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客曾做過李笑來的專題《深入中國幣圈系列】我不是幣神〔一〕李笑來 (上集)(下集)》,贊否兩極的中國幣圈大佬曾是位補習班老師,也是位出版作家。笑來「老師」不是虛名,近來他也為「割韭菜」之罵名出了本書–《韭菜的自我修養》,即使它有著戲謔的書名,但內容著實的在講述如何脫離被收割的投資心法,或許脫離罵名的方式就是讓韭菜不再出現。

這週,笑來老師在其 40 萬粉絲群的微博發表了《這些年我看到的所謂區塊鏈……》一文,在今日比特幣跌破六千、比特幣現金分岔之亂回顧起來特別有感。

比特幣已經有實際應用

2018 年的幣市暴跌讓眾人驚呼比特幣可能又將死亡,加上近來的硬分岔之亂,偽中本聰甚至放話要讓比特幣跌回 1,000 美元。經濟學家 Tyler Cowen 也直言,比特幣應拿出真本事,表示應拿出其實用價值。

李笑來則是認為比特幣早已是個成功具有應用價值的產物,他寫道:

  • 現在,已然運行了十年以上的比特幣系統,可以不再被當作「實驗」處理了,我認為它很成功。
  • 一個建立在新型電子帳簿技術之上的電子現金系統,它的應用是什麼呢?轉帳,是這種現金幾乎唯一的功能,那麼轉帳也是這種現金的唯一應用…… 不是嗎?

他也強調,在全球出現的大量交易所就是比特幣最顯見的應用場景。他表示:

交易所,在我看來,其實是比特幣最大的應用,也是轉帳這個唯一應用的延伸而已。

再者,比特幣的分佈式帳本可以作為一個只可讀、寫的低成本全球數據庫,只是人們因無利可圖,不想用罷了。

利益導致的分岔

李笑來認為的確需要更好的比特幣,但硬分岔卻不是必要。開發者在升級議題需要嚴謹長遠地計畫,然而李笑來認為比特幣的「利益攸關者」:礦機製造商、屯幣者,對升級議題卻是相當急迫的。他表示:

他們有升級軟件的強烈動機 —— 不管他們的解決方案是否真的靠譜,看到問題就想馬上解決,是所有利益攸關者的本性。

李笑來表示,這也因此出現了分歧、分岔,不過比特幣還是比特幣,至於其他出現的東西,也只是為了利益攸關者的目的。

這一點,我們可以從比特幣現金的出現,直到近來這個比特幣的分岔幣又再次分岔的事件有所感覺。

你認為的比特幣、以太坊是什麼?

李笑來表示,他不覺得以太坊是山寨幣,因其確實具創新,而且實際解決的問題。

以太坊的企圖心較比特幣大,不侷限在一個帳本,而是想成為分佈式的計算機– 一個圖靈完備的分佈化作業系統。

不過,以太坊的智能合約簡單來說,就是將程式碼寫入一個不可算改的帳本中,它可以執行但不能輕易改動,這樣概念是有其應用侷限性的。李笑來以編寫德州撲克遊戲為例,解釋智能合約只能確保雙方不會作弊,但無法保證在程式碼透明的情況下,雙方不互相知道手裡的牌,這一點在執行上是困難的。

李笑來表示:

不可篡改的數據庫,並非適用於所有的場景;那麼不可篡改的程序代碼呢?同樣並非適用於所有場景,這很容易理解吧?比特幣讓我們擁有了「可信帳簿」; 以太坊讓我們擁有了「可信代碼」

他也提及 EOS ,認為比以太坊的野心更大,但仍是無法脫離分佈式作業系統難以與外界溝通的侷限。EOS 所提出的 DPOS 共識機制,在紓解擴容問題的同時,也同時暴露風險,究竟可不可行還需要時間考驗。

對區塊鏈的妄想並不現實

李笑來點出評價區塊鏈技術很重要的觀念:搞清楚目的與手段。

他表示:

一個電子帳簿系統或者技術,與「去中心化」的關係究竟是什麼呢?不可篡改、去中介,是目的;使用「分佈式技術」,或者「去中心化方式」,只是實現這個目的的手段。 目的和手段,哪個是重點呢?很顯然,目的才是重點,不是嗎?

然而,許多人過分強調了區塊鏈的偉大、去中心化的壯烈,事實上有許多其他方案都能達到上述目的,例如:DAG 或 TEE 的電子帳簿系統,認清真實需求才是重點。

最後他說道,「不可篡改的數據庫」無論手段是不是區塊鏈,都是一項大趨勢,是拼起「大數據」、「共享經濟」、「物聯網」的重要拼圖。

OKEx 創辦人徐明星也曾表示,未來可能不存在區塊鏈產業這個說法,因為這項技術會成為很多行業的支柱和必需品,是另一種意義和形態上的小程式。

圖片來源: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Wade

Wade  

區塊客文字奴工,期望有天區塊鏈能真實給予社會公開、公平的機會。致力於不撰寫「谷歌翻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