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gon 法庭(Aragon Court)已經正式啟動。對於 Aragon 來說,這是向其宏大的去中心化組織治理模型邁進的關鍵一步,同時,也是一次重要的去中心化治理實驗。而在這其中,Aragon One 為之設計了一個關鍵要素:Aragon 協議 (Aragon Agreements),它是一份鏈下合約,一份由「人」執行的合約 (因此我們不難理解 Aragon 法庭存在的意義)。

在 Aragon 構建的去中心化組織治理模型中,Aragon 協議彌補了智能合約的「不足之處」,或者說無法實現的操作,通過「人治」與「自治」的融合互補來實現 Aragon 宏大的目標。其使用門檻和實施難度還不得而知,但它對去中心化組織治理,尤其是大型組織及商業組織治理的思考和探索卻值得我們學習和研究。

 

隨著近 200 名陪審員加入 Aragon 法庭,其第一個任期將於 2 月 10 日開始,我們希望向大家介紹 Aragon One 的計劃,以說明 Aragon 法庭 (Aragon Court) 如何通過 Aragon 協議改變使用 Aragon 組織的體驗。

Aragon 協議通過 Aragon 法庭來允許 Aragon 組織從豐富的主觀條款和條件中獲益,這些條款和條件要么無法在智能合約中體現,要么如果寫入智能合約便會導致組織變得臃腫而緩慢。

協議是先前我們所介紹的提案協議的概括,它允許組織對組織中允許的提案類型持有主觀規則。

協議通過允許主觀文本來治理可在組織中執行的任何動作(包括但不限於提案)從而使其更進一步。

管理一個傳統實體可以很樂觀地進行,因為通常會有社會資本作為支撐,或者,如果有人非法行事,比如打電話給銀行要求恢復交易或將某人告上法庭,那里至少有提供追索權的可信機構。

例如,即使公司裡有很多人可以從公司的銀行賬戶轉賬 (技術上稱為「許可」),但鑑於法律和社會後果,非法轉賬的風險微乎其微。這些威懾可以很好地防止不良行為,因此管理者可以信任並授權成員自行事務處理,從而使組織更為靈活和高效。

而管理一個 DAO 則必須悲觀地進行,並有充分的理由使用它,因為在和具有偽匿名成員的開放組織打交道時,無法涉及社會資本 (冷錢包可以通過 DAO token 控制帳戶),而且極少甚至根本沒有不當行為的追索權 (交易通常無法恢復,法律追索幾乎不可能)。

協議是一種賦予成員特殊權限的方式,它讓使用 Aragon 組織的體驗類似於管理傳統實體,但同時保留了主權數字組織的優勢。

 組織將可以為不同的角色組創建不同的協議 (例如:token 持有人提交提案、成員擔任管理人、技術成員升級智能合約)。基於 Aragon 法庭的訂閱模式,組織需要根據協議向 Aragon 法庭支付少量且固定的費用,購買 Aragon 法庭的使用權以便對訴訟是否合法提出質疑。這樣就可以建立一個安全的法庭,即使組織很少製造糾紛,因為參與者知道法庭會公平解決糾紛(而且也沒有不當行為的動機),陪審員也能獲得可觀的回報。

 協議有可能讓加密原生組織 (沒有法律實體,沒有 KYC) 從每次運營都需要大量管理費用的悲觀組織轉而成為樂觀組織,同時保護利益相關者的利益,這是在他們的 Aragon 協議中共同定義的。

 Aragon 法庭將對違反協議的行為起到威懾作用,並鼓勵協議明確允許的行為。

一種新的 DAO 交互模型

迄今為止,所有去中心化治理實驗的一個共同特徵是選民投票率低,這也是批評者的普遍目標。加密世界的用戶體驗仍處於萌芽狀態,加上就算批准一個無關緊要的提案都需要似乎無休止的投票,使得在 DAO 中投票的體驗還很不為快。

 這些摩擦導致了 DAO 運行中的一種常見模式,在這種模式中,一個人或一個小團體通過鼓動大多數提案並從 token 持有者那里拉票來推動組織前進。我們可以在迄今為止最為成功的 DAO 中看到這種模式,比如:Moloch 的 Ameen,Saint Fame 的 Jacob,以及 LexDAO 的 Ross。

 這種模式不一定就是糟糕的,因為他們沒有明確地擁有任何特殊權力,任何其他成員都可以站出來將組織引向不同的方向。而協議則允許這些 “軟” 領導人在組織中執行低風險或合理無爭議的行為,而不需要所有像徵性股東的多數投票。

 Aragon 協議為 DAO 打開了一扇全新的交互模式之門,組織利益相關者將精力集中於製定方向和規則這些不太頻繁但更為關鍵的決策上,而將具體的執行操作授權給參與者代表 DAO 更有效地執行,如此一來,在日常工作中組織利益相關者便不再需要花費寶貴的時間去關注那些繁瑣的日常治理。

 通過協議,利益相關者在保持其主權的同時,大大降低了 DAO 執行層面的長尾消耗。

延遲抵押執行

從更高的層面來說,Aragon 協議是一組不可計算的規則和條件,用於定義組織交互是否合法。鑑於智能合約無法核實這些條件,因此需要人為監督來標記非法行為,並需要一個爭端解決機制 (Aragon 法庭) 來最終決定是否應該允許採取行動並懲罰不良行為者。

 創建協議時,組織可以決定協議簽署人能夠執行的動作集,和如何執行這些動作的主觀規則以及需要執行的安全性參數,例如執行前的時間延遲、提交非法任務後多長時間接受懲罰,以及簽署人必須抵押多少才能參與其中。

 組織還可以決定誰可以優先簽署協議,這可以通過允許任何人簽署協議,或持有一定數量組織 token 的賬戶和實體的白名單來實現。在用戶體驗方面,大多數人只會在簽署和終止協議時與協議交互,除非他們執行的動作遭遇挑戰。另外,一旦他們簽署了協議,他們就可以像往常一樣使用組織,除非他們正在執行大量的動作,否則他們並不需要頻繁地抵押。

 當某人簽署協議時,他們會被自動授予一組權限,可以在協議約束之前的時間內執行這些權限(它們有足夠的抵押來支持其動作),但仍然需要首先簽署協議所需的條件(即擁有一定數量的組織 token)。

 然後,協議簽署人將能夠將這些動作提交到他們的隊列中,並在安全延遲期過後有序地安排執行它們。

 當任務進入隊列期,觀察員可以向他們認為違反已簽署協議的行為提出質疑。在這一點上,提議者和挑戰者將有機會就罰款和是否應該執行該動作達成和解,如果他們在一定時間內沒有達成和解,爭端將升級至 Aragon 法庭,由該法庭決定是否應實施訴訟,以及由誰接受處罰。

 即使一項動作已經執行,很難或不可能恢復,協議簽署人同樣可以通過與挑戰者達成和解或由法院裁決來懲罰他們,這使得可信實體的延遲時間極短甚至沒有延遲,同時如果他們執行惡意動作,則仍有一定的追索權。

利益相關者在爭議期的主權

一個組織所執行的動作從長尾效應來看也許並無爭議,但難免其中一小部分存在有爭議,並會對組織的未來和方向產生很大的影響。

 因此這些決定不能由一個單獨的執行人作出,即使根據協議採取的行動在技術上是合法的。

 協議允許有權限的實體 (即投票實例) 否決隊列中的任何動作,並在一定範圍內削減提交該動作的人,而無需提請法庭。

 這就允許利益相關者通過影響有爭議的決定來維護他們的主權,這些決定會影響組織的發展,與此同時,他們不必為小型日常事物做決策。

超越延遲,使治理完全脫鏈

協議還可以更進一步,允許利益相關者採用完全鏈下的方式管理組織,而無需使用錢包、私鑰或是在日常操作中籤署信息或交易。

有人可能會反駁,鏈下治理早已實現了,而且發展相當迅速,Ideation、debating 以及 whipping 已經完全實現了鏈下,而且是任何治理系統中最重要的活動。

隨機加密觀察:我在 Telegram 進行了兩個 DAO 協作投票的實驗,投票發生得太快了(在幾個小時內或有時<1 小時),我甚至跟不上節奏。雖然只有兩個 DAO 作為參考,但我仍然對決策的速度感到驚訝。

整個過程唯一發生在鏈上的部分是計票和批准後的動作執行。

協議通過將投票記錄移至鏈下從而進一步擴展了這一點,組織可以採用已經在進行辯論的相同工具來收集共識標準,例如 Telegram 民意調查、Discourse 點贊,或者任何其他機制。

一旦某位成員或預言機看到某個動作有足夠多的支持,他們便可以將其提交到鏈上執行,其他執行人可能會對該動作提出質疑 (因為該決定並未遵循協議中規定的程序,或者沒有足夠的支持來執行該決定) 並向法院提供證據以阻止該行為,進而嚴懲造事者。

直接從正在進行對話和討論的工具 (Telegram、Discourse) 中收集共識將極大地改善用戶體驗,並幫助組織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前進。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加入 區塊客 Messenger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