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創辦人在愚人節當天於 GitHub 上貼文,建議以太幣發行量應限制在 1.2 億個,隔日在推特上發文,「這是個愚人節的 “超越” 笑話 (meta-joke),*重點是*還有人在討論這到底是不是真的。」並稱這是其 “社會實驗”。

Vitalik 在愚人節發表了一個 WTF 幣笑話,同時也在 GitHub 上貼文,建議以太幣發行上限為 120,204,432 個,是在原先發行量的兩倍。並表示有鑒於以工作證明 (PoW) 向礦工發放代幣,不再是促進平均分配代幣或是其他政策的有效方式。「我提出建議,讓我們都同意在以太幣數量上設置上限。」

Vitalik 表示在下一個改變獎勵分配的硬分岔期間 (可能是 Casper 的第一階段),需要重新安排在協議中的獎勵機制,包含在分片系統 (sharding system) 或其他可能應用系統中的挖礦獎勵 (mining reward)、股份利息 (staking interest)、股份獎勵 (staking reward)。 每個獎勵單位 (Reward Unit,RU) 等於 (1-現有供給量/最大供給量)ETH:1 RU = (1 - CURRENT_SUPPLY / MAX_SUPPLY) ETH

「假設,最大供給量為 1.2 億個,現有供給量為 9850 萬個,所以一個獎勵單位為 (1-9850 萬/1.2 億)ETH,約等於 0.1792 ETH。所以假設現在導入了硬分岔,原先 3ETH 的區塊獎勵,將成為 16.74 個獎勵單位 (RU)。而一個月後現有供給量增長到了 9900 萬個,一個獎勵單位將為 0.1742 個 ETH,區塊獎勵將為 16.74*0.1742=2.91555 個 ETH。」貼文中如此描述。

「從長遠來看,獎勵將趨近於零,若以太坊持續使用工作證明,表示每 744 天收益減半。隨著轉換成權益證明 (PoS),獎勵將會越來越少,像是智能租金這樣的費用也會減少 ETH 的供給量,因此 ETH 實際的供給,應該會低於最大供給量,會讓獎勵保持在零以上的正值。」Vitalik 說明了這個想法。

即使說的煞有其事,隔日 Vitalik 這個玩笑的背後想法:

「在現實中,這理應無所謂,這個在 GitHub 寫下的提案十分真實,而相關的爭論也都是真的。」

「如果整個社群都想要供給上限,人們相信這個提案是好的並接受他,那它就應該被採用。無論它原先是不是個笑話。」

「另外,大部分人沒看到 WTF 這個玩笑的一個笑點,那就是有大概 20% 的內容是抄襲 Tron 的。」

「我現在相信限量供給是值得思考的。有幾個論點:*有了 ASIC,PoW 發行已經失去了公平分配機制*有了 PoS,PoW 發行不再需要股權*有了來自租金和其他燒毀費用的獎勵,可以有一個不需要透過發行得到的獎勵。」

「一個長期通貨膨脹的代幣是一個壞主意。加密貨幣可以透過整合新代幣避免失去平衡,而非一個長期超級膨脹的單一代幣。」

從 Vitalik 將 GitHub 這篇文章歸類在 Meta(超越) 這個類別,Meta 來自 Metaphysics(形上學),它指透過理性的邏輯推理得到問題的答案,而非透過感知去評斷。這與 Vitalik 所謂的笑話,而後再意有所指的談話產生連結,在愚人節這個框架下,是否能影響我們對議題的認知,而人們又是如何看待任何新的事物呢?

近來 Vitalik 頻參加公開活動,就是為了 Casper 的推展進行宣傳,而其中兩項要素就是分片技術 (Sharding) 與 PoS。或許 Vitalik 正用一種片面真理 (Half Truth) 在吐露心聲,而愚人節正是最好的時機點。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Wade

Wade  

區塊客文字奴工,期望有天區塊鏈能真實給予社會公開、公平的機會。致力於不撰寫「谷歌翻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