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創下 34,778 美元的價格新高紀錄,雖然讓許多投資人驗證「猛牛」趨勢,但散戶大致並未參與這波漲勢。

比特幣上一波頻創歷史新高,是在 2017 年的多頭走勢期間,當時創下約 19,783 美元的高峰。就連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主流媒體都注意到,當前的這波漲勢和上一回大大不同。因此,值得探討這一波上漲的因素。

比特幣 2017 年的多頭走勢據信是由散戶推動,當時散戶投機押注新興的比特幣市場,並且透過 ICO 熱潮押注其他較小市值的加密貨幣。

當時,在南韓、日本與中國的千百萬「散戶大軍」是市場主力。IG 集團首席市場策略師 Chris Weston 當時在《華爾街日報》指出,散戶大軍為當年超過 1,300% 的漲幅提供動力。

隨著華爾街機構投資者加入,以美元計價的比特幣交易大增

在 2020 年,投資者的組成分布大幅變化。在第一波多頭走勢大致維持靜觀其變的機構投資者,這一回反倒成了比特幣大漲的主力。

這些機構投資者預期長期持有比特幣部位,不會在短期內出售。他們還湧向比特幣期貨市場,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的比特幣期貨未平倉部位超過 10 億美元,這些投資者還利用比特幣強化資產負債表,而非僅抱著現金。

機構投資者以往時常走在投資浪潮前端,但這一回卻是後進者。甚至一開始不看好比特幣的企業人士,都開始進軍比特幣領域。

舉例來說,支付業者 PayPal 去年 10 月宣布其平台上的 2,600 萬家商店將支援加密貨幣交易。用戶現在能在 PayPal 平台買賣並持有比特幣、以太幣、萊特幣與比特幣現金等加密貨幣。

諷刺的是,PayPal 前執行長 Bill Harris 在 2018 年曾警告說,比特幣沒有價值,而且價值將變成零,是場「騙局」。PayPal 的競爭同業 Square 已在大規模買進比特幣。

「股神」、波克夏公司董事長巴菲特先前曾表示華爾街公司先前避開比特幣是因為其急劇波動性,巴菲特甚至稱比特幣充其量是種「老鼠藥」的高風險資產。雖然巴菲特還沒跳入加密貨幣領域,但其他投資大咖已紛紛進場。

從瓊斯(Paul Tudor Jones)到朱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等天王級基金操盤手都看好比特幣,這兩人都盛讚比特幣優於實體黃金。

摩根大通執行長戴蒙(Jamie Dimon)2017 年威脅要把交易比特幣的員工炒魷魚,但該公司現在發布的報告,顯示分析師看漲比特幣。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公司(BlackRock)執行長芬克(Larry Fink)顯然也表示對比特幣有興趣。芬克說:

比特幣引發許多人的關注和想像。這種尚未受到考驗的市場相對很小。

此外,今年率先進入比特幣領域的美國企業人士、MicroStrategy 執行長 Michael Saylor 今年雖大買 4.25 億美元比特幣做為資產負債表多元化的一環,但他在 2013 年也曾表示,比特幣的日子 「屈指可數」

比特幣今昔漲勢的另一大不同是,在 2017 年初,比特幣價格為 1,000 美元,散戶還負擔得起,但在 2020 年年初,比特幣價格為 7,200 美元,貴上許多,而且並不是所有散戶都知道,不必買整枚比特幣,就能入市擁有比特幣資產。

此外,新冠疫情不利個人投資人參與比特幣行情,因為美國高達 6.7% 的失業率、經濟減緩,代表散戶可能沒有多餘的財力能在疫情期間進行投資,原先的投資計畫也可能被打亂。

另外,和 2017 年不同的是,東亞投資人今年用前所未有的速度賣出比特幣。

雖然加密貨幣市場仍可能處於新興階段,但已比 2017 年更為成熟,不再被視為狂野西部。

儘管散戶仍可能猶豫要不要進場,但能夠買進比特幣的管道急遽增加,包括愈來愈多中心化、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線,比特幣 ATM 的購買管道也愈來愈便利。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