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

法定數位貨幣近期頻頻出現在中國官方表態中。

8 月 21 日,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微信公眾號發布兩篇有關數位貨幣的文章,一、是發表於 2018 年 1 月,由副行長範一飛對央行數位貨幣提出的幾點考慮,二、是中國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 8 月 10 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關於數位貨幣的演講。

這是法定數位貨幣本月至少第四次在官方表態中「露臉」。8 月 2 日,中國央行在 2019 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上表示,將「加快推進法定數數位貨幣的研發步伐」;8 月 10 日,穆長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稱,「中國央行數位貨幣可以說是呼之欲出了」;8 月 18 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提到「支持在深圳開展數位貨幣研究」等創新應用。

實際上,中國央行數位貨幣研究所旗下公司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一直在招兵買馬,8 月初又掛出招聘區塊鏈研發工程師和研究員的信息。

中國央行數位貨幣如何運營?

範一飛:應採用雙層運營體系

中國央行副行長范一飛在文中表示,數位人民幣應採用雙層運營體系。

他表示,大國發行央行數位貨幣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中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各地區經濟發展、資源禀賦和人口受教育程度差異較大,在設計和運營央行數位貨幣過程中,要充分考慮系統、制度設計所面臨的多樣性和復雜性。

「單層運營體系,是人民銀行直接對公眾發行數位貨幣。而人民銀行先把數位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這就屬於雙層運營體系。」穆長春在演講中也對雙層運營體系做了解釋。「中央銀行-商業機構」的雙層運營模式有諸多好處。範一飛分析稱,該模式不改變流通中貨幣的債權債務關係,不改變現有貨幣投放體系和二元賬戶結構,不會構成對商業銀行存款貨幣的競爭,不會增加商業銀行對同業拆借市場的依賴,不會影響商業銀行的放貸能力,也就不會導致「金融脫媒」現象。同時,由於不影響現有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會強化壓力環境下的順週期效應,且能提升支付便捷性和安全性,還具有央行背書的信用優勢。

範一飛表示,為保持央行數位貨幣的屬性,實現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管理目標,中國的央行數位貨幣雙層運營體系應不同於各種代幣的去中心化發行模式。第一,因為央行數位貨幣仍然是中央銀行對社會公眾的負債,其債權債務關係並未隨著貨幣形態而改變,因而仍必須保證央行在投放過程中的中心地位。第二,需要保證並加強央行的宏觀審慎與貨幣政策調控職能。第三,不改變二元帳戶體系,保持原有貨幣政策傳導方式。第四,為避免運營機構超發貨幣,需要有相應安排實現央行對數位貨幣投放的追踪和監管。

「不過,這裡所說的中心化運營模式與傳統電子支付工具也有所不同。電子支付工具的資金轉移必須通過帳戶完成,採用的是帳戶緊耦合方式。央行數位貨幣則應基於帳戶鬆耦合形式,使交易環節對帳戶的依賴程度大為降低。」範一飛表示,這樣,既可和現金一樣易於流通,又能實現可控匿名。央行數位貨幣持有人可直接將其應用於各種場景,有利於人民幣流通和國際化。另外,如果沒有交易第三方匿名,會洩露個人信息和隱私;但如果允許實現完全的第三方匿名,會助長犯罪,如逃稅、恐怖融資和洗錢等犯罪行為。所以為取得平衡,必須實現可控匿名,只對央行披露交易數據。在鬆耦合賬戶體系下,可要求運營機構每日將交易數據異步傳輸至央行,既便於央行掌握必要的數據以確保審慎管理和反洗錢等監管目標得以實現,也能減輕商業機構的系統負擔。

中國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表示,全球都知道數位貨幣是大勢。其實中國央行 5 年前就開始研究,從數位貨幣入手,包括區塊鏈在內,發揮數位經濟的積極作用。

法定數位貨幣如何定位?

範一飛:現階段的央行數位貨幣設計應注重 M0 替代,而不是 M1、M2 替代

範一飛在上述文章中表示,中國現階段的央行數位貨幣設計應注重 M0 替代,而不是 M1、M2 替代。這是因為 M1、M2 現在已經實現了電子化、數位化。因為它本來就是基於現有的商業銀行帳戶體系,所以沒有再用數位貨幣進行數位化的必要。

中國央行官微發布的另一篇文章中,中國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也談到,央行數位貨幣是對 M0 的替代,所以對於現鈔是不計付利息的,不會引發金融脫媒,也不會對現有的實體經濟產生大的衝擊。

此前在 7 月 8 日舉辦的數位金融開放研究計劃啟動儀式暨首屆學術研討會上,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曾透露,國務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數位貨幣的研發,目前中國央行正在組織市場機構從事相應工作。

王信表示,央行貨幣的數位化有助於優化央行貨幣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貨幣地位和貨幣政策有效性。央行數位貨幣可以成為一種計息資產,滿足持有者對安全資產的儲備需求,也可成為銀行存款利率的下限。還可成為新的貨幣政策工具。同時,央行可通過調整央行數位貨幣利率,影響銀行存貸款利率,同時有助於打破零利率下限。

中國西南財經大學普惠金融與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文認為,央行的數位貨幣應該可以算是基礎貨幣的補充。

哪個城市可能 “首吃螃蟹”?

中共中央、國務院:支持在深圳開展數位貨幣研究等創新應用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央行從 2014 年就成立了專門的研究團隊,對數位貨幣發行和業務運行框架、數位貨幣的關鍵技術、發行流通環境、面臨的法律問題等進行了深入研究。2017 年 1 月,中國央行在深圳正式成立數位貨幣研究所;2018 年 9 月,該研究所搭建了貿易金融區塊鏈平台。

近期除中國央行多次發聲外,「支持在深圳開展數位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還被寫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裡。

陳文認為,深圳作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國家對其提出了打造數位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的要求。一方面中國央行數位貨幣採取「雙級投放」體系,明確不預設技術路線,充分調動市場力量,通過競爭來實現系統優化,共同開發、共同運行,而深圳擁有騰訊、華為、中興等中國最頂尖的技術類企業,同時擁有中國為數最多的區塊鏈創新企業,在調動市場力量探索數位貨幣技術路線方面具有強大的競爭優勢;同時數位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的建設也為央行數位貨幣的實際應用提供了廣闊的場景想像空間,有利於在試點應用中不斷完善央行數位貨幣的設計、投放、追踪和監管思路。綜合比較國內主流一線城市的現有條件,深圳最有可能成為首個試點城市。而深圳也可能通過數位貨幣試點,在打造全國乃至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方面取得巨大進步。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錶示,應該說深圳在改革開放過程中發展出來很多產業,聚集了像華為等一大批在高新技術、互聯網、通訊等領域的高科技企業,代表新一代研發技術的基礎,同時又是金融中心,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有基礎又有相應的能力來展開金融和技術相結合的研究和探索。

目前是否具備發行法定數位貨幣的條件?

穆長春:目前是屬於一個賽馬狀態,是市場競爭選優的過程

根據查詢國家知識產品專利系統,截至 2019 年 8 月 21 日,央行數位貨幣研究所申請了設計數位貨幣的專利共 74 項。

多位專家對記者表示,央行在數位貨幣領域的研究速度非常快,目前技術上也具備落地條件。

黃震表示,實際上央行發行數位貨幣的想法,在周小川任中國央行行長時就已部署且成立了數位貨幣研究所,具備了基本條件。

黃震稱,目前中國的區塊鏈企業的技術應該說在全球還是有一定的優勢。一個是專利申請數和技術世界領先,同時,區塊鏈落地項目很多,比如說基於票據鏈在金融領域的應用等,現在中國的區塊鏈技術的優勢和製度的落後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穆長春表示,「目前是屬於一個賽馬狀態,幾家指定運營機構採取不同的技術路線做 DC/EP(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的研發,誰的路線好,誰最終會被老百姓接受、被市場接受,誰就會跑贏比賽。所以這是市場競爭選優的過程。」

針對目前央行發行法定數位貨幣的難點,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武長海表示,目前要發行數位化人民幣,面臨以下三大挑戰:一、是技術問題;二、是人民幣資本項下不能自由流動;三、是利用數位貨幣進行違法犯罪等

原文:火星財經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