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 30 天突破 2000 萬美元」的銷售業績讓區塊鏈遊戲 Axie Infinity 再次進入加密資產玩家的視野,該遊戲也是目前 NFT 市場上交易額最高的項目,截至 7 月 8 日,其日交易額突破了 2000 萬美元。

光從遊戲屬性看上,Axie Infinity 並不複雜 —— 玩家用以太幣購買三隻名為「Axie」的幻想生物,以飼養的方式升級,兩兩交配繁殖可產生獨特基因的新品種,放它們到競技場戰鬥,獲得遊戲獎勵。

聽上去不就是手遊《神奇寶貝》(又名《寶可夢》)嗎?但當它放到區塊鏈上時,一切都變得不一樣。

種類各異的神奇寶貝 Axie 被 NFT 化,變成了非同質化代幣資產,傳統遊戲中僅供娛樂的遊戲主角,具備了強價值屬性,可以收藏,亦可在鏈上的加密資產去中心化交易平台(DEX)上交易。能交易不僅是這些 NFT 寵物,還有遊戲資源及獎勵 SLP、遊戲生態的治理代幣 AXS。

從購買寵物到銷售寵物及其衍生獎勵,整個環節都要依賴加密資產,遊戲賴以建立的網絡以太坊及其鏈上資產以太幣是必不可少一環。Axie Infinity 主打「邊賺邊玩」,宣稱要做成一款「旨在改變世界並創造經濟自由的遊戲」。

你也許認為,這又是一個投資(機)屬性極強的幣圈泡沫,但事實上,Axie Infinity 已經持續運作了 3 年,新冠疫情的爆發給了它一個展現價值的機會,玩這款遊戲也意外成為菲律賓低收入族群在疫情期間維持生計的方式。

Axie Infinity 的熱潮能否持續需要交給時間驗證,但它切實地展現了區塊鏈經濟潛在的社會價值。

區塊鏈版「寶可夢」歷時 3 年終成 NFT 銷冠

7 月 7 日,代幣 AXS 的價格達到了歷史新高,16.84 美元,去年 10 月上線幣安時,初始開盤價僅為 0.1 美元。支撐 AXS 的區塊鏈遊戲 Axie Infinity 也正式摘得 NFT 市場交易額桂冠,2000 萬美元的日交易額引來業內媒體爭相報導。

加密資產

Axie Infinity 日交易額超 2000 萬美元

這一高光時刻到來前,Axie Infinity 已經運行了 3 年。

在上一輪加密資產牛市(2018 年 2 月)靠出售初始 Axie 募得 900 枚以太幣(時值 72 萬美元)後,越南工程師 Trung 和來自挪威的競技遊戲選手 Aleksander 帶著一眾小伙伴,開始在胡志明市落實這款「關於收集和飼養名為 Axie 的幻想生物的遊戲」,公司就此誕生。

在 Medium 上發布預售消息時,Sky Mavis 如此介紹了遊戲的主角:

儘管屬於同一物種,但每個 Axie 都有自己獨特的外觀和屬性。一些 Axies 類似於狗,而另一些則更像貓、魚、鳥或龍。有趣的是,一些 Axies 甚至看起來像移動的樹。

放在 2018 年,Axie Infinity 這種遊戲一點也不起眼。且不說它的遊戲邏輯來自手遊《神奇寶貝》,哪怕在鏈上,它也不是第一家。

同樣誕生在以太坊鏈上的寵物養成遊戲鼻祖是 CryptoKitties(謎戀貓),2017 年底就因高昂的交易量和堵爆以太坊,成為現象級事件而聞名。以太坊智能合約 ERC-721 標準及基於此標準產生的 NFT 資產也因此成為鏈遊們必不可少的基建。

若說創新,Axie Infinity 與謎戀貓的不同之處在於,寵物不僅拿來培養,還能用於戰鬥,寵物是資產,戰鬥得獎勵,後者可以給前者升級、增值,兩者均可在鏈上交易。

但在 2018 年,因博弈遊戲而一時躥紅的 DApp 賽道中,真正有娛樂性的鏈遊並沒有掀起太大波瀾。當年 11 月的一項分析數據顯示,Axie Infinity 的每日活躍用戶數只有 132,24 小時交易額僅為 7.37 枚以太幣,日交易筆數為 644,在養成/休閒類的鏈遊中排名第三。

若放到遊戲這個大類別中,Axie Infinity 的數據不值一提。意外的是,它並沒有像謎戀貓那樣曇花一現,反而存活了下來,致使其崛起的機會一個接一個地出現了。

不停迭代迎來 DeFi 東風

熊市中的 Axie Infinity 並沒有坐以待斃,而是不斷通過功能、玩法甚至底層系統的迭代進化,形成了自產、自銷的生態運轉之路。

到了 2019 年 1 月,這款遊戲已經不僅有寵物的育種和戰鬥玩法,還擴展出遊戲空間的土地 NFT,並通過出售地塊再次籌集了 3200 枚以太幣。當時,以太幣已經跌到了 110 美元,距離 2018 年牛市頂峰縮水超過 90%,這筆銷售額為 Axie Infinity 籌集了 35.2 萬美元。

拿著這些資金,Sky Mavis 公司繼續開發 Axie Infinity,並有意將遊戲生態化。為了擺脫以太坊網絡龜速對遊戲發展的限制,Axie Infinity 開始尋找替代方案。

最初是將遊戲中的內部土地及物品的 NFT 市場搬到了以太坊的第二層網絡 Loom 上,便於低成本地供用戶交易 NFT。但對於娛樂屬性的部分,Loom 仍無法滿足其需求。

2019 年 11 月,在完成 146.5 萬美元的天使輪融資後,Sky Mavis 團隊一方面繼續研發新的遊戲功能,包括統一地塊和 Axie 的交易市場、卡牌對戰遊戲,此外也開始醞釀底層鏈。2020 年下半年,適宜 Axie Infinity 生態繼續擴張的側鏈 Ronin 誕生了。

至此,Axie Infinity 的發展又變得恰逢其時,用於培育 Axie 寵物的資源及寵物戰鬥獎勵的遊戲內置資產 SLP,逐漸有了更開放的交易市場,因為 Uniswap 這樣的鏈上 DEX 開始隨著 DeFi 的爆紅而被發現,玩家們開始為 SLP 建立兌換池,這些資產可以快速地被兌換為 ETH、USDT 等有價值的加密資產。

這也將 Axie Infinity 的品牌和流量提升到一個新的層次,也給它的生態帶來了新的機會,「邊玩邊賺」逐漸成為了這款遊戲的吸睛點。

到了 2020 年 10 月,Axie Infinity 的單週交易額已經達到 66.9 萬美元,最貴的寵物售價 1.5 萬美元。2 年時間,遊戲裡的 Axie 寵物已經發展出 9 大類,每個寵物身體的 6 個部位(眼睛、耳朵、角、嘴巴、背部和尾巴)組合不同,戰鬥技能也不同。多樣化的養成組合、訓練、戰鬥玩法,讓 Axie Infinity 的活躍用戶從早期的幾百個躍升到了 5000 多。

緊接著,幣安來了,Axie Infinity 發行的治理代幣 AXS,成了 Binance Launchpad 的在列資產,該資產以 0.1 美元的價格上線中心化交易所。幣安的加持再次讓這款遊戲的曝光度向外蔓延。

今年 5 月 21 日,Axie Infinity 又完成了 75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資方中赫然出現了 NBA 球隊獨行俠老闆 Mark Cuban,他是 NFT 的知名推崇者之一,曾發售過自己創作的加密藝術品。顯然,這款遊戲已經揚名四海。

不斷升級、進化是 Axie Infinity 遊戲生態之舟能行至今日的重要核心價值,連他的聯合創始人 Aleksander 也說,遊戲每一次推出新功能,就會重新激活老玩家。而 2020 年下半年爆發的 DeFi 和 NFT 則為這支扁舟吹起了一股東風,最終讓 Axie 這個誕生在鏈上的「幻想生物」成了為風口準備得最充分的豬。

「邊玩邊賺」為疫情期菲律賓低收入者解困

故事如果就講到這兒,銷冠 Axie Infinity 成為資本寵兒也不過是區塊鏈遊戲實現商業化的典範而已,和網遊、手遊的資本套路並無二致。

而事實上,鏈遊 Axie Infinity 帶給用戶的價值意義遠非娛樂這麼簡單。或者,你以為上了鏈的遊戲也不過是因為 Token 的存在,而為道具增加了價值流通的載體,世界上真的只是又多了一個可以炒作的「謎戀貓」嗎?

新冠疫情的出現給外界開啟了看待 Axie Infinity 的另一重視角。

去年,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北部的小城鎮卡巴那圖,當地人通過玩 Axie Infinity 賺錢維持生計,以應對疫情給當地帶來的經濟打擊。今年 5 月,一部 18 分鐘時長的採訪影片在 YouTube 上散佈,以直觀的方式呈現了當時的情形。

28 歲的 Art Art 是最早發現 Axie Infinity 可以「邊玩邊賺」的玩家。「最開始,我是不相信這個遊戲真的可以邊玩邊賺,但是我打算先試試看。」他在影片中回憶,他花了四、五美元買了三隻 Axie,在遊戲裡賺到了一些 SLP 代幣,然後 Swap(兌換)成了以太幣,這些以太幣真的通過菲律賓當地一個加密資產錢包兌換成了當地貨幣披索,這是他第一次通過加密資產出金。

Art Art 在影片中說,他玩了 15 天,賺了 1000 披索,約合 20 美元。很快的,這條賺錢路徑在他所在的街區流行起來,超過 100 個人開始玩 Axie,「會玩的人教不會的人,因為疫情,大家也沒有別的收入方式。」他說,這正是 Axie Infinity 在卡巴那圖風靡起來的原因。

疫情中的卡巴那圖處於社區封鎖狀態,經濟因此而停滯,受影響最嚴重的是那些每天都要出門賺錢討生活的人。儘管低收入族群會獲得政府補貼,但並不足以維持生計。影片指,疫情期間,當地有人不分晝夜地玩這款遊戲,能賺 300 到 400 美元,這比菲律賓當地人一個月賺的錢還要多。

加密資產

卡巴那圖當地老夫婦玩 Axie 賺錢付藥費

在當地經營小商店的老年夫婦,因疫情而失業的母親,跑三輪機車載客的司機,都成了通過 Axie Infinity 賺取收入的玩家。當 Axie 寵物隨著市場熱度而逐漸漲價時,當地青年甚至組織起一個租借渠道,將他們培養出的 Axie 租給買不起的人,幫他們獲得一份收入。

Axie Infinity 的運籌長 Jeffrey Zirlin 注意到菲律賓的用戶增長,那裡甚至一度成為該遊戲的第一大市場:

既有趣又可愛,還能賺錢,這些特點是這個遊戲真正起飛的原因,這種模式引起了這一代人的共鳴,他們企圖在尋找一些在網路上賺錢的管道,數位資產收入成了新方法。

他認為,新冠疫情可能會永久性摧毀了大部分原本通過體力勞動賺錢的方式,團隊也開始意識到:

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會從本質上改變人們對「工作」的觀念。

這或許僅僅是 Axie Infinity 在特殊時期帶來的意外成果,也是它與傳統網路遊戲最大的差異——哪怕是玩遊戲,付出的時間與勞動也是資產,依然是個人財富,且可以通過鏈上與鏈下的基建,將價值轉移到現實生活中,而攫取價值的也並不僅僅是提供服務的平台。

將這個視角放大,區塊鏈經濟或許並不僅僅是炒幣,當凝結在勞動上的價值,通過區塊鏈的形式流動起來時,生產關係或將重新被定義。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出處:蜂巢財經 |   原文標題:《鏈遊 Axie Infinity 突然爆火,「邊玩邊賺」照進現實》)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