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劉思潔

帳戶裡最多時近一千萬人民幣的資產,在短短 3 天之內幾乎歸零。

今年 35 歲的程式設計師郭瑞度過了自己人生中最灰暗的一週。他向公司請了一週假,每天無法入睡,只有在妻子的逼迫下才能吃上一點食物。他時刻盯著手機裡的消息,妄圖在紛繁的消息中看到一絲他所購入的 Luna 代幣可能漲起來的消息,但是數據卻一次次跌破他的預期—— 50 美元、20 美元、1 美元、0.00000112 美元……

這個在加密貨幣市場市值排名最高一度達到第四的「明星幣」,曾經在 2021 年以上百倍的漲幅成就了無數人的財富夢想,又在短短的幾天之內,讓無數帳戶上的數字蒸發。當然,巨大的危機之中也孕育著希望,也有人在這次暴跌中,通過加槓桿做空、在各個交易所和鏈上搬磚、又或是成功抄底而掙得巨款。

伴隨著 Luna 一起暴跌的還有與其相伴相生的算法穩定幣 UST。正是 Luna 和 UST 相互嵌套的模式來保證二者的供需平衡,從而使沒有任何資產作為抵押的 UST 穩定在 1 美元的價格。5 月 8 日,大量 UST 被有預謀地拋售,平衡被打破,UST 與美元脫鉤,許多人用 UST 兌換 Luna 又使得 Luna 暴跌。在恐慌情緒的作用下,人們紛紛拋售手上的 Luna 和 UST,死亡螺旋產生。錨定 1 美元的穩定幣 UST 價格最低時曾達到了 0.03 美元,Luna 的最低價格則到了 0.00000112 美元。

5 月 25 日晚間,Luna 和 UST 背後的 Terra 區塊鏈生態系統在推特宣布,開發者已經投票支持新建一個區塊鏈,並發行新的 Luna 幣。新幣將於 5 月 27 日分配給原有 Luna 幣和 UST 的持有者。5 月 28 日,Luna 2.0 正式上線,但人們對其信心再難重建。

「完美」的項目

這是一個創新,幣圈內的人幾乎都不會去反駁這一觀點。UST 和 Luna 都是 Terra 公鏈上發行的一種代幣,但 Terra 又不僅僅是一條公鏈,圍繞著這條公鏈,衍生出了許多產品,Terra 是一個區塊鏈,一個銀行,一個支付處理機構等。這個由 30 歲的韓國人 Do Kwon 作為聯合創始人創辦的區塊鏈項目,曾被一些圈內人士評價為「將改變主流金融業」。

精通電腦算法,曾經為某區塊鏈項目做過系統搭建和維護的郭瑞,便折服於 Terra 生態的各個項目。他最早接觸到 Terra 是在 2020 年底。彼時 Terra 生態中一個名叫 Mirror Protocol 的項目上線。

「無論是經濟模型的設計、項目的各種激勵方式還是社群治理,這個項目都十分完美。」雖然經歷了資產歸零,聊起 Terra 的項目,郭瑞的言語中仍然流露著由衷的佩服。

Terra 的生態裡,每個項目環環相扣—— Mirror 中鑄造美股合成資產需要用到它發行的穩定幣 UST,Mirror 發展得越好,要用到的 UST 就越多。算法穩定幣 UST 正是 Terra 生態裡的基石,Terra 生態欣欣向榮,有許多優秀的開發者在 Terra 公鏈上搭建自己的區塊鏈項目。郭瑞就是 Terra 生態的擁躉之一。

UST 和 Luna 是一個共生的關係。在創始人 Do Kwon 設計的規則之下,UST 始終可以兌換價值 1 美元的 Luna,而 UST 和 Luna 保持著雙向銷毀和鑄造的關係。郭瑞敏銳地覺察到,因為 Terra 生態穩中向好地發展,人們對於 UST 的需求增加,Luna 的價格也會越來越高。

在項目 Mirror 上,郭瑞掙了三倍的錢。他把這筆錢取出,全部投入到 Luna 投資上。彼時是 2021 年 2 月,Luna 的價格大約是 2 美元一個。出於對於 Terra 的信任,郭瑞會一直加倉 20 美元之下的 Luna。

郭瑞的判斷似乎沒錯——Luna 的價格在今年最高時達到了 119 美元,市值高達 410 億美金。按照 5 月 27 日的數據顯示,中國知名科技公司百度的市值也只為 470 億美金。

而另一個吸引了無數投資者的項目,便是 Terra 項目方推出的一個名為 Anchor 的項目,這個項目相當於一個提供 UST 存貸款業務的銀行。它會為存款者提供高達 20% 的年化利率,吸引了眾多投資者購入 UST 存入 Anchor 項目,吃高額的利息。今年 25 歲的賞金獵人便是其中之一。2021 年底,加密貨幣市場轉熊,他存入了 8 萬美元的 UST,為的是賺取高額利潤。在他看來,把錢存入 Anchor 是在熊市還能掙錢的不多的方式之一。

死亡螺旋

anchor 的收益變化。

實際上,最初他就察覺出了這個項目「資金盤」的味道。他曾在存入 UST 時告訴自己,後面如果出現任何風吹草動,一定立馬把錢撤出。

看似穩定的高利潤之下,是經不起推敲的高風險。大量的 UST 在 Anchor 項目中做理財,並沒有在市場上流動,而因為熊市的到來,Anchor 項目借貸業務的收益並不佳,所以其沒辦法通過自身的造血來實現承諾的 20% 的利率回報。為了維持 Anchor 的運轉,Terra 項目的基金會只能拿備用金來填補利息的空缺。可龐大的利息缺口是一個填不滿的大窟窿,有消息稱,到今年六月,備用金就會被消耗殆盡。

而此次崩盤,正是從 Anchor 項目蔓延開來。熊市來臨,人們覺察到 Anchor 沒辦法再支撐起高利率——首先是大的機構大規模地拋售了 UST,引起了散戶們恐慌,人們開始紛紛把 UST 兌換成 Luna,又使得市場上 Luna 激增,Luna 的價格暴跌。

致命的「缺陷」

5 月 7 日,賞金獵人就收到了預警,此時 UST 的價格是 0.997 美金,看鏈上數據,已經有很多人在拋售 UST 了。但是他並沒有如當時計劃的一樣,立刻把自己的 UST 從 Anchor 項目撤出。同樣是 5 月 7 日清晨 6 點多,郭瑞也接到了朋友的電話,電話那頭朋友告訴郭瑞,UST 脫鉤了。郭瑞看了一眼,發現只脫鉤了千分之五。在他的印像中,UST 與美元脫鉤的事情在他的記憶中曾發生過四次,但最後都平穩度過。

最嚴重的一次是 2021 年 5 月 19 日幣圈的大暴跌。比特幣在這一天內跌去了 34%,更多的競爭幣更跌得慘不忍睹,UST 的價格在當天最低跌落到 0.96 美元。彼時,郭瑞也曾恐慌,但因為對於 Terra 生態的相信,他甚至在恐慌情緒蔓延之時去抄底了一些 UST,然後用這些「打折」的 UST 去購買加倉 Luna。這次危機很快度過,UST 也恢復了錨定美元。

事後,賞金獵人反省過自己為什麼沒有在察覺到危險時行動,「我就是把 UST 看作了穩定幣,覺得它是和美元一樣的,而沒有把它看做風險資產。」

但實際上,UST 和區塊鏈內的其它穩定幣不一樣,它的背後沒有任何資產錨定來維持它的價格穩定在 1 美元。而是通過 UST 與波動極大的 Luna 的掛鉤,用一套機制來實現 UST 和 Luna 的平衡,從而實現 UST 價格的穩定。在這套機制的設計之下,1UST 始終可以兌換價值 1 美元的 Luna,也就是說,如果 1UST 價格不足 1 美元時,1UST 能換取更多的 Luna;而 1UST 的價格高於 1 美元時,同樣價格的 Luna 就能換取更多的 UST。借助於這樣的機制,有無數人在 1UST 不等於 1 美元時去換取 Luna,實現套利。而又因為 UST 和 Luna 是雙向鑄造雙向銷毀的關係,用 1UST 去兌換 1 美元 Luna 時,去兌換的 1UST 就會消失,反之亦然。也正是通過人們的套利行為,維持著 Luna 和 UST 數量的平衡,讓 UST 的價格能維持在 1 美元。

但這個機制有個致命的「缺陷」——不可避免地會陷入死亡螺旋。讓郭瑞印象深刻的 2021 年的「519」脫鉤事件,Luna 就因 UST 的下跌受到了打擊,價格跌至 4.10 美元,比一週前的交易價格下降了 75%。

死亡螺旋一直都存在,只是市場的信心在前幾次脫鉤事件中並沒有完全被擊垮。

賞金獵人覺得,算法穩定幣本身就是一個左腳踩右腳的遊戲,吹了一個大泡泡,這個泡泡一碰就破。當投資者對 Luna 失去信心時,對 UST 的需求也回落。這導致 UST 的價格跌破 1 美元,促使持有人將他們的 UST 換成 Luna。此時,套利機制發生作用,UST 持有者在對 Luna 的需求枯竭時有效地鑄造了更多 Luna,這導致 Luna 的價格進一步下跌。對於 UST 來說,它的價格能夠維持穩定,正是因為 Terra 的各個生態中,對於 UST 有著穩定且巨大的需求。換句話說,和其它波動巨大的加密貨幣一樣,是市場的流動性撐起了 UST 的價格。

經濟環境下行,熊市到來,投資市場的資金量變少,流動性下降,而如果有一點風吹草動,人們恐慌性拋售 Luna 或者 UST,那勢必會陷入無可挽救的死亡螺旋。賞金獵人覺得,暴跌的速度如此迅速,也是因為區塊鏈的公開透明。鏈上所有流動都是透明的,當有風險發生時,所有人都能看見,便會加速擠兌。

5 月 8 日,Terra 因新計劃從資金池裡抽出了 1.5 億個 UST,導致 UST 流動性短暫下降。就在這個時機,大機構們開始了大規模的 UST 拋售計劃,當天就有 20 億美元的 UST 從 Anchor 流出。如此一來,市場上突然出現了大量 UST,供需平衡被打破,造成 UST 的價格開始與美元脫錨。

直到 UST 脫錨到 0.8,郭瑞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當時 Terra 項目方在推特上發文,說基金會已經在準備 recovery plan。推特上顯示,項目方正在談一筆十幾億美元的融資,準備用這個錢來恢復 UST 錨定。但後來,這筆融資並未談妥。而此前項目方動用的 7.5 億美元來幫助 UST 實現穩定也並沒達到效果。

5 月 11 日,Do Kwon 發佈公告表示無法救市,只能依賴套利機制幫助 UST 恢復價格。郭瑞這才意識到,這個項目完了。彼時,他的精神狀態已經十分恍惚。在整個下跌過程中,郭瑞其實有機會逃跑,但他始終相信 Terra 可以渡過這一關。作為 Terra 生態的擁躉,他甚至還參與到了一場拯救 Terra 生態的運動。

網上有一撥叫做 Lunatics 的人,他們算是 Luna 的死忠粉,會用自己手中的 UST 買下大量的被清算的 BLuna(Luna 的抵押衍生品),拿在手中並不賣出,從而減緩 Luna 的拋壓,妄圖阻止死亡螺旋的發生。郭瑞的手上還有 3 萬 UST,他全部拿出來參與了這項運動。

但這樣的操作是杯水車薪,沒有激起半點水花。5 月 13 日,眾多交易所下架 Luna 並暫停交易,Terra 公鏈停機。

火中取栗者

Luna 暴跌的那幾天,郭瑞幾近崩潰的同時也懷抱幻想。他會去過度解讀很多消息,總覺得會有一個外部力量,或潛在的方案來解決這次危機。

看著帳戶裡的資產一點點縮水,為了挽回自己的損失,他拿出了本來已經出逃的十幾萬元去做了波段,但 Luna 的下跌速度太快了,好不容易逃出來的十幾萬元也全部虧了進去。

賞金獵人也在情緒的主導之下做了波段,甚至加槓桿做了合約。第一天做波段掙了 2.5 萬美金,第二天做合約又爆掉了 1.6 萬美金。當看清楚了死亡螺旋的本質後,他選擇了做空,加了五倍的槓桿。但是此時的 Luna 波動性很高,一個 20% 的波動,就讓他爆倉了。

他回憶,進入幣圈這幾年,每次心態的炸裂和虧錢,都是因為加槓桿做了合約,而每次又會在情緒上頭的時候想去做合約,從而陷入死循環。5 月 10 日,他又花了 1 萬元去抄底 Luna,5 月 11 日割肉賣掉,虧損 80%。

當 Luna 的暴跌已經成為大趨勢,投機客們紛紛湧入,進行短線操作,想要在這大趨勢下分得一杯羹。

路明也是加槓桿做合約大軍中的一員。他在一家區塊鏈媒體工作,對圈內的消息很靈通。5 月 11 日,看到 Luna 暴跌,他以 20 美元每個 Luna 的價格買下了 2 萬美金的 Luna。決定做空,是看到創始團隊給出的提案是通過增發 Luna 來保住 UST 後,他判斷在大量增發之下,Luna 的價格肯定會一路下跌,便一直掛著空單。Luna 跌到 0.2 美元時,他判斷應該會迎來一波價格的反彈,便又開了多單,但 Luna 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反彈,反而繼續暴跌。路明爆倉了。

再次回憶起自己加槓桿操作時,路明說自己當時的情緒十分恐慌,在整個操作過程中,他會時常關注各種消息,幻想著有一個外部力量力挽狂瀾,救下 Luna。可是這個力量始終沒有出現,最低時,Luna 跌到了 0.00000112 美元,幾乎歸零。

「這可能是今年幣圈最大的賺錢機會。」賞金獵人說,財富是守恆的,當有人虧錢,就有人賺錢。加槓桿做合約本就是賺的對手盤的錢,此時此刻做空的人虧錢了,相應的做多的人就會賺錢。「二八定律」在幣圈仍然適用,虧錢的是「八」,賺錢的是「二」。

今年 27 歲的大空翼是在這次暴跌中掙到錢的人。大空翼在廣州的十三行檔口做著批發女裝的生意,5 月 10 日,他看朋友圈,得知了 UST 脫鉤的消息。

他迅速去鏈上看了一下 Luna 的發行情況,看到 Luna 一直在增發,他認定 Luna 一定會暴跌。他拿錢去做空,掛了兩倍的空單,一直採取的是滾倉模式,最後賺了 4 萬美金。

大空翼進行合約操作最主要的參考標準就是鏈上的資訊,並不太關注消息面。

5 月 12 日,他又發現幣安和歐易兩個交易所的 Luna 價格存在溢價,大約有十倍利潤,便果斷衝入幣安購買 Luna 後提幣到歐易交易所,希望掙這十倍的差價。可是鏈上的充值已經到位了,交易所的帳戶裡卻遲遲不顯示充值到帳。他在找朋友幫忙後苦苦等到了三個小時,才充值到交易所帳戶,但此時溢價已經消失。

死亡螺旋

左:大空翼做空賺的錢、右:大空翼交易

5 月 13 日,兩個交易所的溢價仍然存在,最高時達到了千倍。當天,幣安的價格最低為 0.0000012 美金,而歐意的價格為 0.0079 美金,因為有著前一天被交易所卡住的經歷,大空翼沒再參與搬磚。但正因為這巨大的差價,大空翼有不少朋友在這一天掙了錢,他認識的一個朋友通過搬磚掙了 200 萬。而在社群裡還流傳著一人用 2000 美金掙得 2500 萬人民幣的交易截圖。

5 月 14 日,Do Kwon 發推特表示自己沒有出售任何 Luna,團隊正在梳理儲備與使用情況,準備新提案幫助 Luna 重建。Luna 從底部暴漲 1000 多倍。大空翼也在市場情緒高漲時,成功抄底,賺了三倍現貨。

做空的,抄底的,在各個交易所搬磚賺差價的,造富的神話又一次在幣圈流傳開來。「我錯失了六百倍。」大空翼後悔自己 5 月 13 日因偷懶沒有參與搬磚掙差價。

信心能重建嗎?

5 月 24 日,由 Terra builder Alliance 發布的關於「建議將現有網絡重命名為 Terra Classic 並重建沒有算法穩定幣的新鏈 Terra」的提案通過。這預示著 Luna 將分配出一條新鏈,而舊的 Luna 將被項目方拋棄。

原先持有 Luna 的用戶,將被空投新的代幣 Luna。在郭瑞看來,Terra2.0 的快速重啟是必然的,因為需要照顧老股東利益,以及通過債轉股償還負債。在他看來,從 Do Kwon 用完儲備金,決定使用流動性解決負債,就注定是這個結果。

5 月 28 日,新的 Luna 上線。在一個老 Luna 持有者的五百人社群中,人們開始討論著等分到了新 Luna 的空投,將迅速賣出新的 Luna。人們對於 Terra 生態的信心已經喪失了。

據 SBS News 報導,韓國金融證券犯罪聯合調查組正式對 Terra 啟動調查,調查對象包括 Terra 聯合創始人 Do Kwon 等 Terra 團隊核心成員。而據韓聯社的相關報導,韓國檢方正在研究是否以「龐氏騙局」相關控罪起訴 Do Kwon。韓國已有 Luna 投資者聯合入禀法院指控 Do Kwon 涉嫌詐欺與非法籌集資金,要求法院扣押其資產。

郭瑞對這次投資失敗進行了一次檢討。他覺得自己低估了系統性風險,缺失了一些交易員所具備的對於消息和市場情緒的敏銳察覺。也因為太信任 Terra 生態,所以沒能及時逃跑。

資產歸零之後,郭瑞對於 Terra 項目背後的基金會 LFG 和創始人 Do Kwon 的表現失望極了,但他並不認為創始團隊有意造成這次崩盤,「創始人和團隊並沒有捲款跑路,也在積極救市,只是項目失敗了。」崩盤之前,Terra 生態的一切都欣欣向榮,原本在五月,Terra 的支付項目也將上線。

FTX 交易所 CEO 評價,如果項目方有充足的備案,Terra 也許能渡過這一劫。但賞金獵人認為,或許算法穩定幣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之前有許多算法穩定幣的項目都失敗了,而在傳統金融領域,死亡螺旋的問題都還沒有找到好的解決方案。

這次失敗讓郭瑞更深刻地理解了「龐氏騙局」的含義。他認為區塊鏈項目大多使用了龐氏設計,龐氏只能短暫用作增長工具,最終需要找到一個非龐氏的穩定盈利模式。而 Terra 沒能找到。

在 Luna 下跌的過程中,區塊鏈媒體從業者龔曉雨身邊有不少的朋友花了少量的資金購買了 Luna,「花幾百美金圖個樂呵」。曾經在加密貨幣市場達到前十的明星幣崩盤,在一些圈內人看來是一件值得被銘記的大事件。

也正是因為暴跌,Luna 出圈了,從底部上漲到最高點近千倍,無數抄底成功的人又掙得了一大筆,微博上有許多幣圈外投資者開始詢問 Luna 如何購買。幣圈小白李詩札在朋友影響下,花 80 美元以 0.00037 美元一個的價格在高點總共購買了 20 多萬個 Luna。買下之後,她也開始幻想,「要是這幣漲回 120 美金一個,這得是多少錢啊?」

當最新的提案通過社群公投之後,曾經的 Luna 將更名為 Lunc,交給社群管理。看到這個消息時,李詩札突然意識到,舊 Luna 再無上漲的可能了,「怎麼可能再漲呢?就算是莊家想要控盤割韭菜,也不會選這種上方套了這麼多人的幣種了,盤拉起來一點就會有人拋,價格拉都拉不上來啊。」此時,李詩札所購買的 Luna 的價格已經攔腰斬斷。

當理性回歸,造富的泡泡被瞬間戳破了。

(除了 Do Kwon 外,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鳳凰 WEEKLY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