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澳本聰」Craig S. Wright(CSW)與「#LightningTorch(閃電火炬傳遞)」運動發起人、推特用戶 Hodlonaut 早前在推特上發生了社群「守衛戰」。CSW 的律師指 Hodlonaut 針對 CSW 發出的言論已構成誹謗,CSW 的律師警告 Hodlonaut ,其過去在推特上發表的內容已對 CSW 構成高度誹謗和辱罵性,並將展開法律行動。加密社群隨後為 Hodlonaut 發起募捐運動以抵抗 CSW ,同時,社群還在推特上提出「#DelistBSV」,呼籲所有加密貨幣交易平台下架比特幣 SV(BSV)的交易對。

幣安率先在 4 月 15 日宣佈將於香港時間 4 月 22 日傍晚 6 點下架 BSV 並停止所有 BSV 交易對;ShapeShift 隨後也宣佈加入「#DelistBSV」行列;事件發生至 16 日,Kraken 也宣佈將於 4 月 22 日停止 BSV 的存款,於 4 月 29 日停止所有 BSV 交易對的交易,提現日期則是到 5 月 31 日前。


V 神指出,公共空間的發言必須遵循公共空間規則,違規則要承受相應懲罰。下架不會讓人們無法交易 BSV,但確實引發了社會對 BSV 的強烈譴責,這是有用且必要的,他完全同意並支持下架 BSV。

4 月 15 日,幣安宣布下架 BSV 引起行業熱議。在眾多交易所和行業知名人士紛紛表態之際,以太坊創始人 V 神也亮明了觀點。

除此之外,V 神還針對外界對幣安下架 BSV 的誹議進行回應。他指出言論自由是個困擾很多人的話題,考慮寫一篇文章來談談對這一話題的看法。

就在當日,V 神通過個人博客發布題為《論言論自由》的萬字長文,全面呈現自己對加密社區言論、與澳本聰的正面衝突、幣安下架 BSV 利弊的看法。全文包含 4 大要點:

1. V 神指出,公共空間的發言必須遵循公共空間規則,違規則要承受相應懲罰。澳本聰需要接受懲罰,因此完全同意下架 BSV;

2. V 神回應去年在 Deconomy 峰會與澳本聰的正面衝突,表示行業峰會和互聯網論壇屬於兩個不同的公共語境,自己沒有讓澳本聰 “閉嘴”,對澳本聰的質疑也依舊保留;

3. V 神稱,下架 BSV 不是為了讓投資者無法交易 BSV,自己也反對交易所 “隨便” 下架代幣。但下架確實引發了社會對 BSV 的強烈譴責,這是有用且必要的;

4. V 神認為,反對集權只是讓人們意識到集權有害且被濫用,並非讓人們反對集權所做的一切事情。

以下為 V 神博客全文,由火星財經獨家編譯:

“一句話可以既真實又危險。前面這句就是這樣。“ ——大衛·弗里德曼

言論自由是許多互聯網社區在過去 20 年一直努力捍衛的議題。以對抗審查阻力為主要訴求的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社區尤其重視言論自由。過去幾年,加密社區超高速增長,極高的財務和社會風險已多次驗證這一概念的應用和局限性。在這篇文章中,我希望解開一些矛盾,同時列舉一例,介紹真正的 “言論自由” 標準究竟是什麼。

1、“言論自由法”VS“言論自由”

一個常見、但在我看來讓人沮喪的觀點認為,“言論自由法” 專指政府可以對私營實體採取行動的法律限制,同時不用做任何解釋。它覆蓋的私營實體包括公司、私營平台、互聯網論壇和行業會議。在加密社區,“私人審查” 的典型案例便是 “Theymos” 決議——Reddit 社區/r/bitcoin 子版塊的版主 Theymos 決定嚴格審查該版塊,禁止成員討論比特幣硬分叉增加交易容量。

上圖內容繙譯

你可以把 BIP 101 作為一個想法推廣,但你不能(在/r/bitcoin 的比特幣論壇)做實際使用上的推廣。比特幣不是民主體,也不屬於礦工,也不屬於節點。換成 XT 不是對 BIP 101 的投票。它在遺棄比特幣後,成為一個單獨的網絡/貨幣。你有自由做是不錯的。比特幣特別美好的特質之一是它缺乏民主。即使是 99% 的人使用比特幣,你仍然有自由在單獨的貨幣上實施 BIP 101,而不受到其他比特幣使用者利用民主脅迫你再用真實的比特幣網絡/貨幣。但我沒有義務在 reddit 的比特幣論壇上再開闢比特幣一個論壇分支,而且我也不准備這樣做。

John Blocke 整理了 Reddit 社區/r/bitcoin 子版塊的審查時間表

medium.com/@johnblocke/a-brief-and-incomplete-history-of-censorship-in-r-bitcoin-c85a290fe43

下面是 Reddit 版主 Theymos 發布的捍衛其監管決定的帖子

www.reddit.com/r/Bitcoin/comments/3h9cq4/its_time_for_a_break_about_the_recent_mess/),這個帖子包含了那項臭名昭著的決議——“如果/r/bitcoin 子版塊中 90% 用戶認為這項協議無法接受,那麼我會讓這 90% 用戶走人”。

那些支持 Theymos 審查決定的人,常用的做法是祭出這樣的論調——嚴厲的管理沒有問題,因為/r/bitcoin 子版塊是 Theymos 的 “私人論壇”,他有權在這裡做任何想做的,不喜歡的人可以去其他論壇。

上圖內容繙譯

Party: 我希望比特幣核心團隊能挽回 Theymos 造成的損失,比特幣能依賴去中心化。社區能依靠什麼呢?

Neo:Theymos 創建了一個私人論壇,和比特幣核心開發者團隊無關。社區依賴比特幣,所以,讓我們保持去中心化吧。

上圖內容繙譯

BCH 不受審查,它有自己的 Reddit 子板塊(和所屬網絡),大家可以在上面討論。把審查比特幣 Reddit 論壇等同於通常意義的審查機制,似乎是證明上面大多數是政治內容。大家在特定的私有社區中不被審查。如果 BCH 依靠自己,(我們也希望如此),那麼我們不需要審查。那些認為需要的人並不使得 BCH 變得成功,他們想控制比特幣。所以,禁止有這樣動機的人是有意義的。

Layer2 是可擴展性的解決方案。我認為,未來難道不會變成這樣嗎?

好吧,Theymos 版主通過這種方式管理他的論壇,確實沒有破壞任何法律。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這個管理方式仍然存在某種可能破壞言論自由的行為。這說明了什麼?首先,認識到言論自由不僅僅是某國法律,更是一項社會原則。這點很重要。社會原則的根本目標與法律的基本目標相同,那就是——營造一種討論環境。在這種討論環境下,好想法能夠贏得大眾的想法,而不是位高權重者推崇的想法。政府權力也不是人們要保護的唯一權力,除此之外還包括公司能夠解僱某個職員的權利,互聯網論壇版主可以刪除帖子的權利,以及其他各種形式的軟硬權力。

那麼,基本的社會原則是什麼?引用伊利澤·尤德科夫斯基(Eliezer Yudkowsky)的描述:

「在人類的理性藝術中,很少有禁令,這裡沒有(計算機語言的)if、and、but 或免責條款。這是其中之一。不好的觀點會被反駁,但不會被人開槍殺掉。永遠、永遠、永遠,不會。」

根據 Slatestarcodex 網站的闡述:

「前面引文中提到的 “子彈” 到底指什麼?包不包括其他拋射物?箭頭、從投石器投出的巨石、劍或狼牙棒之類的近戰武器?關於 “對爭辯的不當回應” ,我們究竟應該在什麼地方劃定界限?爭辯發生時,好的回應是明確其想法的某個觀點;糟糕的爭辯則讓它徹底沉默。如果你試圖明確某個想法,能否成功取決於這個想法有多好;反之,如果你想讓誰保持沉默, 能否成功則​​取決於你的力量。“開槍射擊” 確實能夠在無法解決爭辯的情況下,讓一個人徹底沉默。同樣,從投石器扔出巨石、用刀劍殺掉某人、召集揮舞乾草叉的暴民,都能有效地撲滅一種想法。因為某人持有不同想法而試圖解僱他,其實也是在無法解決問題情況下,撲滅一個想法的方法之一。」

這意味著,某些情況下,“安全空間” 存在的基本前提是——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不想面對特定觀點的人能夠聚在一起。(作為 “安全空間” 的代表案例),最人畜無害的或許是 ethresear.ch 這樣的社區,它的帖子只有在 “偏離主題” 時才會被刪禁,以保證討論不會歪樓。不過,“安全空間” 也有它的黑暗面,正如肯·懷特所寫:

「(你)可能會感到意外,我是 “安全空間” 的支持者。之所以支持安全空間,是因為我推崇 “自由鏈接” 的思想。如果只按照既定方式去設計,“安全空間” 可能只是 “自由鏈接” 思想的一種應用……但並非每個人都認為 “安全空間” 應該長成這樣。有人把它想像為一把劍,認為如果運用得當,“安全空間” 會成為對公共空間的有效補充,要求空間內的人們遵守他們的私人規範。(需要明確的是)這並非結社自由。」

哈哈。因此,在一個小角落裡創建自己的 “安全空間” 完全沒問題,不過也需要考慮 “公共空間”。任何試圖將 “公共空間” 變成服務特殊利益的 “安全空間” 的做法,都是錯誤的。那麼,什麼是 “公共空間”?很明顯,公共空間不僅僅是 “由政府擁有或運營” 的空間,它也包括私有公共空間。私有公共空間同樣是一種完備的公共空間。私有公共空間因為它的非正式性,一些言行可以被相對寬容地對待。這個現像也符合常見的道德直覺。比如,某個人在私下場合發表一些種族或性別歧視的言論,和大庭廣眾之下相比,它的影響就不那麼壞。就 Reddit 社區/r/bitcoin 子版塊的案例而言,無論程序上誰是大版主,都無法可以否認一個事實——這個子版塊是個公共空間。下面這些證據可以證明這點:

▶它佔據了 “首要不動產”,尤其是 “比特幣” 這個主題。這讓人們認定這裡是討論比特幣的默認場所;

▶這個子板塊的價值不僅由 Theymos 版主一人創造,同樣來自成千上萬來這裡討論比特幣的用戶。這表明,不論現在還是將來,這裡都已成為討論比特幣的公共空間;

▶對很多人來說,Theymos 版主的管理協議變化在他們意料之外,而這顯然無法提前預見。

相反,如果他們創建一個名為/r/bitcoinsmallblockers 的子版塊,並且明確表示它是少數節點支持者的專屬空間、不歡迎硬分叉爭議的討論,那麼估計現在很少人會感到不妥。只是沒人指出,即便是意識形態相反的人,也應該擁有內部討論的空間。然而實際上,他們試圖 “將公共空間據為己有,還要求空間內的其他人遵守其私人規範”。也正因為這些原因,我們看到比特幣社區因為區塊大小的分歧而發生分裂,出現劇烈的技術分叉,最終形成 BTC 和 BCH 之間的冷和平。

2、去平台化

大約一年前,在 Deconomy 峰會上,我曾向澳本聰——這個自稱中本聰的騙子——公開喊話,質疑主辦方 “為什麼允許這個騙子在峰會上發言”,同時解釋 “為何我認為澳本聰的發言毫無意義”。

當然,澳本聰擁護者也用一篇名為 “審查的指控” 的文章回應了我:

上圖內容繙譯:為什麼允許克雷格·懷特(澳本聰)在這樣的會議演講?V 神暗示懷特博士(澳本聰)的大學學位不是真的。

這個問題本身已經足夠讓人震驚,但更為震驚的是繆永權在公開場合同意審查機制的倡議。審查別人的觀點正是 Blockstream 和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被很多人控訴,包括直接在比特幣耶穌 Roger Ver 的辯論中。現在輪到繆永權了,在大眾前,他倡導對別人的發言禁聲。

我試圖讓澳本聰 “閉嘴”?當然沒有。有人可能會反駁我說,“呵呵,Deconomy 峰會可不是公共空間。” 但我想說的是,行業峰會和互聯網論壇完全不同。互聯網論壇可以成為一種完全中立的媒介,不管發生什麼。但行業峰會本質上是一個經過策劃的演講清單,有限的演講時間被精心分配,那些有幸發言的演講者因此得到大量關注。行業峰會是一場經過組織者 “編輯” 的活動,用來傳達組織者的意圖——“這裡有我們認為值得了解和聆聽的觀點和想法”。每個行業峰會都會 “審查” 所有演講者的觀點,因為沒有足夠的機會讓所有人都發言。這是行業峰會的固定模式。因此,(我在 Deconomy 峰會上)對會議人選提出異議,絕對是個合法行為。

由此延展到其他類型的選擇性平台。Facebook、Twitter、YouTube 等平台都已實現同推薦算法進行自主選擇,這些算法決定哪些內容更可能推薦給用戶。這些平台通常出於自己利益如此操作,目的是讓用戶最大程度地參與進來。而一般情況下,這些做法又會帶來一些預期之外的負面效應,比如讓 “地球是平的” 這樣的陰謀論大行其道。因此,考慮到這些平台都已啟動(自動)個性化推薦,將推薦內容指向政府更認可的親社會目標,外界對它們指責也因此情有可原。當然,“審查制度” 並沒有嚴重阻礙人們了解澳本聰的故事,你現在仍然可以訪問他們的網站(coingeek.com/)。總之,如果已經有人運營平台,輸出經過編輯篩選的內容,那麼讓他們以同等程度輸出更多親社會標準的內容,似乎也合情合理。

符合這一原則的最新案例便是推特 “下架 BSV” 活動。一些加密貨幣交易所宣布下架 BSV 交易對(澳本聰主導的比特幣分叉幣),其中最著名的代表是幣安交易所。很多人(包括一些理性派)因此譴責下架 BSV 是一種審查制度,甚至拿它和信用卡公司阻止維基解密相提並論 :

上圖內容繙譯:這種現象表明,加密貨幣社區致力於對抗審查、擺脫代理權和歧視,也許決定擁有製定規則審查的權力。

權力轉移,而非權力分散。

我個人一直是中心化交易所霸權的批評者。那麼這次我會基於言論自由原則反對 “下架 BSV” 活動嗎?不,我支持它。

許多像 Kraken 交易所這樣 “下架 BSV” 活動的參與者,不是那種 “什麼都做” 的平台。它們對接受哪些代幣、拒絕哪些代幣做過大量決策。Kraken 只接受少數代幣,他們被動地 “審查” 了幾乎所有項目。Shapeshift 交易所支持更多貨幣,不過它不支持 SPANK,甚至 KNC。因此,在 Kraken 和 Shapeshift 這兩個案例中,下架 BSV 更像是重新分配稀缺資源(注意力/合法性),而非審查項目。幣安有些不同,它遵循萬物隨性式的理念,也的確接受了數量更多的加密貨幣。作為具有大量流動性的市場領導者,它也擁有其獨特地位。

於是,有人就針對兩點,向幣安提出了質疑。首先,當他們用法律信函威脅彼得·麥科馬克(Peter McCormack)等批評者時,審查制度正在報復 BSV 社區核心成員所進行的真正的惡意審查。在 “無政府主義” 環境中,人們對規範的認識存在很大分歧,“以牙還牙” 的實物報復是一種更好的社會規範,因為它確保人們只會面臨某種意義上的懲罰,而這些懲罰又反過來證明他們所信的事物是合法的。此外,下架不會使人們難以交易 BSV,加密交易所 Coinex 就已表示不會下架 BSV(實際上,我也反對交易所 “隨便” 下架代幣)。但是下架確實引發了社會對 BSV 的強烈譴責,這是有用且必要的。因此目前為止,有理由支持所有交易所下架 BSV。儘管一番思索之後,(我發現反對者)出於 “言論自由” 而主張讓幣安放棄下架 BSV 也確實存在一定道理。

3、結論

總之,反對集權通常是合理的。但集權始終存在,所以請將集權力量用於你認為的親社會目的(參閱布萊恩·卡普蘭關於協調支持開放邊境和支持反埃博拉限制的論述)反對集權只是讓人們相信這些集權有害且被濫用,並非讓人們反對這些集權所做的一切事情。

如果有人設法建立一個無需任何權限且支持跨鏈交易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促進所有資產間的交易,那麼交易所 “上幣” 時就不需要藉助社交網絡釋放宣傳信息,因為人人都可 “上幣”。我支持這樣的交易所,即使它允許用戶交易 BSV。我支持的是 BSV 已從具有排他性的位置上移除,這個位置被賦予比簡單存在更高的合法性。

所以,結論是:即便是非官方的公共場所,對它進行審查也不好;在真正的私人空間(尤其廣大社區的非 “默認” 空間)可以進行審查;因為拒絕接入某個項目而排斥它,這很不好;因為項目缺乏合法性而排斥它,這沒問題。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原文:火星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