況下持續。他認為由於缺乏立法與監管框架,加密貨幣能在一個無政府及法律真空的狀態進行,這對於國家經濟與安全都構成嚴重威脅。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烏克蘭國家網路安全協調中心決定要求有關部門成立一個工作小組,該小組由許多單位組織而成,包括烏克蘭國家銀行、財政部、國家證券和股票市場委員會、烏克蘭安全服務機構(Security Service of Ukraine,簡稱 SSU)、國家警察局、國家金融監測局及國家特殊通訊與訊息保護局等。這些單位將共同協商有關加密貨幣法律制訂的建議、定義國家監管機構如何應對加密貨幣市場的運作,還會就加密交易建立監控規則並用於識別加密貨幣交易,以及根據烏克蘭之法律規定,建立有關加密貨幣交易收入的稅收程序。

烏克蘭政府發表聲明指,未來將針對防止以加密貨幣洗錢及恐怖融資加強政策制訂與管理,這個由多個烏克蘭政府加密貨幣管制相關單位組織而成的加密貨幣監管工作小組,也將研議並確定那些機構將對烏克蘭加密貨幣市場擁有管轄權,並建立追蹤加密貨幣交易所所得稅之系統。

「監管當局還需建立一個機制,以確保執法機構能獲取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數據,並同時賦予加密貨幣交易所義務,在法律所定的期限內存儲所有交易的信息,並在執法機構要求下披露相關的客戶信息。」聲明上如此寫道。

近期全球加密貨幣市場似乎都面臨著監管的壓力,韓國政府與該國金融監管機構對於加密貨幣市場監管說詞的反覆已造成不小的市場動盪。德國中央銀行(Bundesbank)董事會成員 Joachim Wuermeling 也在本週一(15 日)呼籲建立一個統一的全球監管戰線。Wuermeling 指出,目前很少國家能就加密貨幣定出清晰的規範,地區以至國家的規則很難針對虛擬且無邊界社區進行監管,因此需要透過國際性的合作,讓各監管機構取得有效的監管控制權。

然而,要能讓各國對於虛擬貨幣監管有共識,進而形成共同的監管機制這一點在執行上有一定的困難;單以亞洲區域來說,日本與中國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與政策就大相徑庭。日本擁抱加密貨幣並成為這個市場中甚具影響力的國家,去年 9 月底日本金融廳(FSA)公布了日本境內首批獲得加密貨幣交易所營運許可名單,而在同月,中國加密貨幣交易所被勒令自 9 月 30 日起停止營運。可見日本與中國對加密貨幣抱持相反的態度,中國政府不僅禁止國內交易所交易,還禁止進行 ICO 相關活動,日前更有消息傳出,中國將加大對加密貨幣交易打擊力度 。從日本與中國對於加密貨幣態度、政策相異的例子上便能體現各國形成共同監管共識的難度。

「監管是否真的需要?」倫敦的國際技術律師 Cal Evans 表示,隨著加密貨幣的發展,它必須克服國際上一些嚴格的合規和監管問題。這些監管問題在性質上是多種多樣的,取決於在哪一國執行。但加密貨幣與「洗錢」這個議題是各國都非常關注的。

英國倫敦金斯頓大學(Kingston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 Steve Keen 較早前接受 RT 訪問 時提到,比特幣不能獨立於監管,因為不能排除犯罪攻擊和欺詐。他擔心針對這種新技術的欺詐和黑客行為是不可避免。

「對於一個潛在犯罪攻擊的系統你不能放鬆管制,「代碼」本身顯然並非萬無一失⋯從這樣的情況來看,監管很可能是未來必經之路。」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來源:coindeskcoinde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