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Jason Choi,Spartan Group 前合夥人

原文來源:Twitter

編譯:Moni,Odaily 星球日報

針對《紐約時報》今日發布的一篇 SBF “洗地文”,前 Spartan Group 合夥人、資深加密從業者 Jason Choi 在社交媒體上以數十條推文分享了自己作為親歷者的所知道的一切,他表示無法接受《紐約時報》的歪曲報導,他在 FTX  誕生之前就認識 SBF,見證了 FTX 的興衰,因此希望向眾人講述,究竟發生了什麼。

翻譯整理如下:

對於 Alameda 和 FTX 的故事,簡單來說,可以總結為一句話:SBF 賭性很強。實際上,他們做的每一個重大決定都與使用更多槓桿有關——欺騙性募集資金,金融工程,以及最終徹頭徹尾的欺詐。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1 月,當時規模還很小的對沖基金 Alameda Research  開始向投資者募資,承諾 “無風險的高回報”。據推測(據我所知),他們擁有 500 萬美元的股本,但試圖以 15% 的年利率借入 2 億美元來從事未來的做市。

2019 年 7 月是 FTX 計劃推出的時間,他們於 2019 年 8 月宣布完成 80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幾家基金參投。(注:本輪融資由 Proof of Capital、Consensus Lab、FBG、Galois Capita 等參投),在一份投資者備忘錄中,“Alameda & FTX” 被標註為有風險,因為 SBF 要同時兼顧這兩家公司。消息人士告訴我,之所以推出 FTX,是因為當時 Alameda 很難融資,所以說,FTX 可能只是為了方便 Alameda 融資的一個 “副產品”。

早期,Alameda 有一個 FTX 專屬 API 密鑰,可以比其他用戶更快訪問交易,這幾乎是一個 “公開的秘密”。2019 年 9 月左右,據稱 Alameda 試圖攻擊 Binance 期貨平台,但遭到重挫,這也許是 Binance 和 FTX 不和的開始。

隨著 FTX 的持續增長,他們對資本的胃口越來越大,在 “DeFi 熱潮” 期間,他們在 Solana  鏈上創建了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Serum  。之後,FTX 開始參與多個 Serum/Solana 生態項目,比如 FIDA、MAPS、Oxygen   Protocol 等,這些項目都在短時間內推出了代幣。

據消息人士稱,運營 Serum 的其實都是 FTX 員工,一些 Serum 生態系統項目雖然對外宣傳被視為第三方項目,但實際上都是內部孵化/運營的。

FTX 為什麼要這樣做?實際上,那個時候(2020 年冬季)Alameda/FTX 內部發生了一些變化,Alameda 放棄了 Delta 中性策略,因為它們的優勢被侵蝕,不得不開始在大量槓桿作用下擴大風險敞口。Serum 等代幣資產很可能被用作抵押品以實現上述槓桿作用,流通量交易和價格很容易被 Alameda 和 FTX 人為操縱並用它們來填充資產負債表。

舉個例子——假設 Alameda 用 200 萬美元以 1000 萬美元的 “完全稀釋估值”(代幣價格* 將發行的代幣總數)資助一個半孵化項目。FTX 隨後在其交易所上架該代幣,但僅將總代幣的 1% 投放市場,Alameda 可以用幾百萬美元來支撐價格,以創造一個 “假的” 完全稀釋的估值,比如 10 億美元。突然之間,200 萬美元在*紙上*變成了 2 億美元。

通過這樣做,Alameda 創造了一個龐大且多元化的資產負債表的幻覺,然後就可以藉貸來為他們的 “定向賭注” 提供資金。其實,當時已經有人發現了這個問題,但卻受到欺凌和威脅,SBF 本人也對此保持沉默。

總而言之,正如流出的 FTX 資產負債表所示,Alameda 很快創造了數億美元的虛假流動性和股權價值,但即便如此,相比於 FTT 還是相形見絀。

Serum 和 FTT 在 FTX 上可能是唯二能用做抵押品的代幣,這很可能是 Alameda/FTX 造成數十億美元漏洞的原因:Alameda 承諾以非流動性抵押品借錢來融資,隨著今年市場下跌,這些押金被追繳,導致 FTX 用戶資金被盜(或被他們拿來救火)。

這意味著,FTX 的流動儲備金額可能低於用戶存款,當然,如果時間足夠,這個漏洞很或許是可控的,但 CZ 披露了這一事實,繼而引發 FTX 擠兌。

由於這一切都在幕後醞釀,SBF 正在積極推動主流合法性並建立監管護城河…… 確保 FTX 和 FTT 股權價值可以被區別對待。在此過程中,SBF 不得不加大宣傳推廣力度,所以我們看到了 FTX 宣布以 1.35 億美元冠名 NBA 邁阿密熱火隊球場、SBF 也成為了美國總統拜登的第二大捐助者、甚至想參與進 Elon Musk 收購 Twitter 的交易中。

時間來到 2022 年 1 月,幾輪融資交易將 FTX 的估值推高到了 320 億美元,吸引了紅杉資本 、淡馬錫、Paradigm  參投。在此背景下,SBF 也在嘗試推動政策轉型,別忘了 SBF 的父母都是斯坦福法律系教授,而且和美國民主黨有著密切的聯繫。

2022 年 10 月,FTX 提出了一項監管草案《數字資產行業標準》,如果該草案通過,那麼 FTX 將受益頗豐。(需要注意的是,Alameda 聯席 CEO Sam Trabucco 於 2022 年 8 月突然離職,當時沒有受到太大關注,但其實背後水很深。)

一個月後,FTX 競標 Voyage,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其實很可能為了救助大量持有 FTT 的人,以防止他們拋售 FTT。

當時的 SBF 還非常咄咄逼人,甚至嘲笑自己可以隨意進出華盛頓,而趙長鵬卻不行,但他之後刪除了相關推文。

很快,Coindesk 發布了一篇有關 Alameda 資產負債表的文章,指出其 146 億美元資產中有很大一部分是 FTX 團隊本身發行的——鯊魚聞到了血腥味。

2022 年 11 月 6 日,趙長鵬宣布清算幣安 持有的全部 FTT 資產,當時價值高達 5.84 億美元。可笑的是,當時 Alameda 剩下的另一位聯席 CEO Caroline 宣布要以 22 美元的價格向趙長鵬購買 FTT,此舉弄巧成拙,引發猜測 FTT 實際清算價格低於 22 美元。市場在恐慌中做出反應。截至 2022 年 11 月 7 日,根據 Nansen  數據顯示,價值約 4.5 億美元的穩定幣在 7 天內離開了 FTX——一場擠兌開始了。

不久之後,SBF 公開聲稱 FTX 不投資客戶資產,而且有足夠的資金來兌付所有提款,但他隨後刪除了這一推文。可是,雖然提款被凍結,但 Alameda 仍然能夠從交易所抽走資金。當被問到為什麼時,Caroline 狡辯說是 FTX US,再次弄巧成拙,反而讓人們意識到母公司 FTX 肯定出現了流動性問題。

已被 SBF 刪除的推文之一

2022 年 11 月 8 日,FTX 凍結提款。11 月 9 日,FTX 宣布可能被 Binance 收購。11 月 10 日,Binance 宣布放棄收購。

不久之後,FTX 似乎恢復了提款(注:當時其錢包被檢測到有少量資產流出),但有人猜測內部人士正在套現,並將他們的提款與其他巴哈馬用戶混在一起。2022 年 11 月 11 日,孫宇晨宣布推出一項合作安排,允許 FTX 的部分用戶通過與該項目相關的資產在波場上提取資金。

到目前為止,FTX 官方和 SBF 從未回答有關巴哈馬取款以及內部人員是否套現的問題。

宣布破產後,取款終於暫停了,然而數以億計的資金已經從 FTX 中流出。

2022 年 11 月 14 日,在短暫的沉默之後,SBF 開始發布 “字母推文”(What Happpened)來嘲諷公眾。加密投資者 @ercwl 透露 SBF 很可能使用這些推文來愚弄旨在檢測被刪除的推文的機器人,但目前尚未得到證實,且不太可能。

根據來自 FTX 的內部消息人士透露,整個只有 4-5 名高級管理人員知道 FTX 真實情況,這些人分別是:SBF、Caroline Ellison、Gary Wang、Ramnik Arora、Constance Wang、Nishad Singh,但有些人否認了。(註:區塊客就這部分翻譯對原文進行了編輯,並引用 Jason Choi 的推文作參考, 如下)

還有很多有趣的事實——比如 SBF 所謂的 “興奮劑成癮”、“辦公室狂歡”——但與那些試圖了解真相的人無關,但也許《紐約時報》會非常喜歡這些八卦內容。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