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Intelligencer》Jen Wieczner

編譯:《星球日報》Moni

Mike Novogratz 曾經是一名資深傳統對沖基金經理,但他獲得真正成功反而是在進入加密貨幣行業後,作為區塊鏈投資公司 Galaxy Digital 執行長,Mike Novogratz 在這一領域建立了自己的聲譽和口碑。

當這位億萬富翁被問及最感興趣的東西時,Mike Novogratz 曾直言不諱地說 LUNA 是他最喜歡的代幣。2022 年 1 月,當 LUNA 的價格飆升至 100 美元時,Mike Novogratz 更是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在自己胳膊上紋了一個對月嚎叫的狼紋身以表達興奮之情。

然而,誰又能想到,短短半年時間不到,LUNA 就上演了一幕「史詩級歸零」,500 億美元市值瞬間蒸發。而作為 LUNA 曾經的超級粉絲,Mike Novogratz 在談到這次崩盤事件時難掩沮喪之情,更不想提起為 LUNA 站台的過往。不過,這裡也要公平地說一句,在去年加密貨幣暴漲時,Mike Novogratz 的確有提醒過加密新貴們要謹慎行事,並建議他們可以適當地拿出一部分資金來購買房產,而不要在加密貨幣市場傾囊而出。

不僅僅是 LUNA,事實上,席捲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下跌潮讓 Galaxy Digital 損失慘重,當然,Mike Novogratz 本人也未能倖免於難,隨著加密貨幣市場上演大屠殺,Mike Novogratz 淨資產也大幅縮水。

另外,在這場崩盤潮中,DeFi 也是受影響最嚴重的一個垂直領域,比如加密貨幣借貸平台 Celsius 就是其中之一,該公司在遭遇嚴重財務危機後,因擔心資金流動性不足而暫停了所有的提款、交易和帳戶之間的轉帳服務。

毫不誇張地說,2022 年這場崩盤導致大量加密貨幣基金傷亡慘重,並逐漸波及到整個行業,這不禁讓人們想起了 2008 年金融危機對華爾街造成的影響,歷史彷彿就在眼前重演。

正如開篇所提,Mike Novogratz 曾是一名資深的對沖基金經理,在華爾街摸爬滾打了那麼久,對於這種局面再熟悉不過了,但他仍然坦言這次的暴跌非常出乎意料,而且在此期間也承擔了太多風險。在最近接受的一次採訪中,Mike Novogratz 深刻反思了這次經歷的事件,儘管難掩失落的情緒,但他並沒有喪失信心,坦言要吸取經驗教訓,為下一次牛市做足準備。

問:許多人都會馬後砲地說「我們告訴過你加密貨幣就是一場騙局。」但事實真是這樣嗎?

答:不得不說,看待事物還得要客觀。如果在新冠疫情剛開始爆發時你購買了 Zoom 的股票或是比特幣,那麼到今天為止你通過比特幣賺的錢就已經翻倍了,然而 Zoom 卻會讓你一無所獲。我想也許這就是人們所難以理解的地方。事實上,對於許多資產類別我們都希望能通過投機來獲取利益,但首先要學會分清良莠,不要因噎廢食,當我們想要丟掉某些不想要的東西時,切記不要失去了它身上具有價值的那部分。

因此我認為,作為一種宏觀資產,比特幣是不會消失的, Web 3 也不會消失。相反在未來,我們將在元宇宙中花費更多的時間,平台也將會繼續出售數位資產,而要想讓數位資產具有價值,那麼它們必須是獨一無二的,而這又必須建立在區塊鏈基礎上。

既然這樣,那麼對加密生態系統的爭議還存在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因為這是個非常了不起的機制,一旦你擁有了某個生態系統中的代幣,通過同樣購買該代幣的人你就可以獲得收益,而這些處於同一個生態系統的人就相當於組成了一個部落。

如今,我深受一些生態系統的喜愛,同時又被某些生態系統所討厭,原因就是我會對這些生態系統評頭論足,一旦我不看好某個生態系統時,他們對我們的敵對情緒就產生了。因此,直到今天,我還是會因為表達出自己的真實想法而遭受到攻擊。但我依舊堅定地認為,「站隊」是無法影響到長期重大投資決策的。

問:你是如何看待這次加密貨幣崩盤的,是否與過去有所不同——比如 2018 年或 2014 年?你如何理解這一點?

答:就像《美女與野獸》主題曲「Tale as old as time」(古老的傳說),很顯然,我們擁有的這些資產都是帶泡沫的,但當它崩盤時,你總是會發現人們加上了各種奇奇怪怪且數量不少的槓桿。而即便你知道許多人都加了槓桿,但當崩盤時仍然不願相信那些人其實就是賭博的事實。

我希望 6 月份的加密貨幣市場崩盤已經是最糟糕的情況,而且,如果我知道接下來兩個季度通貨膨脹問題可能會更加嚴重,那麼對加密貨幣肯定會更有信心。但是,如果你有賣單,這意味著很可能會拋售,此前以太幣已經降至 890 美元,比特幣降至 17,900 美元,我認為加密貨幣的風險相對並不大,我們很可能會有大蕭條,但對於加密貨幣來說,這並不可怕,反而是宏觀經濟,比如股市不太有利。

問:你覺得加密貨幣並不糟糕?為什麼會有這種結論?

答:我並不是說加密貨幣不糟糕,但是加密貨幣也需要暫停一下。我們知道,拉動加密貨幣行業前進的「馬車」是比特幣,在加密寒冬裡,比特幣仍是唯一稀缺的東西。聯準會必須要放緩印鈔速度,因為如果不這麼做,經濟增長就會放緩,我們知道現在美國依然存在通貨膨脹壓力,加密貨幣市場會出現下跌,比特幣也會下跌,但加密貨幣產業裡的許多其他垂直領域正在發展。

 

問:你現在仍然擔心加密貨幣嗎?我們知道,最近幣圈的一些黑天鵝事件引發了漣漪效應,比如三箭資本,似乎他們已經崩潰並產生了更廣泛的效應。

答:我認為人們至少了解事情發生的狀況,時間會解決這些問題,他們要麼破產,要麼被賣出。就像 2008 年之後一樣,在金融行業裡,我們雷曼的索賠、對沖基金及其資產被收購,類似的情況也會在加密貨幣行業發生。

但是,每個人最大的擔心可能是穩定幣 USDT 是否會崩潰,我現在能說的是,大家不必多慮,出於許多不同的原因,USDT 還算非常穩定(儘管他們沒有我們想要的那麼多的透明度– 畢竟每個人都希望獲得更多透明度)。但是,我希望 USDT 至少能提供 90-100% 的流動性保證,雖然這不意味著你會遭遇強制清算,但可能引發市場恐懼,也就是我們在 6 月份所看到的。

問:Coinbase 最近好像也有麻煩了,人們一直擔心該公司可能會破產,你認為這對加密貨幣行業也是一種威脅嗎?

答:Coinbase 資產負債表上有很多現金,但他們的支出也很多。因此,我的猜測是 Coinbase 執行長 Brian Armstrong 將在接下來將在未來一兩個季度大幅降低支出,他們有一個很好的品牌。不過,我認為 Coinbase 現在正面臨一個最糟糕的問題:一些傳統大財團想要併購他們。在我看來,Coinbase 就像是加密貨幣行業的「基礎資產」,所以我不認為他們有被併購的意願,而是會繼續嘗試獨立運營,但是,倘若加密寒冬持續時間太長、太殘酷,那麼會有人介入並收購他們。

問:這次加密貨幣市場崩潰的可怕之處在於,一些已經倒閉的公司或協議在業界受到了高度重視。當然有 Luna,還有 Celsius,一家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公司,為消費者提供相對慷慨的利息支付,但這次崩盤在你的意料之中嗎?

答:相對而言,我更擔心宏觀環境。我希望比特幣能保持在 3 萬到 5 萬美元之間,Galaxy Digital 沒有投資任何像 Celsius 這樣的信貸協議,雖然之前投資了他們的競爭對手 BlockFi ,但早在一年多前我們就退出了,因為我並不看好這種商業模式。當然,Galaxy Digital 有時會扮演大型投資者的角色,比如在 Terra 上,但其實提前縮減了持有量——這是我們在大多數情況下所做的事情。

事後來看,比如 Luna,根本不能像 Anchor 那樣為人們提供 18% 的利息,在他們拓展其他用例之前,他們的生態系統發展得太快了,而這就是問題所在。我認為,這是加密貨幣行業的一次教訓。此前牛市的時候,印鈔機開始運轉,一切都在上漲。棒球卡、美酒、手表和科技股的投機熱潮也發生在加密領域,我認為現在投機狂熱基本上已經結束了。

問:DeFi 也結束了嗎?這次市場崩潰是否會引起人們更多質疑?

答:在某種程度上,監管當局會介入,Celsius 和 BlockFi 就像是投資者投入資金的黑匣子,但他們其實並不是區塊鏈去中心化金融系統,投資者不知道槓桿作用是什麼,除非你在幕後。你也不知道他們的資產負債不匹配、短期借貸和長期借貸的問題,這就是你在市場上猝死的原因。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 2008 年的歐洲銀行、雷曼兄弟、美林這樣的金融服務公司身上,他們在牛市中採取了過高的槓桿率,自認為是天才,最後大家都知道是什麼結局。

但是,Luna 和 Terra 有點不同,它們是完全透明的。只是當市場暴跌時,穩定幣的錨定機制無法承受壓力,和傳統金融不同,去中心化金融系統 DeFi 是透明的。大體上,DeFi 借貸系統已經開始發揮作用,比如 Compound 、Aave 、MakerDAO 和 Uniswap 等項目,只是在加密貨幣熊市期間,他們的資產會少很多。

問:那麼,Galaxy Digital 這次經歷的 Luna 事件、以及市場崩潰是否會改變你未來的投資方式?

答:市場會給我評價的,Galaxy Digital 其實表現得不錯,如果你回顧一下 2022 年,我們出售了一些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從桌上拿走了很多籌碼,但也留下了很多籌碼。如果我足夠聰明,我會拋售更多,拿走更多籌碼,但作為一個交易者,很難對自己不苛刻。如果你在這一行待了 30 年,肯定不想輸。

但我認為,Galaxy Digital 已經套現了很多,之前我們分析過,聯準會將變得咄咄逼人,所以決定從桌上拿走籌碼,但回頭看,我們其實應該更積極的套現。

問:如果你做空,似乎是一個賺錢的好時機。你是已經做空了,還是在考慮做空?

答:Galaxy Digital 從來沒有純做空過,否則現在我臉上會有更燦爛的笑容。投資者相信我們,給我們投資,是為了做多加密貨幣,讓我們成為優秀的風險管理者,正如我之前所說的,我希望熊市時間不要太長,儘管我們確實拋售了很多。

我敢肯定,有一些人在通過做空賺了很多很多錢,我可以做空 Coinbase,也可以做空期貨——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這一點,但 Galaxy Digital 只會使用這些工具來對沖我們的業務。

問:有沒有什麼東西會讓你避而遠之?比如質押 ETH 或者算法穩定幣,比如現在價值基本歸零的 Terra 代幣?

答:老實說,Galaxy Digital 從未真正參與過算法穩定幣,我們圍觀但沒有參與。我們不是在賭 ETH,但我確實認為,質押 ETH 將是一筆大生意。所以我的感覺是,Galaxy Digital 未來將從事這項業務。

你可以把加密貨幣總市值看做是這個行業的 GDP,目前該指標數字大約是 1  兆美元,我認為這個行業的 GDP 至少為 2 兆美元,所以我們應該會反彈到 2  兆美元水平,但需要一些時間,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新高點將遠遠超過舊高點。

問:所以,你認為現在有點像加密貨幣衰退期?

答:是的,加密貨幣市場正在衰退,其他經濟體也將陷入衰退。

問:那你認為會有多嚴重,持續多久?

答:我希望自己手上有個預測未來的水晶球,但並沒有,我的直覺是衰退期將持續 18 個月,當然也可能更短一點,因為我覺得聯準會在秋季之前不會暫停升息。

問:你認為現在的加密貨幣危機是誰造成的?

答:你可以責怪聯準會,你可以責怪新冠疫情,當然,這些都是都是玩笑話,這些因素只是讓泡沫更快地散開。實際上,問題的根本是很多人利用了太多的槓桿,他們正在遭受巨大的痛苦。去年,BlockFi 以 50 億美元的估值籌集資金,Celsius 估值超過 30 億美元,但現在,那些利用太多槓桿的人已經付出了代價。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星球日報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