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acky McCormick

如果我告訴你,有一家公司擁有強大的網絡效應,年收入增長 200 倍,計劃提供 25% 的股息,並實施永久性股票回購計劃,你會怎麼做?你會對此感興趣嗎?

這就是以太坊。它是世界上最吸引人、最引人注目的資產之一,但它的故事因複雜性和人們對加密貨幣的恐懼而變得模糊。

以太坊同時包含瞭如此多的東西,它們相互依存。以太坊區塊鏈是一台世界計算機,是去中心化網路 ( web3 ) 的脊柱,也是 web3 的結算層。其原生加密貨幣 ETH 是:

  • 網路貨幣;
  • 以太坊網絡的所有權;
  • 一場由 CEOs、藝術家、研究者、投資者和普通大眾等參與進來的大型線上游戲中最常使用的 Token;
  • 產生收益;
  • 價值儲藏手段 (SoV);
  • 押注於更多的鏈上活動或 Web3 網絡的未來;

由於以太坊同時包含了太多東西,使其很難理解。本文試圖幫助讀者理解以太坊。對於那些對科技企業、金融和策略感興趣的人來說,它比比特幣更吸引人,但這是有代價的。它比比特幣更難理解,正因為如此,它沒有得到像比特幣那樣的主流或機構關注。

比特幣是容易理解。它是數字黃金,是一種價值儲存手段 (SoV)。它只是待在那裡一動不動。

以太坊

這是它的價值支柱。它是不可篡改的、也是世界上最去中心化的資產。它是 OG (業界元老),也是最難攻擊的鏈。基於這一點,你的比特幣不會一夜之間消失 (儘管有觀點認為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 (包括 ETH) 可以被操縱)。只要別人相信它的價值,它就會繼續有價值。從技術上講,大寫首字母的 Bitcoin 是指比特幣區塊鏈,小寫首字母的 bitcoin 是指 BTC 這種加密貨幣,但總而言之,二者是相互依存和不可分割的。比特幣區塊鏈 (Bitcoin) 的存在是為了鑄造和追踪 bitcoin (BTC)。它很擅長自己的工作。

以太坊遠不止是一種加密貨幣。它是一台「世界計算機」,是網路的「價值層」。它讓人們可以使用寫入代碼的「貨幣」來開發 Apps 和產品。如果你相信 web3 將繼續增長,那麼你就很可能會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太坊將成為新一代網路的結算層。也即是說,所有類型的交易,無論是發生在以太坊或者另一個區塊鏈上,還是甚至 Visa 上,都將轉向以太坊來交換資金,並保存安全、不可篡改的記錄。一年前,我可不會這麼說。

直到去年,以太坊的很多價值都還僅存在於理論狀態,存在於在一個去中心化的全球網路上可能發生什麼的理念中。就我個人而言,我以前認為它是一種更有趣的東西,有點像比特幣,但上行幅度更小也可能更高?因此,出於好玩在 2017 年買入 ETH 之後,我在 2020 年 6 月賣出了我剩餘的 15 ETH,不虧不盈。缺乏理解就等於打了一手弱牌。如你所知,我是個白痴。即使在最近的下跌之後,這 15 ETH 也價值超過 3 萬美元。我錯過了 10 倍的上行機會。不過說句公道話,你不應該投資這種東西,除非你了解它,而我以前不了解。我現在正開始了解它。從那時到現在,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對以太坊從適度好奇轉變為非常好奇和非常樂觀:

  • 用例的爆炸式增長:DeFi、NFTs 和 DAOs 已經成為以太坊的真實用例,並且在過去的一年中得到了驚人的增長。
  • 超健全貨幣:隨著即將實施的 EIP-1559,以太坊可能會出現通縮,消除其最大的貨幣弱點。
  • Eth2 :以太坊目前正在運行一條 (合併) 測試鏈,將在大約 6 個月後與 Eth1 鏈合併。屆時,Eth1 鏈將從 PoW 切換到 PoS, ETH 持有者將捕獲更多價值。
  • 敘事:圍繞以太坊的敘事正在獲得動力,並從加密用戶跳入主流採用。上週,美國投資人 Patrick O’Shaughnessy  (表示以太坊「比比特幣有趣得多」) 、ARK Investment 分析師 James Wang  (闡明以太坊 4 月份產生的交易費「與 2015 年的 AWS 相當」) 以及 Bloomberg TV 主持人 Joe Weisenthal  (在其最近的訪談中論述許多看好以太坊和 DeFi 的內容,比如為何 DeFi 可以吸引金融專業人士,而比特幣卻做不到這一點) 等人的敘述廣受關注。本文是一個小小的額外推動。

 目前,以太坊正處於敘事的轉折點,這對於任何區塊鏈來說尤為重要。

我越來越相信 ETH 將是未來 5 年最好的資產之一。簡單來說,這就是以太坊的看漲面 :

持有 ETH 就像持有網路上的股票。隨著 web3 的普及,ETH 的需求將會上升,而即將到來的變化 (包括 Eip-1559 的實施和 Eth2 的合併) 將會減少 ETH 的供應,讓持有者捕獲更多的價值。它就像是將科技股、債券、一張通往 web3 的門票和貨幣集於一身的存在。

為了對此進行更好地理解,我們需要了解為何以太坊將生存下來,為何其採用將增長,持有 ETH 上是如何產生收益,以及 ETH 與科技股之間的區別。下文中,我們將討論:

  • 以太坊是區塊鏈中的 Excel
  • 持有以太坊如何「賺錢」
  • 正統性和林迪效應
  • Layer 1 生態
  • 以太坊的「看漲面」(Bull Case)
  • 風險、注意事項和結論

 要想讓 ETH 有價值,讓其 bull case 發揮作用,前提是以太坊需要生存和發展下去。它在早期就面臨著來自其他一些專用 Layer 1 區塊鏈的挑戰和競爭,過去的一周是可怕的。為了理解為什麼以太坊不會消亡,讓我們從一個類比開始。

01. 以太坊是區塊鏈中的 Excel

以太坊

如果你要看好以太坊,你首先需要相信的是,它將會存在很長一段時間,而且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繼續使用它,而且其他人也是如此。

你將感到欣慰的是,以太坊就好像區塊鏈中的 Excel 

這個類比並不完全正確,在某些地方行不通。但對於我們的目的來說,這已經足夠了。首先將其與比特幣進行比較。

比特幣 (Bitcoin) 就像一個數據庫。這就是區塊鏈的本質– 一個分佈式交易帳本。比特幣區塊鏈允許人們互相發送 bitcoin (BTC),並在任何給定的時間跟踪誰擁有哪枚 BTC。它還可以獎勵 BTC 給那些保護數據庫的人 (礦工),獎勵他們將電力轉化為解決數學問題的解決方案。它在一件事上做得非常好:追踪 BTC 的所有權。

比特幣有點像一個電子表格,很多人把區塊鏈比作電子表格,但我說以太坊就像 Excel 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推動 Excel 發展了近 40 年的要素也存在於以太坊上

首先是靈活性 ( flexibility )。以太坊是一條圖靈完備的、可編程的區塊鏈,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智能合約構建成熟的應用程序。人們可以在以太坊之上構建各種去中心化應用 (dApps),使應用接通這條區塊鏈和周圍的生態系統,提供從安全、身份到支付的一切產品。去中心化金融 (DeFi) 應用、NFT 交易市場、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DAOs)、遊戲和虛擬世界等都可以建立在以太坊之上,都是由以太坊區塊鏈的原生貨幣 ETH 推動的。

這種靈活性真的很難做到。

Ben Rollert 和我寫的一篇關於 Excel 在科技領域的持久力的文章——《Excel 永不消亡》(Excel Never Dies) [1] ,儘管這一領域通常每隔幾年就會有新產品取代舊產品。我們寫道:

如果說從 Excel 中可以學到什麼核心的產品設計經驗,那就是將可用性和靈活性結合起來是非常困難的,但也是非常有益的…. 開發者的設計原則是讓任何一款軟件真正擅長於某一件特定的事情,故意將其功能限制在特定的領域,但 Excel 是這個規則的一個真正非凡的例外…

 你可以用「以太坊」一詞來代替上述引用中的「Excel」,也說得通。以太坊早期的可用性挑戰取決於其靈活性。

除了這一產品理念,以太坊和 Excel 這二者之間還有一些特定的相似之處:

  • 圖靈完備性。如果一個東西是圖靈完備的,這意味著它可以解決任何合理的計算問題。隨著 Lambda 的引入使用戶可以創建自己的公式,Excel 變成了圖靈完備。類似地,通過以太坊,你可以編寫智能合約來解決任何合理的問題。
  • 可組合性。在 Excel 中,「你可以鏈接函數,將一個函數的輸出作為輸入傳遞給另一個函數,從而允許大量潛在的計算管道。Excel 每增加一個功能,Excel 的能力和靈活性就會成倍增加,因為新功能可以與大量現有功能綁定。」這與以太坊上的可組合性或「貨幣樂高」理念非常相似。

 圖靈完備性和可組合性意味著你可以在以太坊上構建智能合約來計算任何東西,然後將它們鏈在一起,以更快的速度構建越來越複雜的東西。讓引擎加速需要時間,但一旦啟動它就能夠快速前進。

這就是以太坊正在發生的事情。多年來,以太坊在加密貨幣寒冬默默無聞地建設,面臨著對這些東西有任何實際用途的質疑,而到了 2020 年和 2021 年初,以太坊生態系統的實際用例出現了爆炸式增長。分析師 James Wang 在其發布的《以太坊 2021 年 Q1 表現》(Ethereum Announces First Quarter 2021 Results)[2] 一文中強調了以太坊今年的進展:

以太坊

圖源:James Wang,《Ethereum Announces First Quarter 2021 Results》

這些絕對是巨大的數字,橫跨廣泛的以太坊用例範圍。這是該領域勢頭和可組合性的標誌,其中一個領域的改進會直接促進另一個領域的改進:

  • 包括 Uniswap 等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s) 的交易量增長了 76 倍,從 2020 年第一季度的 23 億美元增至 2021 年第一季度的 1770 億美元;
  • 質押 (鎖倉) 在 DeFi 中的總價值從 8 億美元增加了 64 倍到 520 億美元。
  • 除了 DeFi 之外,NFT 藝術品銷售量增長了 56.2 倍,從 70 萬美元增至 3.96 億美元。

 以太坊網絡的使用量在今年 Q1 季度出現爆炸式增長,雖然目前 NFT 交易的銷售已經放緩,部分原因是高昂的 Gas 費用,部分原因是最初的狂熱已經消退,但 DeFi 仍然強勁

以太坊

上圖:2021 年以來以太坊 DeFi 應用的交易量增長趨勢。圖源:DeFi Prime

 從上圖可以看出,從 5 月 1 日到 5 月 22 日,僅 Uniswap 和 Sushiswap 這兩家最大的以太坊 DEX 就處理了 780 億美元的交易量。今年 Q2 季度將會完胜 Q1!

雖然以太坊網絡的活動和交易量出現了爆炸式增長,但問題依然存在:這對 ETH 意味著什麼?

02. 持有以太坊如何「賺錢」?

 我很早就知道以太坊了。我在 2017 年首次買入 (然後賣出) ETH,但當時是出於投機目的,我當時並不理解以太坊。我對以太坊最大的疑問是它是如何賺錢的。在以太坊網絡上的更多活動如何轉化為 ETH 更高的價格?

在不久的將來,更多的網絡交易將意味著 ETH 持有者的更高收益和 ETH 供應的減少。但現在還不是這樣。

讓我們從以太坊是如何運行開始,看看當前以太坊面臨的挑戰,有哪些被提出的解決方案,以及它將來會是什麼樣子

今天,當你想在以太坊上交易時,你需要使用 ETH 來支付 Gas 交易費。目前流通量約有 1.16 億 ETH ,其價格受到供需關係的鬆散影響。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以太坊網絡上的更多交易意味著對 ETH 的更多需求,這意味著更高的 ETH 價格。

當你交易時,如果你將 ETH 發送給另一個人,會發生:

  • 你發送 1 ETH,對方接收 1 ETH
  • 你需要支付 Gas 費,比如 0.01 ETH
  • 你在鏈上帳戶餘額減少了 1.01 ETH,而對方的帳戶餘額增加了 1 ETH。

 為了保持以太坊的運行,它使用 PoW 共識機制使節點對區塊鏈的狀態達成共識。比特幣也使用 PoW,之後以太坊繼承了這種機制,儘管比特幣挖礦擁有比以太坊多 20 倍的礦工,因此更去中心化。

我們知道,當別人通過銀行將資金發生給你的時候,你的帳戶餘額會增加,對方的帳戶餘額會減少。PoW 也是實現了同樣的事情,只是在 PoW 機制中不存在中心化的銀行機構,而是存在一個分佈式的礦工網絡來對這些交易和余額更新達成共識,也即維護一個分佈式帳本

為了做到這一點,世界各地的礦工競相解決越來越困難的密碼問題,以便在區塊鏈上創建一個包含新交易的新區塊,從而獲取區塊獎勵和交易費。這些密碼問題通常很難解決 (計算) — 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 – 但很容易驗證。當一個區塊被添加進區塊鏈中,該區塊中包含的交易就正式成為了區塊鏈帳本記錄的一部分。就以太坊而言,當前成功創建 1 個新區塊的礦工將獲得 2 ETH (從一開始的 5 ETH 減少到現在的 2 ETH) 的區塊獎勵以及區塊內的所有交易費用

這些交易費用被稱為 Gas 費,是人們為使自己的交易被打包進區塊而向礦工支付的費用。當用戶在以太坊網絡上向某人發送 ETH,或者鑄造一枚 NFT (非同質化代幣),或者做任何需要在區塊鏈上被驗證的事情時,都需要支付一筆 Gas 費用。這些 Gas 費用於激勵礦工來花費成本 (購買礦機、消耗電力等) 以解決密碼問題和創建區塊。

所以目前,以太坊的價格是基於供應與需求的結合,以及礦工為保護這條鏈而付出的成本。要使用以太坊網絡,你需要 ETH 來支付 Gas 費用;礦工將以 ETH 的形式獲得新供應的區塊獎勵和你的交易費。礦工使用收入用於支付硬件、電力和稅收等成本,並保留他們收入的約 5%。今天,大部分的價值歸 GPU 製造商、電力公司和政府所有,而礦工的份額則接近於 0。

1. 挑戰

當前的以太坊系統存在一些挑戰:

  1. 它很緩慢。目前以太坊區塊鏈大約每秒處理 19 筆交易。相比之下,Visa 大約處理 1700 筆。
  2. 它很昂貴。最簡單的交易需要大約 5 美元的 Gas 費,而當我在幾週前與 Jack Butcher 將《The Great Online Game 》[3] 這篇文章鑄造成為一枚 NFT 時,其鑄造和拍賣花費了將近 1000 美元的成本。
  3. 它是波動性的。Gas 費用是基於「最高價拍賣」機制的,且費用高低隨時根據需求而變化。這使得交易費很難有可預見性。
  4. 它是通脹性的。與比特幣不同的是,理論上可以鑄造的 ETH 數量沒有硬性上限,而 PoW 會鑄造大量新的 ETH,這意味著網絡增長會導致現有 ETH 持有者的價值被稀釋。
  5. 它是環境不友好的。挖礦需要消耗大量的電力。
  6. 它是低效的

大部分花費在交易費用上的資金都離開了系統– 礦工被迫出售他們賺來的 ETH 來支付電力、硬件和稅收。

 儘管面臨所有這些挑戰,但以太坊仍然獲得了廣泛的採用,這一事實令人印象深刻,雖然這些仍然是真正的挑戰。當我在 Twitter 上詢問他人不買入 ETH 的原因時,許多的回复都圍繞著上面的某一個挑戰,最常見的是 Gas 成本和 ETH 的通脹性。

此外,基於以太坊的 dApps 需求的增加– 更多的 DeFi、更多的 NFTs、更多的 DAOs、更多的遊戲– 意味著產生更多的交易費但這些費用並沒有真正惠及 ETH 持有者 —— 這些費用從系統中洩漏出去,用於支付礦工在 PoW 挖礦過程中實際的法幣成本

所以,今天的 ETH 價格是基於對更多 ETH 的需求,就像比特幣和美元一樣。它不像一家公司那樣與收入掛鉤,但很快就會如此

2. 提出的解決方案:EIP-1559 和 Eth2

比特幣極大主義者們最喜歡的一點是,你無法真正改變它。他們不喜歡以太坊的一個原因是,你可以改變它。雖然這並不容易,但卻是可能的。

為了解決上述挑戰,以太坊區塊鏈將做出兩項改變

  • EIP-1559 提案將 Gas 費用分成兩部分—— 基本費 (Base Fee) 和小費 (Tip)。基於 EIP-1559,每筆交易都會銷毀基本費,而礦工 (很快就會是驗證者) 將保留小費。這聽起來很無趣,但此提案帶來的影響是巨大的,因為銷毀機制可能會使 ETH 通縮;此外,小費 (Tips) 還允許那些更看重區塊空間的人支付更多費用 (以使自己的交易更快被打包),例如,這可能對試圖執行套利的 DeFi 參與者很重要。該提議於今年 3 月獲得批准,並將於 7 月生效 (作為以太坊倫敦硬分叉的一部分)。
  • Eth2 是對以太坊區塊鏈協議的升級,將把共識機制從 PoW 轉移到 PoS,並引入分片 (sharding) 。Eth2 有望使以太坊更具可擴展性、安全性和可持續性。以太坊 PoS 鏈 (也即信標鏈) 已經上線,預計將在 2021 年底或 2022 年初的某個時候與當前的 Eth1 鏈合併。

 PoS 是對如何保護以太坊網絡、誰能獲得回報等的轉變。這種轉變意味著,不再需要任何人通過解決數序問題來進行區塊挖礦,而是任何 ETH 持有者都可以驗證區塊 (也即通過質押 ETH 成為驗證者)。驗證者通過保護網絡來換取新鑄造的 ETH 獎勵和交易的 Tips  (小費)。PoS 也將更安全,因為驗證者需要質押 ETH,如果驗證者作惡則其質押的 ETH 將被罰沒。儘管批評者稱,這種質押 (staking) 機制會導致更多的權力掌握在那些持有 (並質押) 更多 ETH 的人手中,使得網絡更不那麼去中心化,因此也就更加不安全。

在可擴展性方面,分片 (sharding) 的目標是通過創建 64 條分片鏈來並行驗證交易,從而將吞吐量 (即每秒處理的交易量) 提高 100 倍。每條分片鏈只需要驗證整條以太坊鏈的一部分,而不像現在的 PoW 以太坊鏈那樣每個礦工都需要驗證整條鏈 (注:也即需要每一個挖礦節點驗證每一筆交易) 。

此外還有第三方的第二層 (Layer 2) 解決方案,如 Polygon 和 Optimism,已經在努力加快交易速度和降低交易費用,它們主要是通過在鏈下分批處理交易 (也即在鏈下計算和存儲狀態),並定期將鏈下的大量交易「匯總」成一筆交易提交至鏈上進行結算 (雖然有些複雜,但這已經近在眼前了)。Layer 2 解決方案可以將吞吐量再提高 100 倍,如果理論在實踐中得到應用,那麼 Eth2 和 Layer 2 解決方案的結合可以使吞吐量提高 10000 倍

總的來說,EIP-1559 和 Eth2 對 ETH 持有者來說可能是革命性的,因為它們提高了以太坊網絡的性能,同時顯著改變了以太坊生態系統中的價值捕獲。

3. 未來:「三相點貨幣」超健全貨幣

2019 年,David Hoffman 寫了一篇名為《ETH:一種全新的貨幣模式》的文章。如果你想更深入了解,你應該讀一讀該文章。在文章中,他引用了 Robert Greer 1997 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什麼是資產類別?》(What is an Asset Class Anyway?) [4] ,該論文中闡述了三種資產超類:

  • 資本資產(Capital Assets) 是生產性的,能夠產生價值或現金流。例子包括股票、債券或可出租的房地產。
  • 可轉化/可消費資產(Transformable/Consumable Assets) 可以一次性消費,轉化為另一種資產,其消費能夠產生經濟收益。例如能源或大宗商品。
  • 價值存儲資產 (Store-of-Value Assets),不能消費,只能轉讓,它們的價值會隨著時間和空間的推移而持續存在。例如黃金、貨幣、藝術品或比特幣。

 Hoffman 認為,ETH,作為圖靈完備的可編程貨幣,只要藉助於 EIP-1559 和 Eth2,就可以同時成為這三種資產類別。他稱其為「三相點貨幣」(triple-point money) 。三相點是指熱力學中的一個概念,即在精確的溫度和壓力下,一種物質可以同時以固體、液體和氣體的形式存在。

也即是說,通過 EIP-1559 和 Eth2,ETH 將同時成為

  • 價值儲存資產:ETH 作為抵押品鎖倉在 DeFi 中,以促成 DeFi 交易。例如,你可以向 DeFi 存入 ETH 來獲得貸款或者向 DEX 提供流動性。目前,近 1000 萬 ETH 被鎖定在 DeFi 中。

以太坊

圖源:DeFi Pulse

  • 可消費資產:通過 EIP-1559,Gas 費的作用就像汽車裡的汽油一樣:任何時候當以太坊網絡中發生什麼交易時,支付的 Gas 基本費將被銷毀,從而減少 ETH 的流通量。
  • 資本資產:ETH 會在幾個方面作為一種資本資產。擁有 ETH 代表擁有以太坊網絡的「股份」,就像擁有一家公司的股權一樣。一旦質押,ETH 將賦予其持有者成為驗證者為網絡執行驗證工作的權力,並有權收取網絡產生的費用。

以太坊

圖源:David Hoffman

 那麼 ETH 如何賺錢?也即如何通過 ETH 捕獲價值?

使用 ETH 捕獲價值的方法有很多,比如參與質押 (staking)、收益耕作、流動性池、驗證等等,但讓我們看看最簡單的方法,也即像持有股票一樣持有 ETH。

一旦 EIP-1559 實施,且 Eth2 合併完成,ETH 持有者將通過以下幾種方式捕獲價值

  • 小費和發行。小費 (Tips) 和新發行的 ETH 將不再被礦工用於支付硬件和電費成本,而是保留在系統中 (扣除稅費),由參與質押 (staking) 的 ETH 持有者捕獲
  • 銷毀的 Gas 基本費。銷毀的 Gas 將永久地從生態系統中移除一部分 ETH 供應量,並且在一定的交易速率 (即吞吐量增長) 的情況下,每年都會減少 ETH 的總供應量。

 我們下文將討論這兩件事對以太坊 Bull Case 的影響,但在此之前,我們需要了解為何以太坊具有防禦性優勢,為何其他 Layer 1 公鏈無法偷走它的流量。

03. 正統性和林迪效應

 由於以太坊的運行方式有點像企業,加上其原生貨幣 ETH 帶來的額外收益,我們可以像分析企業一樣分析以太坊的戰略地位。簡而言之,以太坊受益於品牌和網絡效應

今年 3 月,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寫了一篇題為《正統性是最重要的稀缺資源》(The Most Important rare Resource is Legitimacy)  [5] 的文章,他在文中表示,任何加密貨幣資產的真正價值並不來自實際擁有該資產,而是來自正統性 ( legitimacy )。他這樣定義正統性:

正統性是一種更高階的接受範式。如果某個社會背景下的人們廣泛接受並在製定某個結果中發揮自己的作用,且每個人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希望其他所有人也都這樣做,那麼在這種社會背景下的該結果是正統的。

 如果人們相信別人相信某件事,那麼他們也相信這件事並據此採取行動就更加說的通了。在以太坊熱門播客 Bankless 上,主持人 Ryan Sean Adams 和 David Hoffman 稱正統性是「加密貨幣的萬物理論」。他們列出了人們經常問的關於這個領域的一系列問題:

  • 為什麼加密貨幣的總市值超過了 2 萬億美元?
  • 為什麼 NFTs 有價值?
  • 為什麼你不能分叉出自己的比特幣並使其有價值?
  • 為什麼我們相信以太坊的貨幣政策只會朝著降低通脹的方向變化?

 Adams 和 Hoffman 認為,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正統性

在其文章中,Vitalik 強調了獲得正統性的六種方式。其中兩項特別相關:

  • 成效的正統性:如果某個過程的輸出帶來了令人滿意的結果,那麼該過程就可以獲得正統性 (例如,有時以這種方式描述成功的獨裁統治)。
  • 連續性的正統性:如果某事物在時間 T 是正統的,則默認情況下在時間 T + 1 也是正統的。

成效和連續性創造了林迪效應 (Lindy Effect),即某個事物已經持續的時間越長,預計它將可以持續的時間就越長。已經存在了一年的東西可能還會存在一年,但是已經存在了 100 年的東西可能還會再存在 100 年。

這是一種可觀察到的現象。相比於某個新的初創公司,亞馬遜更有可能會在 30 年後繼續存在;我們的孩子更有可能聽披頭士 (Beatles) 的歌,而不是聽 Olivia Rodrigo  (美國零零後歌手) 的歌;我們孫子的孫子的孫子更有可能品讀蘇格拉底 (Socrates),而不是閱讀 Dan Brown  (美國當代作家) 的作品。正統性有助於解釋這種林迪效應。一個東西存在的時間越長,人們就越期待其他人會繼續使用它。此外,在《Excel 永不消亡》這篇文章中,我們還描述了幾個原因也可以帶來這種林迪效應:

  1. 質量。有些東西就是比其他東西好,允許它們生存到現在的質量也會讓它們在未來繼續生存下去。
  2. 網絡效應。隨著人們認識到某個事物的質量,且隨著它持續時間的延長,越來越多的人使用它,所以越來越多的人在它之上進行構建。這就產生了雙邊平台網絡效應 (Two-Sided Platform Network Effect)。更多的用戶吸引更多的開發者,更多的開發者吸引更多的用戶,以此類推。

 對於 Excel 來說,這種網絡效應來自於這樣一個事實:開發人員 (即在 Excel 中創建模型的人) 知道其他人在使用 Excel,所以他們在那裡創建自己的模型,這意味著更多的人需要使用 Excel,進而意味著下一個創建模型的人更可能使用 Excel 來創建模型。

就以太坊而言,以太坊上有更多的 dApps 就意味著以太坊上有更多的用戶,而更多的用戶意味著有會有更多的開發者構建 dApps,這是有道理的

以太坊

iOS 也是雙邊平台網絡效應的一個例子。擁有 iPhone 的人越多,開發者就越有可能開發 iPhone 應用程序,而 iPhone 應用程序越多,人們就越有可能購買 iPhone。在蘋果的例子中,這種網絡效應非常強大,以至於 App Store 一直對第三方應用的收入抽取 30% 作為佣金。雖然蘋果已經這麼做了好幾年,但這種模式已經開始出現裂痕。《堡壘之夜》遊戲的開發商 Epic Games 正在法庭上與蘋果公司就該佣金問題展開較量,而就在上週,Twitter 也在推特上表示,蘋果將從 Twitter 即將推出的 Twitter Spaces 功能中獲得比 Twitter 自身還要更多的收益。不管是不是壟斷,蘋果的收費感覺像是榨取。

而讓以太坊的網絡效應可能變得更強、更持久的是,它以傳統軟件所沒有的方式調整了激勵機制

用戶和開發者都持有 ETH,並從其增值中獲益。隨著 EIP-1559 的實施和 Eth2 的合併,ETH 的使用越多,ETH 持有者捕獲的價值就越大。此外,ETH 價值越高,攻擊以太坊就越難

在《ETH:一種全新的貨幣模式》一文中,Hoffman 表示,支付給以太坊驗證者的費用就像一道保護以太坊的牆:「這道牆的高度與網絡產生的總費用高度相關,牆的高度也是攻擊以太坊的成本。」

當我與 Solana  (公鏈項目) 的戰略負責人 Ben Sparango 交談時,他更進一步向我解釋說,底層區塊鏈的價值要超過所有基於它構建的 dApps 的價值,這才符合所有相關人員的最佳利益。如果情況不是這樣,壞人就會受到激勵,不惜一切代價攻擊這條區塊鏈,以榨乾這些 dApps 的價值。

其中隱含的意思是:構建在某些區塊鏈之上的項目實際上會受到財務激勵,以支持底層區塊鏈的價值,從而確保其項目的安全。這些應用不會為 AWS 或者安全軟件付費,應用的託管和安全性由底層的區塊鏈提供。這是一種不同於其他平台的網絡效應。很難想像一款應用會自願付費來推高蘋果的股價。

重要的是,對 ETH 的需求增加不僅會推高價格,還會將一些安全性責任從搭建者轉移給投資者,從而增高這道牆,使網絡更安全,增加在以太坊上搭建應用的吸引力,使 ETH 更有價值,然後進一步增高這道牆,以此類推。

從定義上講,大部分價值由 Layer1  和持有 Layer 1 代幣的人捕獲。這使得當前 Layer1 處於整條價值鏈中的首要位置,所有的東西都搭建在 Layer 1 之上。

正因為如此,也因為以太坊迄今存在的缺點,其他一些 Layer 1 競爭鏈已經湧現出來,試圖挑戰以太坊的主導地位,或者至少試圖奪取它的一些用例。

Layer 1 格局

當我第一次把以太坊和 Excel 聯繫起來時,我沒有意識到二者的相似性有這麼深。在《Excel 永不消亡》一文中,Ben 和我寫道:

Excel 的靈活性讓企業可以在簡單的電子表格中構建各種工作流程和流程。這為 B2B 軟件行業創建了一個新興的產品路線圖。

其結果是 Excel 用例的拆分創造了總價值 5000 億美元的諸多軟件公司:

以太坊

類似地,一些區塊鏈/Layer 1 也打算在以太坊薄弱的地方蓬勃發展。回顧一下,以太坊、比特幣和其他區塊鏈是 Web3 技術堆棧的 Layer 1  (見下圖) 。對於比特幣來說,除了閃電網絡,幾乎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 Layer 1。而對於以太坊來說,最神奇的是與 Layer 2 (即應用層) 的交互。見下方示意圖:

以太坊

上圖:Web 3 堆棧的不同層以及對應的例子。圖源:readthedocs.io

 第二層是構建者們創造協議「樂高積木」和智能合約的場所,這些協議和智能合約可以集成到無數的組合和產品中,用於直接實現從鑄造藝術品 NFT 到交易加密貨幣的任何事情,而不需要藉助第三方。這也是 Layer 2 可擴展性解決方案 (如 Polygon 和 Optimism) 存在的地方。

當我在 Twitter 上詢問有什麼令人信服的理由不買入以太坊時,最常見的荒謬回答來自那些其他 Layer 1 鏈的極大主義者,他們相信這些其他 Layer 1 鏈是唯一的解決方案。

公平地說,在深入研究之前,我也曾認為其他 Layer 1 鏈是以太坊最大的風險。但在與該領域的一些智者交談後,並將這種情況與 Excel 進行比較,我認為最可靠的 Layer 1s 是互補的,而那些試圖直接競爭的 Layer 1s 將徹底失敗

 (以太坊) 直接的競爭對手中最主要的是 Cardano ($ADA)。很多人對我的推文回復是哄抬 Cardano。然後我看了看 Cardano 的網站:

以太坊

Cardano 是一個面向變革者、創新者和有遠見者的區塊鏈平台,為大多數人以及少數人創造可能性提供所需的工具和技術,並帶來積極的全球變化。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整個網站都有著強烈的 Quibi  (一家已經倒閉的短視頻內容平台) 氛圍。此外,它正試圖通過智能合約和更快的速度直接與以太坊競爭,並且以某種方式基於同行評審的研究?不會成功的。

相比之下,Avalanche 和 Hedera 等其他 Layer 1 鏈似乎是針對企業而建造的。這是一種有趣的方法,但對於以太坊的前景道路並不構成巨大威脅。

不過,還有其他一些更有趣、競爭不那麼直接的 Layer 1 項目,旨在為以太坊無法很好地服務的用例提供服務。它們會對某些特性進行優化,並可能將以太坊作為結算層。其中兩個採用了這種方式也是我最感興趣的 Layer 1 公鏈是 Flow 和 Solana。

Flow

當 Axiom Labs 推出第一個 NFT 用例 CryptoKitties (加密貓) 時,它們巨大的交易量造成以太坊過於擁堵,使得交易費用讓買家不堪重負。為此,該團隊成立了 Dapper Labs,並搭建了 Flow 區塊鏈。

Dapper Labs 及其 NBA TopShot 是最近 NFT 熱潮中的寵兒。他們最近以 75 億美元的估值進行了一輪融資,由 Coatue Management 領投,用於繼續構建 Flow,並在其基礎上擴展生態系統。在過去的幾周里,我與一些 NFT 初創公司進行了交談,他們正在 Dapper Labs 的資金支持下在 Flow 上搭建應用。這對雙方來說都是雙贏的:初創公司從這家在 NFT 領域大獲成功的公司那裡獲得了資金和支持,Dapper Labs 則能夠獲得更多的 Flow 使用量和用戶。

在參加《Invest Like the Best》[6] 博客時,a16z 的合作夥伴 Chris Dixon 解釋了 Flow 和以太坊可能如何互操作

想像一個你正在其中玩遊戲的世界,遊戲中有虛擬商品,這些虛擬商品與 Flow 鏈交互。但之後你的一些虛擬商品會變得非常有價值。然後你說:

知道嗎?要是能把這些 (虛擬商品) 存進銀行就好了。

於是你使用了一個無須信任的跨鏈橋 (bridge) 將它們轉移到了以太坊網絡,這是 NFTs 和加密貨幣在區塊鏈之間移動的一種方式。也許我在以太坊上支付的費用要高一些,因為以太坊做出了不同的權衡。這是以性能為代價來換取更高的安全性

 隨著 Flow 將更多非加密貨幣用戶引入 Web3,Flow 和以太坊都將從中受益。

Solana

除了以太坊,我最興奮的 Layer 1 公鏈是 Solana  (披露:我持有一些 SOL) 。

Solana 可能是目前運行中的最快、成本最低的區塊鏈,每秒能夠處理 5 萬筆交易 (TPS),交易成本不到 0.1 美分,相比之下以太坊目前的交易速度為 19 TPS 。我與 Solana 的創始人兼 CEO Anatoly Yakovenko 進行了交談,他告訴我 Solana 試圖優化的是在極短的時間的即時抗審查,從而創造公平和開放的市場數據獲取。他想為金融建立執行層,不一定要與以太坊競爭,而是要與紐約證券交易所競爭。至於這些交易在哪裡結算,人們把幣放在哪裡,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和 Eth2 一樣,Solana 使用一種 PoS 共識機制,但不同於 Eth2 或其他大多數可擴展性解決方案,Solana 是單分片的。所有事情都發生在同一條鏈上。他們通過使用一種叫做歷史證明 (Proof of History,即 PoH ) 的東西來實現這一點,PoH 不是一種共識機制,而是一種時間來源,或者像 Anatoly 解釋的那樣,它是「時間箭頭在數學中的實現」。PoH 使用加密時間戳對 Solana 上發生的每筆交易進行順序排序,從而提供可驗證的排序,而無需所有節點同時達成共識。

Solana 正在構建與以太坊的兼容性,這將允許 Solana 像一個以太坊 Layer 2 網絡那樣運行,但具有 Layer 1 的功能,包括以極低的費用直接進行 USD 存款。更多的入口匝道對整個生態系統是積極的,而以太坊位於這個生態系統的中心。

就像沒有什麼能殺死 Excel 的核心用例,而很多數十億美元的公司已經通過專注於特定的用例建立了業務那樣,所謂的以太坊殺手無法殺死以太坊。相反,考慮到 web3 的本質和生態系統的早期程度,更多的互補鏈帶來更多的需求是有積極影響的

04. 以太坊的 Bull Case

 更多的需求和更少的供應將帶來更高的價格。網絡產生並銷毀的費用越多,ETH 的供應量就越少。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碼了很多文字,但如果你相信一些事情,那麼看好以太坊的理由就是那麼簡單:

  • Web3 將繼續增長。有太多聰明的人創造了太多令人著迷的東西,如果沒有這項技術,這些東西是不可能實現的。
  • EIP-1559 和 Eth2 將順利實現。當然也有風險,但人們似乎很樂觀。
  • 以太坊仍將是 web3 的主要 Layer 1 。在這一點上,以太坊的網絡效應太強大了,難以被攻克。開發人員、用戶甚至其他 Layer 1s 都正建立在以太坊之上或與以太坊兼容。

 1. 需求將繼續增長

從 2020 年 Q1 度到 2021 年 Q1,以太坊上的所有應用類別 (從 DeFi 到 NFTs 再到虛擬世界) 的需求都出現了大幅增長。交易費增加了 200 倍!

所有這些都發生在以太坊還處於可用性還很粗糙且費用過高的時候。從現在開始,情況只會變得更好,原因有幾個。

首先,假設 EIP-1559 和 Eth2 合併的一切都按計劃進行,以太坊的交易速度將提高,Gas 費用將變得更低且更可預測。這樣交易會更快速、更便宜。更低的交易費用和更快的交易時間應該會帶來更多的交易量

其次,即使我們剛剛經歷的是一次泡沫,短期的泡沫從長期來看是有用的!它們吸引資金和人才進入這個領域,資金和人才將結合在一起,創造出能夠吸引新用戶和更多需求的新產品。僅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就看到了很多強大團隊離開傳統初創公司去創建 web3 產品,其中很多都是在以太坊之上。更多的產品和更好的體驗將吸引更多的用戶。ETH 是對這種增長的指數化押注,而不是押注於任何單個項目的成功。

強勁的趨勢、較低的費用、更好的體驗和新產品= 不斷增長的需求。

2. 更少的供應量

對於許多看好 ETH 的人來說,這是論據的關鍵:EIP-1559 意味著 ETH 將變得通縮

比特幣發行量上限為 2100 萬枚,這是比特幣最強勁的 Bull Case 。你不能像央行那樣印發更多的比特幣,其發行量是有上限的。為此,很多人稱其為健全貨幣 (sound money)。

因此,以太坊的供應量沒有上限常常成為被抨擊的一點。從理論上講,足夠多的以太坊用戶可能會繼續增發 ETH,從而增加供應量。如果你想擁有一種通脹型資產,為什麼不直接使用法幣呢,對吧?

但是 EIP-1559 和 Eth2 對這方面來了個大反轉。借助於 Eth2,與 PoW 獎勵相比,獎勵給驗證者的 ETH 新發行數量預計將大幅下降。同時藉助於 EIP-1559,通過在每筆交易中銷毀 ETH,假設每日銷毀 70% 的 Gas 費用,30% 作為小費 (Tips) 發送給驗證者,那麼每天銷毀的 ETH 將超過新發行的 ETH 數量。在 EIP-1559 實施和 Eth2 合併後,ETH 的供應量實際上會開始減少

它比健全貨幣更好,它是超健全貨幣。🦇 🔊

以太坊

 要理解這些數字,請查看 Justin Drake 創建的兩個模型:「ETH Peak Supply 」[7] (ETH 供應量峰值) 和「The Road To 100M ETH 」[8] (通往 1 億 ETH 流通量之路) 。直接來說,這意味著 ETH 供應的減少,符合不斷增長或加速增長的需求,這應該會導致價值的增長。

更加瘋狂的是,如果人們和機構因為比特幣作為一種非通脹的價值儲存手段而持有比特幣,那麼如果這個超健全貨幣的論點起作用,他們會轉而轉向持有以太坊嗎?以太坊能否反轉比特幣變成最有價值的加密貨幣?

但 ETH 並沒有止步於此,因為 ETH 不僅僅是一種價值儲存手段。

3. ETH 持有者捕獲的價值

ETH 所有權還授予了 ETH 持有者成為驗證者為以太坊網絡工作並賺取一定份額費用的權利。

在 PoW 中,礦工需要出售他們賺到的 ETH 以彌補成本。根據 Justin Drake 的另一個模型 [9]  (見下圖) ,這造成了以太坊礦工每日 22,300 ETH 的賣壓– 這意味著每天有 22,300 枚新發行的 ETH 被拋到市場上,價值約 5000 萬美元。而在 PoS 中,驗證者唯一的成本就是稅收,Drake 假設的稅收是 50%,且每日新發行的 ETH 從當前 PoW 中的 13,500 ETH 降到 PoS 中的 2,100 ETH (基於 2000 萬 ETH 被質押進網絡中)。這將帶來 PoS 驗證者淨賣壓的降低,從每日 22,300 ETH 減少到 2,600 ETH。

以太坊

此外,這些價值不會洩露到系統之外,而是由驗證者捕獲。Justin Drake 在另一個模型 [10] (見下圖) 預計,質押 ETH 的用戶可能獲得 25% 的 APR (年化利率) ,包括新發行的 ETH 和 Tips 費用 

以太坊

小結

  • 以太坊具有強大的網絡效應,隨著其持續增長,將繼續處於 web3 生態系統的中心,產生更多的交易量和更多的費用;
  • 隨著對 ETH 的需求增加,它將成為一種通縮資產
  • ETH 將成為一種為持有者賺取高 APR 的資本資產

05. 風險、注意事項和總結

 我如此看好 ETH 資產的部分原因是,以太坊的潛力和技術令我興奮。ETH 是 web3 的一張門票,但也推動我們不斷深入這個兔子洞。我在投資中所追求的 (回報+參與+教育+樂趣) 可能與你所追求的完全不同。

過去一周末顯示了加密貨幣的波動性,以及一切仍與比特幣掛鉤的程度。如果你是想要使用 ETH 進行短線交易,過去的一周可能讓你厭惡。而如果你是因為想要了解和探索 Web3,那麼這是一個以半價買入更多 Tokens 並參與這場遊戲的好時機。

儘管我總體上看好以太坊,但以太坊實際仍面臨著宏觀和具體的風險

在宏觀方面,如果 Tether (USDT) 崩潰了會發生什麼?如果政府普遍打擊加密貨幣呢?如果埃隆·馬斯克再次發推怎麼辦?在上週末的拋售中,最可怕的事情之一是沒有一個明確而明顯的催化劑。加密市場可以很瘋狂。

在微觀和宏觀之間也存在一個問題:如果早期採用者之外的人並不真正關心去中心化怎麼辦?如果像幣安智能鏈 (BSC) 這樣的更中心化的解決方案足夠去中心化,表現更好,會怎樣?畢竟幣安智能鏈內置了數百萬在幣安交易的用戶基數。

在微觀方面,以太坊面臨一些真正的挑戰。如果 EIP-1559 沒有按計劃實施怎麼辦?如果 Eth2 合併延遲了呢?如果分片不能按計劃起作用,並且產生了比改進更多的問題怎麼辦?一種非常現實的可能性是,分片讓構建在以太坊上的樂高積木變得不那麼可組合,削弱了該網絡這一最令人興奮的一個方面 (即可組合性)。

也許 ETH 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許多碎片化的 Layer 2 可擴展性解決方案的採用。雖然 Layer 2 方案具有顯著提高以太坊網絡性能的潛力,但它們提出了兩個主要挑戰,一個是對以太坊的挑戰,另一個是對 ETH 的挑戰:

  • 以太坊:採用碎片化的 Layer 2 解決方案可能會使可組合性更加困難,因為執行在 Layer 2 中發生,在 Layer 1 上結算,然後再返回到另一個 Layer 2 上完成交易的另一部分。理想情況是,一個或者兩個 Layer 2 解決方案勝出,但採用多個 Layer 2s 可能會加強以太坊的網絡效應,同時也削弱產品體驗。
  • ETH :Layer 2 解決方案 Rollups 會將多筆交易匯總成一筆交易並在 Layer 1 上結算,也許在 Layer 2 上發生了 100 筆交易,而這組交易在 Layer 1 上僅顯示為 1 筆交易。這將使交易費用減少 100 倍,但前提是 Layer 2 更好的性能和更低的價格帶來交易量增加 100 倍,或者 Layer 2 處理了那些以當前的 Layer 1 速度和成本無法實現的新交易需求。

 無可否認,我對這個話題的了解還不夠,不足以形成強有力的觀點。這是一個需要更多探索的領域。但我希望這篇文章能改變你對以太坊的思考方式,讓你想繼續自己探索。這就是樂趣所在。

以太坊的敘事正在發生變化,ETH 的 bull case 將被理解。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出處:Unitimes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