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財星》雜誌(Fortune)官網

編譯:《律動 BlockBeats》Kxp

目前,Terra 創辦人 Do Kwon 及其公司 Terraform Labs 已經重新推出了 Terra 2.0 網絡,並搭建了新的區塊鏈及 LUNA 代幣,以此讓 Terra 生態系統重新煥發生機。

針對 LUNA、UST 崩盤事故,加密貨幣交易所龍頭幣安(Binance)執行長趙長鵬(CZ)是少數幾位公開對 Terraform Labs 表示失望的業內意見領袖之一,他表示,即便 Do Kwon 和 Terraform Labs 團隊不做出任何行動,首要任務也應當是保障用戶的利益。不過,幣安仍然會支持 Terra 2.0,即新的 LUNA 代幣,並支援其空投。同時,投資者對其舊版代幣(LUNC)持有量進行了「快照」,以確定 Terra 在新系統中的欠款數額。

對此,許多失去畢生積蓄的投資者卻表示質疑,不理解為什麼幣安還會選擇相信 Do Kwon。一位推特用戶曾感嘆道:「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我還以為 CZ 會致力於維護用戶的利益。」

其他用戶也問過,幣安是否有從 Terra 生態系統的崩潰中獲利,或者 CZ 是否在事情敗露時與 Do Kwon 交談過,而且,據說 Do Kwon 在推出 UST 之前還曾創立過一個失敗的算法穩定幣項目—— Basis Cash。

為了澄清這些問題,CZ 日前接受《財星》雜誌(Fortune)的採訪,並討論了 Terra 的崩盤事件、幣安與 Terraform Labs 和 Do Kwon 之間的關係、為什麼幣安會支持新的 Terra 區塊鏈,以及談到幣安可以在哪些地方做一些改善。具體談話內容如下:

Fortune:在 UST 事件之後,很多用戶認為幣安支持 Terra 新鏈的行為「不負責任」且會造成危害,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CZ:我認為總體而言,這次事件是一場災難,讓許多用戶蒙受了不小的損失,蒸發了大量的價值。可以說,UST 和 Terra 在設計上還存在很多錯誤。

不僅如此,他們在操作上也有失誤,Terraform Labs 團隊沒有做出足夠快的反應。當脫鉤跡像出現時,他們並沒有及時處理,於是便在其崩潰後損失了大約 800 億美元。當時他們試圖使用 30 億美元的儲備來勉強救場,但顯然已經太晚了。

在這次事件中,其他交易平台的創辦人一直保持沉默,這無可厚非,但 Terra 的項目團隊卻不應該保持沉默,而且他們沒有和用戶進行及時的溝通。所以,我認為所有這些事情都出了問題,我也一直在強調這一點。

對於 Do Kwon 的複興計劃,我在一些問題上也表達了自己的擔憂和否定。我認為,他們在很早的時候就拍了一個快照,讓區塊鏈上以及崩盤後的很多交易都受到了影響。然而,時間不能倒退,所以只能選擇性去照顧少數用戶的利益。啟動一個新的區塊鏈,搭建一個分叉,並不能創造價值。

這肯定不是一個理想的情況,但既然社群已經通過投票了,那就證明這是大多數人想要看到的結果,而且,可能也沒有什麼更完美的解決方案了。

我們作為規模最大的交易平台之一,有很多持有這個代幣的用戶,所以肯定需要照顧好他們的利益。在新幣即將取代舊幣的情況下,最好的方法就是為新幣提供流動性,與此同時舊的代幣將變得毫無價值,不再具有任何效用。出於這個原因,我們還是需要支持其銷售,雖然它並不是一個我們想要上市的全新代幣。對此,我們已經做出了風險提示,也給新用戶發送了相應的郵件,但還是有一些用戶想要購買這一代幣,我真的希望他們能了解其中的風險。

5 月 12 日,我們只暫停了 UST 和舊版 LUNA 交易幾個小時,同時 Terra 區塊鏈上的交易也被暫停了。我們當時就在想:如果區塊鏈不再運作,我們暫停交易就能保證我們不會收到很多奇怪的猜測了。

即便如此,我們還是收到了很多用戶的投訴,說如果我們停止流動性的話,他們冒著風險買入的代幣就不能再交易了。所以最後,我們不得不採取中立的立場,為用戶提供風險警示並告知風險。

Fortune:你對這個新的 Terra 鏈有什麼擔憂嗎?擔不擔心 Do Kwon 會推出另一個穩定幣?

CZ:我們可以把新版 LUNA 看作是舊有版本的延續,儘管中間出現了一些問題,但為了保證為用戶提供連續的流動性,我們還是會支持這一新鏈。

如果他們發行新的穩定幣的話,我們將把這個新的穩定幣作為一個全新的項目來看待。我們的上市團隊將對其進行大量的專業性評估,並考慮各處細節。該項目團隊曾經出現的設計漏洞以及在操作上的失誤,都會納入我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我無法做出假設性的決定,但我們一定會極其嚴格。

當然,他們也有可能在錯誤中加以反思,創建出一個更好的項目。很多創辦人都經歷過失敗,我們也會對曾失敗過的團隊所推出的新項目抱以格外謹慎的態度。因此,我們會對各方面進行評估,並嚴格對待這一項目。

Fortune:有很多人猜測幣安是否從中賺取了收益或拋售了任何代幣,我知道你們已經闡述過這個問題,但還是想听聽你的意見。

CZ:這些說法並不准確的,幣安一向非常透明。

作為 Binance Labs 投資的一部分,我們在 2018 年向 Terra 投資了 300 萬美元。當時我們公開的錢包地址上確實收到了一些 LUNA 代幣,但我們實際上從未兌現這 5000 萬 LUNA 代幣。

這與我們大多數的投資非常相似,都是長期而非短期的。我們投資了數百個項目,其中許多項目失敗了,但這就是 VC 投資的風險所在。不過,我們可以持有 10 年、20 年的時間,否則可能會錯過某些滄海遺珠。

所以我們肯定沒有拋售這些 LUNA 幣,也沒有購買 UST,我們做出的所有決定都是為了社群。我們並不是要收回我們的投資,這都屬於我們的沉沒成本。此外,有些人指責我們收取 Terra UST 交易的費用,但對此我並不知情,事後我的團隊告訴我,說我們實際上並沒有收取任何費用。

當此類事件發生時,我的第一反應不是「我們賺了多少?」或「我們虧損了多少?」,而是「我們應該如何保護用戶的利益?」這是因為,作為一個盈利性質的平台,我們要保證自己的可持續性,所以可以管理自己的損失。相比起自己的得失,我們更關心的是用戶,畢竟我們有數以億計的用戶基礎。只要用戶還願意信任我們,我們就沒有太大的顧慮,這就是我目前的想法。

很多事情都是我在事後發現的,而且我們真的沒有賺到錢。目前來看,理論上我們的頭部投資已經損失了 16 億美元,但這也沒多大影響。

Fortune:在聽說 Do Kwon 可能參與了另一個失敗的算法穩定幣項目 Basis Cash 時,你覺得意外嗎?

CZ:我確實感覺很意外,但更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我們的團隊之前竟然不知道這件事。

值得一提的是,我從來沒有和 Do Kwon 有過直接的對話,甚至直到最近都沒有。在投資階段,所有的交流都是我的投資團隊利用高效的內部審查流程完成的。他曾聯繫過其他一些朋友,想要和我直接進行溝通,但因為該項目都是我的投資團隊在處理,我不了解其中的具體細節,所以拒絕了他,甚至沒有參與小組電話會議。一般情況下,這類事務都是交由我們的團隊來處理的。

不過,我也從團隊那裡獲取了最新消息,也一直在關注這一項目。我告訴我的團隊,要和 Terraform Labs 保持溝通,並提出具體要求。我們是他們項目最大的流動性提供者,但 Do Kwon 一直以來的回應都有點慢,並不像其他大多數項目那樣積極。

我們確實有一個共同的朋友,也是他的投資者之一,這位朋友和我說,Do Kwon 想找我單獨談談,但也是被我拒絕了。我相信我的團隊能處理好這個問題,而且也不想再單獨建設一個溝通渠道,由我親自和他溝通。

所以,我對他們之前的失敗項目感到很驚訝,因為我們確實沒有進行過任何溝通,也沒見過他本人。

Fortune:我知道很多加密貨幣項目都進行了匿名或假名處理,而且這不一定是件壞事,但是對於 Do Kwon 這種情況來說,幣安是否覺得應該在評估該項目時設置更多的規程?

CZ:我認為,我們應該開展更為徹底的調查。儘管我們會進行一些背景調查,但並不一定能發現所有問題,比如人們選擇隱藏自己的身份。一些項目的創辦人確實是匿名的,像是比特幣,但這種匿名其實是件好事。不過,我們還是需要多做一些這方面的調查。

由於國家和地域的不同,我們也有不同的背景調查程序,而其中一些程序的效果並不理想。比如說,如果有的人沒有披露自己的身份,我們可能會沒辦法發現,但我確實會要求我們的團隊做好詳盡的調查。

我認為讓我親自參與這個過程沒有任何幫助,就算我和他通過電話,我也不能知道他就是 Basis Cash 的創辦人。在這個產業中,我不是所有人都認識,但大多數人都以為我認識所有人。

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們投資了一百個不同的項目,如果我與他們所有人都進行交談,那將是 100 次會議,而且我仍然有我們自己的業務要經營。我們有相對強大的團隊,一般會選擇好的項目,但偶爾也會有一個這樣的項目出錯。

我確實認為,這一流程應該得到改進,我們也需要吸取很多教訓。但從根本上來說,並不是每一種類型的情況都可以避免。

我們需要加大對散戶的教育力度,提醒他們不要把錢都放到一個籃子裡,這一點非常關鍵。

Fortune:最近 Terra 生態系統面臨多項用戶指控,尤其是來自帳號名為「FatManTerra」的 Twitter 用戶。雖然大多數指控還沒有被證實,但據說韓國當局正在調查 Do Kwon 和 Terraform Labs。幣安對於該團隊日後推出的產品有何前瞻性計劃?

CZ:我確實看到了 FatMan 的 Twitter 推文,內容非常有趣,但我不確定其中的真假。

那則貼文提到了很多的交易平台、人名以及項目,但幸運的是,幣安不在其中。即便如此,我還是有要求我們的團隊調查清楚。在幣安內部,我們有一個調查小組,雖然不是執法部門,但我們掌握了大量的數據。我們還與幾乎每個國家的執法部門開展了密切的合作,在很多情況下,他們會向我們尋求幫助,當我們請求幫助時,他們通常也會幫助我們。我們的團隊中還聘請了許多前執法人員,方便與執法部門進行溝通。

我要求我們的團隊對 FatMan 的這些指控逐一進行調查,並且提醒他們在得出任何結論之後與執法部門共享資訊。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能確認或否認任何指控。

但我們應該幫助社群追踪不良行為,並加以阻止。因此,我們也會做這種類型的分析。

我們將密切關注所有進展,並對其迅速作出回應。同時,我也希望其他參與者,特別是交易平台,也能參與進來。我們平台上有許多不同類型的用戶,需要平衡他們之間的利益關係,所以必須保持絕對的中立與透明。

(週二,在《財星》雜誌與 CZ 交談的第二天,FatManTerra 發布了一則關於 Binance.US(Binance.com 的美國合作夥伴)的貼文,稱該團隊的調查程序和安全措施「薄弱」,並做出了其他指控,幣安拒絕對這些說法發表評論。)

Fortune:幣安也有自己的穩定幣,我知道算法穩定幣與官方貨幣支持的穩定幣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在 UST 崩盤之後,投資者勢必會對投資穩定幣感到猶豫。你認為該領域的投資信心還會恢復嗎?

CZ:我認為好壞參半。一方面,肯定有很多人蒙受了損失;但另一方面,在這一事件之後肯定會有更多的人開始了解,算法穩定幣與官方貨幣支持的穩定幣之間存在巨大區別。目前來看,人們對於法幣支持的穩定幣提出了更多的問題,比如法幣儲備的地點,以及審計相關的問題。

我認為,現在有更多的人了解這一點,並理解其中的區別,這在某些意義上其實是一件好事。同時,我還要強調的是,所有的穩定幣都有風險——實際上,所有的幣種,甚至是法幣都有風險。我們應該做的是,讓人們了解到這些風險,畢竟世界上不存在無風險的投資。

我們必須確保人們了解他們所持有的資產,以便他們能夠做出正確的決定,比如說:如何分散投資、投資多少、持有多少等等。在我看來,金融知識是消費者的最後一道防線。作為產業參與者,特別是作為交易平台,我們確實需要謹慎管理平台上能夠交易的幣種。雖然在這個產業當中,我們非常鼓勵創新,但有時還是會發生這樣糟糕的情況。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MarsBit News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律動 BlockBeats)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