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數位貨幣浪潮席捲全球,中國人民銀行(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本月稍早出席活動時表示,該行自 2014 年便開始投入研究央行數位貨幣(CBDC),歷經 5 年的籌備,「現在可以說是呼之欲出了」。儘管中國央行至今並未發布相關白皮書,很多技術細節也有待披露,但此議題已吸引各國金融圈內外關注的目光,且眾人對此評價褒貶不一,各國政府面對 CBDC 的態度可想而知也是南轅北轍。

幣安研究院:更全面控制整個社會經濟活動

近日,幣安研究院就在一份研究報告中表示,中國央行數位貨幣很可能是一個雙層系統。第一層將連接中國人民銀行與商業銀行,進行數位貨幣發行和贖回;第二層則將連接這些商業銀行、一般公眾以及零售市場,存取款的運作方式與現有系統大致相同。

報告指出,更重要的一點是,「民眾也可在免用銀行帳戶的情況下,將 CBDC 轉移給他人」,儘管官方表示,這項設計的目標是為提供一定程度的用戶匿名性、促進相當於現金的周轉率、並推動人民幣的流通和國際化,但這卻引起研究員的質疑。

根據中國 CBDC 早於 2018 年的原型版本,系統會在每次交易 CBDC 之時創建一個新的數據串,而當中就含有每個所有者的信息。對此,報告指出,「有別於匿名幣,中央當局可搜集使用者信息,最終,使用者身份可能會跟各自的數位錢包聯係在一起,因此,它完全是非匿名的」。

幣安研究院最後總結道,若是這項計畫能成功推行,中國央行將因此掌握更完整的信息以實施貨幣政策,也就對整個社會經濟活動進行更全面的控制。

Circle 執行長:或可藉此「繞過」西方銀行體系

加密貨幣支付公司 Circle 執行長 Jeremy Allaire 則是認為,美國在法定數位貨幣的發展上已落後中國,而這可能會為中國大小型企業創造先機,更有可能「在短期內可以通過直接結算來繞過傳統的西方銀行體系」。

他如是說,「數位人民幣可以運行在網路軟體平台上,確實為中國和中國企業創造先機… 並繞過西方銀行體系。」

與此同時,Circle 也正密切關注中國的數位貨幣發展,從全球金融形勢來看,Allaire 認為推出數位人民幣是合乎邏輯的,因為中國正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和「一帶一路」倡議,以求擴大中國在貿易上的影響力,而數位貨幣是實現這一目標的「必經之路」。

中國銀行前副行長王永利:落地仍面臨 3 大挑戰

中國銀行前副行長王永利早前在《新浪財經》專欄中評論道,「數位人民幣要落地面臨著 3 大挑戰:如何兌換、如何保存和使用、如何與電子貨幣協調運行」。

王永利指出,按照目前中國央行披露的說法,CBDC 將注重 M0(現金)替代,而不是 M1、M2(其中的存款)的替代;並將採用雙層運營體系。他反問道,如果數位貨幣運行效率和成本確實優於電子貨幣(銀行存款),人們願意更多地持有數位貨幣,但其現金不夠怎麼辦?是否允許其將銀行存款轉換成數位貨幣?如果允許人們用銀行存款兌換數位貨幣,那就會出現對 M1、M2 中存款的替代。但如果不允許,嚴格限定只能用現金兌換數位貨幣。

王永利提到,個人或單位在使用數位貨幣時,同樣需要載體,如手機二維碼與掃碼器、臉譜掃描與識別,那麼,中國 CBDC 該如何保存和使用?數位貨幣是需要開發新的信息載體,還是使用銀行卡或支付寶、微信支付一樣使用手機或人臉識別等信息載體?若專門開發一套新的數位貨幣體系,與現行的電子貨幣體系到底有多大改進?

最後,數字貨幣如何與電子貨幣協調運行,王永利指出,數位貨幣與電子貨幣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必須盡快推出 CBDC ?僅僅替代現金,而不是替代所有貨幣的數位貨幣,其實際作用和價值有多大?最後,最突出的問題就是,中國 CBDC 將如何控制使用範圍與總量規模,才能不對存款形成衝擊,又能充分發揮效益?

台灣央行過去總以「各國尚未發行」回應呼籲

儘管台灣央行並未就中國 CBDC 發表任何評論,但台灣央行曾於去年初發文表示,「正在研究 CBDC 優缺點,尚未進入評估發行與否的階段」。

台灣央行副總裁楊金龍當時曾言,「各國不會貿然實施,目前尚未有央行發行法定數位貨幣」,以此來回應「台灣應跟上時代」的呼籲,而這也是 2016 年張善政任行政院長時交代央行「研究」後,央行首次公開提出 17 頁有關 CBDC 的簡報。

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去年初,楊金龍從技術、政策、法制以及經濟社會問題分析指出,法定數位貨幣須能與實體經濟連結,若是廣泛運用在大眾的日常生活中,將可能取代法定貨幣,準備金供需、貨幣乘數、貨幣流通速度都可能受影響,最後會影響央行的貨幣政策執行。

楊金龍分析,技術上,法定與數位貨幣須要能接軌,軟硬體要整合,成本效益應謹慎審酌,法定數位貨幣要採用何種技術,也需要研究與測試。政策上,法定數位貨幣如果通過,會衝擊台灣的貨幣需求及貨幣創造機制,為因應貨幣型態結構改變,央行要詳細評估數位貨幣發行對金融穩定、貨幣政策以及金融監理的影響。法制面來看,法定數位貨幣為新形態資產,須由國家法律賦予債務清償效力,並顧及隱私保護,及訂定發行管理事項、交易與清算作業相關規定。

成本上,發行法定數位貨幣需要投入龐大費用,央行也須同時管理數位與實體貨幣,成本負擔反而增加,有鑑於此,未來法定數位貨幣要達到一定經濟規模,才可以發揮效益、降低交易成本。


不想錯過區塊客即時新聞與精彩活動,請加 Line: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妹 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