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之火越燒越旺之時,幣市機構投資者帶著資金跑了過來。

7 月,先是出現了交易所背景的基金高調佈局;8 月,一些投資機構宣稱成立了專項基金投資、孵化 DeFi。

大資金往風口撲的態勢恍然將時光拉回了 2017 年底到 2018 年初的牛市,那時的機構不乏真格基金、紅杉中國等科技圈的知名 VC,注資也大多湧向了公鏈項目。

當時的投融資邏輯從外看科技感十足,要看團隊、看項目,似乎項目們要想成,需要很久,白皮書上,項目主網上線的周期都在 1 年開外。

但投、退邏輯從裡看很幣圈,項目發幣、融資、上所,資本退出獲利。至於融了錢到底做出了啥?更多的成本都投入到上所和市值管理。之後呢?2018 年的熊市展示了各種「歸零」成績單。

如今的 DeFi 用流動性挖礦和去中心化交易,給過往的一二級市場帶來了破壞力。一些協議直接祭出「無機構投資,0 預挖,純社區治理」,廣受歡迎,第一個高舉此旗的 YFI 市價超越了比特幣。

這些死磕「去中心化」的 DeFi 協議就差喊出要革了 CeFi 的命了。但機構們還是向 DeFi 迎了上來。

那麼,創建時間和資金成本都不高的 DeFi,真的需要機構的錢嗎?

多家機構「投資孵化」DeFi 引質疑

DeFi「龍捲風」攜流動性挖礦過境幣市後,原處幣市一級市場的機構投資者們躁動起來,紛紛對外表示發起專項基金,要投資、孵化 DeFi 項目。

8 月 5 日,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發起的共識實驗室宣布,成立共識 DeFi 創新基金,通過投資、孵化,參與 DeFi 生態與基礎設施建設。共識實驗室合夥人任錚透露,該基金不僅投一級市場,還有一部分理財產品,「DeFi 行業比較新,提供了靈活的投資方式,有很多種參與的可能。」

任錚告訴蜂巢財經,共識實驗室在 DeFi 領域已投資了多個項目,包括 Mantradao、 Bifrost、Definer、finnexus、Axis、Powerpool、Bella、BTswap、Dfk、DIA、Serum 等。

公開資料顯示,其中 BTswap、Serum 屬於去中心化交易場景的項目,AXIS 宣稱要做第一個專用的 DeFi 超級鏈,屬於基礎設施。其餘項目均為提供資產流動性的 DeFi 協議。

幾乎與共識實驗室同一時間,知名投資人易理華創立的了得資本宣布,成立了千萬美金級的基金,專注 DeFi 優質項目投資。截至目前,公開投資的項目包括 Mantradao 和 POFID,兩個都是提供資產流動性服務的 DeFi 協議。

共識實驗室和了得資本均為 2018 年熊市後依然活躍在區塊鏈市場上的機構投資方,從投資動向看,他們已經開始了 DeFi 的佈局。

機構投資者在 DeFi 領域的熱情態勢,恍如回到了 2017 年年底和 2018 年年初的短暫牛市。那時的機構投資者裡,不乏真格基金、紅杉中國等科技領域的知名 VC,被資本關注的大多是公鏈項目。

項目們發幣、融資、登陸交易所,資本投入、退出的速度和回報率讓科技大佬們驚覺幣圈的錢太好賺。

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更是在自家 CEO 群裡呼籲,

區塊鏈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偉大技術革命,不要遲疑,要立即動員高管和員工,學習如何擁抱這場革命。 

融資項目們也很像科技領域的早期創業公司,融資理由至少從外界看還站得住腳。比如,不少項目的白皮書裡,主網開發週期都在 1 年甚至往上,開發就得有人才,還得有宣發、社區組建這些成本支出,但這些成本和項目上交易所時動輒百萬、千萬的上幣費用相比,都是小錢。上交易所後還不算完,得有市值管理的資金。

這麼看上去,項目有融資需求似乎也不為過。

後來,那場大 V 口中的「區塊鏈革命」順之者多數亡於 2018 年的漫漫熊市。項目死了,不少機構哭喊著自己都投賠了。機構投資者的回報率到底如何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二級市場高位接盤的散戶們被「革命」整得挺傷。

今年 6 月中旬,DeFi 從海外積蓄力量傳至中國,收穫早期紅利的還真不是機構投資者,最先參與流動性挖礦的人,正是 2018 年熊市時堅守在 DApp 應用中的老韭菜們。DeFi 板塊裡那些「無機構投資、0 預挖」的協議最受他們的歡迎,哪怕需要熬夜等「頭礦」。

在一些「礦工」眼中,真正的 DeFi 協議不光是要跑在鏈上、開源,更重要的是它們堅持社區治理,所以才會用流動性挖礦的方式產生 0 預挖的治理代幣,讓代表治理票權的代幣更分散、更去中心,甚至有些代幣的價格會以彈性供應來調節,「為的就是逐漸讓代幣回歸價值理性,好發揮治理作用。」

有「礦工」對機構投資者投資、孵化 DeFi 的動機存疑:

一旦資本介入,如果不是股權投資,資方依然是持有 Token,那麼 DeFi 的 Decentralized(去中心化的)怎麼保證呢?不就又回到 ICO 時代了嗎?

另外,不似公鏈開發存在各種難度,依托公鏈基礎設施就能構建的 DeFi 協議,真的需要一級市場的融資嗎?

「開發 DeFi 協議最多兩天」

現階段的 DeFi 協議,無論是開發時間還是運營成本都不高,難點也不是用錢就能解決的事兒。

玄貝科技 CEO 古千峰對蜂巢財經表示,他自己一天就可以完成一個 DeFi 協議的搭建,

開發者現在有很多工具和插件可調用,可以在幾分鐘之內就搭建一個去中心化治理組織協議,最多也就兩天。」不過,他也著重強調,DeFi 協議的開發難點在於代碼審計,沒有專業機構審計倉促上線的項目很危險,「比如 Yam Finance(YAM)這類。

那麼,審計的費用高昂嗎?蜂巢財經從知名安全審計公司獲悉,代碼審計的成本也並不高,

資金成本大概在 2 萬美元左右,時間可能需要半個月,畢竟這涉及到風險,各個環節都需要謹慎。

這麼看,創建運行一個 DeFi 協議,硬支出不多。開發團隊甚至也十分輕便,如今價格超越比特幣的 YFI 代幣,其依託的協議 Yeran.Finance 創始人就 Andre Cronje 一個人,他是個區塊鏈極客。網紅協議 Yam.Finance 的團隊人多,公開對外露臉的包括創始人 Brock Elmore 在內共 5 人。

看來,養人似乎也不需要太多成本,況且很多 DeFi 協議都是由極客自發構建,一些核心創建者還有其他工作,比如 Yam 漏洞事件後出來道歉的 Brock Elmore,本身就是 DeFi 服務平台 Topo Finance 的聯合創始人。

市場運營要花錢嗎?Compound 用流動性挖礦引爆 DeFi 就已經給出了答案,很多人因為它成了一些挖礦協議的「自來水」。上所費用在 DeFi 世界更是無稽之談,以太坊鏈上將抵押借貸、交易、衍生品等各類基本的金融場景都通過智能合約、協議連接了起來,挖出的幣直通二級市場,連中心化交易所遇到熱門 DeFi 幣都免費上線了。

在古千鋒看來,投資機構投資、孵化 DeFi 項目是沒有價值的,真正的開發者並不需要很多錢來做一個好的 DeFi 應用,

早期拿機構錢的 DeFi 項目,要不是開發者能力不行,就是直接奔著割韭菜去的。

但任錚不這麼看,他認為項目早期只要設計了私募環節,一定是在那個階段需要投資機構的助力,

DeFi 的產品還都很早期,需要長期呵護,形成成型的打法、生態甚至用戶習慣,這樣才能做長久。

另外,共識實驗室投資具有治理功能的 DeFi 項目並沒有特殊優勢,「需要鎖倉。」

對於機構投資者為何要投資、孵化 DeFi,了得資本對此未作出回應。

DeFi 用戶路易哥(化名)認為,去中心化金融協議們更多應該投入精力的是如何讓協議更安全,協議的機制設計是否更合理:

包括代幣分配、供給機制,後續的治理效率問題,AMPL 就因為供應機制問題出了事兒,Yam 又出現了漏洞,投票都來不及解決問題,這些才是 DeFi 的痛點,這些也不是全能用融資解決的事兒,再往後應該考慮的是可持續性,留住真正用戶,而不是薅羊毛的投機者。

機構投資的 DeFi 協議未開放先上所

當然,目前市場上大火的 DeFi 項目,也不是全部都是白手起家,但接受融資的時間大多早於其爆紅的今年。

DAppTotal 上鎖倉金額排名前 10 的 DeFi 協議中,Aave、Maker、Synthetix、Compound、Balancer 等協議均公開過接受了交易所或風投機構的投資,他們大多發展了至少 1 年。

DeFi

鎖倉資金排名前十的 DeFi 協議

抵押借貸場景的頭牌協議 Compound 早在 2018 年就已啟動,後來獲得 Coinbase 的投資。那時,它還沒啟動流動性挖礦,YFI 還沒誕生。類似 Compound 這些早期 DeFi 協議,還是跟傳統區塊鏈項目一樣,存在團隊長時間運營的過程。

直到今年 6 月 16 日,Compound 將代幣投入市場,啟動流動性挖礦,讓持有 COMP 的人員參與社區治理,其年化一度高達 1000%,COMP 也從 60 美元左右最高上漲到 381 美元。

此後,Aave、Balancer 等沉寂已久的協議也藉流動性挖礦「翻紅」,吸引著大量用戶投入資金參與其中,進而推高了 DeFi 板塊的整體資金鎖倉額。

的確,融不融資,接不接受融資,取決於項目的需要和機構的意願,但 DeFi 的「去中心化」較過往的區塊鏈項目十分可感,其 Token 和各種 ICO 幣一樣存在市場的早期炒作,但 DeFi 幣的終極要義是用於社區治理。

如果投資機構介入,按註資量持幣,那麼治理投票的票權將出現集中,社區其他人的發言權或許會被削弱,某個提案可能會因未獲得創始團隊和投資機構投票而無法通過,甚至出現項目分裂。

今年 3 月 Steem 項目因孫宇晨的收購而導致社區分裂、網絡分叉的事情已經發生過。雖然這個項目不是一個 DeFi 協議,但社區共識的分異在 DeFi 世界中也存在。

Yearn.finance(YFI)據說就是為了改變治理權集中而誕生的協議。

YFI 的分叉協議 YFII 社區成員萬卉曾在一場直播中透露,Yearn 創始人 Andre Cronje 打造這一幫用戶選資挖礦的聚合協議時,除了因為看到了流動性挖礦的用戶需求,還在於他對 Compound 等協議的治理擔憂。他認為,Compound 的早期投資機構和創始人拿走了大量治理代幣,社區治理過於中心化。

於是,後來的 Yearn 完全由創始人 Andre Cronje 設計開發,項目零預挖,也無投資機構參與,3 萬個治理代幣 YFI 全部由提供流動性的用戶挖礦產生,社區發展全權由社區實行鏈上治理。

Andre Cronje 在近期的一次採訪中也表示,集體治理很重要,鏈外做的越多,風險越多;相反,在鏈上,一切都可驗證,大家都可以看到,都可以操作。

YFI 的出現一定程度上將 DeFi 的去中心化治理又提高了一個等級,用戶對無風投、無預挖的項目更感興趣。此後,再次引爆市場的 Yam 也是完成協議開發後,讓治理代幣完全由用戶參與產生,將治理權限全權交給社區。

YFI 和 YAM 兩個爆款協議都是在今年 6 月 DeFi 市場火爆後才出現。事實上,6 月中旬,流動性挖礦火了以後,也有資本或交易所背書的 DeFi 項目面世,不過從鎖倉資金看,彷彿被用戶打入了冷宮。

7 月初,虎符交易所以 IEO 支持的波場 DeFi 協議 Oikos,目前鎖倉金額僅有 3.4 萬美元。8 月初,虎符宣稱投入了 1 萬個 EOS 支持抵押借貸協議 DFS,目前,該協議的鎖倉金額為 140 萬美元。

再看目前有機構注資的 DeFi 項目,大多還只是半成品。Mantradao、finnexu、Serums 的代幣已發且上線了交易所,後兩個項目明確了代幣具有治理功能, 但它們的官網上還未出現用戶入口,比如使用協議的錢包,也就是說,這些協議還沒有開放給用戶。

如果 DeFi 幣沒有治理功能,還能歸類「去中心化」嗎?有 DeFi 用戶認為,市面上一些 DeFi 項目開的是 ICO 的倒車,值得投資者警惕。

作為區塊鏈應用的開發者,古千峰認為,區塊鏈本質上與資本的目的不一樣,資本趨利,「想把別人口袋裡的錢裝到自己口袋裡,」而區塊鏈的精神是共建共享,「目前的 DeFi 和 DAO,正是區塊鏈精神的回歸。」

他擔心,隨著資本的介入,這個良好局面會被打破,一旦出現 ICO 的詐騙行為,可能會再次侵蝕這個行業,

目前已經開始有一些苗頭了,中心化交易所上線 DeFi 協議代幣,就像選民把選票拿到市場上去賣一樣。

對過去幣圈一、二級市場層層「盤剝」展現出革命性的 DeFi,能否守住現有的破壞力?「真偽 DeFi」終究會由真正的用戶揭開答案。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