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點

  • 本報告採用一種全新方法審視 coinbase 交易中的地址,量化 礦工的持幣量和活動 。這種方法改進了以前跟踪礦工支出的研究,之前的研究嘗試無意中衡量的是礦池經營者的活動,而不是礦工的行為。
  • 比特幣產量減半之前的這一年中,伴隨幣價從近年來的低谷回暖,礦工累積的比特幣數量又增加了 31.8 萬枚比特幣。
  • 隨著礦工的供應量逐漸減少,其地址的淨資金流穩定下來,礦工對比特幣網絡的影響似乎較小。
  • 即將發布的 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4.8 版本將提供 礦工資金流和供應量指標 。

礦工與市場

礦工除了在保護網絡安全方面發揮的作用外,還對比特幣的市場動態產生深遠影響。因為他們可以接收新發行的比特幣而不是購買比特幣,所以礦工自然是 資產的淨賣方 。礦工的運營費用(主要是電費和租金)主要以法幣計價,而其收入則以比特幣體現,進一步增強了這一影響。

新功能利用與這些地址互動的帳戶數據(先前無法獲得)來檢查礦工的活動,評估其驅動因素和支出影響。

鏈上數據表明,礦工對網絡的影響 正在逐漸減小 ,但他們仍然是比特幣生態系統中的關鍵參與者,擁有大量資金。為了幫助我們的讀者了解這些影響因素,  Coin Metrics 在即將發布的 Network Data Pro 4.8 版本中提供了與礦工相關的廣泛數據。使用此數據,該功能發現礦工所持有的比特幣供應量通常 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 ,而進出礦工和礦池的資金流因網絡的連續減半而受到抑制。

簡述比特幣供應

要計算礦工資金流,我們首先匯總所有從 coinbase 交易(注:coinbase 交易是區塊中的第一個交易,是一種可以由礦工創建的獨特類型的比特幣交易,礦工使用它來收取其工作的區塊獎勵,礦工收取的任何其他交易費也在此交易中發送)中收到付款的地址,並將其標記為 首次轉帳 (0-hop) 地址。然後,將該組中的所有地址以及已從該組中某個地址接收了付款的地址標記為 二次轉帳(1-hop) 地址。

由於礦池錢包的通常架構是礦池最早獲得區塊中的獎勵,然後才將其分配給礦工,因此,0-hop 地址通常代表 礦池 ,而 1-hop 地址通常代表 礦工 。由此可以看出,現有試圖從 0-hop 地址支出習慣推斷出礦工行為的系統在理論上是不健全的,因此無法準確衡量礦工的意圖。相反,它們衡量的是 礦池經營者 的活動。

當然要承認,單純基於 coinbase 交易中的距離標記礦工和礦池是一種不完善的技術。將這一方法論應用於評估比特幣早期網絡很奏效,在早期網絡中,個人挖礦和另類礦池模式更受歡迎。由於第一家礦池 Slush Pool 在 2010 年 12 月挖出了其第一個區塊,因此,特別是該日期之前的測量值僅供參考。此外,尚未從 0-hop 地址接收資金的礦工地址不會被標記出來。儘管如此,這種啟發式方法代表了對當前最新技術水平的 重大改進 ,應該能準確地捕捉廣泛的趨勢。

礦工,尤其是那些在網絡初期活躍的礦工,控制著 大量的比特幣 。在整個比特幣網絡的歷史記錄中,0-hop 和 1-hop 地址所擁有的比特幣總數量總體上一直呈下降趨勢。2019 年下半年和 2020 年上半年(即產量減半前一年),這一趨勢發生了重大逆轉,礦工從谷底到高峰累積了 38.3 萬枚比特幣  。這種影響主要限於 1-hop 地址,而 0-hop 供應量大致保持不變。因此這種積累的大部分不會被以前的估算技術檢測到。

礦工

在圖中可見,礦工持有的供應量出現了幾次跳躍。這些尖峰通常是由擁有大量餘額的地址挖出的第一個區塊,或與先前標記的 0-hop 地址進行的第一次交互引起的。這些尖峰中最突出的發生在 2012 年 8 月 16 日,當時持有 超過 50 萬枚比特幣的巨鯨 獲得了 194256 區塊的部分 coinbase 獎勵。在今年減半之前,新入局者也是推動礦工控制的供應量走高的原因之一。

礦工

由於通脹原因,從總供應量的角度來看,礦工和礦池所擁有 供應量逐漸減少 的意義甚至更大。這種下降與比特幣供應分散度總體增加的趨勢是一致的。這也與礦池模式的普及趨勢相一致,這一趨勢意味著非挖礦地址越來越不可能被過多標記為 1-hop 地址。

儘管存在這一趨勢,但即使在今天,礦工和礦池仍控制著比特幣總供應量的很大一部分。

礦工

分析礦池和轉帳

這些群體之間的資金往來是另一個強有力的鏈上信號。因為礦池通常是 coinbase 獎勵的直接接收者,所以 0-hop 地址資金流是衡量礦池活動的有用指標。尤其以上述巨鯨的活動為代表出現的幾次尖峰時間。除此之外,自比特幣網絡初期以來,以比特幣計的 0-hop 地址流入和流出都呈 下降趨勢 。

礦工

礦工收入或大筆獎勵收入佔 0-hop 地址流入的大頭。雖然礦工的收入在短期內會因費用和挖出區塊數量的波動而變化,但在各個時期它都相對穩定。

礦工

儘管流入和流出高度相關,但流出卻更加不穩定,因為它不是由協議規定支持的,而且礦工可以選擇何時從礦池的錢包中提取資金。兩種資金流的減少明顯體現了 2016 年和 2020 年產量減半的影響。自 2020 年減半以來, 流入的價值 通常超過流出的價值,這是歷史常態的逆轉。

礦工

分析礦工資金

儘管 0-hop 地址資金流對於跟踪礦池運營商的付款很有用,但在當今的標準錢包架構中,它們並不代表礦工自己進行的轉帳。在大多數礦池中,區塊獎勵是由 礦池運營商 控制的地址接收的,該運營商會託管資金,直到以預定的時間間隔向礦工付款或選擇提取代幣。

在礦池挖礦模式下,來自 coinbase 交易的 0-hop 地址的資金流更接近 礦工的支出 。這份報告是最早嘗試分析 1-hop 地址資金流的研究之一。由於研究對像地址的數量更多、缺乏底層支持以及資金流動速度快,這些資金流比 0-hop 地址對應資金流大得多,而且波動性更大。

礦工

為了分析比特幣網絡初期的資金流(當時礦池還沒有成為主流挖礦模式),0-hop 地址資金流可能是更合適的工具。即使在今天,1-hop 地址資金流也只是 礦工活動的近似值 ,因為礦池的錢包結構各不相同,並且這些資金流中可能錯誤地包含交易所地址。不過總的來說,這一研究模型代表了當今網絡條件下對礦工支出更全面的觀察。

像 0-hop 地址資金流一樣,1-hop 地址流入和流出也密切相關。由於區塊獎勵僅代表 1-hop 地址流入量的一小部分,因此流入和流出都非常不穩定,因此比特幣產量減半對這類資金流的影響 並不明顯 。

礦工

在過去約一年時間內,礦工地址的流入和流出呈現輕度上升,顯示活躍程度增加。因為淨資金流大致保持穩定,波動性整體下降,活躍程度增強並不會反映為對網絡的影響增加。

流入與流出之間的緊密聯繫表明,礦工總體上傾向於將擁有的比特幣立即移出其地址。鑑於衍生品市場和法幣貸款人通常需要代幣託管,因此這些資金流並不排除礦工 使用金融工具對沖 其對比特幣價格的風險敞口。但是,劍橋大學第三次全球加密資產基準研究的調查數據表明,這些金融工具的 採用率很低 ,礦工主要依靠持有和出售比特幣將其風險水平控制在期望程度。如此高的交易額似乎表明礦工是活躍的市場參與者,習慣性地賣出多數新收到的比特幣。

美元計價的影響

由於礦工的支出、利潤和損失均 以美元計價 ,因此以美元價值衡量礦工的資金流非常有用。由於 0-hop 地址資金流主要由區塊獎勵組成,因此其美元價值曲線與 礦工收入曲線 非常相似。

礦工

由於同樣與比特幣價格掛鉤,以美元計價的礦工資金流與礦池資金流(後者規模更大)相似。與礦池資金流不同的是,礦工資金流一直 呈上升趨勢 ,2019 年末甚至短暫超過了 2017 年比特幣歷史高點時期的水準。這表明,以美元計算,整個網絡中的礦工活動覆蓋面更廣。

礦工

綜合考量

單獨來看, 地址資金的流入和流出 對於衡量礦工參與的經濟活動量很有用。

在比特幣網絡多數時間的歷史記錄中,來自 0-hop 地址的淨資金流一直略為負值,這些地址的支出通常高過收入。儘管網絡初期的淨資金流波動較大,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其波動性已逐漸降低,這可能是由於 比特幣產量減半 的原因。

礦工

近年來,0-hop 地址的淨資金流波動仍在繼續減少。在過去的幾個月中,淨資金流的歷史負值出現了逆轉,自最近一次減半以來, 流入量略大於流出量 。

礦工

1-hop 地址的淨資金流比 0-hop 的資金流波動更大。像 0-hop 地址淨資金流一樣,1-hop 地址的淨資金流通常為負。這些資金流也經歷了波動性的逐漸減弱,表明礦工 對流動性的影響逐漸減小 。

礦工

我們另一個分析資金流的工具是 礦工持有的比特幣庫存水平 變化或 MRI,它是礦工流出與礦工流入的比率。0-hop 地址 MRI 可用於衡量礦工是否將資金存入礦池錢包(低於 100% 比例)或提取資金(比例高於 100%)。

由於 0-hop 地址資金流與礦工收入密切相關,因此在比特幣網絡的多數歷史時段中,MRI 都保持在 接近 100% 的水平。該指標的波動性已隨著 0-hop 地址流出波動性的減弱而逐漸降低。

礦工

與 0-hop 地址 MRI 相比,從 1-hop 地址 MRI 可以更準確地了解礦工的支出習慣與收入之間的關係。在比特幣網絡的整個歷史記錄中,1-hop 地址資金流保持相對平穩,並且連續兩次減半減少了發行量,1-hop 地址 MRI 呈現突飛猛進的升高。由於 1-hop 地址的支出約比礦工的收入 高一個數量級 ,因此 1-hop 地址 MRI 在整個網絡歷史中的很多時間都達到了數千百分點的水準。

礦工

下一步的想法和行動

礦工持幣量 和 淨轉讓量 等鏈上指標顯示,礦工對比特幣網絡的影響正在逐漸減弱。儘管如此,他們仍然貢獻了大量活動,並控制著比特幣總供應量的很大一部分。一些指標,例如總資金流 ,也暗示以美元和比特幣計價的礦工活動都在增加。

作為比特幣發行僅有的直接接收者,礦工和礦池對網絡還有著也不太容易量化的影響,本文概述的指標僅能觸及 礦工行為的表層 。未來我們希望分析從礦工到交易所的比特幣資金流,這能更直接地衡量其對市場的影響。我們還希望評估礦工地址所保持的活躍供應量,這將有助於過濾掉比特幣網絡初期丟失的比特幣,並考慮到各個礦池的 不同錢包結構 ,從而最終對礦工的行為進行更細緻的評估。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撰文:Karim Helmy、 Coin Metrics  |  編譯:Perry Wang)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Avatar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