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麟奇

薩爾瓦多一直是貨幣實驗的舞台。2001 年,美元成為該國唯一的法定貨幣。2021 年 6 月 9 日,薩爾瓦多國會正式投票通過比特幣法案,成為世界上首個宣布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國家,一時轟動了整個加密行業乃至傳統金融行業。

現在距離薩爾瓦多國會通過比特幣法案已經有一年的時間,期間該國曾提出建設比特幣城、利用火山地熱能源挖比特幣、發行 10 億美元比特幣債券等一系列計畫。這一年,薩爾瓦多針對比特幣一系列計畫的實際情況如何?比特幣對這個國家又產生了哪些影響?

自上而下的政策

這場國家級的虛擬貨幣實驗,是在 2021 年 6 月拉開序幕的。彼時,薩爾瓦多國會以 62 票贊成、22 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使比特幣成為該國法定貨幣」的法案。年僅 39 歲的薩爾瓦多總統向國會指出:「這項法律的目的是將比特幣規定為不受限制的法定貨幣,賦予比特幣在任何交易中的自由權力和不受限制的控制權,並使任何所有權歸公共或私人、自然人或法人所有。」同年 9 月 7 日,薩爾瓦多總統簽署該法案,比特幣正式與美元一樣,成為該國的法定貨幣。這也是比特幣第一次成為一個國家的法定貨幣。

宣布推行這一政策的總統 Nayib Bukele 與他推行的比特幣一樣,都屬於這個世界的年輕力量。Nayib Bukele 於 2019 年 6 月 1 日宣誓就職,任期 5 年。他是目前拉丁美洲最年輕的國家元首,此前他只擔任過新庫斯卡特蘭(2012 年)和聖薩爾瓦多(2015 年)的市長。他的政黨,民族團結大聯盟,也主要由年輕人組成。

而薩爾瓦多會成為第一個將比特幣合法化的國家,亦與其特殊國情有關。該國地處中美洲,國民長期以來依賴僑匯,經濟體係出現了「美元化」的現象。而從 2001 年 1 月 1 日起薩爾瓦多央行就已不再發行科朗(原薩爾瓦多本國貨幣)。這實際上意味著薩爾瓦多官方已默認美元作為法定貨幣的地位。至此薩爾瓦多不再有自己獨立的貨幣體系。從那時起美國政府的財政決策和聯準會的貨幣政策就開始對薩爾瓦多國內經濟產生深刻的影響。自 2001 年實行美元化以來薩爾瓦多就開始債務高築、生活費用飛漲。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周子衡撰文指出,新冠危機以來,聯準會及美國財政部寬鬆貨幣政策下,薩爾瓦多等國遭受「貨幣侵蝕」嚴重,將比特幣法定化是一個現實策略的安排,目的在於「去美元化」。

將比特幣合法化,至少在構想中,能給該國帶來兩點好處。一方面,每年薩爾瓦多僑民會從國外往家鄉匯款超過 40 億美元,佔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的 20%。國際轉帳手續費較高,且耗時較長。如果使用比特幣,就可以有效降低匯費,每年節省出 4 億美元的交易費用。另一方面,薩爾瓦多約 70% 的人口沒有銀行帳戶,這意味著他們沒有定期銀行帳戶或無法使用典型的銀行服務。如果使用比特幣錢包,將是許多薩爾瓦多人第一次遇到像儲蓄帳戶一樣擁有銀行服務的能力。

薩爾瓦多對比特幣早有興趣。法案通過之前,該國國會就批准了一支 1.5 億美元的比特幣信託基金,用於支持比特幣對美元的兌換,其資金將由財政部支出,並由薩爾瓦多國家開發銀行管理。此外,該政府還在全國架設 200 台比特幣 ATM 機,方便民眾兌換美元和比特幣。

此外,為了輔助比特幣的應用,薩爾瓦多與 AlphaPoint 聯合推出了一款加密錢包 App —— Chivo。AlphaPoint 為這款 App 提供了前端與後端的基礎設施服務,並且整合了閃電網絡,以及整個國家的比特幣應用生態場景,旨在為用戶提供及時性,幾乎無交易費用的比特幣錢包功能。

政府也在大力推廣 Chivo 錢包。薩爾瓦多總統透過推特以及電視廣播大肆宣傳,甚至手把手教民眾如何使用 Chivo。去年 9 月,政府計劃花費逾 2.25 億美元推廣它,其中包括向每個用戶的帳戶中發放價值 30 美元的比特幣,激勵消費。在這位總統設想的美麗新世界中,在薩爾瓦多,比特幣將可以購買任何東西—— 從路邊攤的炸玉米到快餐店,從街頭小飾品到房地產交易。

Bukele 總統的長期願景在於打造成為一個「比特幣城」。除了將比特幣合法化之外,該國還希望利用其地理環境優勢—— 火山,來挖礦比特幣。Bukele 還在推特上發布了關於「比特幣城」的比例模型,表示它將建立在火山腳下,用火山地熱能源為巨大的比特幣礦場供電。

政府

薩爾瓦多的火山

去年 10 月,該政府曾表示,成功利用火山資源挖出 0.00599179 枚比特幣。實際上,所謂火山能其實就是地熱,薩爾瓦多本就有著「火山之國」的稱號,該國 1/4 電力供應就來自地熱。其優勢在於廉價、清潔、可再生、零排放等。不過,冰島地區的比特幣挖礦從一開始就依賴火山能進行,這種方式並非全新獨創。

為了發展「靠山吃山」的計劃,該政府宣布計劃在 Liquid Network 上發行 10 億美元的、10 年期的世界上首批比特幣債券——「火山債券」,一半的收益將用於購買 BTC 並分紅,另外 5 億美元將投資於能源基礎設施和比特幣挖礦,「比特幣城」正是從這後 5 億美元的資金規劃中而來,這座新城市幾乎可以理解為薩爾瓦多對比特幣挖礦行業的長期布局。

除此之外,Bukele 還曾計劃起草一項法案,凡向薩爾瓦多投資 3 枚比特幣的外國移民,都可以獲得該國的永居權。薩爾瓦多政府的法律顧問表示,政府將免除對外國投資者的比特幣所得利潤的徵稅。該政府認為這是一項有利於激勵企業家和投資者進入該國的發展的舉措。此外,在比特幣相關法案中提到「國家需促進必要的培訓和機制,使民眾能夠進入比特幣交易系統」,通過普及加密貨幣知識以及提供各種教育,來促使比特幣「平民化」。

林林總總的推廣比特幣的政策之外,政府更是親自下場,成為了比特幣的投資者。根據統計,截至目前,薩爾瓦多總統 Nayib Bukele 用國庫資金分 10 次共購入 2301 枚比特幣,平均購買價格為 44880 美元。

政府

注:由於薩爾瓦多方面通常至宣布購買 BTC 的數量,因此均價與金額都依據發佈時間的 BTC 價格預估。

自下而上的打擊

這場迅猛而火熱的國家級比特幣實驗,很快遇上冰冷的現實。比特幣合法化提案通過後幾個月,薩爾瓦多便爆發反比特幣的抗議遊行,抗議者燒毀了一個位於該國首都的比特幣 ATM 機,機身被塗上了「反 BTC」圖案與標有「民主不可出售」的標語。

比特幣錢包 Chivo 的使用率也並不高。雖然在上線兩週內註冊數量超過 160 萬,app 下載量瞬間飆升至各大應用商店首位。但其飆升的下載量,核心原因是價值 30 美元 BTC 的註冊獎勵。在這個人均 GDP 為 4,131 美元的中美洲國家,這是一筆可觀的獎金。

之後,Chivo 錢包使用方面的問題不斷。由於其技術的不完善,一些用戶在使用 Chivo 進行轉帳時,金額長時間未到帳,但是其區塊記錄顯示資金已被轉出。這些用戶丟失的資金從幾十美元到上千美元不等。當用戶向 Chivo 客戶服務團隊尋求幫助時,有時會得到無法處理,甚至不接收處理的通知。

最終,儘管許多薩爾瓦多人擁有可以上網的智能手機,但卻只有不到 60% 的人下載了 Chivo 錢包。其中,不到 40% 的公民在領取註冊獎勵後仍繼續使用該 App。

即便沒有上述的技術性問題,日常使用比特幣支付也並不容易。不是所有消費者及商家都接受這種方式,由於該國大部分人並不了解比特幣,對它充滿了不安和擔心,所以直接選擇拒收。相關數據顯示,只有 20% 的公司表示接受比特幣作為一種支付方式,其中大多數是為大型組織。在所有銷售業中,只有 5% 是用比特幣進行的,大多數交易在商戶收到付款後直接轉為美元。

最近的一項調查研究表明,在薩爾瓦多政府最初大力鼓勵其公民開始使用這種新的金融體系之後,民眾的熱情和採用率一直都很低迷。大多數關鍵指標的採用率都在萎縮,而且幾乎沒有動力。其中,一家參與開發 Chivo 的公司稱,「該 App 每天只有 6000 到 1.5 萬筆交易」,相對於薩爾瓦多 430 萬的成年人口來說,這是一個很小的數字。

比特幣在薩爾瓦多推行困難的更深層原因,或許與該國社會、經濟、文化的固有基礎有關。薩爾瓦多地處「中美洲北三角」,所謂「中美三角洲」是指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危地馬拉這三個國家。這三個國家是整個西半球最貧窮、最暴力、黑幫最猖獗、難民問題最嚴重、政治最混亂的國家。其中的薩爾瓦多作為一個工業基礎薄弱的農業國有九成的小農不能自給自足,所以這些人只能在依附大農場主的前提下被迫接受極低的工資。薩爾瓦多最富裕的 14 個寡頭家族掌控著全國絕大部分土地資源和金融資源。

這個總人口不到 700 萬的國家,每 70 人中就有一個黑幫成員。綁架勒索在這個國家幾乎已成為一種大家司空見慣習以為常的「職業」:薩爾瓦多人每年要向黑幫支付 7.56 億美元的保護費,僅這一項就佔據了該國 GDP 的 3%。而該國每年死於謀殺案的人口都不下 1000 人,2015 年僅僅半年時間就有 3400 人死於謀殺,超過了同期處於戰亂中的也門、阿富汗。該國最大的兩個幫派 MS-13 和 18 街幫的成員數量總和超過 7 萬人,幾乎兩倍於其國內軍隊數量,殺人命案在我們看來是極其嚴重的惡性事件,可在薩爾瓦多則更像是當地人的某種生活方式,每日都要面對。甚至因此還曾出現過,薩國人因為一整天都沒有發生命案而狂歡慶祝的奇異場面。

貧窮與混亂的社會土壤,直接導致該國民眾基礎教育水平堪憂。其他國家本該坐在教室裡學習知識的兒童和青年在薩爾瓦多已過早地踏入了暴力和犯罪的泥潭。2005 年薩爾瓦多黑幫分子的年齡中位數只有 19 歲,而現在超過 60% 的幫派成員在 15 歲前就已加入。

而在加密貨幣行業內部,以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為代表的諸多人士也對該國採用比特幣為法幣持反對意見。Vitalik 表示,「強制企業接受一種特定的加密貨幣與自由的理想是背道而馳的,而自由對於加密領域來說是如此重要。此外,這種將比特幣推向薩爾瓦多數以百萬計的用戶而不進行先前教育的策略是不計後果的,有可能使許多無辜的人受到駭客攻擊或欺騙。不加批判地讚揚 Nayab Bukele 的人真可恥(點名主要負責任的人:比特幣的極端主義者真可恥)。」Vitalik 還表示 Nayib Bukele 的這種行為違反了比特幣的精神,最終而言只會讓這位總統更加富有,屬於投機行為。

加速惡化的債務危機

按照 6 月 22 日數據計算,薩爾瓦多持有的比特幣資產當前的價值約為 4659 萬美元,而該國自去年 9 月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以來,已為其國庫投資比特幣 1.02 億美元。也就是說,薩爾瓦多持有的比特幣資產現已虧損 5741 萬美元。

薩爾瓦多的總統似乎也變得「低調」了。此前,幾乎每次加密貨幣市場大跌,Nayib Bukele 都會在推特表示逢低購入比特幣,但在最近這輪大崩盤中,這位總統已經沒有類似的表態。而曾經興致勃勃計劃發行的「火山債券」,本應在今年 3 月中旬推出,如今也已經杳無音信。

政府

上圖為薩爾瓦多總統今年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宣布購買比特幣

薩爾瓦多財政部長 Alejandro Zelaya 表示,比特幣虧損對國家財政狀況構成極小的風險,並指出該數額不到政府預算的 0.5%。

但這場激進的虛擬貨幣實驗,對薩爾瓦多國家財政的影響,遠不止於虧損 5000 多萬美元那麼簡單。據相關分析稱,薩爾瓦多的比特幣「舉措」已經影響到他們的外債償還能力。自薩爾瓦多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已來,薩爾瓦多信用違約互換 (CDS) 的息差已上升逾 20 個百分點,意味著未來五年違約的可能性為 87%。而薩爾瓦多在 6 月 15 日支付票面利息 3825 萬美元,該債券的到期日期為 2035 年。也就是說,「梭哈」比特幣虧損的資金,比該國需要償還的主權債票面利息還高出 2000 多萬美元。

今年以來,該國的債務價格在 4 月份暴跌 15.1%,這種情況只有飽受戰爭蹂躪的烏克蘭的債券才能超越這一跌勢。至此,共下跌約 18%,薩爾瓦多 2032 年到期的基準債券目前交易價格為面值的 40%,收益率為 24%,這一水平表明投資者正在為違約做準備。

薩爾瓦多今年共需支付債券持有人約 3.82 億美元的利息,其中 7 月有 1.83 億美元利息到期,是需要償還金額最大的月份。薩爾瓦多面臨的下一筆需支付本金的債券是在明年一月份到期,規模為 8 億美元。這批債券的交易價格目前有 22% 的折價,這表明投資者對這筆債券能否得到兌現表示猶豫。這也是多數外媒所報導的,薩爾瓦多很有可能還不掉這筆債。

據薩爾瓦多央行此前透露,今年 4 月,該國共有 34 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政府計劃通過比特幣支持的債券籌集 10 億美元。雖然這個計劃充其量是非常規的,但一些投資者仍然希望它至少可以為政府金庫帶來一些現金。目前尚不清楚交易是否會通過。這種「拆了東牆補西牆」的做法,已經讓其受到了來自國際各界的負面評價。

今年 2 月,惠譽已經下調了薩爾瓦多垃圾級別的主權債務評級,從「B-」降至「CCC」,理由是該國採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帶來了巨大風險。惠譽還表示,在明年 1 月到期的 8 億美元全球債券到期之前,薩爾瓦多「對短期債務的依賴加劇,加大了融資風險」。此外,美國權威債券評級機構穆迪公司將薩爾瓦多的債務評級下調至 CAA3,也就是「質量差,信用風險非常高,發生嚴重信用事件概率極高」。

根據標準普爾全球數據顯示,投資者在未來五年內對薩爾瓦多主權違約的保險成本,觸及 2020 年以來最高水平。

在薩爾瓦多信用評級下降之後,他們發行外債的難度會越來越大,假如未來不能通過發行新債來償還舊債,就會出現主權債務違約,到時薩爾瓦多會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面,甚至不排除國家破產的可能性。

此外,薩爾瓦多因採用比特幣使得該國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多邊貸方發生爭執。充當最後貸款人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自薩爾瓦多完全接納比特幣之後,就一直在敦促該國取消比特幣法定貨幣地位,警告比特幣使用在金融穩定等方面存在風險。該國財政部長 Alejandro Zelaya 去年曾表示,政府正在向 IMF 尋求 13 億美元融資,但 IMF 建議薩爾瓦多必須放棄比特幣作為法幣的政策。一些執董對發行比特幣支持的債券存在風險表示擔憂。執董們認為薩爾瓦多有必要從今年開始進行財政整頓,恢復財政可持續性,使公共債務水平穩步下降。

IMF 一直在警告的薩爾瓦多政府的原因,其中很大一部分不是因為比特幣導致薩爾瓦多經濟狀況近一步走向「毀滅」,而是在該國的國情下,仍然不假思索的完全接納比特幣,會進一步促使其摔下懸崖。IMF 預計,在現行政策下,到 2025 年,薩爾瓦多匯款和依賴外部融資經濟體的經常帳戶赤字將徘徊在 20 億美元左右,到 2026 年,薩爾瓦多公共債務佔其國內生產總值比重將升至 96%。截至本月初,薩爾瓦多的債務點對於美債的基數已經衝破 2,500 創紀錄高位溢價基點。

寫在最後

如今,薩爾瓦多這場國際級比特幣實驗已經過去一年。以一年為期觀看這場實驗,見到的是民眾普遍性冷淡、抗拒,以及薩爾瓦多的國家財政陷入了更深的泥潭。但拉長周期看來,會意識到現在還無法得出確定性的結論。畢竟,這個國家的歷史與現狀相當複雜,而薩爾瓦多總統 Nayib Bukele 與他給這個陷入困境的國家開出的「藥方」比特幣也很年輕,他們現在仍然沒有認輸。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鏈捕手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區塊客