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比特幣的愛好者用加密貨幣完成了環遊世界的夢想。然而,比特幣最初的使用者(兼開發者)Hal Finney 則是將這個發明用在一項人類最具野心的任務上:探索未來。

幣圈人士都知道,每年 5 月 25 日是 「比特幣披薩日」,用以紀念 2010 年美國軟體工程師 Laszlo Hanyecz 用 1 萬枚比特幣交換了 2 個披薩,為比特幣用於購買實物寫下首筆紀錄。但世界上第一筆比特幣交易其實比這要早一年多,是 2009 年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和芬尼(Hal Finney)間的一次測試交易。這讓芬尼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收到比特幣的人。

據《CRACKED》報導,芬尼是個真正的「密碼龐克」(Cypherpunk),相信加密學將帶來重大變革。他生前協助創建的免費加密程式 PGP,後來成了許多記者與秘密消息來源聯繫的工具,包括 2013 年揭露美國大規模監控計畫的美國國安局(NSA)前外包雇員史諾登(Edward Snowden)也是使用者。

芬尼雖是早期與中本聰共同開發比特幣的人之一,卻不曾因比特幣而致富,早早便將所持有的比特幣換成了美元—— 畢竟,他是個工程師而不是投資人。

他過早的辭世,也讓他無緣得見如今比特幣的盛況。

芬尼在生命的最後幾年,因罹患「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ALS,俗稱漸凍人)而癱瘓。《WIRED》當時報導了他的情況,一群加密貨幣愛好者向芬尼及其家人捐贈了 25 枚比特幣(今日價值約 140 萬美元)。這筆捐款原本將用來購買可協助芬尼與人交流的溝通設備,但最終,芬尼決定將錢花在另一項比加密貨幣更科幻的科技上:「低溫學」(Cryogenics),也就是人體冷凍保存技術,然後等待未來科技讓「冷凍人」復活。

2014 年 8 月 28 日上午,芬尼在醫院病逝後,軀體被送至「阿爾科生命延續基金」(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這個非營利基金會以研究、教育、推廣及提供人體冷凍技術為宗旨,因保存了美國傳奇棒球手威廉斯(Ted Williams)的遺體而聞名。

不同於加密科技(Crypto Tech),近幾十年來,冷凍科技(Cryo Tech)的發展幾乎未有寸進。除了冷凍過程中冰晶可能會破壞大腦,目前技術也不足以支持人體完好解凍,而且,至今從未曾有人從冷藏中復活過來,許多科學家認為,這實際上不可行。

但芬尼的妻子表示,他人的質疑從不曾阻止芬尼去探索一項令他感興趣的新科技。她說:

他總是對未來滿懷樂觀。他會擁抱每項新的進步、每個新的科技。他享受生活,並充分利用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