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社群的核心開發人員 Gregory Maxwell 在卸任 Blockstream 技術長職務後,重新專注於程式編寫。

正如他的離職信中所說,因為比特幣已不再有當初「重大投資不足」的問題,如今的開發者社群已更大更活躍,因此 Maxwell 在 2018 年將投入比特幣智能合約的研究。

「整個比特幣行業已經成熟了很多,今天的 Bitcoin Core 已經獲得許多組織的支持,與此同時,現在的志願者開發社群已經比之前更大更活躍。」Maxwell 在信中表示。

Maxwell 在 1 月中旬發表了一篇關於「Taproot」的論文,這篇文章中的概念加強了比特幣智能合約提案「MAST(Merkelized Abstract Syntax Trees)」的隱私性。在「Taproot」幾天之後,Maxwell 又發布了名為「Graftroot」的提案,進一步改進了 MAST。

MAST 是比特幣核心開發者 Johnson Lau 在 2016 年正式提出的改善方案,結合了 P2SH 和 Merkle Trees 兩種技術,用以壓縮比特幣腳本的大小,因此強化了智能合約的靈活性、可擴展性和隱私。

對於自己的研究成果,Maxwell 表示:

我希望每一筆交易最終都能使用這些工具,至少在某些方面使用。它們是一個漸進式的改進,已或多或少加強了隱私和效率,它們取代或改進了 MAST 這樣的技術。

這些成果也獲得社群的好評,閃電網路創造者 Tadge Dryja 在推特上半開玩笑地讚揚 Maxwell:

「Taproot」真是惱人的聰明。我應該是完全可以想到這個的啊,但可惜我沒有、其他人也沒有,好吧 Greg 想到了。

Taproot 和 Graftroot 的作用

要理解 MAST,可以從比特幣的常見範例著手──多重簽名,也就是在特定數量用戶的批准下,比特幣交易才會執行,例如 5 人之中 3 人簽名批准。在這種類型的交易中可能出現的問題是,某一方丟失了用來簽名的私鑰,或只是決定完全不簽名,那麼這筆錢就可能變得無法花用。

MAST 允許用戶添加額外的條件,以便更有效地處理交易,從而解決上述問題。例如增加時間限制,如果多重簽名資金在 10 年之後沒有被花費,那麼交易可被設置為不再需要多個簽名。 MAST 的特色就在於它可以將所有邏輯有效地整合到一個交易中,也就是智能合約的概念。

而 Maxwell 的「Taproot」和「Graftroot」方案則是更進一步提升了這些交易的隱私性。

在他看來,MAST 的問題在於,每個 MAST 交易看起來都不同於普通交易,這會對隱私造成危害,因為查看比特幣公開帳本的人理論上可以收集哪些交易正在使用 MAST。

Taproot 讓多重簽名的 MAST 交易看起來與其他交易一樣,從而提高了隱私性。根據 Maxwell 的說法,這兩個提案都使得智能合約「更容易實施、更節省費用、更具隱私」。

Maxwell 表示,只要 Taproot 和 Graftroot 獲得開發人員和社群的認可,它們可以與 MAST 進行無痛整合。同時他可能還會推出「未來簽名系統更新」,這是他參與的另一個項目。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來源:coinde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