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不少加密貨幣創業人士都被新加坡表面對這塊產業的開放態度吸引,如今的他們卻發現,要在這個城市國家合法經營是極為困難的事情。

根據新加坡監管機構的最新數據,在申請提供「數位支付代幣服務執照許可」的 170 家企業中,有超過 100 家企業已被拒絕或撤回申請,還有更多家面臨不確定性的未來,儘管在豁免挨罰的情況下營運,但在申請執照獲准的過程中面臨低迷情緒。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在 9 月初要求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停止向新加坡居民提供服務。幣安新加坡唯一的附屬企業 Binance Asia Services  上周也宣布撤回在當地營運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執照申請,並關閉在新加坡的交易平台,消息頓時震驚幣圈,不少人更深怕僅剩的數十家業者是否也將面臨類似命運?

對此,幣安回應澄清,「我們在新加坡撤回許可證申請的決定是出於戰略和商業目的。 最近,幣安對新加坡當地受監管的交易所 HGX 進行了大金額的投資,因此 Binance Asia Services 沒有必要去重複申請這一許可證。」

同時,總部設在杜拜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Bitxmi 是出現在「取消營運豁免的 103 家公司實體清單」之列,該公司執行長 Sanjay Jain 表示,公司是在 2018 年底成立於新加坡,但一直無法成功取得執照,「我們無法在新加坡營運。雖然有辦公室,但就那樣了,只留有一個人處理會計和法律問題」。

新加坡在 1 月引進執照制度,被視為是建立加密貨幣產業的一大步,也讓新加坡與競相成為亞洲金融中心的香港形成鮮明對比,因為後者對加密貨幣企業採取較懷疑的立場。

新加坡金管局發言人表示,當局支持力用區塊鏈技術創新,但也明白箇中風險。這位發言人表示:

由於加密貨幣交易的速度和跨境本質,加密貨幣可能被濫用於洗錢、恐怖分子融資或多重融資。新加坡的數位支付代幣服務提供業者必須遵守減輕這類風險的要求,包括有必要進行合適的客戶查核調查、定期查帳,並且監控和回報可疑交易。

區塊鏈公司 Ripple 亞太政策主任 Rahul Advani 表示,新加坡對數位資產的立場,讓該國成為在加密貨幣領域最先進和最成熟的國家之一,有助於促進這個新興產業的發展和創新。

競相在新加坡成立並運作的加密貨幣業者領域範圍各不同,包括從交易比特幣、以太幣等加密貨幣的平台;到尋求投入數位資產投資組合的投資管理業者與金融顧問業者;乃至協助公司客戶接受加密貨幣支付的企業對企業組織。

在新加坡實施執照制度前在該國營運的企業會獲得豁免權,直到他們執照申請的審查結果出爐。新加坡高級部長 Tharman Shanmugaratnam 在 7 月向議會表示,當時有 90 家公司在這類豁免下運營。

但到了 12 月 14 日,新加坡金管會的網頁數據顯示,這類獲得豁免的公司已經減少至約 70 家。

迄今只有東南亞最大銀行星展銀行集團旗下的星展唯高達證券(DBS Vickers Securities)、數位支付新創業者 FOMO Pay 和澳洲提供加密貨幣交易服務的 Independent Reserve 等三家業者已被新加坡金管會的網站列為已獲執照的實體。

至於營運加密貨幣交易所平台的 Coinhako 和支付公司 TripleA 這兩家公司已經宣布,他們已取得能夠營運的必要准許。

有些平台認為,執照申請核准的過程不透明,不過日本媒體報導其中一些被拒絕核發執照的企業,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能力或基礎設施來符合新加坡金管局設立的高標準,藉此防範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